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零七章 火药

    “这几天修行法术遇没遇到什么问题?”冥月端来了洗脚水。

    “没有,挺好。”吴东方坐到床边脱鞋去袜。

    冥月照例帮他洗脚,夫妻之间的感情往往是由诸多细小的关心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冥月帮他洗脚,让他心里生出了些许温馨的暖意,温馨的感觉冲淡了他对冥月的不满。

    “你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吴东方问道。

    冥月闻声抬头,眼中带着不安,手上也停止了动作。

    吴东方直视着冥月,脸上带着笑容。

    几秒过后,冥月低下头,继续帮他洗脚,“你指的是献祭那件事?”

    吴东方没吭声。

    冥月见他不吭声,知道自己猜对了,但她也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头为吴东方洗脚,洗完脚将水盆端走,带了一条毛巾回来。

    吴东方擦脚上床,冥月宽衣解带躺在了里面。

    长达半个小时的沉默之后,冥月叹了口气,“冥钊在世的时候,这种献祭就已经存在了。”

    “我又不是冥钊。”吴东方平静的说道。

    “不止金族,其他四族也有类似的献祭。”冥月说道。

    “每个人都做的事情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吴东方说道。

    “如果我为你生下了孩子,我就不会瞒你了。”冥月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这时候的人把子嗣看的非常重,有了儿子,血脉就有了继承,生命就有了延续,哪怕当爹的战死了,当娘的也能把孩子养大,这是对丈夫的慰藉,是对勇士的交代。

    “你对虎神了解多少?”吴东方问道。

    冥月摇了摇头,“知之甚少,只知道它是上古凶神,法力高强,连金神都奈何它不得。”

    “献祭在什么地方?”吴东方问道。

    “好像在喀石部落西北的一处山谷。”冥月说的并不肯定。

    吴东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我们忍了很多年了,你是我们的希望,你现在去对抗虎神是不明智的。”冥月说道。

    “我怎么做才是明智的?”吴东方问道。

    “暂时隐忍,等到法术大成再设法把它除去。”冥月说道。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吴东方将胯下之辱的典故简略的说了出来,“你感觉韩信这个人做的对吗?”

    “他气度很大,得势之后还将那个羞辱他的屠夫封了官。”冥月说道。

    “他主动跪下自屠夫胯下爬了过去,这是明智的,只有这么做才能保证自己不受伤害。得势之后将那个屠夫封了官,也是明智的,因为他如果将那个屠夫杀掉,世人就会知道他当年是因为畏惧才自屠夫的胯下爬过去的,将屠夫封了官,不但可以掩盖当年的懦弱,还可以借机提升自己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吴东方说到此处略做停顿,“我也曾经受过羞辱,但我的选择并不明智,那时我十一岁,七八个比我大的孩子用很难听的话骂我的养母,我知道我打不过他们,但我还是冲了过去,结果我的鼻子被他们打破了,眼睛也被打肿了,牙齿被打掉一颗,他们踢我,踩我的头,知道那时候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

    冥月没说话,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歪头靠上了他的肩膀。

    “那时我的心里充满的自豪,养母是我的恩人,我不允许别人辱骂她,他们如果骂我,我可以采用明智的方法远远躲开,但他们辱骂把我养大的恩人,我必须冲上去,哪怕打不过也要打,这是做人的底限。当触及到了底限,我是不会隐忍的,有些事情可以忍,有些事情不能忍,如果忍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吴东方说道,他对明日之战没有任何的把握,内心深处有着飞蛾扑火的悲壮和伤感。

    “那件事情最后怎么样了?”冥月轻声问道。

    “我的养母知道之后抱着我哭了半宿,第二天我偷拿了家里的菜刀,在路上把昨天打我的那群孩子中的一个拦了下来……”

    “你杀死了他?”冥月急切插嘴。

    “我那时候很小,杀不死人,只是砍伤了他的胳膊。”吴东方笑道。

    “然后呢。”冥月很关心他童年的那段经历。

    “然后他的父亲跑到我们家里,索要赔偿,但我们家很穷,没有东西赔给他,他就把我们家的窗户和做饭的恶金铁锅给砸烂了。”吴东方说道。

    “再然后呢?”冥月追问。

    “下午我又偷了邻居家的一把镰刀,跑去找另外一个,被村里人看到了,把我拦了下来。等到当天晚上,那些打我的孩子都在父母的带领下到我家给我赔罪,带了很多礼物,还给了我的养母一些货币,从那以后,村里所有孩子都不敢欺负我了,他们都知道惹了我,我一定会报复回来。”吴东方笑道。

    “你胆子好大。”冥月有些后怕的赞许。

    “我胆子不大,我怕痛,更怕死,但我是男人,是男人就必须干男人该干的事情。”吴东方正色说道。

    “金族会永远记住你。”冥月说道。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不婆妈,当初我锁住云角让你逃走,你选择了听我的,我非常高兴,你做了正确的选择,换做别的女人,会哭哭啼啼的留在那里,让我的死变的毫无意义。”吴东方说道,冥月的这句话表明她已经赞同他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需要我做什么?”冥月问道。

    “帮我保守秘密,这件事情我不想让别的巫师知道,原本我也不想让你知道,但咱们是夫妻,我不能对你有所隐瞒。这件事情由我自己去做,如果我后天日出之前我没有回来,你就知道我已经死掉了,帮我照顾好饭桶,善待王爷。”

    “如果你死了,我会为你殉葬。”冥月轻声说道。

    吴东方闻言眉头大皱,女人与男人不同,男人如果下定了决心,声音会很大,语气会很坚定。女人恰恰相反,如果女人下定了决心,声音会很小,语气会很轻柔。

    “我希望你活着。”吴东方说道。

    “我不阻止你,你也阻止不了我。”冥月说道。

    “我有办法阻止你。”吴东方说道。

    冥月疑惑歪头。

    吴东方坏笑翻身,“我可以给你找点事儿干干。”

    该干的反正是干了,能不能给冥月找点事儿干干得看运气了。

    第二天中午,王宫派了士兵过来,请他进宫议事。

    “金王找你做什么?”冥月很疑惑。

    “我请他帮我准备了点东西,要做个对付虎妖的武器,东西应该是凑齐了。”吴东方将落日弓和箭囊用布包裹了起来。

    “我阿哥擅长这些,要不要请他帮忙?”冥月问道。

    “不用,可别把大舅子给炸死了。”吴东方笑道,他可以跟冥月说实话却不敢跟冥战说实话,跟冥战一说,冥战肯定告诉冥震,儿子和女儿不一样,儿子跟他爹一个心眼儿,女儿跟丈夫一个心眼儿。

    “你就这么走了?”冥月看着夹着布包出门的吴东方。

    “你想让我交代遗言?”吴东方笑道。

    “你有把握?”冥月非常紧张。

    “我连对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哪来的把握,不过当年你爹他们曾经施展过三纪窥生,我觉得我死不了。”吴东方迈步出了大殿。

    出了府门,吴东将布包递给前来召请的士兵,“帮我拿着,走吧。”

    来到王宫,守城的士兵并没有拦他,金王已经下令,以后白虎天师进宫无需通传。

    金王在前殿等候,见吴东方来到,抬手屏退左右,带着吴东方往宫殿东院走去,东院靠近院门的地方停放着九辆马车,上面覆盖着麻布草帘。

    吴东方走过逐一掀开查看,发现九辆马车上装的分别是木炭,硝石和硫磺,这些都是原料,没有经过碾压细化。

    半个小时之后,吴东方带着一根粗大的铜柱离开了都城,往返三次带走了三根同样大小的铜柱,这里面装的是三种粉末,为恐配方外泄,他并没有在王宫内进行配比。

    正确的比例是硝石六成,硫磺三成,木炭一成,三车硝石全用上,硫磺用上一车半,木炭用上大半车,这个比例也不需要非常精准,大概是这个比例就成。

    混合少许进行了测试,能炸。

    配比完成的铜柱有两抱粗细,长有十几米,异常沉重,要控制这么沉重的金属非常吃力,足足用了四个钟头他才带着铜柱来到了喀石地界。

    等到找到那处位于喀石部落西北边陲散落着大量白骨的山谷时,吴东方已经大汗淋漓,累是一部分,主要是怕,黑火药可不如TNT稳定,TNT烧化了都不会爆炸,黑火药受到剧烈震荡就可能产生爆炸,万一没炸死虎妖先把自己给炸死了可就窝囊了。

    这处山谷周围的地形非常奇特,弥漫着浓重的雾气,自南到北看不到雾气的尽头,往西也只能看到一些高出雾层的山尖,雾气笼罩的区域非常广博,一望无垠。

    如果说雾层笼罩的区域是一处巨大的封闭区域,眼前这处山谷就是进出这个封闭区域的东大门。

    短暂的喘息之后,吴东方开始环视左右观察环境,时间不多了,得尽快选定地点,安放炸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