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远离

    云平的语气很平静,但态度很强硬,有着不容商议的坚决。

    吴东方没有答话,他不会选择自尽,开弓没有回头箭,必须血战到底。他之所以没有立刻拒绝是为了争取一点时间对金族进行最后的安排。

    十几秒后,两个铜甲巨人穿过城门来到城外,站到了他的身后。

    其中一个铜甲巨人的左腋铜甲被人自内部推开,里面是一脸悲愤的冥战,冥战直视着他,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埋怨和怪罪的表情。

    “冥月呢?”吴东方问道。

    “没有找到她,她和熊王都不在天师府。”冥战说道。

    吴东方闻言宽心不少,王爷有先见之明,在战事开始之前就已经料到了战事的结果,提前带走了冥月和饭桶,解了他的后顾之忧。

    “跟他们拼了!”冥战说道,虽然战场上一片狼藉,他仍然在众多尸体当中发现了自己的父亲。

    “回去疏散城中族人,用信鸟通知部落和村落,让巫师带领族人逃命。”吴东方说道。

    冥战愕然未动。

    “姒少康呢?”吴东方又道。

    “已经和金王等人经地道离开了。”冥战说道。

    “回去吧,你要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吴东方借用了冥犀生前的话。

    “你也要活着!”冥战沉声说道。

    “走吧,不然我即刻死在你的面前。”吴东方苦笑摇头,他不会走的,土族天师杀人或许还有人能幸存,如果让这三具僵尸下手,金族就彻底完了,不惜代价也要将这三具僵尸给灭掉。

    冥战犹豫了,这时另外一个铜甲巨人的右肋铜甲被人推开,里面是一个年轻的金族巫师,“圣巫,我们不一定会输。”

    “我们已经输了。”吴东方说道,王爷曾经问过他,如果害得金族被灭族他会不会哭,当时他没有回答,他以为这种情况不会出现,没想到这种情况真得要出现了,不是每一次他都能创造奇迹的,这一次幸运之神没有眷顾他。

    “走,不惜一切代价活下去。”吴东方怒目环视二人。

    冥战和那个年轻的巫师犹豫了片刻,先后关上了铜甲,转身向城里跑去。

    “你在安排后事?”云平问道。

    “对。”吴东方点了点头。

    “我很敬佩你,你是一个勇敢的战士,但你不是一个称职的首领。”云平说道。

    “对,我不是一个称职的首领。”吴东方点了点头,云平说的非常正确,他本来就是一个战士,带领一个班一个排还可以,金族有将近十万人,相当于一个庞大的军团,他一个副连长,没有统领庞大军团的经验和能力。

    “你可以跑,你现在要跑,我们还是拦不住你。”云平说道。

    “我不会跑。”吴东方缓缓摇头,王爷说得对,他陷进去了,他把金族当成自己的了,把金族族人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这正是土族最希望看到的,一个人有了牵挂也就有了弱点,金族的族人把他绑在了这里。

    “我很敬佩你,一直想与你共事,但现在不能了,你杀了我们太多的巫师,我如果留下你,没办法冲死去巫师的家人交代。”云平说道。

    吴东方没有说话,趁机运转灵气催化丹药,云平不是个婆妈的人,他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有原因和目的,事实上云平也的确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那就是让他留在这里,一直战死。

    “由于你的不理智,害死了金族的三位天师,连累了金族的族人,也让我们损失惨重,我现在很气恼,我本以为死伤不超过十人就能将你拿下,没想到你学会了枯木逢春,还得到了补气丹药,害得我们折损了这么多人。”云平语气很平静,但这时候的平静是强行压制的结果,正如他自己所说,他现在很气恼。

    “我在恢复灵气,拖的越久对你们越不利。”吴东方说道。

    云平点了点头,提气发声,“我知道,所以我不准备拖太久,我知道你不会逃走,你想战斗到底,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我们一定会将金族族人尽数杀掉,老弱妇孺也不会留下。如果你愿意自刎,我们会即刻退走,金族的巫师和族人都可以活下来!”

    吴东方没说话,云平的这番话是提气发出的,声音传的很远,城里的人有很多都听到了,而这也正是云平想要的结果,这是他的攻心之计,也是绝后之计,他如果不自尽,金族的族人都会恨他,哪怕他侥幸不死,日后也无法再凝聚民心,因为没有人愿意跟随一个只顾保全自己名节,视下属性命如草芥的领导。

    “我真不该贪图那三日的酒食。”吴东方苦笑摇头,他后悔了,像云平这样的对手,跟他斗智是不明智的,最明智的作法就是直接杀了他。

    “为了你的族人,自尽吧。”云平叹了口气。

    吴东方没说话,他的斗智正在快速削弱,他此时想的是既然都是死,还有没有必要图一时痛快再杀几个,图这一时痛快会导致金族被灭族,不值。

    长达数十秒的沉默过后,吴东方抬起了头,“我可以跑,只要我跑掉了,你们就不敢伤害我的族人。”

    “你说的很对,你可以跑,这是最正确的作法,没有人会嘲笑你。”云平笑道。

    “在我战死之前,你如果派出僵尸伤害我的族人,我立刻就会逃走!”吴东方说完搭箭开弓,射向其中一具僵尸。

    落日弓有破气之能,箭矢松手即至,径直射中了中间那具僵尸,箭矢穿胸而过,在僵尸胸前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

    那具僵尸中箭之后并没有倒地,而是与另外两具僵尸一同向他扑了过来,这三具僵尸与寻常的僵尸不同,寻常的僵尸是蹦的,这三具僵尸是飞的,速度非常快,转瞬即至。

    吴东方抬手抓过一根铜矛凝变铜刀斩向其中一具僵尸的脖颈,铜刀所至,僵尸的头颅应声滚落,但它的行动并没有受到影响,挥向吴东方脖颈的右爪也不曾减速。

    吴东方急忙侧身避开,反挥铜刀再断另外一具僵尸的右臂,僵尸的右臂也被轻易斩断,同样的,缺失了手臂也没有影响它的速度,长着变异犬齿的大嘴急速咬向他拿刀的手臂。

    这些僵尸的速度太快,距离又近,哪怕他急忙旋身离开,僵尸仍然撕掉了他右臂的大片衣袖,万幸的是并没有咬破皮肉。

    就在此时,他忽然发现先前被射穿胸脯的僵尸胸前的孔洞已经愈合,断掉右臂的僵尸手臂也长了回去,而那个被砍掉脑袋的僵尸,其掉落的脑袋正化成一缕黑气飘向脖颈。

    见此情形,吴东方心中大骇,这三具僵尸果然与众不同,它们已经修炼成精,形体完全由尸气凝聚,受伤之后可以复合重聚。

    就在他暗暗叫苦之际,三具僵尸再度向他冲了过来,此时他没有想好如何破解,只得抬手凝起一片土墙暂时阻隔,但三具僵尸径直穿过了土墙,并没有被阻挡在外。

    见势不妙,吴东方再凝铜墙一面,僵尸再度穿过,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无奈之下他只能聚气出拳试图将冲在最前面的那具僵尸砸飞,未曾想这一拳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力,径直穿胸而过,而这具僵尸则趁机挥爪抓伤了他的脖颈。

    脖颈受伤,伤口痛麻难当,吴东方暗道不好,尸毒,中了尸毒。

    他虽然没有中过尸毒,却曾经多次听说过这种东西,被僵尸咬中或者抓到都会感染尸毒,尸毒会随着血液侵心入脑,最终中了尸毒的人也会变成僵尸。

    由于受伤部位位于脖颈,他没办法封穴堵脉,提气驱毒也毫无效果,顷刻之间左肩已经一片漆黑。

    危急关头他想的不是如何保命,而是怎样杀掉这三具僵尸为金族族人争取一线生机,土和金两种事物他全试过了,对僵尸无效,只好试木,金族士兵曾经射出一轮箭矢,那些箭矢是木杆,凝聚箭杆为木刀,横挥斜斩,无效,僵尸的伤口仍然能够自动愈合,哪怕将它们拦腰斩断,也无法阻止它们自愈。

    催木出火,挥出火焰,仍然不能减弱僵尸的尸气。再试冰刀,还是没用。

    “尸王已经超脱五行。”云平的声音带着森然冷意。

    吴东方循声望去,此时包括云平在内的所有土族天师都已经放松了下来,而他们也确实有放松的理由,快速移动加上接连作法令尸毒扩散的速度大大加快,此时左臂已经彻底变黑,左眼已经开始视物不清。

    趁着神智尚未混沌,吴东方快速思虑怎样才能将这三具僵尸诛灭,五行事物全都试过了都不成。

    尸毒入脑的速度比他预计的还要快,两次闪躲之后脑子就开始糊涂,连右眼都开始模糊,周围逐渐陷入昏暗。

    昏暗给了他启示,那条应龙被调过来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克制亢金龙,而是为了遮天蔽日,为僵尸的现身提供庇护,阳光,僵尸怕阳光!

    想到此处,吴东方停止了闪避,三具僵尸欺身而上,狂抓猛咬。

    吴东方散出灵气将三具僵尸连同自己一同裹住,屈膝借力,急速腾空。

    “拦住他!”下方传来了云平急切的高喊。

    这声高喊让吴东方知道自己的作法是正确的,这三具僵尸的确怕光。

    借助五行事物升空是为了减少灵气的损耗,而他此时已经不在乎损耗多少灵气了,拼命催动灵气急速攀升,很快他就感受到了光线的变化,与此同时三具僵尸停止了撕咬,开始惨叫挣扎。

    唯恐土族天师跟上来在僵尸被晒死之前救下它们,吴东方猛催灵气疾速飞掠,十几秒后尸气彻底消散。

    尸气消散之后他并没有减速,而是拼命催气向前飞掠,此时他已经分辨不出方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远离金族,远离自己的族人……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