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零九章 月圆之夜

    晚上九点左右,月亮缓缓升起,清冷的寒光笼罩了大地。

    吴东方扭头看向东方天际,发现天上挂的是圆月,这才想起今天是八月十五,如果今天晚上能活下来,二十四天之后的九月初九就是他的升座典礼。

    八月十五在现代是个非常喜庆的日子,阖家团圆,欢聚一堂,但现在没有仲秋这个节日,八月十五对夏朝人来说只不过是十二个满月中的一个。

    月亮又被称为太阴,月圆之夜是一个月中阴气最重的一天。

    半个小时之后,山谷西侧的雾层开始消散,随着雾层的消散,远处山中出现了不计其数的红点和蓝点,这些红点和蓝点是移动着的,蓝点在前,高度较低。红点在后,离地较高,这些红点和蓝点应该是两种野兽的眼睛,不过由于距离太远,目前还看不出具体是什么。

    此时这两种野兽正在西方山野向山谷所在区域汇聚,随着距离的缩短,他看到了跑在最前面的那几只蓝眼野兽,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野兽,体型和大小与驯鹿极为相似,皮毛是灰白色的,头上长着两根Y形长角,这些怪鹿肯定不是吃素的,因为它长的不是蹄子而是爪子,长蹄子还是长爪子是分辨这一动物是食草还是食肉的一个重要标志,这些怪鹿无疑是肉食动物,它们的嘴巴比鹿要宽,牙齿与鳄鱼的牙齿类似,真正的獠牙利齿。

    怪鹿自西面山野之中疾驰而来,漫山遍野,不计其数。

    在它们后面的上空,密密麻麻的飞舞着一种尖嘴怪鸟,这种怪鸟活脱一个长着鸟毛的大马蜂,身上的羽毛五彩斑斓,体型跟海鸥相仿,长尾四翼,嘴是锐刺形状,有半尺长短,体型较大的那些嘴长甚至超过了二十公分。

    与漫山遍野的怪鹿相比,这种怪鸟数量更多,铺天盖地,遮云蔽日,不对,晚上没日,是遮云闭月。

    吴东方皱眉打量着远处涌来的怪鹿和怪鸟,与此同时急切的寻找着体形较大的主要目标,但山野中能看到的只有这两种禽兽,没有体形巨大的虎妖。

    不计其数的怪鹿和怪鸟如巨浪一般向东涌来,距离越近,他的心理压力就越大,别说虎妖,就是这两种凶残的禽兽,金族巫师就抵御不了,金族巫师只能控制金属,而此时金属器物并不多。

    那种像鹿的怪兽奔跑速度很快,跳跃能力很强,可以轻松跃出十几米,这种野兽没有爪鞘,爪子是裸露在外的,呈弯钩形状,七八公分的长度可以轻松搂断一个成年人的咽喉。

    怪鸟跟在怪鹿的后面,在飞行的同时可以左右横移上下起伏的调整飞行位置,移动前毫无征兆,移动后毫无惯性,说动就动,说停就停,非常敏捷。

    怪鹿很快来到西面的山谷,但它们并没有冲出山谷,而是在山谷正中停了下来,拥挤咆哮,抢占有利位置。

    怪鸟也紧随而至,落在山谷左右的峭壁上,它们也在互相拥挤,极力的靠近山谷所在的峭壁边缘。

    见此情形,吴东方心里有了计较,这时候屏障还没有打开,它们暂时出不来。就算屏障打开,它们也只能自山谷中通过,并不能从四面八方狂泻而出,不然的话它们完全可以一字排开,没必要聚在靠近山谷的两面峭壁上彼此拥挤。

    眼见怪鹿和怪鸟越聚越多,吴东方有点急了,他不知道屏障什么时候会打开,屏障一旦打开,这些怪鹿和怪鸟立刻就会疯狂涌出,到时他为了保护这些孩子就必须出手了,而时至此刻他仍然没有发现正主儿的踪影。

    没有发现虎妖就动手会让虎妖有所防备,突袭都是九死一生,虎妖如果有了防备,可就真是有死无生了。

    心中焦急,吴东方急切环视西南,正西,西北三面,这时候屏障附近挤满了怪鹿和怪鸟,彼此拥挤,几乎没有缝隙,虎妖无疑是它们的领导,如果领导真在这里,它们也不敢不给领导留出空位。

    确定虎妖不在屏障周围,吴东方将视线转移到了远处,着重搜寻西面的几处制高点,领导都喜欢居高临下的观察情况,绝不会鬼鬼祟祟的藏在角落里。

    没有,这时候西方的雾气已经散尽,月光照亮能看出很远,几处山峰都仔细看过,没有虎妖的踪迹。

    聚餐不到,让下属分享,这只虎妖究竟想干什么,它是压根儿没来,还是来晚了,这两种可能都有,不过后一种可能比较大,聚餐的时候领导通常会故意晚到,早来的都是小兵儿。

    不过这也说不通,这群怪鹿和怪鸟一副饿皮虱子的架势,一旦开始吃饭怕是连盘子都不会给领导剩下。

    虎妖为什么没来?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咆哮嘶吼的兽群和厉叫不已的鸟群安静了下来,吴东方凝神远眺,发现兽群和鸟群并没有向后张望,西方也没有虎妖的身影,这群家伙都在抬头往上看。

    他也往上看,一抬头,发现本是圆月的月亮出现了缺痕。

    月食,是月食,月食这种现象只会发生在月圆之夜,不常见也不罕见。

    月食与屏障之间有什么潜在的联系他不清楚,但他能确定月食到了某个程度,山谷里的屏障就会消失,就算不消失也会出现缺口,到了那时屏障对面的怪鹿和怪鸟就会自山谷里冲过来。

    这处山谷长有五六里,高宽差不多,都在两百米左右,他没能力封住这么大的缺口,与其耗费灵气封堵缺口,还不如直接击杀这些凶残的怪物。

    月食的过程长短不一,有可能是几个小时,也有可能只是几十分钟,今天晚上的月食出现的非常突然,速度也很快,几分钟之后月亮只剩下一半,所有的怪鹿和怪鸟都在安静等待。

    月亮被全部遮住的那一刻屏障很可能会消失,如果这几分钟内虎妖还不来,它就是不准备先动筷子了。

    如果虎妖不出现,他就只能先迎战这些怪鹿和怪鸟,而且不能使用八木龙霆,因为八木龙霆会发出巨响,如果虎妖在远处的某个地方,就有可能惊动它并把它引过来。

    先杀掉卒子,再迎战主帅。

    没办法也没必要继续隐藏行踪了。吴东方自藏身之处纵身跃起,飘身落到了山谷前方,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屏障随时可能消失。

    山谷中部到东侧出口还有两三里的距离,在山谷里进行阻击对他是最有利的,但他不能在山谷里动手,因为伏尸会堆积在山谷里,阻塞通道的同时也会覆盖内藏火药的铜柱,必须保证通道是畅通的,不然虎妖现身之后就可能不在山谷里移动,而是采用别的移动方法,如果对方不走通道,炸药就白准备了。

    月亮彻底消失了,闸门大开,怪鹿奔涌而出,怪鸟也飞下峭壁,自山谷里向东飞来。

    吴东方没有急于动手,而是快速后退,对阻击位置和距离进行最后的调整。

    就在怪鹿冲到谷口的瞬间,吴东方动手了,左臂斜挥,一片由碎石凝变而成的尖利石锥冲着那些即将冲出山谷的怪鹿疾刺而去,石锥所至,大量怪鹿惨叫扑倒。

    右臂再挥,石锥再起,冲在前方的怪鹿又倒下一片,死去怪鹿的尸体将后面的怪鹿绊倒不少,他腾出手来,左右开弓挥起大片石锥将飞在山谷中的怪鸟射死一片。

    怪鸟体型较小,石锥没有将飞在前面的怪鸟尽数拦住,吴东方右手再挥,挥出百余根两寸长短的土刺,将怪鸟的冲势止住。

    这时被绊倒的大量怪鹿已经滚过尸堆爬起前冲,吴东方双手前伸,延出灵气将那些插在怪鹿尸体上的石锥召回,将前冲的怪鹿洞穿,再度扬手,将石锥刺向跃上尸堆的另外一批怪鹿。

    挥出石锥之后,吴东方原地翻转,双手和双脚各自带出一蓬土刺,斜行封刺山谷中飞出的怪鸟。

    两度翻转将上路拦住,吴东方双手下垂,将眼前的土石反吸离地,双腕齐抖,将偏左位置的一群怪鹿刺死,右手反挥,再度带起一蓬锐利土刺将试图自右侧冲出的怪鹿撂倒。

    这时已经有数十只怪鸟飞出了山谷,吴东方灵气下行,右脚猛踏地面,灵气入土,震起大量白骨和土石,土石可以操驭,化为大量土刺石锥急刺上空怪鸟,白骨无法凝变,重新落于地面。

    上封下挡,左拦右截,有条不紊,快而不乱。

    这一刻他心中想的是土族独占九州是有原因,五行之中土生万物,只要周围有土石,土族巫师就可以御气作法。

    动手之前还有些许忐忑,一旦动起手来,反而彻底冷静了下来。山谷另外一端还有大量的怪鹿和怪鸟,目前杀死杀伤的不足十分之一,一定要稳住节奏,任何的处置不当都可能出现漏洞,一旦出现漏洞就会全线失守。

    哪怕再小心,也有失误的时候,山谷北侧的一只怪鹿借着同类尸体的掩护,自密集的石锥下侥幸生还,冲着三里之外的孩子冲了过去。

    吴东方用眼角余光发现了这一情况,下意识的挥出一根石锥将其刺死。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虽然只耽误了半瞬,却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由于防守出现断格,上百只怪鸟自山谷里飞了出来。

    在他皱眉思考对策的半瞬,山谷南侧角落又冲出了数十只怪鹿。他歪头一看的工夫,中路的怪鹿也冲出了尸堆。

    崩了,彻底崩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