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防风氏

    修为并未受损,灵气也在,这要得益于体内有补气丹药存留,在尸气充斥全身之时,补气丹药自动散出灵气护住了气海和经络,先前的斗法只耗去了补气丹药的两成到三成,此时补气丹药已经所剩无几,大部分药力都消耗在了阻止尸气破坏气海和经络上面。

    如果气海和经络遭到破坏,其后果就是经络闭塞,前功尽弃,就算活下来也会修为尽失。

    后怕过后,吴东方开始运转灵气巩固经络和气海,补气丹药发出的灵气只不过护住了气海和经络的主体,其内部仍然遭到尸气的破坏,好在主体未损,巩固修复用不了太长时间。

    由于这段时间他一直拒绝喝血,尸气排除之时他已经瘦的脱了形,乌龟开始为他进补,三天的进补他就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实际上进补没有这么快,主要原因是他体内灵气已经开始运转,人体本身就是由气息组成,补气丹药发出的灵气是比补药更好的补药。

    这几天他一直没说话,乌龟夫妻担心他承受不了缺失四肢的巨大刺激,想方设法的安慰他。

    “带我出去看看。”吴东方说道,他的灵气此时已经盈满,气海和经络已经修复,但他并没有急于施展枯木逢春,他体内鲜血严重不足,生出四肢会分走身体里本就不多的血液。

    公乌龟和母乌龟把他放在一个坛子里抬出了山洞,山洞外是一处很大的圆形区域,方圆两百多里,有三座山峰,山上的草木很是高大,乌龟所在的山洞位于北面山峰,巨人居住的山洞位于正中那片山峰,正如母乌龟所说,这里是一个大坑,四面全是峭壁,离地面有近百丈,这些峭壁与寻常的峭壁不同,非常光滑,没有任何可供攀爬的凸起,这处天坑绝不是天然形成的,应该是有人使用法术辟出了这样一个地方。

    “我落在了什么位置?”吴东方问道。

    “山谷里原来竖着一张大网,你先是撞上了那张大网,把网撞出了一个大洞,又扎进了谷田。”公乌龟伸手指点,“黑的地方就是你落的位置。”

    循着公乌龟所指的方向,吴东方看到了那片田地,这时候是秋季,田里种的谷物已经收获了,在稻田偏西的地方有一处焚烧过的痕迹,至于大网他没有看到,大网应该是抓鸟用的,这时候已经被收起来了。

    “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的手脚已经断掉了,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帮你接上,不过排除尸毒要好多年,你不能着急。”公乌龟说道。

    虽然知道公乌龟在说谎,吴东方仍然点了点头。

    “这里有多少防风氏巨人?”吴东方问道,巨人住的山洞大小不一,能看到的就有四五十。

    “五百多人。”公乌龟说道。

    “食物够吃吗?”吴东方问道。

    “够啊,谷子在这里能长的很大。”公乌龟说道。

    “你们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吴东方说道,这里环境很好,有两处湖泊,东南区域有个大坑,可以排除积水,此外这里有很多的野生动物,食物也充足,不像监狱,反倒像世外桃源。

    母乌龟插了句嘴,“我们不想要这种生活,没有自由。”

    “自由往往伴随着杀戮。”吴东方说道,人的思维有个共同的特点,也可以说共同的缺点,那就是没有什么就看重什么,对已经拥有的反而不看重,有爱情的觉得面包可贵,有面包的觉得爱情可贵,有面包也有爱情的就会觉得自由可贵,总之没有知足的时候。

    “防风氏的巨人本来就是为了杀戮而生,窝在这里生不如死。”公乌龟说道。

    “大禹为什么把他们送到这里来?”吴东方问道,他之所以用送而不是关是因为凡事不能听一面之词,乌龟感觉是被关在这里的,而周围的情况则说明这里并不是一处监狱,如果大禹存心害死他们,不会给他们选择这样一处无忧无虑的安全所在。

    “他约束不住防风氏。”公乌龟随口说道。

    “你们为什么也在这里?”吴东方再问。

    “我是随军大夫,一直跟着他们,他们获罪我也获罪了。”公乌龟说到这里转头看向母乌龟,“厩不是囚犯,她是自愿跟我来的。”

    “你们接续乌龟身体是为了延长寿命?”吴东方问道。

    公乌龟点了点头,“是啊,人类的身体衰老的很快,我们又不会练气,只能换上乌龟的身子,它们可以活好多年。”

    母乌龟接口说道,“我们这么做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防风氏的巨人,我们如果死了,他们就没有大夫了。”

    “你们可以把医术传授给他们。”吴东方说道。

    “不成的,我们曾经试过,但他们笨得很,学不会。”母乌龟说道。

    “别胡说,他们只是不怎么聪明而已。”公乌龟歪头训斥母乌龟。

    “巨人能活多少岁?”吴东方问道。

    “五十,最多六十,他们心跳非常快,很难活过六十岁。”公乌龟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心跳太快的确影响寿命,巨人身高是常人的三倍,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他们的心脏所承受的压力比常人要大的多。

    “你刚刚复原,不要在外面晒太久,回去吧。”母乌龟说道。

    “没事儿的,”吴东方摇了摇头,转而仰头环顾峭壁,“阻止巨人离开这里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些陡峭光滑的石壁?”

    “上面可能还有无形的阻碍。”公乌龟说道。

    “可能?”吴东方侧目歪头。

    “除了你,从没外面的飞禽和活物进来过,所以我猜上面可能有看不见的阻碍。”公乌龟说道。

    “你们先前抓到的那只大鸟儿不是外面飞进来的?”吴东方问道。

    “不是的,它一直生活在这里,”公乌龟抬手指着西侧石壁上,“看见那棵松树了没有,那就是它的窝。”

    就在此时,一个巨人背着一个孩子自远处向这里走来,到得近前冲公乌龟喊道,“岐三,我儿子不能走了。”

    “背进山洞,我看看。”公乌龟指了指山洞。

    巨人背着孩子走了过来,这个孩子就是先前公乌龟做手术的那个,说是孩子,长的比寻常壮汉还大。

    “你救他干什么,他又不能干活儿。”巨人歪头看着吴东方。

    两只乌龟没接茬,进洞检查巨人孩子的伤势,他的骨头断了,接上去没长好就着急活动,导致断骨又错位了,需要再次手术。

    两只乌龟在洞里给孩子接骨,巨人在洞外等候,正如公乌龟所说,巨人不太聪明,闲着无聊就盯上了吴东方,用手指戳他。

    “别碰我。”吴东方横了他一眼,这些巨人经过多年的近亲婚配,智商变的很低。

    巨人咧嘴一笑,伸手又戳,这次戳的是坛子,坛子晃吴东方也跟着晃,巨人感觉有意思,当不倒翁玩了,但坛子终究不是不倒翁,倾斜幅度太大就倒下了,山洞位于山腰,坛子一倒,骨碌碌的滚了下去。

    “别碰他。”洞里传来了公乌龟的喊声。

    巨人一听,急忙扭头看向别处,佯装无辜。

    吴东方倒了霉了,滚的头晕眼花,很快就从坛子里滚了出来,即便离开坛子滚动之势也没有消减,跟坛子一前一后的向山下滚去。

    好不容易滚到山底,吴东方开始高声呼喊,但他的呼喊并没有唤来乌龟,而是把附近玩耍的一群巨人孩子给吸引了过来。

    拿棍子捅,吴东方高声叫骂,孩子们不敢过来,自远处拿石头扔,这帮家伙虽然是孩子,力气可不小,扔出的石头力道很重,吴东方只能运转灵气护住周身,孩子扔出的石头会自动弹开。

    但此举并没有令孩子们退走,反而令他们感觉非常有趣,开始比拼谁能用石头砸到他,起初还是小石头,后来石头越来越大,到最后一个较大的孩子抱了一块三四百斤重的青石走了过来,吴东方暗暗叫苦,这一石头砸下来,怕是命就没了。

    就在他想要催发灵气生出手臂之时,公乌龟自山上冲了下来,叫骂着撵走了那些孩子。

    出了这样一次变故,两只乌龟对他保护的更加周全,几乎形影不离。

    又过了几天,吴东方感觉体内鲜血有所恢复,趁乌龟在外面晒太阳的时候施出了枯木逢春,先生双腿,再生双臂。

    灵气运转四肢百骸,几个周天之后吴东方自缸里站了起来,走到墙角翻找自己的衣服,法袍满是血污,千疮百孔,穿上法袍的瞬间他仿佛回到了血战当日。

    落日弓的箭囊里还有五支陨铁箭矢,背上箭囊,拿上弓箭,乾坤袋和西行所得之物系在腰间,吴东方迈步走出了山洞。

    两只乌龟正在洞外晒太阳,见吴东方走了出来,瞠目结舌,愕然惊骇。

    “谢谢你们救了我,我要走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喝血除外。”吴东方冲二人说道。

    “我,我,我……”公乌龟发出了鸡叫。

    “你们想离开这里?”吴东方问道。

    “你的手脚……”公乌龟惊魂未定。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久留,你们想不想离开这里?”吴东方再问。

    “嗯嗯嗯。”两只乌龟连连点头。

    吴东方旋身而起,凌空直上,到得百丈上空果然遇到了无形阻碍,灵气一催,无形阻碍呈现出了水波纹理。

    探明上空确有屏障,吴东方落回原地,“你们可要想好,得到自由的同时你们也失去了保护,外面非常凶险。”

    “你,你,你真能让我们离开这里?”公乌龟牙齿打颤。

    “能。”吴东方正色点头。

    “出去,我们要出去。”公乌龟点点连头,母乌龟喜极而泣。

    吴东方拿出一支箭矢弯弓搭箭,聚气放矢,陨铁箭矢携带着大量灵气射向无形屏障,巨响过后,上空的水波纹消失,箭矢上飞百丈方才势竭回落。

    吴东方凌空而起,收起箭矢,转而掠至北方石壁,延出土属灵气自石壁上开出之字形石梯,三弯四折,直通崖顶。

    开出石梯之后吴东方没有再回坑底,而是提气拔高,环顾四周,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群山,附近没有城池和村落。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东方催动灵气,西行回返……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