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零八章 以卵击石

    这处山谷位于两座南北走向的山峰之间,也可能这两座山峰原来就是一座山峰,只不过被某种外力给就中豁开了,山谷两侧的石壁非常陡峭,几乎是直上直下,高度在一百五十米到两百米之间。

    山谷不在雾层笼罩之内的部分东西长有两三里,白骨主要集中在山谷东面出口,那里是相对平坦的区域,散落着很多大小不一的碎石,没树,草也不多。

    吴东方将内藏火药的铜柱放于远处,飘身来到山谷出口,这里是白骨最密集的区域,有些年代太久已经酥化了,根据骨骼大小来看这些骨骼都属于孩童,根据骨骼数量来看,这种献祭活动已经举行了很多年,地面全是酥化的灰白骨粉,厚的地方有三十多公分。

    简单的观察了地上的白骨,吴东方眉头大皱,这些骨骼上残留着不少齿痕,根据齿痕来看吃掉这些孩子的野兽体形并不是非常巨大,此外手臂和腿部的骨骼上都残留着筷子粗细的圆孔,头骨上也有,有的头骨上还不止一处圆孔。

    野兽最喜欢吃骨髓,这些圆孔应该是野兽吸食骨髓和脑浆留下的,嘴这么尖,什么怪物?

    仔细的观察了大量白骨之后,他做出了一个大概的判断,吃掉孩子的野兽有两种,一种是专门吃肉的,还有一种专门吸食骨髓,这两种动物个头都很大,却也不是非常巨大。

    这里是献祭虎妖的地方,但他在附近并没有发现老虎的痕迹,这里有这么多孩子的尸骨,他也不可能找错地方,但眼前的情况表明吃掉孩子的野兽并不是老虎。

    心中存疑,他就沿着山谷往西走去,山谷里长着稀疏的杂草,没有野兽踩踏的痕迹,走出两三里,吴东方停了下来,他不是主动停下的,而是被挡住了,山谷西面充斥着雾气,雾气边缘有着一处无形的阻碍,非常坚硬,非常平滑,用手触摸没有发现连接痕迹,浑然一体,不像是障眼法,也不像是土石垒砌,这东西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高端科技的电子护屏。

    这时候自然不会有什么高科技,但没有高科技不表示没有护屏,在世上还没有雷达的时候,蝙蝠就已经能够利用超声波了,在人类还不知道电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电鳐已经能够发电了。还没有飞机的时候,鸟儿已经能够飞翔了。人类最擅长的不是创新,而是学习和借鉴,几乎所有的高科技都可以在自然界中找到鼻祖原型,眼前这处无形屏障应该就是电子护屏的鼻祖,它究竟是怎么产生的他不清楚,他也不敢用灵气去试,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试探会不会被对方察觉。

    屏障对面的能见度有五六米,山风吹来,屏障另外一端的地上生长的杂草也会随着摆动,不敢用灵气试探可以用实物试探,吴东方捏起一块小石子扔向屏障,小石子进去了。

    他心里有数了,这处屏障很可能只对活物有效。

    观察过后,吴东方提气掠上了山谷南侧的峭壁顶部,伸手一试,发现类似的屏障在山顶也有,提气拔高,再试,还有。往南掠出两三里,屏障还有。

    如果与现代的地理位置进行比对,这里应该是昆仑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和横断山脉的交界区域,山脉学说是现代才有的,古代将三座山脉囊括而成的这片梨状区域统称昆仑,这里位于梨子的东南角。

    探查的最终结果是:在夏朝,昆仑山与外界很可能是隔绝的,所谓的虎神是一个生活在昆仑山里的妖怪。

    探明了地形,吴东方自屏障边缘,也就是山谷中间区域埋下了铜柱,他可以控制五行事物,挖坑并不费事。

    这根铜柱就是一个大炸弹,但它不需要引信,他准备用落日弓来引爆它,落日弓的巨大威力加上炸药的巨大威力是他的杀手锏,他不求炸死虎妖,只求能将它炸伤,他就有机会与对方近身相搏。

    埋好炸药,吴东方开始自周围巡视,这时候已经到了秋天,山间的草木开始枯黄,如果确有必要,可以设好引起大火,凝聚火刺。这里有树木,山石,铜柱本身也是金属,金木火土四种事物都有,水也有,在南面,翻过一座山就到,是自屏障内部流出的河水,关键时刻可以见机行事,不管什么东西都有弱点,虎妖虽然厉害,却总有它忌惮的东西。

    安排妥当,吴东方自东南方向的一处山峰上寻找隐蔽地点坐了下来,这里距离山谷有五里左右,可以清楚的看到山谷的情况,同时也能看到东面的情况,现在天已经黑了,可以看到东面数十里外的山路上有大量火把,那是前来献祭的金族人。

    有个成语叫送羊入虎口,金族人搞了个送孩子如虎口,这其中包含了多少无奈和痛苦只有他们自己清楚,父子连心,母子连心,把自己的孩子送给老虎吃掉,父母的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他想象不到,因为他还没有当爹,他庆幸自己有反抗之力,也庆幸自己是在现代长大的。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这些人如果生活在现代,他们一定会非常知足,绝不会一边享受安定富足,一边痛恨自己的国家,干那又吃奶又骂娘的事情。

    国家是人管的,只要是人就有不足,不能因为父亲放了个屁就否定他辛苦养育了我们,也不能因为母亲挖了鼻孔就否定她的善良和美丽。

    根据火光判断,再有两个小时献祭队伍就能来到这处山谷,吴东方收回思绪,集中精神开始自脑海里猜想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并找出应对和处理的方法,谋而后动,动手之前思考的越多,想的越周全,动手之后就越从容,胜算也就越大。

    “哎呀,啊,我地天哪,妈呀,完了完了”之类的惊呼大部分是思维缺乏前瞻性所导致的事到临头的惊慌,一惊一乍,愚蠢肤浅。

    可能会用到的武器,其形状和大小,这些都需要在脑子里进行勾勒和强化,以免动手的时候要凝聚长矛却变出一根棍。

    灵气需要异常充盈,体内残存的补气丹药能转化为多少灵气,以及补气丹药的补气速度都要准确评估。估算过后,吴东方没有吞服第三枚补气丹药,他体内现有的灵气以及补气丹药可以支撑他在半个小时内连续作法,足够了,别说半个小时,五分钟之内不将对方干掉,对方就会反应过来,等到对方站稳了脚跟,死的就是他了。

    落日弓可以开弓两次,但他不能射两箭,因为一箭就会耗去他五成灵气,两箭射完就彻底蔫了,补气丹药来不及补充短时间内的严重耗损,只能射一箭,剩下的灵气要用来控制五行事物,还要留下两成灵气施展八木龙霆和枯木逢春。

    落日弓没必要一直背着,不然会影响自己的施展,但落日弓还必须射出一箭,射这一箭还必须自偏东方向射出,不然没办法射中铜柱所在的区域,伸手比对了方向和角度之后,吴东方纵身掠下山峰,将落日弓藏到了山谷东南,距山谷一里左右的一处青石的后面,摆放的位置也经过认真考虑,因为拿起落日弓之后有个开弓的过程,这几秒钟是没办法缩短的,只能自其他方面加速,总之就是一个原则,越快越好。

    落日弓的箭矢他留了一支在身上,落日弓的箭矢是可以破气的,如果他来不及开弓,可以用这支箭矢来攻击虎妖。可以用灵气凝变粗大的石柱去撞击埋在地下的铜柱,以此引爆。这是他给自己上的保险,万一开不了弓不至于彻底抓瞎。

    做完这些,吴东方回到原来的藏身之处开始系鞋带,捆腰带,整理衣服,所有可能妨碍他作法的细节全部考虑到,连撒尿都考虑到了,这时候能尿也能憋着,他没尿,一尿膀胱就会空,会连带人心里也空,不能尿,打完再说。

    “除了虎妖,还会有至少两种小的妖怪,一旦打起来要尽量阻止它们近身,如果近身就可能被咬到,首先要护住头,忍痛施展枯木逢春,攻击速度要快,连贯流畅的闪电战,希特勒的闪电战,希特勒,犹太人。”想到犹太人吴东方急忙把思绪扯了回来,这是一只连学会了不灭金身和逐月追星的冥钊都不敢招惹的妖物,可能还带领着两种以上数量众多的小妖怪,他又不是无知无畏的莽夫,此时异常紧张,紧张的要死。

    “有支烟就好了。”吴东方叹了口气。

    献祭的队伍逐渐靠近,十几辆马车,马车上拉着昏睡的孩子,让孩子自昏睡中走向死亡,是金族巫师唯一能做的事情,实力,实力决定一切,他们也不想让孩子送死,但他们打不过这只虎妖。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个蓝袍法师,年纪在七十岁上下,脸上满是悲哀,一边走一边低声哀唱。他的后面是一辆接着一辆的马车,每个马车只有一个车夫。

    在马车拐进谷口平地之前,吴东方现身拦住了他们。

    “你?圣巫?!”老法师看清了吴东方的样貌,急忙下跪行礼。

    “不要大声喧哗。”吴东方扶住法师沉声说道。

    “你见过那只妖怪没有?”吴东方问道。

    老法师摇了摇头。

    “不要把孩子放到谷口,放在离谷口三里之外的地方,人与人之间尽量靠近,不要太分散。”吴东方下令。

    老法师茫然点头,吴东方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先去把孩子放下来,这些孩子必须放在那里,不然妖怪可能不会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车队回来了。

    “到二十里外等我,如果我杀掉了这只妖怪,你们再把孩子带回去。”吴东方说道。

    老法师浑身颤抖,连连点头。

    吴东方抬手示意马车先行,等马车走远,冲老法师低声说道,“如果我没有去喊你们,记得回来给我收尸,就地掩埋,不要让任何人看见我死后的样子。”

    “伟大的圣巫,我愿意留下来与您一起作战。”老法师哭着跪了下去。

    “我不喜欢别人违逆我,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吴东方板起了面孔。

    “我服从您的旨意,”老法师额头碰地给他磕了三个头,拄着法杖哽咽离去。

    目送老法师和车队走远,吴东方回到原处坐了下来,紧盯山谷出口,等待妖怪出来……

    上个月和本月上半月被小区补习班的孩子闹的心烦意乱,补习班解散之后小区又开始用挖掘机砸地埋电缆,砸完地家里又出了点事情,我必须分神处理,不管遇到了什么麻烦都不是断更的理由,所以我一直保证每天有更,一天一更我非常惭愧,太玄我运筹于胸,大家耐心等等,等我把琐事处理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