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零五章 火药

    虽然带走了羊肉,吴东方却没动羊肉,他心情很坏,大口喝酒。

    他虽然不知道虎神是个什么东西,却知道吃人的肯定是妖怪,金族瞒着他给妖怪献祭让他非常的愤怒,用现在的话说这是正义冲邪恶低头,是正府向混子行贿,丢人,非常丢人,不止是丢人,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也明白金族三老这么做的苦衷,刚才那个女巫师曾经说过这个虎神是个上古神灵,上古是他个人的理解,这时候没这个词儿,女巫师的原话是非常古老的神灵,这只老虎无疑是个道行高深的老妖怪,金族三老感觉惹不起,又怕他知道了之后会冲动坏事,所以才对他进行了隐瞒。

    明白金族三老的苦衷,他却并没有原谅金族三老,因为金族三老越级行事,对外宣称这个命令是他下的,谁下的命令谁就得承担后果,这个屎盆子最后还得扣到他的头上。

    拿自己的族人喂妖怪,这跟让老婆去陪流氓有什么区别,冥震口口声声说金族不缺骨气,现在看来他们不缺骨气是相对的,遇到炮弹时有骨气,遇到原子弹就吓尿了,就算这个虎神是原子弹,该打还得打,哪怕全部战死也得打,这是男人的气节,是男人的责任。

    族人遇到天师都会下跪,既然受了人家的跪就该保护好人家,受了人家的跪还把人家的孩子弄过去送死,这不是男人该干的事情。

    吴东方中途扔掉了喝空的酒坛,事情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一样明显,金族三老这么干的动机是无奈,是委曲求全,是为了保护其他族人不受妖怪的伤害,是有苦衷的。

    但是,有苦衷也不可原谅,做事情要有底限,人活一辈子活的就是个脸,脸都不要了,还活着干什么?!

    回到都城时天都快黑了,他直接落于金圣天师府的殿前,提着羊腿往东院走,“王爷。”

    “来了,来了。”王爷闻声自东院柴房跑了出来,它虽然是办公室主任,却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喜欢住柴房。

    “干嘛?”王爷问道。

    吴东方还没来得及说话,王爷就叼起了那条羊腿转身向东跑去,跑了十几米将羊腿放到了随后跑来的饭桶面前。

    饭桶发出了介乎嘻嘻和嘿嘿之间的一种叫声,它越来越大,叫声的变化也越来越多,这种声音是感谢的意思。

    “我那是带给你的。”吴东方说道。

    “我知道,与其让它抢走,还不如直接送给它。你今天去哪儿了?”王爷问道。

    “出去溜达了一圈儿,你早点睡吧。”吴东方转身欲行。

    “我没告诉夫人你去哪儿了,只跟她说你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王爷低声说道。

    吴东方转身回头,冲王爷竖起了大拇指,转而迈步向正殿走去。

    他先前是故意大声喊王爷的,以此告知冥月他回来了,还没有走到正殿门口,冥月就自后院走了过来,问了跟王爷一样的问题,“你今天去哪儿了?”

    “我找人捎话回来了。”吴东方说道。

    “王爷没说你去了哪里。”冥月说道。

    “去山里转了一圈儿,这里太狭窄,练习法术施展不开。”吴东方说道。

    冥月闻到了吴东方嘴里的酒气,“你喝酒了?”

    “吃饭的时候喝了一点。一身臭汗,走,陪我洗澡去。”吴东方说道。

    冥月横了他一眼,转身回后院了。

    吴东方跟着回到了后院,冥月自然不会陪他洗澡,他是自己洗的。

    洗完澡回来睡觉,没跟冥月说太多的话,这件事情冥月应该也是知情的,但冥月也在瞒他,被人隐瞒的感觉并不好,哪怕这种隐瞒在对方看来是善意的。

    隐瞒是仅次于欺骗的一种恶劣行为,他心里有气。

    第二天清晨,吴东方独坐正殿法座分析情况,有些情况昨天回来的路上已经分析了,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杀死那只上古的妖精。

    冥震等人之所以选择屈服,肯定是综合估算之后感觉不是那只虎妖的对手,也就是说他所会的那些法术,加上落日弓的威力,都在冥震等人的估算之内。他们感觉凭借他现有的本领是绝对打不过那只虎妖的,他考虑的是在今天和明天这两天的时间里怎样才能快速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他体内有补气丹药存在,土族炼制的这几枚补气丹药非常神异,可以快速恢复耗损的灵气,这让他可以连续使用八木龙霆和练习开弓,这一点是冥震等人没有想到的,算是一点额外的筹码。

    法术,短时间内他得不到白虎天师独有的那两种绝技。

    冥战精通机关,但机关如果能对付那只虎妖,冥震等人肯定早就用了,这条路也走不通。

    虽然翘着二郎腿,他的心情却非常沉重,有骨气是要付出代价的,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去以卵击石,结果只能是死。

    但是,就算是以卵击石,就算是死,他也会去打,他现在考虑的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怎么打,玩命去打是肯定的,但是得考虑怎么玩命去打。

    自身是没什么潜力可挖了,得设法寻找外力。

    枪,金族的法师和天师可以改变金属的形状,他记得步枪枪支的每个零件的样式和尺寸,这是特战队员的基本技能,为的是在枪支某个零件坏掉的情况下可以在其他不同制式的枪支上找到零件替代品。

    只要能造出枪就能造出炮,只要有炮,没什么是轰不死的。

    心里浮现出这个想法,吴东方开始分解铜杖,凝聚零件,上护盖,套筒座,这样较大的零件很容易制作,但难的是弹簧,军用枪支的弹簧是特殊钢材制成的,现在的冶金水平达不到弹簧的要求。

    不能造枪,可以尝试直接造炮弹,不过推敲之后感觉也不行,土炮的结构很简单,难点是发射药,他只知道火药的配比,但火药和发射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火药产生的是爆炸力,而发射药产生的主要是推力,用火药当发射药会炸膛的。

    枪炮都不行,唯独火药还可以,干脆从火药上想办法,直接制作大量火药,炸死那个妖怪。

    硝石六成,硫磺三成,木炭一成,别说军人,就是初中生都知道这样的比例,这三种东西现在都有,需要做的就是混合配比。

    打定主意,吴东方离开天师府前往皇宫。

    士兵一通报,金王立刻跑步迎了出来,弯腰行礼,“圣巫。”

    “见过金王。”吴东方同时行礼。

    “圣巫请往内殿说话。”金王侧身邀请。

    吴东方抬手谦让,与金王一起进宫。

    “金王,我这次过来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议。”吴东方说道。

    金王虽然胆子小,岁数却不小,心眼也不少,闻言立刻挥手让近卫离开,“何事?”

    “你可知道虎神献祭之事?”吴东方问道。

    金王摇头点了点头,“知道,不过祭祀祈天之事由巫师操办,除非需要有我在场,否则我从不干预,也不会过问。”

    “你知不知道虎神是什么?”吴东方又问。

    “只是听过,不曾见过。”金王摇了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献祭是用童男童女去饲喂虎神?”吴东方再问。

    金王没有立刻回答,不过看他欲言又止的神情应该是知道的。

    “我是金族的白虎天师,保护你和金族的族人是我的职责,我绝不允许妖孽伤害你们。冥故等人故意向我隐瞒此事,借我之名挑选金族的童男童女去喂养那只妖孽,我非常不满,非常愤怒。”吴东方说道。

    金王见吴东方跟他推心置腹,很是感动,“您是白虎天师,是他们的引领者,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

    “我想杀掉那只妖孽,救下这些无辜的孩子。”吴东方正色说道。

    金王重重点头,“我支持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硝石三车,硫磺三车,木炭也要三车。”吴东方说道。

    “都城没有太多硝石和硫磺,我立刻派人去白巴部落和祁金部落搬运。”金王说道。

    “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吴东方问道。

    “两天之内。”金王说道。

    “明天中午我就要用。”吴东方说道。

    “行。”金王一口答应。

    “这件事情不要让其他巫师知道,他们认为我没有保护金族的能力,我很不满,我要靠自己的力量铲除这只害人的妖孽。”吴东方说道。

    “您是白虎圣巫,理应得到他们的尊重。”金王正色点头。

    正事谈完,吴东方谢绝了金王的挽留,拱手道别离开王宫,他向金王求助有两个原因,一是部队和巫师是两个系统,他是管巫师的,金王是管部队的,这件事情是巫师瞒着他干的,要想不为人知的获得大量的硝石硫磺,只能走军队这一系统。二是以此拉近与金王的关系,为以后废除金族的奴隶制度进行前期铺垫,奴隶大部分归王族和下面的贵族所有,要废除奴隶制度会伤及他们的利益,这件事情真要实施,必须获得金王的支持。

    要想成就大事,必须与他人协作,世人都以为特种部队擅长单打独斗,实际上这是非常大的误区,特种部队最擅长的是熟练协作和默契配合,最厌恶的就是个人英雄主意,大事都是一个领头的和一群帮忙的一起完成的,单打独斗的光杆司令很难成就大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