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零四章 虎神的祭品

    吴东方没有把铜饼变回法杖,他不记得铜杖的样式了,只能变成铜棍,又挑又扛的带着东西来到村子。

    冥宛的房子在村头,当年修补的房子现在已经很破了,家里没人,门开着,吴东方把布和米留下,夹着铜棍抓着酒坛子往村子中央走。

    冥月离开之后,另外一个女巫师接替了她,住的还是她当年住的房子,这时候村里的人都聚集在房子周围,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巫师手持法杖站在屋檐下。

    房子前面是一片空地,一群八九岁的男孩女孩站在空地上,他们前面是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有两个坛子,孩子们正在逐一上前自坛子里拿什么东西,男孩拿西面的,女孩拿东面坛子里的。

    抽签,吴东方立刻猜到这些孩子是在抽签,抽签决定的还不是什么好事儿,不然大人们不会面色煞白,紧张的直流汗。

    村民的视线都集中在屋前的空地上,没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嘿,你们在干什么?”吴东方碰了碰站在外围的一个高大的汉子。

    汉子转头看到是他,很意外,“好久没见到你了,你去了哪里?”

    “出去溜达了一圈儿,这是在干嘛?”吴东方问道,他被抓走的事情冥震等人肯定不会大嘴巴乱说,就算乱说也不会告诉这些生活在底层的村民。

    “挑选献祭的孩子。”汉子看的是空地上的孩子,明显没心思跟他说话。

    “献祭?给谁献祭?”吴东方问道。

    汉子没应声。

    “问你呢,给谁献祭?”吴东方碰了碰那个汉子。

    吴东方当年在村里的人缘很好,大家都喜欢他,故此那个汉子虽然不耐烦却仍然转头回答,“虎神。”

    “什么虎神?”吴东方又问。

    那汉子又没回答。

    吴东方见他心不在焉,知道那群孩子里可能有他的孩子,就没有急于追问,而是把视线转移到了场中,那群孩子有三十几个,男孩多一点儿,抽签过程很快结束,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被挑选了出来,女巫师摇头晃脑的转着圈子,一边转圈子一边吟唱,折腾了几分钟之后拿出一个小石臼,里面可能放的是朱砂,女巫师咬破自己的舌尖往石臼里吐了几口带血的唾沫,和匀之后往男孩女孩的脸上涂抹。

    “献祭是不是把孩子送给老虎吃掉?”吴东方冲那汉子问道。

    “虎神会带走他们的灵魂,保护我们的族人。”那汉子的孩子没被选中,有心思跟吴东方说话了。

    “这不还是让老虎吃掉吗?这是谁的主意,她?”吴东方伸手指着那个女巫师。

    “这是白虎圣巫的旨意。”汉子说道。

    “啊?!”吴东方皱眉歪头。

    “这几年你去了哪里?我们都很想念你,时常会说起你。”汉子问道。

    这时候村民大会已经结束了,两个孩子被巫师带进了房里,村民开始散场。

    “等会儿再说,”吴东转身冲东面走去,冲走在人群里的冥宛招手,“宛,你还好吗?”

    冥宛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抬头向吴东方看来,看见是他很是欢喜,抱着怀里的孩子冲他走了过来,“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你又生了一个?!”吴东方有些惊讶。

    “是啊,还是个儿子。”能生是本事,冥宛并不害羞。

    “刚才你们在干什么?”吴东方上下端详着冥宛,女人生孩子老的快,这几年冥宛脸上的皱纹多了不少。

    “你不知道?”冥宛反问。

    “我怎么知道?”吴东方摇头。

    “每隔几年我们就要为虎神献祭,今年又到了献祭的时候,巫师刚才正在在挑选献祭的孩子。你跟巫师在一起,她没跟你说过吗?”冥宛问道。

    “没说过。虎神就是西金白虎?”吴东方问道。

    “我不知道,巫师还好吗?”冥宛问道。

    吴东方知道她问的是冥月,就点头说道,“挺好。”

    “去我家做客吧。”冥宛邀请。

    “不去了,我找男人喝酒去,对了,我给你带了些麻布和谷米,放在你门旁了。”吴东方谢绝了冥宛的邀请,原因是她男人正在不远处不悦的看着他们,有些毛病能改,有些毛病不能,小心眼这种毛病一辈子都改不掉。

    “去吧。”冥宛再度邀请。

    “你忙你的吧,”吴东方冲冥宛摆了摆手,转而冲走过来的几个男人打招呼,这几个男人在村子里跟他关系比较好,经常一起喝酒。

    “拿着,我去弄只羊回来。”吴东方将酒坛塞给了两个汉子,挨个拍了拍几个汉子的肩膀,提着棍转身走进了树林。

    现在抓羊比鬼子抓鸡还容易,十来分钟就扛着一只山羊回来了。

    村里大部分人都认识他,知道他带回的猎物都会分给大家,一高兴话就多,声音就大,一闹腾屋子里的女巫师被惊动了,离开房子走过来查看究竟。

    见到坐在地上的吴东方,女巫师愣住了。

    “他是原来那位巫师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有男人过去弯腰冲女巫师解释。

    “你先回去,我等会儿过去找你。”吴东方冲女巫师摆了摆手。

    女巫师没有转身离开,而是单膝跪倒,双手扶膝低下了头,“伟大的白虎天师,请您接受我的跪拜。”

    此言一出,周围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吴东方身上。

    “我说了,以后法师巫师免跪,你这么喜欢跪就一直跪着吧。”吴东方不满的看着女巫师,所有金族巫师都去天师府叩拜过他,也都认识他,他让这个女巫师回去怕的就是这家伙冲他行礼,一旦身份暴露,村民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么对他了,这家伙真不识趣,不但行礼,还跪下了,完了,什么气氛都没了。

    村民的反应比较慢,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呼啦一声跪倒一片。

    “你别把肉扔了呀。”吴东方闪身上前,抓住了村民脱手的羊腿,“都起来,你们是我的朋友,不用跪我。”

    村民不敢起身,连头都不敢抬。

    “你也起来吧,都起来。”吴东方冲女巫师摆了摆手。

    女巫师惶恐起身,村民见女巫师站了起来,才敢跟着站起来,站起来之后下意识的往周围退,不敢靠近他。

    “把肉炖了,我一会儿回来跟大家喝酒,”吴东冲那群汉子说道,说完迈步向北走去,走到女巫师旁边开口说道,“你跟我过来。”

    女巫师忐忑的跟在他的身后,吴东方走到她住的大屋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只见两个孩子已经躺在了房子西北的木床上。

    “是谁让你挑选孩子的?”吴东方指着木床上的孩子冲女巫师问道,这俩孩子还有呼吸,应该是喝了迷药之类的草药昏睡了过去。

    戴面具的女巫师都是没结婚的,这家伙年纪可能也不大,吴东方把她给问愣了,“这是您的旨意呀。”

    “滚你妈的,老子什么时候下过这种命令。”吴东方骂道。

    女巫师没听懂,因为吴东方用的是现代语言。

    骂人不是好习惯,不过骂人可以宣泄心里的负面情绪,想骂而不骂会把负面情绪憋在心里,天长日久就容易造成心灵的扭曲和变态,让人变的极度阴险。

    骂了一句,吴东方心情好很多,也冷静了下来,这个女巫师没胆子假传圣旨,这件事情很可能是冥震他们瞒着他,打着他的幌子下达的命令。

    “是谁向你们传达的命令?”吴东方自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抬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女巫师坐下说话。

    “三位大巫。”女巫师不敢坐。

    “什么时候?”吴东方问道。

    “四天前,我们离开都城的那天晚上。”女巫师答道。

    “要找多少个孩子,虎神是什么?”吴东方再问。

    “这件事情您不知情?”女巫师胆怯的问道。

    “我回来时间不长,有些事情知道的不详细。”吴东方回答的模棱两可。

    “男童六十,女童六十,虎神是上古神灵,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次,接受我们的献祭。”女巫师说道。

    “虎神是不是金族的白虎神兽?”吴东方又问。

    女巫师摇了摇头,“不是,我从没见过它,我曾听阿爹说虎神是一只黄虎。”

    “这一百二十个孩子有没有年龄要求?”吴东方问道。

    “七岁到十二岁。”女巫师答道。

    “这些孩子出自哪几个部落?”吴东方再问。

    “麻石和喀石。”女巫师答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这时候的神灵并不是现代人所认知的神仙,但凡有道行的,不管是人还是妖怪,连鬼魂和僵尸都被他们当做神灵,这些“神灵”也并不都是善良的,巫师的职责就是对抗作恶的神灵,保护金族的族人,他曾经问过冥月,如果巫师也打不过这些作恶的神灵该怎么办,冥月当时说的是只能奉献祭品给它们,这个所谓的虎神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是个邪恶的老虎精。

    这个老虎精应该很厉害,厉害到金族三位天师都不敢招惹,金族有六个部落,他们三个只在麻石和喀石两个部落选孩子,可能是因为这俩部落离非常偏远,他不容易听到风声。

    “这两个孩子要送到哪里?”吴东方问道。

    “送到喀石部落。”女巫师答道。

    “献祭什么时候开始?”吴东方再问,喀石位于此处正北,在整个金族的地盘上喀石部落在西北,麻石在西南。

    “我们只负责后天傍晚之前将孩子送过去,献祭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女巫师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站起身向外走去,“这里很偏远,生活很清苦,以后每个月放矿上的男人一天假,你带他们出去狩猎,打些野兽回来,让大家有肉可吃,开挖矿石的数量我会让他们减一些。”

    “多谢圣巫。”女巫师跟了出来。

    “看你干的好事儿,人都吓跑了。”吴东方指着远处的几只陶瓮,肉熟了人却跑光了。

    女巫师惭愧低头,“圣巫,献祭的事情您不知情吗?”

    “这段时间太忙,下了什么命令我都记不住了,没事儿,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别跟其他村落和部落的人说我来过。”吴东方迈步走下台阶。

    “是。”女巫师点头答应。

    “你多大啦?”吴东方问道。

    “二十。”女巫师答道。

    “过段时间我就给你调回去,在这儿你不容易找到丈夫。”吴东方说道。

    女巫师欢喜点头。

    吴东方走到陶瓮旁,拿勺子捞出半条羊腿,又提了一坛酒,铜棍一扔变成铜饼,带着羊腿和酒水坐了上去。

    “把肉分了吧,我走了。”吴东方冲目瞪口呆的女巫师摆了摆手,驱使铜饼往东回返。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