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触即发

    “对,三十多个土族天师,这次土族真是倾巢而出了,这时候夏都必定空虚,你去他们老窝把丹鼎给偷了。”王爷说道。

    “土族不止这些天师。”吴东方摇头说道。

    “都城也就这么多了,其他八州的天师他们不能轻易抽调,这次你是绝对保不住姒少康的,你出不出面他们都会被抓走。”王爷神情凝重,“要想保住姒少康和金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他们的丹鼎偷回来,到时候用丹鼎换回姒少康。”

    “如果土族立刻诛杀了姒少康怎么办?”吴东方有顾虑。

    “我也担心这个,所以我得出面稳住他们,咱们分头行动,你马上赶去土族都城,我出去跟他们说,得让他么知道是谁偷走了丹鼎,还得让他们知道用什么能换回丹鼎。”王爷说道。

    “不行不行,你这是自投罗网,他们会连你一起抓走。”吴东方连连摇头。

    “除了我别人也办不好这件事情,他们知道这几年我一直跟着你,只有我的份量够,别人出面他们也不信。”王爷说完向东跑去,“记住我跟你说的地方,一定得把丹鼎偷出来,不然我们就要倒霉了。”

    “等等等等。”吴东方拦住了王爷。

    “来不及了,再等真要死人了,”王爷绕过吴东方继续往前跑,“偷到丹鼎别急着换我们,试着炼些补气丹药给你那些草包下属,金族巫师太弱了,得尽快提升他们的修为。”

    “金族不会炼丹。”吴东方急切的说道。

    王爷快速奔跑并不回头,“你缺心眼啊,不会不能抓个会的吗,快去快去,我撑不了多久的,最晚今天晚上我就得暗示他们你偷走了他们的丹鼎,他们会马上设法确认,如果丹鼎真丢了我们就安全了,如果丹鼎没丢,他们死不死不好说,我是死定了。”

    “等等,我会八木龙霆,还有落日弓,硬拼也有胜算。”吴东方再度拦住了王爷。

    “胜算个屁呀,你们太弱了,打不过人家,快去吧,这点委屈算什么,又不是日了你的老婆,犯不着跟他们拼命。”王爷再度绕过了吴东方。

    短暂而急速的斟酌之后,吴东方感觉王爷说的办法确实是最明智的,“王爷!”

    “又干嘛?”王爷回头。

    “我一定会救你出来!”吴东方正色说道。

    “废话,你不救我谁救我。别啰嗦了,快走。”王爷开始加速。

    “先保全自己,你比他们重要。”吴东方沉声说道。

    王爷没回头,也没应声。

    时间紧迫,吴东方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快速进入西方丛林,翻过山脊向东北方向疾掠。

    飞出五六里,吴东方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他是金族最厉害的巫师,把乱摊子扔给自己的族人,自己趁虚而入跑去土族偷盗丹鼎,这么做很不爷们,最主要的是王爷会被土族抓走,把朋友扔进监狱,为自己换取发展的时间和机会,这也不是男人该干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调头回去了,去他妈的吧,打!

    王爷是跑,他是飞,肯定没他快,几十秒后就被他给追上了。

    “唉,我就怕你回来,你还真回来,你回来干啥呀。”王爷长长叹气,东面已经有人看到他了,吴东方想走了也走不了了。

    “如果我说不舍得你蹲大狱,你会不会感动的哭?”吴东方笑道。

    “如果你害的金族被灭族,你会不会哭?”王爷的语气是少有的严肃。

    “我会与金族共存亡。”吴东方正色说道。

    “红薯给我。”王爷说道。

    “干什么?”吴东方问道。

    “我留下也没什么用了,红薯交给我,我先带走。”王爷说道。

    吴东方想了想,探手自怀中拿出了红薯。

    “我会和夫人饭桶先走,如果你能侥幸不死就去竹林找我们,我们会在那里等你。”王爷张嘴衔住地瓜,向东跑去。

    “用不着这么悲观吧。”吴东方说道。

    王爷没说话,快速跑远。

    吴东方让王爷搞的心乱,深深呼吸平息情绪,待得情绪归于平静,再度提气升空向东飞掠。

    随着距离的临近,城中百姓看到了他,发出了震耳欢呼,与城内的欢呼不同,南侧城门外的众人虽然也在抬头上望,却并没有发出欢呼,金族三老的脸上忧色越发浓重。

    与金族三老的忧虑不同,土族天师的脸上都有笑意,有的是狰狞的笑,有的是得意的笑,云平的脸上也有笑容,但他的笑容很平静。

    姒少康和三个跟随保护他的土族天师的表情在他出现前后没什么变化,仍然是紧张之中带着忐忑。

    “平天师,午时已经到了,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吴东方提气发声。

    此语一出,城中再度爆发出震天欢呼,没人喜欢窝囊领导,管他打不打得过,士气不能输。

    “吴东方,好久不见。”云平笑道。

    吴东方落到金族三老身前,回头看了三人一眼,三人脸上挂着同样的表情,硬气,坚毅,这种表情他是第一次在三人脸上看到,在此之前他看到过类似的表情,在即将执行危险任务的战士的脸上。

    看了金族三老一眼,吴东方回过了头,他没看云平,也没有看那三十几个土族天师,看的是姒少康。

    姒少康也在看着他,姒少康的眼神里带着寻找的神彩,不问可知是在观察他的眼神,想从他的眼神里猜测到接下来他会做什么。

    短暂的对视之后,吴东方笑了,“你是被他们撵过来的,还是自己主动来的?”

    “我们只是路过。”姒少康冲他拱了拱手。

    “你是什么人?”吴东方明知故问。

    “我乃帝禹之后,夏君姒相之子,姒少康。”姒少康高声回答。

    吴东方缓缓点头,姒少康虽然身陷重围,却并不怯场,他不会法术也没有修为,有这份胆量着实不易,换成别人估计早就吓的尿裤子了。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你?”吴东方继续明知故问。

    “他们是窃国贼子的鹰犬,是背弃神明的巫师,他们追杀我乃是为了彻底断绝帝禹血脉。”姒少康朗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远来是客,走,进城说话。”吴东方抬手指了指城门。

    此语一出,姒少康身边的三位天师顿时面露喜色,确切的说也算不上喜色,而是对他由衷的钦佩,事实上他们脸上更多的还是忧虑。

    “平天师,你当年也请我喝过酒,走吧,一起进去喝一杯。”吴东方冲云平发出了邀请。

    “吴东方,现在应该称呼你白虎天师或金族圣巫了,圣巫,能不能借一步说话?”云平笑道。

    “行啊。”吴东方迈步向前走去。

    身后传来了三声关切的鼻音,吴东方抬了抬手,继续迈步前行。

    姒少康四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他的脸上,走到四人身旁的时候吴东方转头看了四人一眼,与此同时鼻翼微抖,姒少康面露歉意微微叹气,另外三人以眼神做出了回应,示意稍后会一起动手。

    吴东方向前走的时候云平也在向前走,二人在中间停了下来,面对面,距离不足三米,非常的近。

    “你要三思呀。”云平低声说道。

    “我连你们想干什么都不知道,思个毛啊,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明说。”吴东方也压低了声音。

    “想与你和平相处。”云平说道。

    “你这是想跟我和平相处?”吴东方抬手指着那些一脸杀气的土族天师。

    “只要金族恪守本土,不犯九州,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贡税全免。”云平说道。

    “这么好?”吴东方笑问,“这么好的事儿,需要我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什么也不要做。”云平说道。

    “你这是让我当汉奸哪。”吴东方笑了,对方开出的条件很优厚,但同时也很苛刻,他们是故意把姒少康等人撵过来的,要当着他的面儿杀,他如果坐视不理,任凭土族天师把姒少康杀掉,就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承认了现在的伪正府,如此一来就没有回头路了,哪怕以后想号召其他三族攻打九州,人家也不会搭理他了。

    “什么是汉奸?”云平笑问。

    “就是狗腿子,”吴东方说道,“我如果坐视你们杀掉姒少康,我的升座大典估计是没人捧场了。”

    “我们会来参加。”云平笑道。

    “能让我考虑几天吗?”吴东方问道。

    “能不和我开玩笑吗?”云平反问。

    “让我见死不救,我做不到。”吴东方摇头说道。

    云平没有立刻接话,沉吟了片刻方才再度开口,“这样,我们再退一步,只要你立下誓言,我们就带走姒少康他们。”

    吴东方苦笑摇头。

    “我们很快就要对水族开战,在此之前必须免去后顾之忧,金族存亡系于你一念之间。”云平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你们是不是就要冲金族开刀?”吴东方问道,土族冲水族动手之前先来处理金族是正确的做法,至少对土族来说是正确的,一来可以免去后顾之忧,二来可以避免金族趁土族对抗水族的时候蓬勃发展,在土族打的元气大伤之后出兵攻土,窃取胜利果实。

    “对,我们会将金族所有巫师全部杀掉,我们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连接管金族城池的官吏都选定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在说笑,也请你体谅我们的难处。”云平说道。

    “我跟本族天师商量商量。”吴东方说道。

    云平点了点头。

    吴东方转身迈步。

    “我们以前的约定还有效吗?”云平低声问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事实上云平已经猜到了他会做出什么选择,知道随后很可能会有血战发生,所以才会问以前的约定还有没有效。

    吴东方走回原地,将云平的话对金族三老进行了转述,三人久久不语,这件事情对金族来说是有益的,但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金族就彻底丧失了气节,这是真正的大是大非,是气节和利益的选择,是血性和理性的碰撞,这是好听华丽的形容,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要脸还是要命……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