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六十九章 装傻

    帝纯脸上的表情,毫不遮掩的展露到我面前,我见状,震惊的不行,心中不由得猜想帝纯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可帝纯却给洛十五回了个高深莫测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俩很奇怪,先前一开始,洛十五特别附和帝纯,帝纯也特别附和她,可进了这苗疆禁地之后,他俩却全变了个样儿,让我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想和我说么,”洛十五一见帝纯给她摆谱,语气顿时带着几分不善,帝纯轻轻的看了洛十五一眼,不紧不慢的吐出一句:“一个姓洛的告诉我的,这个姓洛的是谁,我想,你应该认识,”

    “洛水,”洛十五眉头猛地紧张了起来,帝纯摇头,洛十五连忙接着问道:“我奶奶,”

    帝纯还是摇头,并没其他表示,洛十五的目光猛地一颤,不可思议的吼了一句:“她,,”

    帝纯抿嘴轻笑,没在说话,可洛十五接下来却像抓了狂似得,看着帝纯的目光不但带着几分忌惮,还有我看不懂的几分情绪,

    没在多话,洛十五继续带着我们在苗疆禁地里走着,帝纯一脸浅笑的跟在她的身后,我的目光不断在他俩身上交织,却半点看不出他们两个之间到底有什么玄机,

    “你有没觉得,洛十五越来越奇怪了,”

    就在这时,容寻忽然在我耳旁,小声的问了一句,我闻声,轻轻回头,看了容寻一眼,随后对他点头道:“印象里我记得洛十五和帝纯特别不对盘,”

    话音落下的刹那,帝纯忽然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听见了我说的话还是怎么的,目光带着几分我看不懂的戏谑,站在我身旁的云琛猛地回他一道杀气,他这才把目光收敛了起来,

    奇怪的是,我们在禁地里走了好久,不但再没碰到先前那蛇群,就连一只小蛇都没在遇到,

    可越是这样,越是奇怪的不行,按理说这儿的生态那么好,溪水又那么清,蛇类随处可见才对,就连一向拖后腿的简希,都察觉出了异样,顿时开口问道:“你们有没觉得那些蛇很有可能潜伏在暗处,还想弄我们,”

    “挺有可能的,鸡冠子特别聪明,”

    帝纯轻声回答了简希一句,语气清淡的不行,洛十五闻声更是不断回头,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眼底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似乎在想我们和帝纯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能够交谈甚欢了,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出现一个山洞,洛十五提议想进去看看,云琛却拦住了我们,伸手触摸起了四周的洞壁,随后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开开问道:“你们有没觉得,这墙壁和我们之前进过的洞穴不太一样,”

    我一听这话,连忙上前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洞壁还真和我们之前进过的不太一样,上面有许多像是什么东西经过的刮痕,逼真的不行,

    “里面很可能是个蛇洞,而且有大东西在里面,”

    帝纯摸了摸洞壁,不紧不慢的开口道,说话时,看了云琛一眼,又看了洛十五一眼,可这洛十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苗疆里传说的神龙给迷了眼,一听大东西,又可能是蛇,眼底猛地放出了精光,开口问道:“这洞这么大,能造成刮痕的怎么也得有这洞的一半大,会不会是神龙之子留下的,”

    我一听洛十五这话,顿时有些无语,她之前不是说好的进苗疆禁地根本不是为了什么金蚕蛊而来,而是为了解开自己和顾倾城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长得那么像么,

    没在说话,大家看着洛十五的目光都有些奇怪,可洛十五却打开手电直接朝着洞内走,

    我们大伙儿是一起来的,虽然不太想进这个洞,可却也不能丢下洛十五一个女孩子进这么危险的地方,不由得全都跟在了她的身后,

    这个洞很大,足足有两三人高,一两人宽,像是天然形成的溶洞,越朝着里面走,越能在地板上看到许多蛇蜕皮后的痕迹,有大有小,密密麻麻的全堆在角落上,我只稍稍看了一眼,便头皮发麻的厉害,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走着走着,前方却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溶洞,溶洞里有许多爬行的痕迹,更有一大堆的蛇皮全堆在一角,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蛇味,难闻的不行,可这洛十五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越见到这些,越一口笃定这里就是麟蛇的巢穴,金蚕蛊就在那里面,脚下步伐快的我想拉都拉不住,

    可我越看着她这样,越是有些不解,虽然我对金蚕蛊了解的不多,可从她之前进这洞时给我描述的那样子,却莫名的让我觉得好熟悉,

    金黄色有点像蚕一样的虫子,万蛊之外百毒不侵什么的,和她之前在古格王墓里放在我手里的那小虫子不是一模一样吗,

    还记得当时洛十五和我说,这小东西可是它的宝贝,苗疆的宝物,她奶奶怕她在外面出事,让她带着防身的,

    而且名字叫什么来着……我忽然有些想不起来了,

    只是瞬间,我的脑子猛地一嗡,忽然想起来,之前洛十五给的那小虫子叫的好像是金蚕,说这金蚕还没变成蛊,但也非常厉害……

    金蚕和金蚕蛊,只差了一个字,不知道洛十五找的会不会就是这个,可要是金蚕的话,洛十五已经有了,为什么还要进苗疆禁地里找这个东西,

    而且……

    还是把我们骗来的这鬼地方,

    想到这儿,我是再也忍不住,想直接问洛十五,却在脱口而出的刹那,念头一闪,换了一种方法,问她:“十五,金蚕是什么东西,”

    洛十五闻声,诧异的回头看了我一眼,骂了我句:“你是不是白痴啊,金蚕就是金蚕蛊的前身啊,”

    我一听这话,只感觉自己呼吸都紧了,说出的话顿时更加小心翼翼了起来,咽了咽口水,连忙开口继续问道:“那你刚才和我说,苗疆禁地里的那只金蚕蛊是苗疆最后一只,可我好像听谁和我说过金蚕这东西,”

    洛十五猛地停下脚步,抬起头问我:“谁,谁和你说的,”

    我摇头,说忘了,洛十五深吸一口气,问我:“是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洛十五这问题问的好奇怪,难道她还会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不由得,更加小心翼翼的试探起了她来,轻声问道:“我也忘了,你把金蚕和金蚕蛊说的详细一点,我估计还能勾起一点记忆,”

    洛十五听后,非但没有怀疑,反倒还给我科普了起来,

    被放在苗疆里那最后一只金蚕蛊说好听点是金蚕蛊,说难听点,其实是金蚕,正是因为它是金蚕,并没有被人养成金蚕蛊,所以才需要等有缘人把它带走,

    而这个有缘人,却一直没有出现,所以这只蛊也被放在禁地里放了千百年,

    “那没有被养成蛊的金蚕,和金蚕蛊有什么区别吗,”我听后,有些不解,洛十五却告诉我说区别大了去了,不说别的,一旦带上蛊字,所有的能力,力量都强大上不止一倍,

    我一听这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没在多说什么,

    洛十五却一脸疑狐的看着我问道:“你想起来是谁和你说的金蚕了吗,”

    我听后,点头,并没打算撒谎,对她说道:“是你,”

    话音落下的刹那,洛十五的脸猛地一僵,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看着我的目光,还带着几分尴尬,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似乎这才卯足了力,问道:“那我当时是怎么和你说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