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尸毒尽祛

    母乌龟也没心思喂吴东方,找了片木板横在缸口,把罐子往上一放,“你自己喝,我出去看看。”

    “你们要捉什么?”吴东方问道。

    “鸟。”母乌龟快步向洞口跑去,说是跑,其实是晃。

    看着母乌龟离开,吴东方将视线移到了那只猴子身上,这时候猴子已经死掉了,眼睛已无神采,但他还是没有喝那罐子里的猴血,这倒不是有什么腐仁之心,而是喝了血他就感觉自己变成了吸血僵尸。

    抓鸟的地方离山洞挺远,不过他仍然能够听到巨人的喊声和愤怒的鸟鸣,根据鸟鸣不难发现这是一只很大的鸟类,巨人们正在试图制服它。

    这时候是清晨时分,太阳还没有升起,等到两只乌龟回来,外面的光线已经很亮了,根据二人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们已经成功的抓到了那只大鸟。

    他没问巨人抓大鸟儿干什么,也没问巨人是怎么抓的,心情好的时候才有好奇心,而他现在心情并不好。

    乌龟见他没喝罐子里的猴血,再度过来劝说,吴东方就是不喝,两只乌龟无可奈何,只能放弃。

    “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公乌龟扒在缸边。

    “外面现在有金木水火土五族,土族住在九州区域,金木水火四族分居西东北南。”吴东方说道。

    “大禹还活着吗?”公乌龟又问。

    “已经死了。”吴东方说道,还法天地可以理解为已经死去,但有气息残留。

    “死的好,现在天下谁做主?”公乌龟又问。

    吴东方没有立刻回答,听这公乌龟的语气,它好像跟王爷一样,对大禹很有成见。

    眼见公乌龟瞅着他等他回答,他只能折了个衷,“是土族巫师。”

    “你能把外面的事情跟我们说说吗,我们很长时间没有出去过了。”公乌龟说道。

    “你们在这里住了多久?”吴东方问道。

    “快五百年了。”公乌龟叹了口气。

    吴东方点了点头,划定九州,安置五族发生在大禹治水成功之后,在此之前乌龟和巨人可能已经住在这里了。

    “洪水退了吗?”母乌龟凑了过来。

    这次公乌龟没有撵她,而是跟她一同扒在缸边盯着吴东方,等他回答。

    “早就退了,洪水退去之后大禹将中原地区分为了九个很大的区域,也就是九州。住在九州的都是土族人,是他的直系后裔和族人。还有一些治水有功的人被安置在了东南西北四隅,他们就是其他四族,四族是土族的附属,每年都要进贡给土族。”吴东方说道。

    “土族的巫师都是大禹的后裔?”公乌龟又问。

    吴东方点了点头,公乌龟说的是“禹”而不是大禹,大禹是他自己的理解。

    “好重的私心。”公乌龟嗤之以鼻,“好地方留给自己的后代,穷山恶水分给功臣。”

    吴东方无言以对,公乌龟说的是客观事实,他没办法反驳也不想反驳,还幸亏公乌龟不知道大禹废除了举人唯贤的禅让制,开创了父子相传的世袭制,不然骂的还会更难听。

    “你刚才说金木水火四族分居西东北南?”母乌龟问道。

    “是的。”吴东方说道。

    “怎么是反的呀?南方水多,水族应该待在南方,北方火气重,火族住在北方多好呀,木族住在西方合适,金族住在东方才对。”母乌龟说道。

    公乌龟横了母乌龟一眼,“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大禹故意这样安排的,免得其他四族成了气候,威胁到他的子孙。”

    吴东方又被噎住了,公乌龟这话好像也有道理。

    “你们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吴东方改回答为提问。

    “我们是被大禹关在这里的。”公乌龟说道。

    “他为什么要关你们,还有外面的那些巨人,他们怎么会在这里?”吴东方问道。

    “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被大禹关在这里的。”公乌龟并没有说明它们被关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吴东方想了想又问,“这里位于中原之内还是中原之外?”

    “中原偏南,以前这里叫望天涯,防风氏被关在这里之后才改名叫防风谷。”公乌龟说道。

    吴东方缓缓点头,根据公乌龟所说,他现在应该在土族境内,在靠近金族的梁州和靠近火族的豫州的某个地方。

    点头过后吴东方忽然想起一事,“防风氏是不是开会迟到被大禹斩杀的那个部族首领?”

    “你是怎么知道的?”公乌龟惊讶的问道。

    “我听人说的。”吴东方撒谎了,他是读初中时从历史书上看到的,是作为一个杀人立威的典故传至后世的,不过书上可没说防风氏是一群巨人。

    “对,不过防风可不是因为迟到被杀,他不听大禹调度才被杀的。”公乌龟点头说道。

    “还没请教二位的姓名。”吴东方环视公乌龟和母乌龟。

    “我是岐的后代,排行老三,他们都喊我岐三,她是我的女人厩。”公乌龟介绍。

    吴东方再度点头,这时候的名字都很怪,姓氏也没有彻底成熟,地名儿能当姓,封地也能当姓,排行可以当名字,出生的地点也可以当名字,所以很多女人的名字都没有女性的柔气,厩这个名字应该就属于此类,很显然是出生在牲口棚里的。

    “你没听过我祖先的名字?”公乌龟好像有点失望。

    吴东方摇了摇头。

    “连黄帝都要以伯称呼他。”公乌龟说道。

    “是不是教授黄帝医术的那个岐伯?”吴东方恍然大悟,伯在这时候是辈分,伯仲叔季,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与此同时伯也是一种尊称,有能力有威望的人也可能称之为伯。岐伯这个人是医生的鼻祖,歧黄之术是医术的代名词,岐指的是岐伯,而黄指的是黄帝。

    “你知道的挺多,你不像猎户。”公乌龟直视吴东方。

    “我是金族的巫师,遭到土族围攻才落得这个下场。”吴东方说道,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与其隐瞒倒不如实话实说,他现在没胳膊没腿儿,哪怕公乌龟知道他是巫师,也不会对他怎么样。

    “怪不得。”公乌龟说道。

    公乌龟没说怪不得什么,但他心里是清楚的,公乌龟所说的怪不得指的是他吞服了地脂,地脂可不是寻常猎户能得到的,巫师得到地脂就符合情理了。

    “你们是被禁锢困在这里的吗?”吴东方问道。

    “算是吧。”公乌龟点了点头。

    “这里是个很大的大坑。”母乌龟接口说道。

    “好了,别打扰他,让他休息吧。”公乌龟冲母乌龟说道,言罢又冲吴东方说道,“午后我们要做个手术,要开始准备了。”

    “给我做?”吴东方暗自骇然,这时候没有手术这个词,公乌龟说的是接续重整肢体,他担心公乌龟弄条狗腿给他接上。

    “不是,你不能做手术,不然你会死的。”公乌龟摇头说道。

    吴东方闻言如释重负,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公乌龟应该不会给他做手术,因为做手术牵扯到血液,而他的特殊血液是这两只乌龟救他的主要原因。

    两只乌龟准备手术去了,具体做什么手术他看不到,因为母乌龟挪了一片屏风一样的木板挡在了他所在的水缸前面,他看不到石台上的情形。

    看不到可以听到,根据声音也能大致判断石台上发生了什么,他们应该是在给一个巨人做手术,这个巨人是走进来的,忙碌了一阵之后,公乌龟出去了,洞外传来了鸟类的惨叫声,没过多久公乌龟带着什么东西回来了,外面的惨叫声则一直在持续。

    忙碌了半个小时之后,公乌龟又出去了,这时候他已经知道两只乌龟在干什么了,他们和巨人捉了一只大鸟儿,正在将大鸟的翅膀接在其中一个巨人的后背上。

    即便在医学技术已经很先进的现代,不同种类之间的肢体互换和接续也是很大的难题,因为这其中牵扯到了血液的融合和排异等一系列问题,古人想把鸟类的翅膀接到人的身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山洞里有不少成功接续的案例,说明在此之前两只乌龟已经进行了多年的研究,这让这次接续有了一丝成功的可能。

    手术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在两个小时左右,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两只乌龟都没有说话,除了擦拭上药发出的声音,山洞里非常安静。

    吴东方身体极度虚弱,又没有灵气支撑,很快就昏睡过去,等到再度醒来,山洞里已经亮起了蜡烛,这种蜡烛不是真正的蜡烛,而是一条饱含脂肪的怪蛇蛇干。

    山洞里还是很安静,挡着水缸的木板没有被移走,他还是看不到山洞里的情况。

    就在他又想昏睡过去的时候,石床上的巨人开始痛苦呻吟,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变成了痛苦的怒吼,怒吼的同时巨人也开始剧烈挣扎,公乌龟跑出去喊了几个巨人进来,帮忙摁住了那个接受了手术的巨人,避免因为剧烈挣扎造成手术失败。

    哪怕公乌龟百般努力,到得第二天中午,接受手术的那个巨人还是断气儿了,手术失败了。

    别的巨人沮丧的抬走了尸体,并没有埋怨公乌龟,但公乌龟气急败坏的砸毁了山洞里的很多器物,那些“改装”动物也被他拖出来给摔死了。

    吴东方虽然不知道手术是怎么做的,却猜到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离开这里,而那只大鸟可能是他们费尽心血才吸引来的,很难再抓到第二只。

    值得庆幸的是公乌龟虽然砸毁了很多器物,却没砸他。虽然摔死了很多改装动物,却没摔他。该换水换水,该换药换药,该抓毒虫抓毒虫,苦挨了半个月,吴东体内尸毒终于尽数祛除。

    尸毒尽去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喝水,不是吃饭,而是快速窥察体内的灵气还在不在,修为有没有受损……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