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荣耀

    刚刚离开铜墙,土矛就如雨点般袭来,经过灵气凝变的五行事物硬度会发生改变,土族太初天师凝变的土矛,其硬度不会低于金族太初天师凝变的铜矛,眼见土矛急刺而至,吴东方探手将飞在前面的土矛凝变成盾,借以抵御疾落而之下的土矛,与此同时急速前冲。

    射中土盾的土矛受其灵气御使会变为土盾的一部分,土盾越聚越厚,控制土盾所需要的灵气也越来越多,但土盾的增厚也让他越来越安全。

    双方之间的距离现在在八十米左右,撑顶土盾两度前冲只前进了五十多米,大部分的冲力都被急速袭来的大量土矛给抵消了。

    就在他深深呼吸想要再度前冲之际,冥震的喊声自北面传来,“小心石柱!”

    冥震话音未落,一根粗大的石柱已经撞上了吴东方借以遮身的土盾,这根石柱与攻城破门时的撞门柱大小相仿,但其力道却远远超过了寻常的撞门柱,瞬间将坚厚的土盾撞的粉碎。

    土盾被撞碎的瞬间,一面铜壁自北方横飞而来,挡住了紧随而至的大量土矛,不问可知是金族三老见他情势危急,凝出铜壁加以援护。

    吴东方刚刚延出灵气控住铜壁,一根略小的石柱就疾飞而来,将他斜顶在身前的铜壁撞飞,大量土刺紧随而至。

    由于他吸引了敌人大部分人的“火力”,后面的金族三老和土族两位老天师趁机抢回主动,挥出大量土刺铜刺,遥攻南面的土族天师。

    这时大量土刺已经近身,吴东方来不及再度凝盾,只能就地翻滚,滚雪球一般的将大量土石吸附己身,以此抵御急刺而至的土刺。

    几度翻滚之后,吴东方将自己滚成了蚕茧,双臂撑地借力,凌空而起自空中向南方疾速翻滚,他曾经将双方之间的距离拉至三十米,但在他控驭的土盾被石柱撞碎的时候,土族天师趁机后撤了数十米,将双方之间的距离再度拉到了八十米,他此时要做的就是突破这道长达八十米的防线,近身击杀对手。

    土族天师见他疾翻而至,纷纷抬手挥出土刺,吴东方将大量刺中“蚕茧”的土刺吸附蔓延,护住自己的手脚,闭合蚕茧护住周身。

    土族天师见状御使大量土石前去包裹蚕茧,试图将他彻底困住,察觉到异常,吴东方灵气急泄震碎体外土石,定睛一看,已经到了土族天师附近,翻滚的同时右手外探,化土为刀,落地之后横斩斜劈,砍头去臂,大开杀戒。

    “遁走,攻其侧翼。”云平高声下令。

    吴东方此时正在快速进攻,根本没时间看清对手的样貌,听到云平的喊声,循声望去,却发现云平已经土遁消失,而周围的其他土族天师也在快速消失。

    眼见敌人即将散尽,吴东方原地疾旋,将身边散落的土刺铜刺快速带起,环攻四方,有几名遁逃稍慢的土族天师被刺中,惨叫倒地。

    此时土遁离开的那些土族天师已经出现在了冥故等人的身边,土族天师的土遁在近身搏杀中威力很大,可以快速隐现,冥故等人凝出铜甲护住周身,手持铜剑在众人的围攻下勉力支撑,姒伯娰仲在敌群中左右冲突,扰乱敌人阵脚,间接保护冥故三人。

    吴东方快速旋身,将那几名受伤的土族天师逐一扔出,紧随其后向北冲去。

    他本以为这几名受伤的土族天师会令土族投鼠忌器,没想到正在围攻冥故等人的土族天师还是挥出了大量尖利土刺阻截刺杀,由于事先没有做好防守的准备,加上前冲速度过快,此时想要凝盾和控土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能急速后仰,堪堪避过急刺而来的诸多土刺。

    倒地之后,吴东方快速向北滚去,有了前车之鉴,几名土族天师侧目探手,将他所到之处的土石紧压地面,令他无法卷土自保,另外几名土族天师快速挥出土刺土矛,疯狂戳刺,加以拦阻,剩下的土族天师则加紧围攻冥故等人。

    吴东方滚的极为迅速,很快将双方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二十米。

    “地矛!”云平高声下令。

    负责拦截的土族天师听到云平的喊声,同时弓背出拳,猛击地面,以灵气将吴东方所在区域的土石化为密密麻麻的尖利锐刺,破土而出,急速上刺。

    吴东方听到云平的喊声,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急忙止住翻滚之势旋身而起加以躲避,但他晚了分毫,两根锐利的土刺已经刺中了他的胸腹,由后背透出。

    突如其来的剧痛令吴东方浑身颤栗,双手发出灵气遥击地面,借势上冲将自己自土刺中拔了出来,凌空挥手将散落在地上的大量铜刺铜矛挥出一片。

    此时那些土族天师正在为刺伤了他而暗自欢喜,没想到他会如此凶悍,眼见铜刺袭来,急忙闪身躲避,他们一闪,那些正在围攻冥故等人的土族天师缺失了掩护,数人中刺,哀嚎倒地。

    吴东方来不及使用枯木逢春,快速前冲前去驰援左支右绌的冥故等人,到得近前隔空探手抓过一把铜刺,急速旋身,将正在围攻冥故等人的几个土族天师尽数刺死。

    幸存的那些土族天师在云平的指挥下快速后撤,试图拉开距离重新组织进攻,吴东方双拳紧握,猛催灵气,经由肝经激生木气愈合自己胸腹伤口,冥故等人则快速出手,挥出铜刺拖延对方重新布阵的速度。

    等到伤口愈合,吴东方急忙蹲身抓住了姒伯的手腕,姒伯胸前有几处偌大血洞,此时已经倒地咳血。

    察觉到灵气的涌入,姒伯急忙闭住了经络,与此同时艰难的翻了个身,吴东方这才发现他的后脑也有个血洞,枯木逢春可以愈合其他伤口,唯独不能医治七窍神府。

    不等他反应过来,姒伯已经提气反冲自断经脉,留下一句多谢溘然而逝。

    就在此时,身侧传来了一声闷哼,吴东方歪头一看,发现冥震正在吐血倒飞,两根土刺分别插在了他的前胸和左肋。

    吴东方闪身而至,护住了冥震,快速封穴止血,转而拔掉了他身上的两根土刺,再送生气助其愈合伤口。

    “他们以土气隔绝了这里的气息,我们无法请神。”冥震连连咳血。

    “金甲巨人什么时候会到?”吴东方快速发问。

    “难说,那些机关铜人很难操控。”冥震说道。

    就在此时,旁边传来了冥犀的惊呼,“啊?!”

    吴东方闻声急忙打起精神,为冥震灌输木属生气的同时循着冥犀的视线向南望去,只见云平身前忽然出现了二十多个土族巫师,个个身穿紫袍,不问可知都是天师修为。

    同为土族天师,皇族直接管辖的天师和九州王族旗下的天师衣着是有细微差别的,根据他们的袖口纹饰不难看出这二十多人全是王族的天师。

    云平带来了三十几个土族巫师,战死大半,加上新增的二十多人,敌人数量暴增到了四十。

    云平右手平伸,一把玉珠凌空离开他的掌心,快速附归于各个天师所持的玉石法杖。

    此时冥震伤口已经愈合,吴东方立刻弯弓搭箭,向云平射出一箭。

    吴东方的这一箭直接贯穿了一个站在云平前方的土族天师,云平趁机横移,闪过了余势不消的箭矢。

    云平扔掉手里剩下的那枚玉珠,抬手指了指吴东方等人,“尽诛!”

    在云平喊出尽诛的同时,吴东方已经急冲而至,前冲之时隔空抓起一根铜刺凝变匕首,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反挥疾刺,他本不擅长使用兵器,但匕首例外,因为特种部队有专门的匕首格斗,捅的都是要害,削的都是脖子。

    任何远距离的攻击对方都有可能闪躲阻挡,只有近身搏斗才能机动变化,新到的这些土族天师被他杀了个措手不及,转瞬之间已有数人喷血倒地。

    “拉开距离,攻羽翼,先去其两翼!”云平喊完就消失了踪影。

    吴东方闻声顾不得再击杀对手,挥出一片铜刺急速后撤,他的应对不可谓之不快,但他快不过土族的土遁,在他回援之前,云平以及另外几个土族精锐已经先行出手,他们兵分两路,协作配合,三人施法控土缚住金族三老双脚,与此同时另外三人现身近前,将法杖变为刀剑横削三人颈腰。

    金族三老彼此之间的距离很近,挥出刀剑的三人不管谁得手,都可以将三人尽数斩断,而金族三老此时行动不便,根本无法躲闪。

    此时吴东方回援未到,眼见金族三老即将命丧当场,娰仲怒吼探手,将冥故等人所在区域三丈见方的土石生生掀飞,堪堪避过了紧随而至的三把夺命利刃。

    眼见功败垂成,云平和另外两名土族天师同时左移,云平先到,挥剑砍掉了娰仲的头颅,另外两人后至,一刀一剑插上了已无头颅的尸身胸腹。

    吴东方悲愤尚未涌上心头就被东侧的危急给压了下来,数十位土族天师正在围攻冥故等人,刚刚愈合伤口的冥震胸前再度插上了三根锐利土刺,冥震凝变法杖蜿蜒成鞭,卷住一名土族天师,紧随而至,将鞭尾凝为锐刺插进了对方脖颈。

    吴东方灵气狂散,将散落于周围的大量铜刺铜矛吸附入手,化为五丈长短的薄刃长刀,旋转狂舞,将周围的土族天师尽数逼退,冥故冥犀快速上前想要护卫冥震,就在此时,冥震身下的土中冲出一根巨大土刺,将他贯胸洞穿。

    冥震左手紧抓地面,避免被土刺顶到半空,右手铜杖化为铜矛猛刺入土,将那偷袭之人贯顶刺死。

    血战之时敌人是不会给你时间悲伤哭泣的,更不会给你交代遗言的时间,吴东方弯弓搭箭瞄准敌人,所瞄之人慑于落日弓的威力,纷纷土遁闪躲,这才争取到了短暂的几秒钟,冥故和冥犀闪身来到冥震身前,吴东方也急退而至,但三人都没有移动冥震,因为自土下凸出的土刺有水桶粗细,冥震脏器已经被尽数破坏,此等关头,根本来不及施展枯木逢春。

    冥震咬牙看了看冥故和冥犀,又歪头看了看吴东方,他此时还能说话,但他什么都没说,长出了一口气,闭目垂头。

    就在吴东方心中无比悲凉之际,冥故和冥犀挥出铜刺将敌人逼退。

    “不要难过,他一直以你为荣。”冥故冲吴东方说道。

    “我们的灵气已经耗尽了,不能再陪你了,你得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冥犀转头看向冥故,“大哥,祭变化身,助他突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