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废而不杀

    打定主意,吴东方立刻引燃了林下的落叶,拥有太初修为的他此时生火已经不再需要打火机和火捻子了。

    点燃山火,吴东方纵身掠到树林东面的山峰山顶,此时天色尚未大亮,火光很显眼,只要冥月等人还在这附近就一定能够看到火光。

    大火越烧越旺,吴东方站在山顶耐心等待,但直到整个杨树林都开始熊熊燃烧,也并没有发现冥月等人的踪影。

    天色渐亮,火光不那么显然了,吴东方回到树林将燃烧的杨树推倒,扑灭明火,覆盖潮湿草木制造浓烟,滚滚浓烟比火光还要显眼。

    考虑到冥月王爷可能位于远处,赶来需要时间,一整天他都在制造浓烟并耐心等待,但直到太阳偏西,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继续等下去的时候,忽然想到他曾经将陆吾内丹换来的天衣送给了冥月,冥月如果真的看到了这里的火光,早就飞过来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冥月和王爷带着饭桶去了哪儿?吴东方含着几个枣核皱眉思虑,乾坤袋有个妙处,放进去的东西不会腐烂变化,放进去什么样子拿出来还是什么样子,果实放在里面可以长期储存,他西行时摘到的大量水果大部分还在袋子里。

    王爷的老家在王屋山,但王屋山在土族境内,按照常理来推断,王爷不会带冥月和饭桶去那里。几年前藏身的几个地点也已经暴露了,王爷也不会带她们去那里。通过冥月刻上箭头又划去这一细节来看,王爷也没有既定的去处,基本上是走一步看一步,有可能去任何她们认为安全的地方。如此一来也就没办法寻找了。

    眼见冥月主动找来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吴东方离开原地向北追寻,在北方进行了半夜的搜寻之后,没有找到任何的足迹和线索,在茫茫的群山之中寻找她们不啻于大海捞针,希望太渺茫了。

    有一个办法能够找到她们,确切的说是让她们找到他,那就是找个地方住下来,等待饭桶凭借本能找过来,但这个办法比守株待兔还笨,饭桶还没成年,很不着调,走走停停,等它主动找过来,估计不用五年也得三年。

    冥月手里有透骨针,还有可以飞翔的天衣,再加上有王爷陪着,即便在山中行走安全也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在周围疯狂寻找,能不能找到她们还不好说,万一把土族天师给引了过来,就有可能殃及冥月和王爷饭桶,因为对方很有可能在搜寻他的时候碰巧撞上冥月等人。

    沉吟良久,吴东方提气升空,向北行去,行出几百里之后来到了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峰顶部,气出肝经,施出了青龙天师的八木龙霆,青龙蜿蜒现身,引颈怒吼,方圆数百里内的飞鸟同时惊飞升空,场面异常壮观。

    施出八木龙霆之后,他又在山顶点起了火,独坐山顶沉默等待,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后的办法了,如果冥月还不来,那就表明她已经远离了这片区域,冥月带有天衣,应该可以负载饭桶和王爷升空。

    坐到天亮,希望破灭了,跟冥月和王爷饭桶失散已成定局。

    太阳升起之后,他离开了山顶,踩着一段枯木向北飞去,他很少携带法杖,早不知道扔哪儿去了,这一点跟冥钊有点相似,冥钊出远门也只携带了落日弓,并没有携带法杖。

    他的目的地是土族都城斟鄩,目的是盗取土族的丹鼎,为的是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先前得到的三枚补气丹药已经消耗殆尽,没有补气丹药,遇到大的战事他现有的灵气根本不足以支撑他长时间作战,所以提升修为,重新获得补气丹药是当务之急。

    虽然目的地是都城,他却并没有直接北上,而是在荆州停了下来,他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荆州境内所有土族巫师尽数杀掉,此举有两个目的,报仇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目的是让荆州王族向都城求援,将土族都城的天师吸引一部分过来,以此提高盗取丹鼎的成功几率。

    当日王爷曾经告诉过他丹鼎所在的位置,土族唯一的丹鼎就安放在都城北面的宇宙神殿,宇宙并不是个现代词汇,相反的它是个很古老的词,四方上下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是古人对时空的抽象认识,与玄黄相对应,玄黄指的是天地,是对万物的具体认识。

    宇宙神殿离土族都城很近,不到两百里,土族巫师对丹鼎看守的非常严密,要想盗走丹鼎,难度极高,调虎离山很有必要。

    来到荆州外围,吴东方自河里洗了个澡,换上了另外一件天师法袍,等到晚上悄然进入一处隶属于荆州的县城。这时候的州相当于现代的一个省,不过地盘比现代的省要大很多,下面有为数不等的城池,这些城池叫县城,相当于现代的市。土族巫师住的相对集中,村落里没有巫师,巫师都集中在州城和县城。

    巫师居住的地方也不难寻找,很快吴东方就制住并带出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巫师,来到远离城池的荒山野岭,吴东方解开了对方的穴道。

    “知不知道我是谁?”吴东方自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

    “你是……你是……你还活着?”小巫师吓的牙齿打颤。

    “知道就好,我问你答,不要试图逃走,也不要撒谎。”吴东方说道。

    “我不跑,我只是个巫师,重要的事情我不知道。”小巫师连连摆手。

    “说说你知道的,最近你都听到了什么?”吴东方问道。

    “金族的巫师都遭了夏都巫师的毒手,这件事情跟我们没关系呀,我们是荆州的,我们没有伤害你们。”小巫师急于撇清,不管哪朝哪代硬骨头都不多,到了生死关头没人不怕死,如果有外人在场可能还会硬着头皮装硬气,没人旁观,为了活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还知道什么?”吴东方又问。

    “我们荆州的天师半个月前都被调到了雍州,刚收割的谷子也成车成车的往北运,我们都猜测是在对水族用兵,不过是不是真的在跟水族作战我不清楚,我只是个巫师,秘密轮不到我知道。”小巫师快要吓哭了。

    吴东方点了点头,“荆州有多少巫师?”

    小巫师一听吴东方话味儿不对,吓的扑通跪倒,“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真的跟我们没关系呀。”

    “我不会杀你的,放心吧。”吴东方说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水族很可能密切关注着土族的动向,金族跟土族拼了个头破血流,水族趁机发难的可能性很大。

    “您是白虎圣巫,说话可要算数。”小巫师说道。

    吴东方被他逗笑了,“放心吧,我对金神起誓,绝不会杀你。”

    “谢谢,谢谢。”小巫师如释重负,颤抖站起,这时候的人跟现代人可不一样,起誓就一定会遵从,不像现代的起誓分文不值。

    “荆州有几个城池,每个城池有多少巫师?”吴东方问道。

    “您要杀他们?”小巫师问道。

    吴东方摇了摇头,抬手抽出一根石箭。

    “你说过不杀我的。”小巫师吓的又跪下了。

    “我不杀你,也不杀他们。”吴东方用脚平出了一小块平地。

    小巫师竹筒倒豆子,荆州巫师较少,只有六十几个,天师有五六个。吴东方一边听一边用石箭在地上标记城池的方位,彼此之间的距离,等到小巫师说完,他已经在脑子里勾勒出了一条效率最高的行动路线。

    又问了一些土族巫师居住方位,住宅样式等常识性问题,吴东方站了起来,这时候土族的天师很可能都被调到了雍州,剩下的都是小卒子,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决定当一次敌后游击队,趁土族跟水族作战的时候将九州巫师尽数铲除,但他不准备杀人了,他不忍心冲拥有纯土血脉的孩子下手,但是如果留下孩子,孩子长大以后还会成为巫师法师甚至是天师,所以他决定改变策略,把所有的土族巫师全废掉。

    “我从没遇见你,你也没见过我。”吴东方说道。

    “好好好,谢谢,我可以走了吗?”小巫师惶恐的问道。

    “你今晚在山里睡吧。”吴东方闪身而上,抬手震晕了他,气出肝经,灵气外延,自对方脾经侵入,直破气海,此举跟天师测试他人血脉是同样的原理,只不过前者是破坏性的,不但废其修为,还会乱其经络,经络一乱,气血就会失衡,哪怕能够留下子嗣,也不会是纯土血脉。

    巫师住的地方有别于寻常民居,很好鉴别,天师要废了巫师和法师的修为很简单,因为两者不是一个品阶的,标准的牛刀杀鸡,能够生育的废其修为乱其经络,七老八十不能生的更省事,直接废掉修为。

    没到天亮,吴东方就离开了荆州,取道东行急赴扬州,扬州位于东南,而土族天师此时大部分都在西北,即便消息泄露他们也很难迅速回援。

    扬州与火族接壤,这里的巫师较多,吴东方如法炮制,忙碌一夜将近百位土族巫师的修为尽数废掉,然后马不停蹄的赶赴夏都,用兵打仗最忌讳的就是让别人摸到规律,在土族以为他会以废掉巫师修为这种方式继续进行报复的时候,就要反其道而行之,赶赴夏都窃取土族的炼丹神鼎……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