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三十章 祛毒

    吴东方听到母乌龟的叫喊,本能的想闭上眼睛,但半瞬的思考之后决定睁着眼睛,又是半瞬的思考之后,木然的看向母乌龟。他决定睁眼是因为考虑到对方已经发现他睁开眼睛了,再闭上眼睛会让对方知道他已经恢复了神智,而且能够做出快速反应,后果就是对方会对他严加防范。睁着眼睛,木然的看向对方,能给对方一种错觉,他醒了,但是还不太清醒。

    智慧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考虑问题全面准确,有条不紊。还有一种是随机应变,反应迅速。前者一般出现在后方谋略的老年军事家身上,而后者则通常出现在带兵作战的年轻将领身上,他或许不是一个好的军事家,但他是一名优秀的带兵将领,关键时刻能够随机应变。

    事实证明他的作法是正确的,公乌龟一边训斥母乌龟一边向他走了过来,“喊什么?大惊小怪,他呼吸比平时慢了不少,也该醒了。”

    吴东方木然的看着母乌龟,与此同时暗暗后怕,原来公乌龟在缸里捞死去蛇虫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他呼吸异常,幸亏没装晕,不然就弄巧成拙了。

    公乌龟走过来伸出爪子掀他的眼皮,吴东方这才转过了头。

    “当家的,他能听到咱们在说什么吗?”母乌龟也凑了过来。

    公乌龟没接话,伸出爪子检查吴东方脖颈处的伤口,检查完伤口又摸脖子试他脉搏。

    试完脉搏,公乌龟转身欲行,刚转身又快速转了回来,伸出长着指甲的乌龟爪子抓向吴东方的眼睛。

    吴东方没动,也没眨眼,一直等到公乌龟收回爪子才眨了下眼睛。

    “还是糊涂的,不过也快清醒了,别乱说话了,让他知道咱们的目的就不好了。”公乌龟转身走了。

    “怕什么?他手脚都没了,又跑不掉。”母乌龟扒着缸边上下打量吴东方。

    “他绝食求死怎么办?别看了,快过来帮忙。”公乌龟说道。

    母乌龟转身走了过去,帮助公乌龟抬着个大肚坛子走了回来,到得近前将坛子里的东西倒进了水缸,全是五颜六色的毒蛇,足有几十条。

    “走,出去再捉一些回来。”公乌龟向洞口走去。

    “哪儿还有啊,这半个月谷里的毒虫都快被咱们抓光了。”母乌龟跟了上去。

    “去坑底看看。”公乌龟说道。

    公乌龟等母乌龟走过去,开了一次门,“二人”快速通过,立刻反手关门。看得出来,公乌龟非常在乎他。

    吴东方通过母乌龟的话确定了几个信息,他目前位于一处山谷里,此前已经昏迷了半个月,至少半个月,因为母乌龟和公乌龟开始治疗他就已经半个月了,还有就是这处山谷很可能是与外界隔绝的,没办法出去,不然母乌龟也不会为谷里的毒虫被抓光了而发愁。

    对周围的情况进行了推测之后他的情绪低落了下来,他在担心金族,此前他与云平虽然彼此敌对,却始终没有撕脸,这次是算是彻底撕掉脸皮了,土族这一战阵亡了五十多位天师,他们一定会疯狂报复。

    土族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此举有利有弊,有利的一面是土族不敢将金族平民斩草除根,因为他如果活了下来,会用同样的方法去对付土族。不利的一面是土族一定会将金族巫师尽数铲除,绝不会给他留下部下和帮手。

    倘若权衡得失,这一战是一败涂地,虽然大伤土族元气,却也将金族带入了带进了死亡的坟墓,巫师是一个种族的灵魂,如果巫师全部阵亡,这个种族的族人哪怕幸存下来,也会失去引领,失去方向。

    若是考虑气节,这一战是大获全胜,金族做的事情是对的,他的决定也是对的,他们没有选择与叛贼妥协,为了保护姒少康,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在生死存亡和国之大义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他没有做错,之所以情绪低落是因为痛惜金族已经付出和将会付出的惨重代价,金族族人可能会因此而痛恨他,决定是他做的,而后果是金族承担的。

    他此时极度虚弱,过度的思考很快让他再度昏睡过去,没有了灵气的支撑,他的神识变的很不稳定,开始做梦,梦里全是土族追杀金族巫师的情景,金族巫师是血脉决定的,本来近亲婚配就非常严重,哪怕土族只是杀掉一半,对金族的巫师体系也是致命的打击。

    再次醒来的时候乌龟夫妻正在给他换水,此时缸里的水已经全部变黑了,先前扔进去的毒虫也全部死掉了,他对医术虽然不太精通,却知道乌龟用的是以毒攻毒的方法在给他排除尸毒。

    发现吴东方睁开了眼睛,母乌龟抬起爪子在他面前晃了晃,“你醒了?”

    吴东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不是他故意不说话,而是他舌头很麻木,不能打弯儿。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母乌龟问道。

    “一边去。”公乌龟推开了母乌龟,开始检查吴东方的情况,检查完冲母乌龟说道,“再有三缸就差不多了。”

    吴东方不知道泡一次需要多长时间,也就没办法确定三缸是多久。

    两只乌龟给他换上清水之后就出了山洞,这时候外面是黑天,很快洞外就出现了火光,火光出现之后有恶臭飘进来。

    在乌龟给他换水的时候,吴东方发现自己被固定在一个木架上,木架下面压着石头,他看不到腿部的情况,但双肩的伤口他能看到,伤口漆黑,、但没有腐烂的迹象。

    “岐三,你又在搞什么?”远处传来了叫喊声,这么大嗓门,自然是巨人发出的。

    “炼药。”公乌龟喊道。

    “隔个几天你就搞上一回,臭死人。”巨人喊道。

    乌龟没再应声。

    起初恶臭很是浓重,后来臭气逐渐变淡,最后臭气消失,取而代之的刺鼻的辛辣气息,这是朱砂的气味。

    “还不长记性,说了多少次了,温度不能太高。”公乌龟训斥。

    母乌龟没吭声。

    公乌龟还不解气,又训,“不是你弄坏了那些,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听到这里,吴东方懂了,他们这是在排除朱砂里的尸毒重复利用,由此可见这里确实很封闭,朱砂获取不易。

    将朱砂和一些草药倒进水缸,二人又将白天找到的毒虫往缸里倒,绿蝎子,红蜈蚣,五花蛇,什么都有,这些毒虫无疑都带有剧毒,但它们被倒进水缸之后并不噬咬吴东方,反而惊恐的避开了他,沿着缸边试图逃离,公乌龟唯恐跑掉了毒虫,找了个拱形的盖子盖住了缸口,缸里瞬时一片漆黑。

    毒虫对朱砂很厌恶,逃生无门就开始急躁,纷纷开始反噬,没有灵气在黑暗中就看不清东西,他也庆幸自己看不见,因为此时这口大缸里的情景不会比地狱的情景好看多少。

    缸里的氧气有限,很快他就感觉呼吸不畅,头晕眼花,眼见自己即将被憋死,吴东方试图发出叫喊,但此时他舌头是麻木的,只能发出鼻音,两只乌龟可能不在洞里,也可能正在忙别的事情,直到他昏死过去也没人来打开缸盖。

    等到再次苏醒,缸盖已经被拿走了,母乌龟正在数落公乌龟,说的是差点把他给闷死了,公乌龟做了错事,闷头忙碌不吭声。

    一缸水要换好几次毒虫,历时七天,这段时间两只乌龟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寻找毒虫,陪伴吴东方的只有另外一侧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的“改装”动物。

    等到第二缸水换上,吴东方开始哆嗦,这时候他的双肩和上胸的尸气已经消退,尸气消退就有了知觉,断臂的伤口遭水浸泡产生了剧烈的疼痛。

    “叫啊,叫出来,叫出来你就能说话了。”公乌龟扒在缸边连声鼓励。

    吴东方也想叫,但舌头还是麻的,几番努力自喉头吐出一口黑痰,舌头顿感轻松,两只乌龟急忙端水给他漱口。

    “吐出来,你现在不能喝水。”公乌龟说道。

    连续漱口之后,吴东方长喘了一口粗气,“谢谢你们救了我。”

    “不客气,不客气。”公乌龟摇头说道。

    “我这是在哪儿?”吴东方问道。

    “防风谷。”公乌龟说道。

    吴东方没听过这次地方,再度发问,“这里是五族哪一族?”

    “五族?什么五族?”公乌龟疑惑的看着吴东方。

    公乌龟的话也让他很疑惑,他们竟然不知道五族。

    “你是山外的猎户吗?”母乌龟端着水杯问道。

    吴东方摇了摇头,他的衣服早就被扒光了,乌龟肯定看到了他胸前的白虎纹身,但他们并不认识这个纹身,更不知道这个纹身是金族巫师的象征,他们甚至连他随身携带的落日弓都不认识。

    “男人说话,女人别插嘴,一边去,”公乌龟拨开母乌龟,冲吴东方问道,“你是怎么进到防风谷的?”

    吴东方再度摇头,他到最后已经神志不清了,连东南西北都不分,是胡打乱撞来到这里的。

    “你别乱动,我们给你包扎伤口。”公乌龟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两只乌龟把他身下的木架调高,帮他清洗了伤口,上药包扎。

    上完药,公乌龟自笼子里抓出一只猴子,抹脖子放血,放了大半罐拿过来喂给吴东方,“要尽数祛除尸毒怕是还要半个月,尸毒祛除之前你不能吃东西,只能喝血。”

    这时候那只猴子还没断气,正歪头看着他们,吴东方本就不想喝血,见此情形扭头一旁,并不张口。

    “喝吧,不喝你会饿死的。”母乌龟也劝。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巨人的叫喊着,“岐三,快来,我们抓到它啦。”

    “你喂他喝。”公乌龟将罐子塞给母乌龟,自石床上拿了几样东西急冲出洞……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