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一百零一章 试弓

    短暂的分神之后,吴东方收回思绪专心听冥震讲说施法细节,金族法术建立在纯金血脉的基础上,以控金术为施法前提,大部分法术施法速度很快。请神通灵,元神出窍,祭变化身施法前需要有一定的准备时间,相对较慢。

    这些法术在施展的同时都有一些咒语,咒语类似于祷词,危急时刻可以省略,说白了就是没什么实际性的作用。

    除了咒语,还有步法和指诀,也就是有些法术在施法时需要配合肢体上的一些动作,这些动作大部分也是没用的,至少在他看来没什么用处。

    这时候的人开化程度不够,非常守旧,对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敢有任何的怀疑,有用没用全部照搬继承,实际上很多东西是可以省略和改进的。

    由于冥震说的太多,吴东方一时半会儿也记不全,于是找人送来了入药用的朱砂,调和之后发现没有毛笔,不过院子里竹子,王爷身上有毛,做毛笔也不费事。

    冥震口述,吴东方将他口述的内容记在了大殿西面的墙上。

    日落时分,西面墙上写满了字迹,冥震虽然疑惑却没有询问,吴东方主动解释,“这是我生活的那个年代的文字,是由现在的图形演变而成的,可以记录事情。”

    “连详细的口诀都能记录?”冥震也有土包子的时候。

    “能,”吴东方伸手指着其中一行字,“气行于肺,出于鼻,返于肤,敛气止悲。”

    这是一句调息口诀,五行之中肺属金,肺脏有问题鼻息就重,皮肤就不好,情绪也会莫名悲伤。

    “文字很有用。”冥震缓缓点头。

    “如果别人也懂得这些文字,不管过了多少年,只要这些字迹还在,他们就能够通过文字,学习掌握这些练气口诀。”吴东方说道,金族镇族绝技的失传让他非常头疼,这时候没文字,法术只能口耳相传,冥钊和传法巫师一死,法术几乎就是失传了,再想找回来困难极大。

    “应该召集王族和巫师学习文字。”冥震说道。

    “现在肯定不成,我现在是个空架子,当务之急是找回不灭金身和逐月追星的修行方法,您有什么办法和线索吗?”吴东方放下毛笔指了指一旁的桌椅。

    冥震走到桌旁坐了下去,皱眉摇头,但摇了两下忽然停了下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短暂的思考之后,他又继续摇头。

    “岳父,您想到了什么?”吴东方问道。

    “传法巫师的尸体已经腐烂了,枯木逢春也救它不活。”冥震说道。

    “传法巫师究竟是怎么死的?”吴东方疑惑的问道。

    “头颅被咬掉,内丹也被挖走。”冥震说道。

    “咬掉?”吴东方皱眉。

    冥震点了点头,“平常时候祭坛每年会开启两次,每次开启祭坛都会有巫师为传法巫师喂食,当年开启祭坛之后他们才发现传法巫师遇害了,遇害时间应该是开启祭坛半个月之前,传法巫师的尸体腐烂的不是非常严重,根据它颈上的伤口和被抓碎的背甲可以看出凶手是一只体形非常庞大的妖物,长有尖利的牙齿和锋利的爪子。”

    “背甲上的抓痕有多大?”吴东方皱眉追问。

    “比这张桌子还大。”冥震点了点二人身边的桌子,这张桌子是白虎天师专用的饭桌,是方形的,在桌子南面坐着,想夹北面的菜就得站起来。

    “我问的是抓痕。”吴东方说道。

    “就是抓痕,传法巫师的龟甲比这张桌子要大的多。”冥震说道。

    “石门是后来……”

    冥震抬手打断了吴东方的话,“石门原本就有,这只妖物并没有破坏石门,水潭下面是一处很小的水眼,它也不是自水道进去的。”

    “土族有没有与我们的祭变化身相似的法术?”吴东方问道。

    “金木水火四族都可以祭变化身,唯独土族不能。”冥震摇了摇头。

    吴东方点了点头,金族的传法巫师究竟是怎么死的,这个问题可以放一放,“冥钊活着的时候,会不会将这两种法术告诉自己的亲戚朋友?”

    “不会,绝对不会。”冥震连连摇头。

    吴东方面露疑惑,不知道冥震为什么如此肯定。

    冥震猜到他在想什么,“他终生未娶,没有子嗣。”

    吴东方再度点了点头,这两种绝学是金族最厉害的法术,谁学了也不会告诉别人,给自己增添潜在的对手。除非告诉儿子,父子之间是不存在什么猜忌问题的,而冥钊又没有后代。

    “传法巫师会不会将法术传出去。”吴东方问道,他知道这种可能性极小,却仍然心存侥幸。

    冥震摆了摆手,“如果它口风不严,轻易泄密,也做不得传法巫师了。”

    几种可能都被否定,事情进入死结,吴东方开始沉默。

    “你也不用过分担心,金族别的没有,骨气还是有的。他们敢来,我们就敢打。”冥震正色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虽然点头,心里压力却没有减少,土族不来则已,真要动手那就是直接冲着灭族来的,如果金族真被土族给灭了,他就是罪魁祸首。

    “对了!”吴东方忽然想起一事,“岳父,冥钊死后会不会留下魂魄?”

    冥震挑眉看了吴东方一眼,没有立刻回答这一问题,沉吟良久缓缓摇头,“很危险,这条路走不通。”

    “岳父,您想到了什么,快告诉我。”吴东方催促。听冥震的话外之音冥钊死后应该是有魂魄留下的。

    “有落日弓在手,咱们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冥震站起身来,“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对照研习,有什么疑问可以前去问我。”

    眼见冥震对这个问题讳莫如深,吴东方反而更加好奇,“岳父,如果冥钊有魂魄留下,只要咱们找到他的魂魄,就能得到不灭金身和逐月追星的修行方法,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你是金族圣巫,也是冥月的丈夫,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冥震板起了面孔。

    吴东方见老丈人要发怒,也不敢再继续追问,冥震之所以不说,很可能是为了他的安全考虑,于公是不希望金族失去白虎天师,于私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寡妇。

    “岳父,有件事情一直没来得及跟您说,我虽然带回了落日弓却无法开弓。”吴东方换了个话题。

    “怎么回事?”冥震问道。

    “我拉不开它。”吴东方拿起桌旁的落日弓递给冥震,众人只知道他一直随身携带神兵,却不知道神兵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个摆设。

    冥震接过落日弓,左手持拿,右手伸向吴东方,吴东方会意,拿出一支弓箭递了过去,冥震搭箭弯弓,虽然异常吃力却仍然顺利的将落日弓拉开少许。

    “这是金族神兵,只受金气,开弓之前灵气游走肺经,转化为金气,”冥震将弓箭还给了吴东方,“开弓耗损灵气非常严重,慎用。”。

    吴东方接过落日弓,以右手持弓左手搭箭,一试之下发现使用金气确实能够开弓,但落日弓完全依靠金气开弓,而且在开弓的同时箭矢会快速吸取体内的灵气,落日弓拉开一半,体内灵气已经被其吸走了三成。

    吴东方面带询问,转头看向冥震,冥震抬手南指,指的是天师府正南五里之外的一处钟楼。

    见距离太远,吴东方唯恐箭矢射不出五里,深深吸气将落日弓彻底拉满,瞄准钟楼里的铜钟射出了这支吸去他五成灵气的箭矢。

    二人都没有见过落日弓的威力,本以为箭矢离弦会产生光亮和声响,没想到并不是这样,箭矢离弦之后不但没有光亮,甚至连寻常弓箭射出时的破空声都没有。

    几乎在箭矢离弦的瞬间,南方钟楼传来了一声震天巨响,等到吴东方将视线移向南方钟楼时,发现铜钟已经不见了踪影,巨大的气浪向下方波及,巨大的钟楼正在解体坍塌。

    “糟糕,钟楼下面有民居。”冥震率先冲了出去。

    吴东方紧随其后,冲出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觉悟还是不太够,冥震担心的是百姓,而他担心的是那支箭还能不能找回来。

    他的身法没有冥震快,等他两个起落赶到钟楼的时候冥震已经开始抢险救灾了,这时候金族族人的心都是绷着的,唯恐土族会前来报复,震天巨响和突然倒塌的钟楼令整个都城的族人惶恐不安。

    “大家无需惊慌,落日弓失落多年刚刚寻回,刚才是我在试探落日弓的威力,没想到它的威力如此惊人。”吴东方高声安抚民心。

    本来吓的要死要活的百姓,听说这么的动静是本族神兵搞出来的,立刻转悲为喜,开始欢呼,庆祝落日弓重回金族。

    就在吴东方发愁该到哪儿寻找那支箭矢的时候,一些金属残片连同那支箭矢自乱木之中缓缓升起。

    “请圣巫回返金圣天师府,这里交给我来处置。”冥震将那支箭矢反手挥向吴东方。

    “有劳震天师。”吴东方接住箭矢转身向北掠去。

    经过先前的试验,他发现了落日弓的神异之处,落日弓通过吸取灵气增加射程,箭矢则携带吸取的大量灵气前去攻击目标,在飞行途中箭矢上的灵气是不会消散减弱的,因为箭矢本身并不受空气阻力的影响,飞行速度比普通箭矢要快的多。

    落日弓射出的箭矢,对手很难进行抵御和闪躲。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