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灵山

    冥月闻言转身离开,几分钟之后带来了王爷,饭桶也跟着来了。

    “王爷,来来来,过来看看这些东西。”吴东方指了指一旁的空位。

    王爷还是挺拿三位天师当回事儿的,冲三人逐一点头,然后才蹦上了椅子,左看右看,又闻又嗅。

    “你闻它干嘛?”吴东方问道,王爷闻草药也就罢了,这家伙在闻火浣布。

    “火浣布是火鼠毛做的,不闻怎么知道是真是假?”王爷说道。

    “火浣布有什么用?”吴东方问道。

    “这东西是火族的克星,穿着它能把火族巫师打哭。”王爷笑道,笑了之后想起金族三老还在旁边,干咳了两声装严肃,“火浣布可以拒火,但它遇水变酥。”

    说完火浣布,王爷又用鼻子指那只石坛,“这是龙穴石髓,对别的巫师作用不大,不过对你很有用。”

    王爷说话的时候看的是吴东方,吴东方疑惑的看着它,“我不是巫师?”

    “这东西能让人力气暴涨,寻常巫师靠的是灵气而不是力气,喝了也没什么用处。”王爷说道。

    “暴涨到什么程度?”吴东方问道,“一口一倍,十口封顶,再喝就要拉肚子了。”王爷又想笑。

    “这是几次的量。”吴东方问道。

    王爷抻着脖子看了一眼,“两次,最多两次。”

    “明月珠你见过没有?”吴东方问道,明月珠太刺眼,他没往外拿。

    “见过,那东西亮的很,以前青州有一颗,青州王把它安放在了王府的塔楼上,晚上能照亮半个城池,后来不知让谁给惦记上了,对头儿不到一年就被偷走了。”王爷说道。

    “这些草药你认识吗?”吴东方指着桌上的那些药草。

    “认识,都是有年头的东西,好像是两套。”王爷说道。

    “两套?怎么说?”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来,你把它们拿到地上来。”王爷站在椅子上不得劲儿,蹦了下来,指挥吴东方逐一摆放草药,一共摆了两列,一列九种。

    “一点红,二叶律,三白草,四方藤,五灵脂,六月雪,七星草,八角莲,九龙根,”王爷说完又开始说第二列,“猫爪草,蛇床子,鹿衔草,马缨花,龙利叶,鸡骨草,牛蒡子,凤凰衣,最后这个是鹰不泊。”

    王爷说完,五人全愣住了。

    冥月等人不了解王爷,吴东方是了解的,王爷这时候满心得意却装出一副不足挂齿的谦虚神情,这家伙分明存了显摆之心,不然没必要说的跟绕口令似的。

    “这是四方藤?”冥犀反应过来,伸手指着其中一味草药问道。

    “四方藤超过八百年就分公母了,这是公的,这些东西外面很少见,应该是出自昆仑山。”冥犀的质疑又给了王爷显摆的机会。

    “先生真是博学啊。”冥犀由衷敬佩。

    “惭愧惭愧呀,第一套全是补气的,第二套是延寿的,都在千年以上,可以单株服用,诸位继续议事,我先走了。”王爷迈步向门口走去。

    众人抬头目送,王爷得意忘形,想装沉稳走的很慢,结果被门坎给绊了个踉跄,搞得很尴尬,跳出去跑走了。

    王爷走后,冥月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吴东方身上。

    吴东方知道他们想问王爷的来历,但他自己也不清楚,只能将遇到王爷的经过简略说出,该说的说,不该说的没说,像王爷喜欢损人利己,他曾经踢过王爷这些都属于不该说的。

    “我遇到它的时候,它就在土族边境的小镇以帮人寻找灵物糊口谋生,认识一些灵物也不足为奇。”吴东方说道。

    吴东方说完,四人脸上仍然有忧虑神情,不问可知是在担心王爷的出身和来历。

    “我相信它。”吴东方加重了语气。

    四人见吴东方语气变硬,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这倒不是说王爷自身不值得怀疑,而是他们知道自己扭转不了吴东方对王爷的印象。

    吴东方起身出门,抬手自景山上移过一块青石,带回正殿凝为三只石函,将十八种灵物分为均等的三份,每一份三种补气灵物,三种延寿灵物。

    “三位任重道远,千万不要推辞。”吴东方将三只石函分赠金族三老。

    金族三老愣住了,彼此交换了眼神之后方才道谢收下,起身告辞。

    送金族三老离开,吴东方没有立刻回正殿,而是去了东院。

    王爷一直住柴房的,饭桶也跟着它住柴房,吴东方从没来过它们住的地方,推开房门之后忍不住笑了,他还以为王爷很朴素呢,没想到这家伙偷着腐败,外面看是柴房,里面让它派人给装修的很豪华,五十平米大床房,还铺了木地板。

    饭桶正坐在墙角吃早饭,早饭是竹子,它不是很爱吃,吃的没有糟蹋的多。

    见到吴东方,饭桶欢喜的跑了过来,吴东方摸了摸它的脑袋,迈步走到床边坐了下去,“你在瞅什么?”

    “你又瞎大方了?”王爷自阁楼上跳了下来,它在阁楼上搞了个瞭望窗。

    “什么叫瞎大方,我一个人再厉害没用,总得有几个得力的助手。”吴东方说道。

    “那些都是好东西,很难搞到的。”王爷嚷道。

    “送人就得送好的。”吴东方说道。

    王爷无奈摇头,“你都把什么送给他们了?”

    “灵物。”吴东方说道。

    “送了几个?”王爷紧张追问。

    “全送了。”吴东方说道。

    “啊?你怎么不送给我?”王爷又嚷。

    “你要它们有用吗?”吴东方问道。

    “当饭吃也行啊,那匹布你没送他们吧?”王爷问道。

    “没有。”吴东方说道。

    “那东西千万别送人。”王爷说道。

    “哦?”吴东方歪头看着王爷,这家伙先前肯定藏掖了什么话没当着冥震他们的面儿说道。

    “没有火浣布,凡人进不了灵山。”王爷说道。

    “灵山就是昆仑山?”吴东方问道。

    “灵山是昆仑的一部分。”王爷说道。

    “什么意思?”吴东方问道。

    “总之你别送人,以后会用得到。”王爷说道。

    “我没准备送人。”吴东方说道。

    “龙穴石髓你也别自己吃,留给饭桶,你吃了也是浪费。”王爷又道。

    “成。”吴东方点了点头,然后自乾坤袋里掏出了那件没有见光的丝绸事物,是件薄如蝉翼的青色衣服,“你看看这是什么?”

    王爷抬头看了一眼,“昆仑天衣,穿上能飞。”

    “这东西不好吗?”吴东方问道,他先前之所以没把天衣拿出来,为的是给冥月留下一件别人不知道的防身物品,那时候他并不知道天衣能飞,还以为天衣是防护性质的东西。

    “也好,但没那两套灵物好,我刚才还提醒你那些东西东西可以单株服用,怕的就是你一套一套的送,你到底还是分光了。”王爷郁闷的叹了口气。

    吴东方见状急忙岔开了话题,“今天早上有个身穿黑袍的巫师用这些东西换走了陆吾内丹。”

    “应该是灵巫。”王爷说道。

    “什么是灵巫?”吴东方把天衣收了起来。

    “住在灵山的巫师,一部分五族天师快死的时候会想办法跑进昆仑山,在灵山附近他们可以一直活着,但他们只能在昆仑山活动,不能随便出来,出来之后见光就死。”王爷说道。

    吴东方恍然大悟,“怪不得他挑阴天下雨的时候出来。”

    “陆吾内丹你要了也没用,换这些东西你有得赚。”王爷衔了根竹子给饭桶。

    “拿着陆吾内丹可以出入昆仑山外部屏障,我可能用鱼竿换了鱼。”吴东方说道。

    “你要那鱼竿没什么用,你真想进去,我随时能带你进去。”王爷说道。

    “你知道怎么进去?”吴东方半信半疑。王爷说话没个准儿。

    “我当然知道。”王爷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进去?”吴东方问道。

    “我进去干嘛,进去找死啊?”王爷撇嘴。

    “你歇着吧,我先回去了,去土族送尸体的人今天就能回来。”吴东方站了起来,王爷怪他把灵物都送人了,说话跟吃了枪药似的。

    王爷没吭声。

    吴东方走到门旁忽然想起一事,“对了,早上去火族送信的人回来了,火族的朱雀天师答应下月初九过来观礼。”

    “有热闹看了。”王爷说道。

    吴东方这时候已经拉开了房门,外面有风,把雨刮了进来,他急忙出门把门带上,快步回到了正殿。

    东西还在正殿桌上摆着,冥月自然得留下看着,吴东方把天衣送给冥月,把火浣布和龙穴石髓收进了乾坤袋。

    古人有买椟还珠之举,他此时也是这样的心情,他喜欢乾坤袋多过喜欢别的东西,这东西好,能装很多东西,带着还不重,唯一的遗憾是不能装活物。

    冥月对天衣非常好奇,很想穿上试它一试,但这时候外面正在下雨,正能作罢。

    雨越大越急,风越刮越大,天色越来越暗,中午时分,外面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