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应龙

    起初吴东方并没有多想,南方本来就多雨,下雨很正常,但很快他就感觉不对劲儿了,暴风雨他经历过很多次,乌云这么厚还是头一回见到,外面现在已经是漆黑一片了。

    “这种情况以前出现过没有?”吴东方冲一旁的冥月问道。

    “没有。”冥月摇了摇头。

    “不对劲儿呀。”吴东方说着背上箭囊,拿过落日弓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冥月问道。

    “去东院,看王爷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吴东方冲进了雨里。

    冒雨去到东院,发现王爷和饭桶正在睡午觉。

    “别睡了,起来看看外面。”吴东方推醒了王爷。

    “怎么了?”王爷睁开眼睛瞄了他一眼。

    “这雨下的不大对劲儿,大中午的伸手不见五指,外面漆黑一片。”吴东方说道。

    “你要是不怕丢也可以把明月珠放房顶上,”王爷打了个哈欠,打完哈欠才发现吴东方还背着落日弓,“你背着弓箭干嘛?”

    “我想上天看看。”吴东方说道。

    “刮风下雨也归你管啦?”王爷撇嘴。

    “正常的刮风下雨我管不着,我担心是什么妖怪在作祟。”吴东方说道,他把陆吾给干掉了,这几天一直揣着小心。

    “对呀,怎么这么黑。”王爷这才发现房间里也是漆黑的,说完爬起身蹦下床拱开门抬头看天,十几秒后缩回了湿漉漉的脑袋,“是妖怪,不过不是冲你来的,应该是过路的,黑云往北去了。”

    “什么妖怪?”吴东方问道。

    “能下雨的还能是什么妖怪,当然是龙蛇一类的东西。”王爷甩头脱水。

    “我上去看看。”吴东方拉开了房门。

    “人家就是路过,你看什么呀,想追上去要买路钱?”王爷叫道。

    “路过下什么雨?冲咱们示威?”吴东方说道,这时候南方已经开始放亮了,说明王爷说得对,这家伙就是过路的。

    王爷跑出门外,再度抬头看天,左看看右瞅瞅,半天没说话。

    “怎么了?”吴东方问道。

    “寻常龙蛇没有这么重的水气,你上去看看吧,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王爷说道。

    吴东方本来就想上去看看,闻言提气升空,凝变雨水化为冰盘踩踏攀升,上升百丈之后进入雾层,雾层厚达十几米,穿过雾层,视线豁然开朗,上空光线明亮,能见度很好,举目北望,只见百里之外一只巨大的动物正扇动翅膀向北飞去,这家伙体形异常庞大,具体多大没办法判断,因为没有参照物,目测不会比大型飞机小,鳞甲为土黄色,长着一对巨大的肉翼,腹下有两只巨爪,背上从头到尾长着一片脊棘,脖子不粗,肚子很大,尾巴异常粗壮,活脱一个长着翼龙翅膀的食草恐龙。

    “这是个什么东西?”吴东方疑惑的注视着远处的庞然大物,王爷说的没错,那家伙确实是路过的,应该是从南面来到北面去的,飞的时候头都不回,也看不到长了个什么样的脑袋。

    在高空停留了三分多钟,吴东方飘身落于地面,将那怪物的形体对王爷进行了描述,然后看着王爷,等它解惑。

    “长了几个脑袋?”王爷问道。

    “一个,不过没看清脑袋什么样儿。”吴东方说道。

    王爷没有立刻开口,神情变的很是凝重。

    “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吴东方忍不住催问。

    “我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我现在想的是它为什么会出来?”王爷摇头说道。

    “它到底是什么?”吴东方又问。

    “应龙,听说过吗?”王爷歪头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摇了摇头。

    “很厉害的龙神,曾经帮助黄帝对抗蚩尤,后来还给大禹当过狗腿子,是土族的神灵。”王爷说道。

    “跟陆吾哪个厉害?”吴东方问道,王爷骂应龙是狗腿子,这家伙还真跟大禹有仇。

    “不是一路的东西,没法儿说哪个更厉害。”王爷蹿上了木床。

    “土族的神灵怎么住在金族地界?”吴东方又问。

    “唉,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这白虎天师连自己有多大地盘都不知道,你以为西面都是你们金族的地盘啊。”王爷说道。

    吴东方没有再问,他现在想的是应龙为什么要离开居住地往北飞,如果要前往土族应该往东飞才对,如果说是土族巫师召唤它过来示威貌似也说不通,小题大做不说,还暴露了实力。

    “很可能是水族跟土族发生了矛盾,土族调它过去镇压。”王爷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之间的矛盾一定很激烈。”吴东方说道,应龙有多大能力他不清楚,但土族如果真要对付金族,本来就生活在南方的应龙就是土族的伏兵,如果战况不是非常紧急,土族是绝不会暴露这支伏兵的。

    “管它呢,打去吧,打的越惨越好,他们打的头破血流对咱有好处。”王爷打了个哈欠。

    吴东方没接王爷话茬,站起身给饭桶开了门,它要拉屎撒尿就会哼哼。

    这时候雨小了不少,天也逐渐放晴,为免冥月担心,吴东方离开柴房向正殿走去,饭桶尿完没有回柴房,跟着他来了。

    到了正殿门口,吴东方看到正殿里除了冥月还坐着冥震和另外一个年轻巫师,此前冥震曾经说过今天前往土族送尸的人会回来,这个巫师应该就是冥震所说的冥路。

    见到吴东方,那个年轻巫师急忙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跪下行礼。

    “起来吧,坐下说话。”吴东方说道,对方一跪说明他就是冥路,他公布巫师免跪的命令时冥路正在前往土族的路上。

    冥路先前可能跟冥震交谈过,知道吴东方想知道什么,坐下之后立刻将前后经过详细说出,他们没有去到夏都,走到豫州都城就被土族派来的天师接走了尸体,那个领头的天师让冥路带口信给他,原话是‘烦劳转告贵族圣巫,那一老一少已经就地掩埋。’此语一出,冥月和冥震同时看向吴东方,吴东方叹了口气,接走尸体的人无疑是云平,也只有云平才会对他说出这番话,云平口中的一老一少指的是逃亡时死掉的那个小哑巴和青龙天师费牧。

    “好了,你先回去吧。”冥震冲冥路抬了抬手。

    “等等。豫州和梁州的巫师有没有异动?他们有没有调兵的迹象?”吴东方转头看向冥路,与金族接壤的是梁州,再往里才是豫州。

    “回程时梁州边境已经布以重兵,豫州未见异常。”冥路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抬手示意冥路可以退下了。

    冥路走后,吴东方将费牧和小哑巴的事情简略告知了冥震和冥月,二人听罢叹气惋惜。

    吴东又将先前所见之事连同王爷的判断说了出来,冥震没有表态,金族有信使前往土族和水族,土族是不是真与水族开战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事情告一段落,离升座大典还有二十多天,吴东方趁机教导冥月认字儿,金族要想崛起必须学会文字,文字可以记事,可以传信沟通,如果有文字,金族的两种绝技绝不至于失传。

    金族三老忙着研究遣散奴隶的利弊,赔偿办法,如何安置,他们先前没有遇到类似的情况,斟酌厉害,谨小慎微,又怕王族不同意,又怕奴隶会逃跑,到最后吴东方烦了,金族现在有三个部落,奴隶尽数释放,再增加一个部落,与其他三个部落同等待遇,但这个部落的奴隶只负责垦地种粮,不负责别的,包产到户,不吃大锅饭,种出的粮食上缴一半,剩下的一半归个人所有。

    新部落安插到西南方向,那里非常荒凉,有太多的凶猛野兽,吴东方坐镇金族都城,把金族三老派了出去,落日弓也让他们带着,落日弓并非白虎天师才能使用,只要是灵气能够外放的天师都能开弓,攘外必先安内,先把国内平定了再说。

    五天之后,前往土族送信的两个巫师回来了,他们是去告知土族金族要举行白虎天师升座大典的,他们没见到玄黄天师,土族也没有给予明确答复,没说来也没说不来。

    他们在夏都遇到了不少贩卖马匹的水族人,这说明土族跟水族并没有开战,既然没开战,土族把应龙调到北方干什么?

    按照金族三老的意思,释放奴隶应该与升座大典同时进行,跟皇帝登基的大赦天下差不多,这一建议被吴东方否了,升座大典之前就将奴隶释放遣走,免得升座大典当天搞的乱哄哄的。

    对于奴隶主的补偿问题也很好办,买,一个奴隶十个币,没钱先欠着,挂金圣天师府的账上,没有巫师愿意去新增的部落,这也不是问题,硬性指派,都城的巫师轮着去,不去不行。

    十天之后,去木族的巫师回来了,木族准青龙天师会来观礼。

    次日水族使节回返,玄武天师也到。

    这样的消息令吴东方非常意外,怎么都来了,这帮家伙是不是私下商量过……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