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零二章 狐说八道

    回到天师府,冥月正在门外翘首南望。

    “怎么回事?”冥月问道。

    “试射了落日弓,没想到威力这么大。”吴东方迈步进门,走了几步发现东面有饭桶的声音,转头望去,只见王爷坐在院子里的景山上往南看,景山比较陡,饭桶上不去,急的在下面直哼唧。

    “喂。”吴东方冲饭桶招了招手。

    饭桶闻声转头,扔下王爷冲吴东方跑了过来。

    王爷随后跑了过来,“你射了一箭?”

    “你比她聪明。”吴东方指着冥月笑道。

    冥月也不生气,笑问,“阿爹呢?”

    “在那儿收拾残局,你娘呢?”吴东方向正殿走去。

    “四五点钟就回去了。”冥月说的是申时,也就是下午的四五点钟。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看向王爷,“回来一直忙个没完,今天有空了,晚上咱们一起吃饭。”

    “我吃过了。”王爷说道。

    饭桶快跑几步把王爷顶开,自己走在吴东方旁边。

    “吃了就喝酒,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吴东方说道。

    “什么事儿?”王爷问道。

    “当前的局势,以后的一些事情。”吴东方说道。

    “你跟夫人商议就行,我一狐狸懂什么呀。”王爷停了下来。

    “她没那么小心眼儿,快走。”吴东方冲王爷招了招手。

    “我确实不小心眼。”冥月笑道。

    吴东方知道冥月在借机揶揄他,指着王爷笑道,“好生伺候着,要是怠慢了,大爷随时会走。”

    “不走,不走。”王爷不明所以,惶恐的跟了上来。

    饭桶见王爷又靠近了吴东方,又用头拱它。

    进了大殿,吴东方坐了下来,饭桶趴到了他脚边,王爷蹿上了对面的座位,冥月下去安排酒菜去了。

    刚坐下吴东方就站了起来,纵身一跃跳到了正殿北面,双臂用力抱起了圣巫法座。

    “来,坐这个。”吴东方用法座换下了饭桌对面的木椅。

    “不成,不成,我哪能坐这个,你再这么搞,我真走了。”王爷惶恐避开。

    吴东方伸手把王爷抓住,放到了法座上,“椅子太矮了,你坐那儿只露个头,怎么吃饭?”

    “不行,不行,哪能一点规矩没有。”王爷又跳了下来。

    “我最讨厌的就是规矩。”吴东方又把王爷抓了上去。

    王爷又跳,吴东方再抓,到最后王爷见吴东方真生气了才勉强坐了下去,就算坐了下去也是如坐针毡,白虎天师的法座被一个狐狸坐了,这要让其他巫师看见了肯定惊掉下巴。

    冥月进门,发现吴东方把法座给搬过来了,很是惊讶,愣在原地,“它喜欢吃生的,弄点生羊肉或者生牛肉。”吴东方摆手指使。

    冥月反应过来,冲王爷善意一下,转身走了。

    “夫人对你真不错。”王爷说道。

    “这白虎天师不好当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土族给咔嚓了,我给他们当牛做马,他们就该好好伺候我。”吴东方笑道。

    “你如果被人咔嚓了,我就没地儿吃饭了。”王爷笑道。

    “对呀,所以我想听听你对目前局势的看法。”吴东方说道。

    “你不是没脑子的人,你是怎么想的?”王爷问道。

    “哪方面?”吴东方问道。

    “你杀了十几个土族大巫,你感觉他们接下来会干什么?”王爷问道。

    “肯定会报复,我现在猜不透的是他们会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进行报复,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吴东方说道。

    “我跟你想的不一样,我觉得他们可能不会报复。”王爷说道。

    “哦?”吴东方有点意外,他知道王爷在担当熊猫饲养员的同时肯定也在关注眼下的局势,却不知道王爷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如果他们报复,当天就会派人过来,绝不会等到现在的。”王爷说道。

    吴东方没插嘴,听王爷继续说。

    王爷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送菜送酒的人来了,等她们下去了,冥月坐下了,它才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杀了他们十几个天师大巫之后离开金族是有意还是无意,不过你这么做是对的,土族可能不知道你去哪儿了,却知道你那几天不在金族,也正因为你不在金族他们才没动手。”

    “有句话,说了夫人不要生气,”王爷转头看向冥月。

    “您不是外人,有话请说。”冥月为王爷倒酒。

    “土族巫师比你们多,法术比你们厉害,他们要灭金族并不困难,他们没动手不是怕金族会抵抗,而是怕他会跑掉,”王爷抬起爪子指着吴东方,“你杀掉那些天师之后离开了金族,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们很可能已经来过了,发现你不在才没动手。如果我是玄黄天师,要么不动手,要动手就必须灭门,放跑个小崽子都可能有后患,还别说放跑了一个最厉害的,你要是跑掉了,以后我还睡不睡了,还要不要出门了,随时得防着你去报仇,这日子还有法儿过吗?”

    吴东方缓缓点头,冥月也在点头,王爷说的虽然比较狠毒,分析的却很透彻。

    “土族如果要灭金族早就灭了,他们不动金族可能是怕人说闲话,也可能是金族的破地盘儿他们不稀罕,以前不灭,现在他们也不会灭的,留着上贡多好,灭了你们,谁给他们干苦力?”王爷说到这里再度抬起爪子指着吴东方,“他们如果真要动手,也不会灭金族,只会灭你。你如果死了,金族就完了,只要你活着,土族永远不敢动金族。”

    “继续说。”吴东方抬了抬手。

    “你保护好自己就成了,别总惦记保护金族,不然土族会发现你的弱点,用金族来牵制你。”王爷说的口渴了,点头喝酒。

    “很有道理。”吴东方冲王爷竖起了大拇指。

    王爷很喜欢听好话,喝了酒咧嘴一笑,又说道,“我要是玄黄天师,我会试探你,看你在不在乎金族人,你要表现出在乎,那你就死定了。你要表现出不在乎,我就拿夫人试探你,一样儿一样儿的试,总能找出你在乎的,你要是都不在乎,那我就送个你在乎的。”

    “什么意思?”吴东方问道,王爷的后半句他没听懂。

    “夫人别怪我的主意馊,”王爷先打预防针,打完预防针抬头看向吴东方,“为了保护夫人,你最好多娶几个夫人,越多越好,别让土族看出你跟夫人很恩爱,不然夫人就要倒霉了。”

    “好主意。”吴东方说道。

    冥月横了吴东方一眼。

    王爷低头喝酒,喝完之后又说道,“越在乎的东西你越要表现出不在乎,知道我为啥把饭桶带走吗,我那是为了保护它,如果它成天跟着你,它很快也会倒霉的。”

    王爷说话的时候冥月又在给它倒酒,倒满之后王爷低头又喝。

    “你刚才说土族可能不会进行报复。”吴东方把话题引了回去。

    王爷抬头说道,“他们杀不了你,想报复也不能报复啊。”

    “你感觉他们接下来会干什么?”吴东方问道,每个人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他认为土族不动手是因为没有摸清他的底限,王爷则认为土族不动手是怕杀不了他,虽然考虑的角度不同,结果却是一样的,殊途同归。

    “我不知道他们会干什么,但如果是我,我会先试着杀你,杀不了就拉拢。”王爷说道。

    “怎么拉拢?”吴东方笑问。

    “你缺心眼呀,这个还用问吗,还能怎么拉拢,投其所好呀,你喜欢什么我就送你什么,如果你喜欢女人,那就更好说了,我送个大美女给你,又讨好了你,又威胁了你,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那个女人给你抓走,只要你在乎了,你就输了。”王爷说完低头,发现冥月没给它倒酒。

    吴东方拿过酒壶给它倒满,“我该怎么做?”

    “小心别被人咔嚓了,也别被人看透了,你这人太仗义,这是毛病,你得改改,不然死的快。”王爷说道。

    冥月闻言眉头大皱,她佩服王爷的智慧,却不佩服王爷的人品,这一晚上光教吴东方学坏了。

    王爷喜欢喝酒,酒量却不咋地,现在有点喝多了,没看到冥月在皱眉,低头喝完酒又说道,“你以后也别对我太好,要是土族发现我在这张椅子上蹲着,我离倒霉也不远了,你最好少搭理我,放心吧,我不会多想的。”

    “吃点东西吧。”吴东方没有再给它倒酒。

    “不吃了,我喝的也差不多了。”王爷自法座上蹦了下来,“我回去睡了,你们俩也早点睡吧,对了,最好别急着要孩子,有不爱老婆的丈夫,没有不爱孩子的爹,你要有了孩子,不等断奶土族就会给你抓走。”

    这回不止冥月皱眉,吴东方也皱眉了,这家伙也就三碗的量,一多就胡说八道。

    王爷走到门口冲饭桶招了招手,饭桶扭着屁股跟了过去,“二人”出门往东去了。

    “你从哪儿认识这么一个狡诈无德的朋友?”冥月皱眉看向吴东方。

    “我没感觉它狡诈无德,我觉得它老谋深算,很有立场。”吴东方笑道。

    冥月皱眉叹气,正坐不语。

    “放心吧,它说的对的我会听,不对的我不会听的,来来来,快吃饭,吃完饭指导我练习一下金族法术……”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