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零六章 无招

    离开王宫,吴东方并没有回天师府,而是离开都城去了城西山林。

    他已经知道了金族的九种法术都是什么,但他对这些法术并不满意,感觉束手束脚,放不开,威力大小暂且不说,至少不太适合他这种性格的人进行修炼半天的推敲斟酌过后,他感觉金族法术大多没有深挖的必要,除了上初的御物,御物就是控制物体,改变物体形状,这是金族法术的大筋,也是五族法术的大筋,他准备集中所有精力修炼这一种,提纲挈领抓大筋,其他由大筋衍生出的旁枝末节没必要学,学了不但没好处反而会束缚住自己,影响自己的发挥。

    气发肝经,将一棵大树隔空抓断,灵气散出,将大树就中破开。

    吴东方停了下来,错了,方向不对,这种作法耗费灵气太多,没必要直接冲完整的大树下手,只要能够控制木属事物,就可以改变任何木属事物的形状,一堆灌木在灵气的作用下也可以凝变为木质武器。

    心念至此,吴东方抬手将远处一堆荆棘隔空抓了过来,心念闪动,灵气散出,一堆杂乱的荆棘瞬时变为一根半尺来长的木棍。

    荆棘由木气组成,组成荆棘的木气受到了灵气的影响,而灵气受到了意识的控制。人控制意识,意识控制外延的灵气,外延的灵气影响木气,这是详细的凝变过程和原理。

    能否外延灵气是能否改变物质形状的前提,至少对他来说是前提,其他巫师不是这样,五族的法师不能外延灵气,但他们纯粹的血脉可以与外界的某一种物质产生感应。

    手里的这根木棒非常坚硬,敲在岩石上有清脆的响声,需要使用灵气才能将它折断,折断之后可以看到木棒内部的断茬并不是木质纹理,而是类似于生铁和石头的断口,只不过是绿色的,这说明灵气在改变荆棘形状的同时连它的内部结构也一起改变了,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它还是木性的,自青石上摩擦仍然会发黑并传出木炭的气味。

    气发脾经再试土石,同样可以将土石改变形状,他先后试了三次,第一次凝变的是石刀,第二次凝变的是石矛,第三次是一把石剑,由土石凝变而成的武器的形状并不规则,这是因为他在延出灵气的时候脑海里没有武器明确的样式,土石会变成什么样的武器全靠意识控制,意识不够明确,武器的形状就不够规则。

    双臂用力折断石刀,发现断茬跟荆棘变成的木棍的断茬极为相似。这一现象引起了他的好奇,抬手再度抓过一丛荆棘,凝神延气变成一柄木剑,与石剑互斩,两剑同时折断,这说明被灵气改变了结构的木剑和石剑硬度是一样的。

    折断铜杖观察断茬,与木刀和石刀也很相似,这一情况表明以灵气改造过的土石,金属,草木,其本身属性都会出现变化,造成这种变化的直接原因就是灵气,灵气的纯粹程度决定了被其改造过的事物的硬度,硬度各异的不同事物只要被灵气改造过,都会变成同一硬度。

    这些用来改变物体形状的灵气不可以收回再利用,被灵气改造过的事物所蕴含的灵气会缓慢消散,等到灵气耗尽,这些事物就会变成一堆粉末。

    固体试过了,吴东方自山中找到了一处小溪,气发肾经,尝试控制溪水,灵气也能够对液体产生作用,但首先会将液体变成固体,被灵气挤压过的溪水会变成冰,冰刀的断茬不是冰的断茬,而是与木刀,石刀,铜杖相似的断茬,硬度也相仿。

    但令他不解的是他感受不到冰刀的温度,拿着冰刀并不感觉寒冷,为了确定是冰刀自身不带温度还是他感受不到温度,他自溪边抓了只青蛙,用冰刀摁住,很快青蛙就被冻僵,这说明冰刀确实带有低温,但是这种低温不会对施法者本人造成伤害最后要尝试的就是火,要控火就要气走心经,可以控制火焰,也可以将火焰凝聚为刀形,但火刀是没有实体的,要将火焰维持在刀形状态,需要耗费大量灵气,而火刀也带有高温,但他同样感受不到这种高温。

    详细的推敲和屡次的尝试之后,他对控制五行事物有了精准的了解,他确实可以控制五行事物,可以将五行事物变成任意形状,但前提是体内有灵气存在,他与其他巫师不同,其他巫师哪怕灵气耗尽也可以利用自身的纯粹血脉施展一些本族法术,他不行,如果灵气耗尽他什么也控制不了。

    此外,控制和改变五行事物的形状,所耗费的灵气也不相同,控火需要的灵气最多,控水次之,这可能是因为这两种事物附带有额外温度的关系。

    控木耗费灵气也不少,这应该是因为木属事物自身硬度不够,需要付出更多的灵气来挤压提升它们的硬度所致。

    控金耗费灵气很少,但耗费灵气最少的是控制土石,五行之中土生万物,土属事物是五行的本源,最接近原始状态,所以控制和改变它付出的灵气就较少。

    身后不远处传来了草木晃动的声音,吴东方扭头东望,只见饭桶自树丛中钻了出来,欢喜的冲他跑了过来。

    “你们怎么来了?”吴东方拍着凑过来腻歪的饭桶,冲吐着舌头跟在后面的王爷问道。

    “你问它。”王爷跑到溪边吧嗒吧嗒的喝水。

    “你要过来找我吗?”吴东方摸着饭桶的脑袋笑问。

    “嗯,嗯。”饭桶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点了点头。

    “你也看见了,我管不住它,以后它要是跑丢了,你可别怨我。”王爷抬头说道。

    “跑了几十里你就累成这个样子?”吴东方笑问。

    “我这是吓的,它要是跑丢了,我可怎么向你交代。”王爷好奇的凑过去看那只被冻僵的青蛙,火刀和冰刀所蕴含的灵气消散很快,这时候冰刀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那只冻僵的蛤蟆。

    扒拉了两爪子,见青蛙没反应,王爷转头冲吴东方问道,“你在这儿干嘛?”

    “我在研创法术。”吴东方说道。

    “快快快,耍给我看看。”王爷好奇的催促。

    “你来早了,还差点儿。”吴东方说道,他现在只弄清楚了怎样以灵气控制和改变五行事物,以及以灵气改造过的五行事物各自的特点,还没有糅合实践。

    “没事儿,你在竹林成天摔的鼻青脸肿我也没笑话过你,快,快让我看看你又搞出了什么怪招。”王爷好奇心很强。

    “阻力最小的就是锥刺!”吴东方说道。

    王爷没接话,吴东方说的这句话有个词它听不懂,阻力。

    吴东方自脑海中强化锐刺的形状和大小,等到锐利的样式彻底成形并强化了记忆,开始深深呼呼,再次熟悉五脉走向,一呼一吸就是一脉,借助呼吸牢记每一脉所控制的五行事物,五次深呼吸之后感觉还是不够熟练,又呼吸了五次。

    “你哮喘哪?”王爷等得不耐烦了,开始撇嘴。

    吴东方环视左右,指了指南面百步外的橡树林,“看着。”

    说完,双臂外探,向前疾挥,一挥之下溪水化为大量尺许长短的冰锥向南急飞而去,挥出冰锥,吴东方弓步踏地向前疾冲,中途双臂再挥,周围的草木化为漫天木刺再度射向橡树林,挥出木刺吴东方翻身而起,凌空左右旋踢,下方的土石化为成片石锥再袭橡树林。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第三波疾风暴雨般的声响尚未停止,吴东方已经紧随而至,但到得近前他立刻仰身急退,三波锥刺已经将橡树林里的大量橡树尽数穿倒,这时候橡树正在倾倒,他没必要补招了。

    “好!”王爷兴奋叫嚷。

    “哇呜!”饭桶不明所以,也跟着叫了一声。

    吴东方来了兴致,自溪边青石上踩踏借力向南掠去,到得两里之外落于地面,身形急转,灵气经由脾经狂泻而出,地面上的土石凌空升起,每旋一周就有大量土石化为万千石锥环散四方,等到周围缺土成坑,改为气行肝经,诸多被石锥洞穿倒地的大树化为漫天木刺继续疾飞环射。

    数十转之后,吴东方停了下来,方圆百步之内的数百棵大小树木尽数倒地,树干崩裂,枝叶分离。

    环视战果,吴东方满意点头,通过思考选择正确的方法比不动脑筋只知道低头苦练效率要高的多。

    回到王爷和饭桶所在的溪边,王爷欢喜的在石头上蹦上蹦下,饭桶坐在一旁无聊的啃着一段树枝。

    “恭喜恭喜呀。”王爷兴奋道贺。

    “还不熟练,多加练习威力还会更大。”吴东方说道。

    “是不是很耗灵气?”王爷开始关心代价的大小。

    “这些锥刺不是很大,耗费灵气不算多。”吴东方说道。

    “走走走,天快黑了,先回去吧,免得夫人着急。”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化出铜饼带王爷和饭桶回返。

    回到天师府,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吴东方吃了晚饭回房休息。

    冥月的法杖放在卧室的桌子上,吴东方拿起她的法杖皱眉端详。

    “怎么了?”冥月问道。

    “以灵气改变过的东西可以一直维持原状?”吴东方问道,冥月的法杖曾被饭桶抓断过,事后冥震将冥月的法杖重新接了起来,时至今日冥月的法杖并没有再裂开。

    冥月摇了摇头,“血脉感应引起的变化是永久的,灵气造成的改变只是暂时的。”

    吴东方点了点头,将法杖放下,他与现在巫师最大的不同是他不是单一纯粹的血脉,这种情况所导致的后果是他以灵气改变的任何事物都无法长久存留。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