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二十章 奇怪的金属

    由于要寻找作物种子,吴东方飞行高度并不高,飞行速度也不快,日落时分,百鸟归巢,吴东方开始寻找今天晚上的住处。

    他先前曾经和王爷在荒野深山生活了很久,见惯了各种蛇虫鸟兽,路上遇到一些长相奇特的鸟兽也不感觉如何新奇,总的来说夏朝的鸟兽有九成跟现在的鸟兽相同或者相似,只有很少的一些是从来没见过的,由于没有人类的猎食和侵扰,现在的鸟兽体型普遍比现代的鸟兽要大。

    最终他选择了一处山顶落脚,周围情况不明,还是在居高临下的山顶上比较安全。

    落地之后他先把王爷放了出来,然后开始寻找木柴生火,有了灵气就跟有了钱一样,什么都好办,柴禾好找,火也好点。

    王爷方便完跑了回来,“在山顶上生火容易暴露咱们。”

    “怕什么?”吴东方随口说道。

    “咱们现在到了外邦没有?”王爷打了个哈欠,它在铜盘上站了半天,灌了一肚子风。

    “不太清楚。”吴东方摇头说道,这时候没有国境线,更没有地域标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

    “我去找点吃的。”王爷向南坡跑去。

    “一起去。”吴东方不放心,往火堆里扔了几根木柴,快步跟上了王爷。

    走出没多远,前方树林里传来了咯咯的鸟叫声,吴东方拨开遮挡视线的树叶,发现林地里有一群奇怪的野鸡,与寻常所见到的野鸡不同,这些野鸡是黑毛儿的,爪子和眼睛是红的。

    就在他暗中观察的时候,王爷已经抢先冲了过去,野鸡受惊,尖叫四散,王爷高高跃起凌空咬住了一只肥大的长尾巴公野鸡。

    “嘭。”王爷还没落地,公野鸡就在它嘴里炸开了,鸡毛乱飞,肠肚飞溅。

    “没事儿吧?”吴东方闪身上前接住了灰头土脸的王爷。

    “日它娘的,是虫渠。”王爷虽然满脸是血,血迹却不是它的,野鸡爆炸不是炸弹爆炸,威力不大。

    “虫渠?”吴东方放下了王爷。

    “一种一生气就会炸开的鸟,夏朝已经没有这种鸟了。”王爷摇头抖毛。

    “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吴东方迈步向山下走去。

    王爷没回去,而是快步跟了上来,“我还是跟你在一起比较安全。”

    走到一处空旷野地,一只正在刨食儿的獾受惊蹿出,吴东方延出灵气将它抓了回来,刚想摔死,王爷在一旁尖叫,“快扔了。”

    “为什么?”吴东方以为自己抓到的獾是孕妇,歪头一看发现是公的,就在这时,獾放了个奇臭无比的臭屁,带烟带响儿,“噗。”

    吴东方反手将獾扔掉,横移避味,避晚了,还是沾了一身恶臭。

    “现在知道为什么了?”王爷笑道。

    “这东西怎么还会放屁?”吴东方眉头大皱。

    “大部分不会,白眉毛的会,幸亏你扔的早,再晚一会儿它还会喷粪。”王爷笑道。

    吴东方刚想接话,忽然发现不远处长着几棵高大的绿色植物,树身上挂着一串串橡子大小的绿色果实,仔细一看竟然是槟榔。

    “这时候竟然有槟榔。”吴东方迈步向槟榔树走去。

    “那东西很难吃。”王爷在后面说道。

    吴东方没应声,纵身跃起抓下一串,摘了一颗放进嘴里,他不喜欢吃槟榔,不习惯那味儿,这东西老缅喜欢吃,吃多了牙齿会严重腐蚀,嘴唇也会发紫,他最后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背着降落伞跳崖的那个毒枭就是一口黑牙。

    “喂,走啦。”王爷催促。

    吴东方回过神,跟上了王爷。

    走了不多远,王爷发现了一条眼镜蛇,它不怕这东西,甩头咬死叼给吴东方,“帮我剥剥皮。”

    “你不怕蛇毒?”吴东方问道,王爷虽然没被蛇咬到,但它捕蛇的动作很大胆,一点都不谨慎。

    “不怕。”王爷说道。

    吴东方没有再问,蹲下身帮王爷把蛇皮剥了。

    秋天要寻找食物很容易,山里野果子很多,王爷吃饱之后他就好凑合了。

    回到山顶,他开始打坐聚气,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他会通过打坐补充耗损的灵气,只有在危急时候才会催化体内残存的补气丹药,上次打陆吾他体内的补气内丹几乎耗尽了,现在只剩下了怀里的那颗。

    入夜之后野兽开始出来觅食,山中不时传来各种野兽的吼叫,除此之外还有被捕食者亡命之前发出的惨叫,山里有狼,狼会发出狼嚎,在现代狼嚎算是很瘆人的了,但是在现在,跟那些稀奇古怪的叫声相比,狼嚎算是最悦耳的了。

    “西面是不是火光?”王爷说道。

    吴东方正在练气,没有接茬。

    “你看,那是不是火光?”王爷催促。

    吴东方敛气入海,睁开眼睛向西望去,只见西方数百里外的一处山峰的上部有黄色的光亮,光亮很微弱,但很稳定,没有明暗的起伏和变化。

    “走,过去看看。”王爷撺掇。

    “不像是火光。”吴东方摇头说道。

    “算了,还是白天去吧。”王爷担心有危险,重新趴了回去。

    “也不像是动物的眼睛。”吴东方又道。

    “还是白天去比较安全。”王爷打了个哈欠。

    “白天有太阳,可能就看不到那处光亮了,走吧,过去看看。”吴东方站了起来,凝变铜盘带着王爷向西飞去。

    起初他还揣着小心,但随着距离的临近他发现那处光亮很稳定,外部有黄色的光晕,应该是宝石夜明珠一类的东西。

    距离黄光几百米时他看到了黄光的光源,令他没想到的是那并不是一颗宝石,也不是夜明珠,而是一块奇怪的黄色金属,卡在一处树木稀少的山峰半腰,有巴掌大小,是弧形的,有点像半边蚌壳。

    吴东方歪头看向王爷,发现王爷也很疑惑,这说明王爷也不认识这块黄色金属是什么东西。

    确定周围没有危险之后,吴东方缓慢的靠近了那块金属,金属所发出的黄色光芒并没有因为距离的缩短而变的刺眼。

    在距离金属百步距离的时候吴东方伸出了手,灵气探出,试图控制那块金属,但外延的灵气没能把那块金属抓回来。

    这是一块不受金气控制的金属,不受金气控制的金属只有陨铁。

    那块金属卡在了山体的石缝里,吴东方收回铜盘走过去取出了那块金属,发现入手很轻,没有金铜那么沉重,金属有着明显的打磨痕迹,很光滑,周身没有任何纹饰。

    “这是什么东西?”吴东方疑惑的端详着手里的金属,这东西很浅,不像是能盛东西的器皿。

    “应该是什么护甲的一部分。”王爷说道。

    “护甲?”吴东方侧目歪头。

    “看大小像是罩在膝盖上的。”王爷又道。

    吴东方把手里的黄色金属放到了自己的右膝上,“不是,太小了。”

    “兴许是女人穿的护甲。”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王爷的猜测有道理,这东西很可能是个完整护甲的护膝部分,但这东西明显不归五族所有,因为五族的冶金技术到现在都不足以冶炼陨石,落日弓是生磨磨出来的,而不是冶炼之后铸成的。

    “这东西应该是很久之前就遗落在这里了。”吴东方端详着金属先前所在的石缝。

    “可能是外邦巫师的护甲。”王爷歪头看着吴东方手里的金属,这东西虽然很亮却并不刺眼。

    “可能性不大。”吴东方摇头说道,这块金属没有捆扎的孔洞,如果它真是护甲的护膝部分,那使用它的人就需要使用灵气把它吸附在身上,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这东西是陨铁做的,他的灵气控制不了。

    要想操控陨铁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这副护甲的主人与陨铁来自同一个地方,发出的气息跟护甲相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副护甲不是靠灵气吸附在主人身上的,而是靠别的什么东西。

    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如果是前者,就涉及到地球以外的生命。如果是后者,外邦神灵修行的就不是灵气。

    “你发现了什么?”王爷问道。

    “没发现什么。”吴东方尝试把金属放进乾坤袋。

    “没发现什么你笑什么?”王爷歪头问道。

    “这块金属很有意思。”吴东方说道,金属放进乾坤袋之后体积变大了,确切的说不是它的体积变大了,而是乾坤袋没能将它变小,世间万物都是由气组成的,乾坤袋改变不了它的形状说明它不属于世间。

    随后他开始观察周围的植物,在确定周围的植物与远处的植物没有不同之后,他才把这块金属放进了内兜,陨石之类的东西通常都带有严重的辐射性,如果有强烈的辐射,周围的植物就会发生各种变异,没有变化就说明没有辐射,或者说没有恶性辐射。

    “还睡不睡了?”吴东方问道。

    “不困了,走吧。”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带着王爷再度启程,这附近肯定没有人,如果有人,这块金属每天晚上放光,早就被人捡走了。

    这次他的凌空速度很快,他迫切的想去西面看一看,看看上古时期的外国文明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