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血战到底

    “我绝不会独自逃生!”吴东方纵身冲向敌阵,祭变化身是一种发乎血脉的金族法术,依靠催发纯金血脉幻化强大兽身,只有太玄品阶的天师才能将澎湃鼓胀的血脉控制住,冥故冥犀只有太虚修为,他们如果强行作法,后果就是有发无收,有去无回。

    此时土族天师已经挥出了漫天土刺,吴东方双手前伸,灵气经由脾经急速宣泄,将飞到身前的大量土刺生生止住,灵气疾催将土刺倒推而回。

    就在他推回土刺踏地前冲之时,忽然发现对面的土族天师纷纷露出了惊愕神情。

    吴东方通过土族天师的神情猜到身后发生了什么,眉头紧皱踏地前冲,两条巨大的独角金龙自后方腾云而至,一左一右与他共同前冲。

    双方之间的距离本不遥远,吴东方与冥故冥犀幻化的亢金龙转瞬即至,在二人幻化兽身之时云平也愣了一愣,没能及时发出命令,眼见危险来临,土族天师乱了阵脚,有挥出土矛土刺的,有凝起土墙石壁的,也有土遁闪躲的。

    吴东方趁机欺身而上,左摆上踢,横拐斜踹,连毙四人。亢金龙外形与青龙相似,体长略短,不足五丈,粗逾木桶,红目金鳞,四爪独角。在他近身搏杀之时,两条亢金龙也冲向了左右两侧的土族天师,龙口大张,疯狂噬咬。

    等到两条金龙各自撕裂一名土族天师之后,其他土族天师已经土遁消失,有一人试图凌空闪躲,被其中一条亢金龙摆尾砸飞。

    幻化兽身之后,他们能够敏锐的感知到土族天师土遁隐藏的位置,分头冲出,猛扑疾拍,将藏于地下的两名土族天师震出,抬爪摁住,张嘴撕头。

    吴东方趁机抓回三支遗落在附近的陨铁箭矢还于箭囊,再度抬手幻化三枚普通箭矢弯弓搭箭,射向西北方向,他射的是一处无人的位置,但根据三人目前所在的位置来评估,那里是土族天师最有可能选择的现身位置。

    普通箭矢的威力无法与陨铁箭矢相比,速度要慢上少许,箭矢飞过,竟然真的射中了一名土族天师,这名天师不是别人,正是负责指挥调度的云平。

    吴东方见状大喜,闪身而上试图俘擒云平,云平左肋中箭,伤不至死,眼见吴东方向自己冲了过来,快速拔掉箭矢土遁闪避,但他晚了分毫,在他整个潜入土中之前,吴东方抓住了他的左手手腕,奋力扬手将他自土里生生的拽了出来。

    将云平拽出的同时,吴东方背弓上肩,腾出左手锁向云平咽喉,云平灵气急催,震松了吴东方抓着他的右手,在吴东方掐住他咽喉之前滚地消失。

    “妈的!”吴东方气急爆粗,如果他能拿住云平就能止住这场战事,但关键时刻还是让云平逃脱了,他只有太初修为,而云平已经拥有了太玄修为,双方灵气修为差距太大。

    此时两条亢金龙正在追杀那些群龙无首的土族天师,亢金龙的速度比土族天师的身法要快的多,又能够感知到他们藏匿的位置,冲震扑杀,杀的土族天师狼狈逃命。

    就在此时,都城四面的百丈高墙和上空的屏障陡然消失,吴东方搭箭弯弓,急切的环视四周寻找目标,视线所及,发现云平站在西南方向的一处山顶,正在脚踏禹步,捏诀作法。

    发现目标,吴东方立刻弯弓,这次他用的是含有陨铁的箭矢,但他并没有瞄准云平的脑袋,而是瞄准了云平的左肩,人无信而不立,答应过的事情就必须无条件的做到,他曾经答应过饶云平一命,男人说话必须算数,他不能杀云平,但他也极度痛恨云平,这一箭是铁了心要废他一条手臂。

    云平发现吴东方瞄准了他,但他并没有离开山顶,而是在山顶快速移步换位,并没有停止作法。

    他不知道云平在做什么法,但此时土族天师已经落入了下风,云平作法肯定是为了扭转劣势。

    眼见瞄不准云平的手臂,吴东方改为瞄准他踏足之处,松手放箭,陨铁箭矢脱手即至,将正在乱转的云平连带山顶一并轰飞。

    轰飞云平,吴东方没有浪费时间,快速抬手再凝箭矢,环顾四周寻找对手,就在此时左腿传来了锥心剧痛,不需低头也知道是土族天师自地下趁机偷袭,垂弓就是一箭,直接将那偷袭者射死于地下。

    这时那根尖锐的石笋还插在他的左腿上,吴东方左手下探,延出土属灵气将石笋缩回,弯弓搭箭的同时运转木属灵气愈合伤口。

    就在此时,天色变暗,疾风骤起,吴东方有感,抬头上望,只见一只巨大的土黄色怪龙携风带雨自空中疾扑而下,这是一条长着翅膀的应龙,他先前曾经见过它,那时双方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这次是近距离的接触,这时才发现它的体型是如此庞大,单侧翼展就超出了十几丈。

    应龙俯冲,带起了凛冽飓风,吴东方灵气下行,勉力站住,松手射出了一箭,这一箭射中了应龙的腹甲,虽然破甲进肉却没能整根没入。

    应龙并没有理睬他,它的目标冥故和冥犀幻化的亢金龙。

    吴东方没有出声示警,因为两条亢金龙此时已经蜿蜒转身,一左一右向应龙冲了过来。

    接连开弓令吴东方体内灵气入不敷出,抽出一支陨铁箭矢急速换位,躲避和寻找土族天师的同时寻找角度试图攻击应龙头颅。

    但应龙虽然体型巨大,脑袋却小,加之现在正下着大雨,数次尝试竟然无法瞄准。

    这时候他已经分不清这两条亢金龙哪一条是冥故哪一条是冥犀,两条亢金龙虽然体型硕大,却没办法与应龙相比,他们的体形连应龙一半大小都没有,而他们也并没有与应龙硬拼,而是分别咬住了应龙的双翼,四爪用力紧紧攀附,极力蹬咬,疯狂撕扯。

    应龙吃痛,奋力振翅试图甩脱对手,一试不成改为敛翼互撞,剧烈的撞击将攻击右翼的亢金龙震落,亢金龙落地之后翻滚起身,蜿蜒探爪试图重回空中,但冲至半空忽然停止了动作,短暂的停留之后轰然落地,现出本相,是冥犀。

    吴东方此时正在攻击土遁偷袭的土族天师,见状急忙舍弃对手,急速北冲前去护援,到得近前却发现冥犀已经没有了呼吸。

    此时连悲伤都成了奢侈,就在他低头下望之际,上空传来了刺耳的尖叫,只见冥故所化亢金龙咬住了应龙的脖颈,应龙吃痛尖叫,腹下两爪快速蹬刨,亢金龙鳞甲纷飞,鲜血喷溅却死死的吊在应龙颈下,任凭应龙如何蹬刨并不松口。

    见此情形,吴东方顾不得再瞄准应龙头颅,改瞄应龙胸腹,急切灌气试图开弓。

    但他这一箭并没能射出去,一个土族天师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挥剑偷袭,哪怕他察觉到异常快速闪开,仍然被对方手里的石剑划断了脊骨。

    危急关头他只能近距离放箭,携带了大量灵气的陨铁箭矢直接将那名土族天师轰成了肉渣。

    吴东方躺在泥泞之中强忍剧痛快速催发木属生气续骨疗伤,不等伤口愈合断骨接续,地下就戳出了两根锐利土刺,再透胸腹。

    就在他以为万事皆休之际,已然身受重伤的亢金龙发现了他的处境,松开了应龙,跌撞俯冲,轰然落地,巨大的力道将藏在地下的那名土族天师震出,龙爪急探将其连肩带头一并抓烂。

    此举耗尽了冥故最后的生机,抓死土族天师之后恢复了本相,肠肚外流,面白如纸,奄奄一息。

    “故伯,你有什么话要说。”吴东方急切发问,冥震和冥犀死前都没有留下遗言,他希望冥故能对他说点什么。

    “西北二十……”冥故的声音戛然而止。

    此时大雨倾盆,吴东方看不到周围的情况,只能根据冥故临终前的提醒,翻身扬手冲着西北方向挥出一片铜刺,闷哼过后是倒地的声音。

    大雨为他争取了短暂的疗伤时间,吴东方顾不得悲伤,快速催发生气愈合伤口,等到能够站立,踉跄起身向北走去。

    大雨来的快,停的也快,不等他走到城门前,大雨陡然停止,那只应龙并没有在地下久留,而是快速升空,回到了云层之上。

    大雨虽然已经停止,乌云却没有散去,周围一片漆黑。

    漆黑并不影响巫师视物,此时土族天师已经重新整队,出现在了先前站立的位置,云平站在中间,左右各有六名土族天师,土族两次调兵共计调来土族天师六十余人,此时只剩下了十三个,折损精锐五十,即便胜了也是不折不扣的惨胜。

    “哈哈哈哈哈,付出的代价大不大?”吴东方冲一脸死了老娘神情的云平笑道。

    “大,”云平想笑,但他连苦笑也装不出来了,“能不能告诉我你从哪里得到的补气丹药?”

    “你们还能冲水族用兵吗?”吴东方笑问。

    “不能了,我们元气大伤。”云平缓缓摇头,“你们用鲜血为自己的族人竖立了榜样。”

    就在此时,城内传来了快速奔跑的脚步声,这些脚步声比寻常脚步声要沉重的多,吴东方侧身歪头,发现自城里跑来了两个三米多高的铜甲巨人,与护身盔甲不同,这两个巨人浑身都是金属,其样式与现代的机器人有些相似,但它们比机器人要粗陋的多,而且内部肯定是人在操控。

    看到这两个铜甲巨人,吴东方苦笑摇头,这两个巨人应该是冥战搞出来的,明显没有使用过,还处在试验阶段,跑的磕磕绊绊,根本就无法作战。

    就在吴东方侧目之际,东北方向出现了三道黑影,这三道黑影是飞着过来的,速度异常迅捷,到得众人上空陡然止住冲势,急速落于云平身前。

    黑影落地,吴东方看清了它们的模样,他先前之所以看到的是黑影并不是因为这三个人穿的是黑衣服,而是这三个人本来就是黑人,确切的说不是黑人,而是黑色的尸体,是犬齿外探,指甲森长的黑色僵尸。

    “它们不是寻常的僵尸,是尸王,被它们咬中的人都会变成僵尸,如果你肯自尽,我就留下你的族人……”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