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生死之战

    长达数十秒的沉默之后,冥故率先开口,“我们可以不管土族的争斗,但我们绝不能与窃国夺权的乱臣贼子沆瀣一气,若是与他们同流合污,我们的族人会唾骂我们,我们的后人会以我们为耻。”

    “关键是人家不让咱们独善其身,如果咱们不表明立场,人家就要灭了咱。”冥犀笑着看向冥震,“老三,你怎么看?”

    “打吧,哪怕最后我们尽数战死,至少保全了金族的气节,维护了巫师的荣耀。”冥震很平静。

    “对,我们的族人会以我们为荣。”冥犀收起笑容正色点头。

    “我会与金族共存亡。”吴东方重重点头。

    金族三老点头回应。

    吴东方转身向南走去,来到姒少康面前,他还没说话,姒少康就先开口了,“金圣天师,您要以大局为重,以您的族人为重,我们死不足惜,您切莫中了他们的奸计。”

    “如果有朝一日你能登基称帝,请善待我的族人。”吴东方说道。

    吴东方此言一出,四人都知道他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女天师收起双刀单膝跪倒,双手抚膝,“姒若曾经冒犯过您,请您接受我诚挚的道歉。”

    “请您接受我们的深深的敬意。”另外两名土族老天师也跪下行礼。

    三人跪倒之后,云平叹了口气,转身向南走去。

    “三位请起。”吴东方伸手去搀扶那两个土族老天师,就在此时,姒少康抽出了姒若腰间的青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抹向自己的脖子。

    三位土族天师这时候都在跪着,等到他们察觉吴东方已经抢下了姒少康手里的青刀,但姒若所用青刀不是寻常兵刃,哪怕他反应迅速,仍然晚了分毫,青刀入肉三分割开了姒少康的动脉,鲜血狂喷。

    “你们都是义士忠臣,我不能连累你们,快逃命去吧。”姒少康平静的冲扑过来扶他的三人说道。

    三人没想到姒少康会这么刚烈,急切的想要帮他止血,但动脉被豁开了,血喷的很猛,姒若伸出双手试图摁住伤口,但鲜血仍然自其指缝之间向外喷涌。

    吴东方迈步上前,握住了姒少康的左手手腕,气出气海,行经肝经,催出木属生气送入姒少康经络,由经络上行至颈部,枯木逢春可以令肢体再生,自然也能够愈合伤口。

    等他收回灵气的时候,姒少康颈部的伤口已经愈合,但他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双目圆睁,胸脯急速起伏。

    “松手吧,你要掐死他了。”吴东方冲紧紧摁住姒少康伤口的姒若说道。

    姒若小心翼翼的松开了双手,发现姒少康的伤口已经愈合。

    “枯木逢春?!”姒若和另外两名土族老天师齐声惊呼。

    “战事一起,你们选出一人带他离开这里,另外两位与我们并肩御敌。”吴东方说道。

    两位土族老天师同时看向姒若,姒若眉头紧皱,连连摇头,两位老天师见状面有怒意,纠结了数秒过后,姒若艰难点头。

    “金圣天师,你们这样做,我会永世不得心安。”姒少康说道,他失血过多,虽然伤口已经愈合,却十分虚弱。

    “他有伤在身,不宜多说话。”吴东方看向姒若。

    姒若会意,抬手摁向姒少康颈后,将他摁晕。

    吴东方冲城池方向歪了歪头,三人会意,带着姒少康向城门走去。

    走到金族三老身边时,两位土族老天师停了下来,姒若背着姒少康向城池走去,冥震转身离阵,陪着她一起进了城池。

    “冥故。”“冥犀。”冥故和冥犀冲土族老天师拱手。

    “姒伯。”“娰仲”土族老天师回礼,“金族大恩,土族会世代铭记!”

    冥故和冥犀微笑摆手。

    吴东方目送背着姒少康的姒若和冥震进城,与此同时低声说道,“兵贵神速,一旦动手,准狠求快。”

    说完这句话他才转过了身,这时候土族天师都在看着他们,他担心这些人里有懂得唇语的。

    四人同时点头,示意听到了他的话。吴东方抬头南望,遥隔百步直视云平。

    云平此时已经回归阵中,脸上挂着无奈和惋惜。

    “我们不想与你为敌。”云平说道。

    “我也不想与你为敌,是你们一直揪着我不放的。”吴东方笑道。

    “你也知道我们别无选择。”云平说道。

    “你们也知道我别无选择,来吧,动手吧。”吴东方说道。

    “午时三刻我们会准时动手,在此之前你随时可以改变主意。”云平说完右手前伸,双方之间的平地上陡然出现一处巨大的圆形土盘,五米直径,云平右手微动,土盘正中出现了十字形凹槽,中间区域立起了一根两米高的细长土柱。

    这东西叫日晷,是现在钟表的祖宗,根据太阳照物投影来确定时间。

    “要不咱吃完饭再打吧?”吴东方笑道。

    云平笑了笑,没接话。

    吴东方探手自乾坤袋里拿出回程途中摘到的香蕉分赠给冥故等人,“来来来,他不吃咱们吃。”

    “这是什么东西?”冥犀好奇的接了过去。

    “一种水果,很甜。”吴东方示范食用方法。

    四人接过香蕉开始分食,吴东方自乾坤袋里又拿出一挂芭蕉,反手扔给云平,“这串小的给你。”

    芭蕉未到,已经有土族天师在云平面前竖起了一面土墙,云平挥走土墙,接过了那串芭蕉,云平接过芭蕉扒皮吃了一个,然后分赠给其他土族天师,这时候吴东方开始后悔了,早知道云平这么把他当实在人,就该找些外国泻药回来。

    “多吃点,吃饱好干活儿。”吴东方自乾坤袋里往外掏。

    “圣巫胸有成竹?”土族老天师有点糊涂了,马上就要生死相搏了,怎么还有心思吃。

    “不拼到最后,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吴东方随口说道,他现在是如假包换的苦中作乐,这些水果跟断头饭是一个意思,真要打起来,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可能战死。

    吃水果的时候吴东方随手把最后一枚补气丹药也吞了下去,眼看着土柱阴影即将与正北的凹槽吻合,他自乾坤袋里拿出了在罗刹女的木柜里找到的葡萄酒,自己灌了几口,反手递给了右侧的姒伯,姒伯谦让,言之应该冥故和冥犀先喝。

    “行,我们先喝。”冥故接过酒壶喝了几口,转而递给冥犀,冥犀灌了两口,抬手扔给了姒伯。

    “时辰到了。”云平说道。

    “来吧。”吴东方将酒壶化为薄脊铜刀。

    “天地囚笼。”云平沉声说道。

    云平言罢,三十几位土族天师同时微闭双目,都城四面三十里外陡然出现了四面通天石墙,石墙高有百丈,厚度未知,石墙出现的同时上空出现了水波形状的气流,肉眼可见,不问可知上空也被土族天师阻隔了。

    冥故和冥犀对忽然出现的石墙熟视无睹,躬身曲臂,右拳猛击地面。

    “地下埋有金属,急退!”云平高声下令。

    云平言罢,土族天师同时抽身后退,与此同时不计其数的铜矛南门城外破土而出,由于铜矛数量太多,距离太远,冥故和冥犀虽然能将它们自地下催出来却无法加以控制,眼见此举未能伤敌,冥故和冥犀闪身上前,化大为小,将诸多铜矛化为持续铜刺挥向敌群。

    “起盾。”云平高喊。

    话音刚落,土族天师面前就出现了一面高大土墙,眼见铜刺就要被土墙挡住,姒伯娰仲二人急冲而至,四掌前推,试图将土墙压回。

    土墙陡然压低又骤然升高,不问可知是土族天师增加了灵气,升高的土墙挡住了大片铜刺,就在铜刺被土墙挡住的瞬间,吴东方发出了八木龙霆,震耳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气流将那片土墙尽数摧毁,冥故冥犀趁机再挥铜刺,土族天师各自凝土为盾,挡住了大部分铜刺,只有两个修为略浅的土族天师被八木龙霆震的心神不宁,起盾稍晚被铜刺刺死。

    “不要让他近身,困住他。”云平高声喊道。

    吴东方此时正在弯身疾冲,土族天师闻声同时出手,自他身前凝出四面坚固石墙,吴东方踏地借力想要自上方冲出,就在此时上方也出现了石墙,周围瞬时漆黑一片。

    眼见即将被困住,吴东方气行脾经破开了右侧石壁,却发现外面还有一面石壁,就在此时,北面豁然开朗,回头一看,只见姒伯娰仲二人正在北方二十米外御气分土,而这二十米的距离竟然全是一层层的石壁。

    危急关头他顾不得多想,快速抽身,与此同时取下三支箭矢,弯弓搭箭,快速灌气,等到脱困而出立刻松手放箭,落日弓是神兵,有破气之能,这三根箭矢虽然只灌输了少许灵气,却仍然射死了三个土族天师。

    射出箭矢之后,漫天的石矛已经铺天盖地的罩了过来,冥故冥犀快速凝起铜墙,姒伯娰仲凝起土墙,试图挡住漫天石矛,但石矛一波过后又是一波,转瞬之间四人就撑不住了,而这时吴东方已经接连射出了五箭,这些箭矢是由铜刀凝变而成的,经由落日弓射出,照样可以穿透土墙铜墙攻击敌人。

    就在五人被漫天石矛压的无法抬头之际,北方忽然出现了大片箭雨,吴东方有感,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发箭的是金族的军队,随着箭雨一同冲过来的还有冥震。

    冥震急冲而至,到得近前冲吴东方说道,“金甲巨人还要一刻钟才能准备妥当。”

    吴东方压根儿就没听说过金甲巨人,看冥故冥犀的神情他们也不知道,这时候也没时间供他发问,金族士兵的这波箭矢令土族竖起了土墙,箭雨尚未落尽,五名土族天师已经出现在了城墙下方,同时出手将偌大的城墙掀翻,砸死弓兵无数,被活埋者更众。

    吴东方搭箭三支想要攻击那些推翻城墙的土族天师,但土族天师推翻城墙之后立刻消失,没给他射箭的机会。

    “你们协防进退,我要冲过去。”吴东方闪身冲了出去,他擅长的是近身相搏,必须设法靠近敌人……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