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七十三章 只有你能知道

    我见到帝纯脸色僵硬的刹那,心底咯噔一声……

    一种不详的预感顿时从心间冒起,难道帝纯他是骗我们的,

    可帝纯的脸色却在瞬间,恢复了正常,眉头一挑,问云琛:“你怀疑我,”

    云琛抿唇轻笑,没说什么,可眼底的意思却非常明显,

    “呵,”帝纯嘴角轻轻一扯,露出一抹讥讽,随后竟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盏与引魂灯,续命灯十分相似通体透明的古灯出来,

    见到镇魂灯的刹那,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没在说话而帝纯却在这时,走到顾倾城的身旁,拿出一支匕首,挑起了她的下巴,随后将她口中塞着的东西取下,一脸浅笑的问她:“有没有打算拿你知道的秘密,来换自己的命,”

    话音落下的刹那,顾倾城冷笑了声,恶狠狠的对着帝纯呸了一下,却被帝纯一歪头,给躲了开来,随后顾倾城瞪着一双怒目,不紧不慢的说道:“想让我供出幕后的人,休想,”

    “嗯,没事,你总是会告诉我们的,”

    帝纯望着顾倾城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中带着几分慵懒,仿佛他刚才与顾倾城说的东西是多么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做梦,”顾倾城恶狠狠的吐出两个字,仿佛眼前的帝纯,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想将他碎尸万段,

    帝纯闻声轻笑,从地上站起,站起的刹那,手里那柄抵在顾倾城下巴的匕首随着他的动作轻轻一抬,顿时将顾倾城的脸,从下巴起刮出一道痕迹一直接连到她的眉骨之上,

    刮出痕迹的刹那,一滴滴鲜红无比的血液瞬间从她的脸色溢出,她吓的发狂尖叫,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啊,帝纯,你竟然敢伤我,”

    顾倾城瞪着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对着帝纯说道,可帝纯却在这时,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方巾,轻轻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将匕首擦干净之后,又将方巾放在顾倾城的脸上,将她脸上流出的血液轻轻擦干之后,这才温柔无比的开口道:“我不但敢伤你,我还敢……杀你,”

    吐出后面两个字的瞬间,帝纯的脸上猛地露出一股股杀意,我在一旁看了,心底都猛地一颤,有些认不出眼前的帝纯了,

    若说每个人都有两面,可帝纯却有很多面,他这样的人真的太过可怕,可怕到我和他认识了这么久,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哪一面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顾倾城一听帝纯这话,连都白了,可眼睛里的歹毒,却毫不遮掩,帝纯见了,轻轻笑了笑,拿着手中的匕首,直接贴在了顾倾城的脸上,

    “我记得,你以前和我说过,你特别宝贝你这张脸,对吗,”

    顾倾城的脸色猛地一变,没说话,却黑沉的可怕,她的目光轻轻一颤,不可置信的问帝纯:“你到底想干嘛,”

    帝纯却在这时,轻轻挥动手中的匕首,刹那间,直接在顾倾城的脸上,划出一道更大的口子,鲜血瞬间从她的脸上流出,

    我在一旁看了,都觉得有些血腥,可就在这时,顾倾城的脸忽然“啪嗒”一声,露出了一道裂痕,

    不仅仅是我们,就连顾倾城也猛地一冷,想要伸手抚摸自己的脸,却因为自己浑身被绑着,根本动弹不得,

    只是瞬间,帝纯又在顾倾城的另一边脸补了一道,随之而来的啪嗒声音越来越大,源源不断的鲜血,从顾倾城的脸中流出,一块块面皮从顾倾城的脸上落下,露出了里面那鲜红无比的肌肤,狰狞的不行,

    “啊……啊,”

    此时的顾倾城双眼已经充血,瞪着一双怒目,浑身不断挣扎,似乎想从绳索的捆绑中逃出,只是顷刻间,她的脸,由于她挣扎的力道瞬间全数脱落,露出一张只有血肉的脸,像极了被火烧之后的肌肤,

    我见着顾倾城这样,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可主使者帝纯,却在一旁拿着匕首抿着邪笑,他的手指上沾了些许顾倾城的血,配着他这邪笑,竟让人有一种十分妖冶的感觉,

    “帝纯,你竟然敢剥我脸,”

    顾倾城对着帝纯怒吼道,浑身上下不断动弹,帮着她的绳子竟都有些松动了起来,

    可帝纯却在这时不紧不慢的走到顾倾城的身旁,紧了紧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对她道:“我不但敢剥你的脸,我还敢剥你的皮,你想试试吗,”

    顾倾城闻声,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竟然安静了下来,可她此时的样子却有些可怕,血源源不断的流出,浸湿了她的肌肤,面皮已经一块不剩,脖间甚至都有即将破碎的痕迹……

    难道说,顾倾城的脸是假的,身上的皮肤也是假的,

    想到这,我猛地一颤,不可思议的问了帝纯一句,可帝纯却没回答我,而是在那笑着,许久后,才答了句:“想知道答案么,自己问她啊,”

    话音落下的刹那,帝纯猛地甩出一道阴狠无比的眼神,望着顾倾城,问她:“现在可以谈条件了吗,”

    顾倾城浑身发抖的看着帝纯,眼底带着几分杀意,又带着几分畏惧,并没说话,帝纯见状,接着说道:“面皮剥了,可以重新贴,可命没了嘛……”

    后面的话帝纯没说,可他话里话外带着的几分威胁,却将人压迫的有些透不过气来,顾倾城见状,更是猛地点起了头,对着帝纯道:“我说了……你确定不会杀我,”

    此时的顾倾城,就像一只被拔了獠牙的老虎,温婉,却又随时可以蚀主,

    本以为帝纯见到顾倾城妥协,会答应留她一命,他却猛地手下发力,拿着匕首就想朝着顾倾城的心房刺去,

    顾倾城吓的直接大叫,瞬间打碎了先前所有的防备,像只丧家之犬般对着帝纯求饶:“我说,我说,别杀我,千万别杀我,”

    帝纯手中的匕首,在顾倾城的心房处稳稳地停了下来,嘴角轻轻一勾,看着顾倾城,并没说话,可眼底的狠劲儿,却毫不遮掩,

    “那群人的总部的北京,”

    顾倾城咽了咽口水,猛地说道,

    帝纯一听,轻轻挑眉,噢,了一声,笑问顾倾城:“还有呢,”

    “还有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顾倾城猛地摇头说道,帝纯却在她话音落下的刹那,恶狠狠的将匕首抵在她的下巴上:“嗯”,了一声,随后又若有若无的“噢”了声,说道:“原来你只知道这些啊,”

    顾倾城闻声,猛地点头,帝纯手中却猛地用力,将匕首朝她脖间猛地一刺,瞬间溢出了不少鲜血,她吃痛,大叫了起来,不断对着帝纯求饶,

    可帝纯却没理她,而是轻轻的将匕首朝着她的脖子里推进,动作越慢,却越疼,我站在一旁都能听见骨肉分离的声音,

    顾倾城更是害怕浑身不断晃动,什么话都说了出来,却没半点用处,最后像是想起了手慢似得,这才对着帝纯说:“我还知道,还知道东西,”

    “噢,”帝纯停下手中的动作,轻声笑了笑,将目光一转,看向顾倾城,

    顾倾城却有些得寸进尺的让帝纯给她松绑,松绑她就说,

    话音落下的刹那,帝纯并无动作,而是露着浅笑,望着顾倾城,问道:“你确定,想让我给你松绑吗,”

    他这话带着几分慵懒,可傻子都能听出,要是顾倾城顺着他这话说下去,一定会没命,谁曾想,顾倾城竟然点了点头,说:“我接下来说的,你肯定有用,不过,我只能对你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