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陆吾

    王爷跳过门槛,跟在吴东方身后,“你竟然不知道你杀掉的是什么?”

    “它是什么跟我杀掉它有什么关系?”吴东方反问。

    “你不知道它是什么怎么敢去杀它?”王爷问道。

    “知道它是什么我可能就不敢杀了。”吴东方笑道。

    吴东方走的快,王爷一溜小跑跟着他,“你杀的那只老虎是不是三只眼睛?”

    “不是,不过这儿有个挺大的黑点儿。”吴东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怪鹿是不是有四支角?”王爷进一步确认。

    “不是,只有两支,不过每支角有两个分叉,看着像四支。”吴东方说道。

    “怪鸟是不是长的像马蜂?”王爷又问。

    “这个是,还长了个大长嘴。”吴东方说道。

    “真是陆吾,你说的怪鹿和怪鸟是土缕和钦原。”王爷语带颤音。

    “你好像很害怕?”吴东方停了下来,低头看着王爷。

    “那是可以上天入地的神灵,你怎么敢去招惹它?”王爷惊魂未定。

    “你的意思是我只能招惹老弱病残?”吴东方笑问。

    “先不说了,你快走吧,他们在等你。”王爷往东跑去。

    拐过正殿,殿前的院子里跪着九个人,三个天师,五个法师,还有冥月,她跪在冥震的旁边,当爹的都跪着了,她总不能站着。

    那五个法师有老有少,精力充沛,目蕴精光,没有棺材秧子也没有愣头青,用现在的话说这些人属于决策层,瞒着他献祭陆吾应该是他们众议之后做出的决定。

    这些人见他走了过来,纷纷低下了头。

    “你们这是干什么?”吴东方问道。

    没人应声,吴东方这话他们没法儿接茬。

    “诸位权衡利弊,都是识时务的俊杰呀。”吴东方笑道。

    此语一出,众人噤若寒蝉,傻逼都知道这是发火的前奏。

    “用六十对童男童女换金族几年平安,这交易很划算哪。”吴东方脸色阴了下来。

    “那六十对童男童女里面没有你们的子女吧?”吴东方声音转冷。

    众人额头触地,不敢应声。冥月抬头看向吴东方,用眼神说情。

    吴东方佯装未见,“这件事情诸位瞒着我是对的,我年轻气盛,愚昧无知,鲁莽冲动,面对困境做不出正确的判断,很可能做出冲动的举动,将金族带入险境。”

    “尊敬的圣巫,您是我们的希望,我们不能将您置于危险之中。”有年轻的法师低声辩解。

    “你们瞒我是因为我是希望,我不能以身涉险,”吴东方说到这里陡然抬高了声调,“那你们怎么不去呀?”

    “你们吃着粟米,喝着肉汤,住的是大屋,穿的是布绸,受着族人的尊敬和供养,当那些食不果腹的族人遇到危险,你们没有保护他们,没有冲在前面,而是把他们的孩子送给野兽吃掉,你们是贪官吗?是污吏吗?金族要你们有什么用?”吴东方怒斥。

    “圣巫,这件……”另外一个少壮法师试图辩解。

    “闭嘴,”吴东方打断了对方的话头,“昨天回来的路上我想了一路,你们瞒着我固然有关心我的成分,但主要原因是我不姓冥,我是外姓人,你们不相信我,怕我害了你们。”

    “圣巫,我们……”三位金族天师同时开腔。

    “你们等等再说,”吴东方抬手打断了三人的话头,“你们都知道我有五种血脉,五族法术我都能学,五族地界我哪儿都能去,我留在金族是因为冥月选择了我,熊王选择了我,你们选择了我,既然选择了我,你们就应该相信我,我耗时三年历经千辛万苦自土族回到金族,为的就是面对你们的欺骗吗?”

    “圣巫,我们没有欺骗您。”冥故辩解。

    “隐瞒就是无声的欺骗。”吴东方沉声说道。

    冥犀圆滑,见势不妙立刻认错,“伟大的圣巫,我们愿意接受您的责罚。”

    “责罚就不必了,都起来吧。”吴东方摆了摆手,他不反感下属犯错误,最讨厌下属犯了错误还不认错,知道错了就行了。

    众人面面相觑,惶惶不敢起身。

    “他们早上可能都没吃饭,你去厨下安排一下,早点开饭。”吴东方冲冥月交代了一句,言罢迈步向正殿走去,“都进来吧,别跪着了。”

    等他进了大殿,身后的天师法师都站了起来,愁云散去,满脸的欢喜和兴奋。

    “恭喜圣巫,此番灭杀了恶神,将无人敢再小觑我们。”金族三老跟了上来率先道贺。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虎妖究竟是什么,王爷说是陆吾,陆吾是什么东西?”吴东方问道,他比较开朗,不喜欢把气憋在心里,训完了也就不生气了。

    “陆吾是上古山神。”冥犀说道。

    “山神?”吴东方有点失望,在他眼里山神跟土地公是一个级别的,都属于二十四级干部,跟村长差不多。

    冥犀听出了吴东方话里的失望,急忙出言补充,“陆吾是昆仑山神,法力高强,通彻阴阳,可上天入地,金神在世的时候也奈何它不得呀。”

    “你确定我杀的虎妖就是陆吾?”吴东方问道。

    冥犀等人没有跟着他继续走,而是走向左右两侧的天师法座,等吴东方坐上了圣巫法座,冥犀才出言答道,“我们今早过去查看过,确是陆吾无疑,被您击杀的那些鸟兽乃是它的从属,钦原和土缕。”

    “你们跑的倒快,都坐吧,都坐。”吴东方打了个哈欠。

    众人齐声应是,按照尊卑次序分别就坐。

    “杀掉了陆吾会有什么后果?会产生什么影响?”吴东方问道。

    他问的太广泛了,众人不知道从哪儿接口,最后还是冥震说话了,“陆吾乃上古神灵,即便是土族的玄黄天师也不是它的对手。”

    虽然冥震没有正面回答有什么后果和影响,却给了吴东方自己估算的参照,他心里有数了,这事儿闹的很大,比他一次击杀十一个土族天师都大,扬名天下,鼓舞士气,震慑对手,间接带来的好处会很多。

    “昆仑山外围的无形屏障是怎么回事儿?”吴东方问道。

    “那里不是我们金族的疆土,我们从未进入探寻过,虽然知道有屏障存在,却不知道屏障发于何时,因何而发。”冥震说道。

    “陆吾有没有妻妾子孙?”吴东方问道,他问屏障是怎么回事儿主要是为了防止敌人报复,这年头谁没个七大姑八大姨。

    “据我所知陆吾只此一只,无有同类。”冥故说道。

    吴东方放心了,这家伙是个光棍,光棍就好办。

    众人最关心的是他昨夜是怎么把陆吾给杀死的,但众人都没脸问,最后还是冥犀开了口,这个皮球的脸皮比较厚。

    吴东方想了想,站起身提起了裤腿儿,这时候的裤子都很宽,能轻松提过膝盖,众人都看到了他双腿的颜色与其他部位的颜色有差异。

    “我可以快速吸纳五行灵气连续作法,服食过的地脂能够固命定神,木族的枯木逢春和八木龙霆起了很大作用,落日弓也给予了我不小的助力。”吴东方垂下了裤腿。

    他的回答明显没有满足众人的好奇之心,说完之后众人仍在盯着他。

    “金族还有没有类似的献祭?”吴东方换了个话题,他不准备满足众人的好奇心,只当是作为他们先前故意隐瞒的附加惩罚。

    “没有了,只此一个。”冥犀接口回答。

    “让各部落探察汇总一下,看看金族境内有哪些危及到我们族人安全的禽兽异类,挑个时间过去把它们尽数铲除。”吴东方说道。

    众人起身应是。

    “我们准备设法把陆吾的尸体自屏障里拖出来,剥下虎皮为您制作一尊虎皮法座。”冥犀说道。

    吴东方一听连连摆手,“别了,我又不是土匪头子,别搞那个,把它留在山谷里,给那些想要逾越屏障侵边犯境的妖怪鬼魅一点警示。”

    冥犀闻言与冥故冥震交换了眼神,没有继续坚持自己的提议。

    说话的工夫,冥月带人前来布置桌椅,安排上饭,六个素菜,主食是稀粥。

    “多弄几些好菜,酒也搬几坛。”吴东方冲冥月说道。

    冥月皱眉看着他。

    吴东方明白怎么回事儿了,他先前训斥众人的时候说过众人吃的好穿的好,这话让冥月听心里去了,想要开始艰苦朴素,廉洁勤政了。

    “巫师责任重大,吃穿就该优于普通族人,快去快去。”吴东方摆手撵走了冥月众人见吴东方这么说,彻底放心了,他们都怕吴东方给他们搞绝对平均主义。

    “巫师的用度以后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吴东方冲众人说道,他在部队时是副连职,一个副连职每月有七八千的工资,出任务还有奖励,年底还多发一个月工资,多的时候一个月拿过好几万,而地方上的普通工人一个月也就一两千,他没感觉这有什么不合理,他干的是危险的事情就该拿的多。此外他也不觉得抗个洪,救个灾有什么值得宣传的地方,国家养当兵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干这个,别说抢险救灾,就是上战场挂掉了,那是军人的天职,也是军人的义务,也是军人拿着数倍于百姓工资所应该付出的代价。

    又上了八个菜,喝的比较痛快,之所以说比较痛快是因为天师和法师放不开,对他始终陪着小心,这让他有点别扭。

    吃饭的时候饭桶来了一趟,它就像个顽皮的孩子,只知道玩,不怎么着家,偶尔会回来报报道,它还没长大,贪玩是正常的。

    吃完饭,法师回去了,吴东方留下了三个天师,他下午想去王宫见金王,顺便商议一下遣散奴隶的事情,在此之前他得跟三个副手通通气……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