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血战

    连续两次挥出石锥都被虎妖身上的金毛给挡了下来,吴东方改攻为守,扬手将两侧峭壁上的青石引了出来,于十米外竖起一面石墙,石墙与山谷等宽,高近十米,厚度在两米左右。

    凝变出了石墙,吴东方抬手取下落日弓,搭箭弯弓,御气开弓。

    之前的两波石锥纯粹是麻痹对方,这一箭有三个目的,一是麻痹,二是试探,三是为了借机绕到虎妖的西面。

    落日弓最多可以携带他五成灵气,但他这次并没有放任箭矢吸满灵气,而是灌注了三成灵气在箭矢上,灌注多少灵气他是经过斟酌的,他现在体内还有八成灵气,耗损三成用来射出第一箭,按照五成为满来计算,三成灵气能让落日弓发挥六成威力,落日弓是金族神兵,六成威力已经很惊人了,虎妖哪怕抵御的住,也会比较难受。

    他要的就是让虎妖难受,不然射出第二箭的时候虎妖就可能硬受或者阻拦,落日弓的威力大小取决于携带灵气的多少,也取决于开弓者的灵气精纯程度,他现在只有太初修为,用尽全力射出的这一箭恐怕也不足以让虎妖丧失移动能力,要想见效,必须让落日弓射中铜柱,让炸药爆炸产生的威力与落日弓携带的五成灵气产生的气爆进行叠加,只有这样才能对虎妖产生巨大的伤害。

    虎妖并没有跃过石墙,而是伸出右爪推倒了石墙,石墙一倒,扬起了大量尘土。

    石墙倾倒的瞬间,吴东方射出了箭矢,落日弓的箭矢可以破气,所谓破气就是可以无视空气阻力,箭矢离弦的瞬间虎妖前方产生了巨大的气爆。

    气爆是虎尾抽扫箭矢产生的,气爆产生的瞬间,吴东方弓背踏地向前冲去,他没有自上方飞掠,因为上方没有烟尘遮掩,很容易受到虎妖的攻击。

    就算有烟尘遮掩,他仍然受到了虎妖的攻击,他没能自虎妖身边穿过,电光火石之间虎妖抬起左爪,踩住他的左腿。

    被踩中的瞬间,他就知道左腿废了,这可是比大象还大的老虎,抛开它的修为不算,单说一只爪子的重量就足以将人的骨头踩碎,更别说它在摁压的时候还用了力道。

    被踩中左腿之后,吴东方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倒,在扑倒的同时他完成了伤势的评估,也做出了丢卒保车的决定,彻底扑倒之前咬住弓弦,双手抓地,气行左膝的同时右足蹬地,双手和右足同时用力,将被虎妖摁住的左腿生生挣断,向前冲了出去。

    这时候左腿的感觉是麻木的,哪怕知道枯木逢春可以再生肢体他仍然感觉心头发凉,万一长不出来可就成瘸子了。

    前冲之势衰竭,吴东方双手借力翻了个筋斗,他在竹林自创的搏击技法在这时候起了作用,不需要双腿站立也能保持平衡。

    翻筋斗的同时,左腿喷涌而出的鲜血洒了他满头满脸,落地之后他没有往下看,而是斜靠石壁回头观望,只见虎妖正在看他,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的残肢,这时候它的神情是疑惑的,也不知道疑惑他的凶悍,还是疑惑他怎么能像壁虎一样断掉自己的肢体。

    先前的前扑和凌空翻滚将双方之间的距离拉至一百多米,但这个距离是不够的,铜柱里藏了多少炸药他很清楚,如果炸响,一百米肯定在被波及的范围之内。

    但他也不敢再向前跳跃了,如果再跳,虎妖很可能离开原地过来拦截他,必须动手了。

    他此时靠在山谷南侧石壁,而铜柱被它埋在了虎妖身后十几米处的北侧石壁,虽然有屏障阻隔,落日弓是可以穿透屏障的,爆炸所产生的威力也能穿过屏障伤及虎妖。

    搭箭,开弓,怒吼。

    他瞄准的是虎妖,箭矢射出之后会直接冲着虎妖飞过去,直接冲着铜柱射出箭矢也行,但虎妖不是傻子,眼见着箭矢不是冲自己飞来的,肯定会起疑心,这家伙的速度非常快,在十米距离内都能甩动虎尾击中箭矢,一百米的距离足够它闪身逃走。

    这是他的最后一搏,将周身所有灵气灌于箭矢之后,他松开了箭矢。

    射出箭矢的同时,他紧紧的靠上了石壁,没有去看虎妖有没有躲开,也没有去看铜柱有没有爆炸。

    尚未靠牢,东面就传来了震天巨响,与巨响同时出现的还有凛冽的气浪,他靠在石壁上没有任何作用,骇人的激浪轻而易举的将他冲飞了出去,与他一同被冲飞的还是山谷中大量的怪鹿尸体,这些尸体挡住了那些被气浪撞碎的峭壁碎石,令他倒飞的同时没有被大量的碎石砸死。

    与落日弓的速度以及虎妖先前的速度相比,倒飞的速度显得很是缓慢,倒飞的同时他得以定睛观察山谷里的情况,但他除了大量的怪鹿尸体什么都看不到。

    飞出山谷之后,倒飞之势有所减缓,他现在灵气已经彻底枯竭,没办法止住退势,只能依靠歪身倾斜开始翻滚,翻滚的同时观察身后的情况,被撞飞或者打飞并不会造成非常严重的损伤,致命伤往往是撞上硬物造成的。

    运气,有时候运气很重要,他运气很好,这个运气好是他自己造成的,他先前追杀怪鹿和怪鸟的时候将山谷西侧的大量草木凝变成了木刺,此时山谷西侧只剩下了几棵巨木,而那几棵巨木都不在他倒飞的轨迹上。

    几秒过后,他落于地面,与他一同落地的还有那些怪鹿的尸体,其中一具尸体压在了他的断腿伤口上,锥心的剧痛让他发出了一声惨叫,与此同时也让他昏沉的神识瞬时清醒。

    此时山谷里充斥着浓重的烟尘,看不到山谷里的情况,周围也没有虎妖的踪迹,那只虎妖应该还在山谷里。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腿,吴东方眉头大皱,抬手想要封穴止血,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学这个,无奈之下只好撕下布条将伤腿勒紧,摸了摸身后的箭囊,发现箭囊还在,这是冥钊曾经用过的箭囊,里面有卡榫,只能直上直下的抽取,其他位置的晃动不会导致箭矢离开箭囊。

    没有灵气就没办法使用枯木逢春,扎住伤口之后吴东方背上弓箭向山谷冲去,修行灵气的同时他从未懈怠过锻炼自己的本体力量,为的就是防止出现灵气枯竭的情况,而他独有的身法也让他在少了一条腿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借助双手快速翻滚移动。

    山谷里烟尘浓重,能见度很低,只能看出五六米,到得靠近屏障的位置,他看到了侧倒在山谷里的虎妖,近距离的爆炸令它身受重伤,身上有多处巨大的伤口,两条后腿血肉模糊,但它并没有丧命,腹部的起伏说明它还活着,只不过被震晕了过去。

    补刀,得赶紧补刀,吴东方抓了一支箭矢在手里,急切的思考是插心脏还是插脑袋。

    “叮当。”

    这时候山谷里异常安静,循声望去,只见是一枚铜片自虎妖腿部的伤口上落到了地上,而铜片先前所在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吴东方心中一凛,这家伙竟然有自愈能力!

    短暂而急速的斟酌过后,他纵身扑了上去,他没有插虎妖的心脏也没有插虎妖的脑袋,手中箭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上了虎妖的左耳。

    老虎是猫科动物,猫科动物的耳朵都不大,这只金毛虎妖的耳朵与它身体的其他部位相比还算小的,尖利的箭矢直接洞穿了它的耳朵。

    虎妖吃痛惊醒,开始剧烈摇头。

    吴东方快速换手,以左手握住了洞穿虎耳的箭杆,这是他为自己制作的把手,只能穿耳朵,穿别的地方握不过来。

    握住了箭杆之后立刻右手后伸,再度自箭囊里抽出了一根箭矢,直接插进了虎妖的左眼。

    “嗷~~”虎妖怒吼着挥起虎爪过来抓他,吴东方行动不便,只能紧贴虎妖后脑,急挥而来的虎爪扫飞了他背上箭囊。

    在被虎妖扫飞箭囊之前,他已经自箭囊里抽出了一根箭矢握在手中,等到虎爪挥过,再度出手,将手里的箭矢插进了虎妖的右眼。

    虎妖发狂,摇头猛甩,一甩之下将他甩到了前方,虎妖虽然瞎了,感觉却极为敏锐,张嘴咬住了他的右腿疯狂甩头。

    吴东方抽出插在虎妖右眼的箭矢冲着虎头狂扎猛刺,这些箭矢里混杂了陨铁,每一次戳刺都能贯穿虎妖坚硬的脑壳。

    虎妖愤怒的撕掉了他的右腿,仍然不能阻止吴东方的疯狂戳刺,虎身一抖,身形开始快速膨胀,眨眼之间变成了身高十几米的庞然大物,但它虽然变大,被箭矢洞穿的耳朵却没有变大,吴东方左手紧握箭矢,右手抓着另外一支箭矢疯狂戳刺。

    七窍神府受到重创,双目被刺瞎,虎妖气急狂怒,腹部急速涌动,虎口大张喷出了一口漆黑雾气,雾气一出,随风化成一只身高数丈的森然厉鬼,一头红发,青面獠牙,手中握着一柄阴气变化的三尖黑叉。

    “完了,完了,完了。”吴东方叫苦不迭,他没想到虎妖肚子里还藏着一个厉鬼,这只厉鬼有多厉害他不知道,但厉鬼出现之后气温骤降,两侧峭壁瞬时挂霜。

    虎妖吐出黑雾之后形体急速缩小,转瞬之间回归原貌,绝望吼叫,疯狂甩头,箭杆终于豁开了它的耳朵,失去了抓握之处,吴东方被甩了出去,撞上石壁坠于地面。

    跌落地面之后吴东方长出了一口粗气,他已经超水平发挥了,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的失误,他尽了最大的努力。

    虎妖甩脱了吴东方之后开始四处乱撞,那只数丈高的厉鬼并没有过来杀他,而是跟随着虎妖四处乱撞,见此情形,他心中有了计较,这只厉鬼很可能是受虎妖神识操控的,虎妖现在神识已经混乱,没办法控制驱使这只厉鬼了。

    虎妖发出怒吼,厉鬼也会随着发出厉叫,它们的叫声充满了愤怒和不甘,这是标准的阴沟翻船。

    确定虎妖会毙命,吴东方心头一松,一股浓重倦意涌上心头,困,太困了。

    虽然无比困倦,他却知道不能睡,他现在失血过多,一睡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必须撑住,尽快恢复灵气施展枯木逢春。

    他从没感觉到睡与不睡会如此难以抉择,他知道不能睡却非常想睡,这种想睡就像饿了五六天的人见到食物,非常的渴望,非常的垂涎,睡会很舒服,睡会很轻松。

    求生的欲望每个人都有,但人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心中还有心愿未了,为了未了的心愿才要努力活下去,在半昏迷状态下,潜意识里最真实的想法显现了出来,他最大的心愿竟然是回现代去,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如此的不真实,他想回去。

    得知自己吞服的地脂可以让自己长生不老之后,绝望之中又生出了希望,只要一直活着,他就能活到现代去,回家变成了可能。

    为了回家,一定要活着!

    信念的力量是强大的,集中精神催动体内残存的补气丹药,灵气开始缓慢恢复,在他体内灵气缓慢回升的同时,虎妖开始摇摇欲坠,一道道淡淡的黑色魂气自厉鬼身上快速散出。

    虎妖倒地的瞬间,由魂气组成的厉鬼彻底崩散,整个山谷都充斥着一股股魂气,这些魂气可能被虎妖淬炼过,没有自主意识,也无法凝聚成形,但根据它们在山谷中停留徘徊这一细节不难看出它们之中有很多都是先前献祭的孩童。

    体内有了灵气,灵气运行的速度就逐渐加快,体内灵气越多,灵气运行的速度就越快,而灵气运行的速度越快,补气丹药散发灵气就越多,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恢复了两成灵气,开始调御灵气灌注肝经,木气为生机之气,为萌发之气,不需意识引导,不需存心凝聚,只需木气润泽,灵气所至,绿芽重吐,新枝再发。

    就在他直身站起,低头打量自己双腿的时候,忽然听到山谷东面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吴东方闪身向东掠去,只见空地上的孩子有不少已经醒了,眼见自己身处荒野,都吓的高声大哭。

    铜柱爆炸在山谷中留下了巨大的深坑,吴东方跳进深坑发现深坑的底部也有屏障存在,不可能在底下钻出去。

    他也不敢高声安慰那些孩子,因为他一喊孩子们肯定会往这里跑,如果跑了进来也会被困在这里面。

    斟酌过后,还是让他们哭吧,外面有很多孩子,有伴儿他们不会乱跑的。

    在思考如何出去之前,吴东方撒了泡尿,这泡尿他憋了大半夜了。

    撒完尿,拾捡箭囊和箭矢,挖内丹,这只虎妖的内丹竟然有海碗大小,淡黄色的。

    起初他剖挖内丹只是为了搜刮战利品,但挖出内丹之后忽然想到这只虎妖应该是能自由出入这处屏障的,不然的话金族也没必要为它献祭了。

    抓着内丹走向屏障,果然迈步而出,感觉就像穿过了一道水帘。

    这种感觉很怪异,但他没敢再试,没事儿找事儿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别哭,别哭,叔叔在这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