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六十巴章 鱼儿上钩

    越想,我越觉得帝纯出现特别像是预谋好的,不由得看着他的目光,带着几分试探,而他却满脸无所谓,甚至还直视了我一眼,开口道:“桃之,你想先下去吗,”

    “你可以先下去看看,”

    我回呛了一句,帝纯听后,轻轻扯了扯嘴角,也没说什么,直接就朝着这大坑跳了下去,

    帝纯跳下去之后,容寻淡淡看了我一眼,随即跟了上去,随后是洛十五,在就是简希,云琛让我先跳,他随后跟上,我这才狠狠一咬牙,闭了闭眼,猛地朝着这个大坑朝下一跃,

    下面一片漆黑,在我踩到地面的刹那,竟有一种不切实际的真实感,我正想开口喊喊洛十五他们在哪里,云琛已经跳到了我的身旁,而眼前不远处,也亮起了一盏壁灯,是帝纯点亮的,很可惜的是,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却只有一盏壁灯,灯火忽明忽暗的,显得有些诡异,

    不由得,我将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正想要照光,却发现,上面的时间显示22:59,而就在我屏幕亮起的一刹那,上面的的时间猛地一跳,变成了23:00……

    23:00~01:00这段时间,就是十二时辰里的子时,还记得我之前在地上起的那一卦上显示,时干辛落艮八宫,艮宫戌月为旺相,艮为少男,休门为人盘主一数,意思是我们会遇见一个贵人,是年轻的男子,而且我当时还断,这个人会在子时之前出现,带我们进入苗疆禁地,

    却没想到,这个出现的人竟然是帝纯,

    这下面很黑,云琛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朝着帝纯的方向走去,小声的问了我一句:“桃之,你怕吗,”

    我闻声,缓缓抬起头,看了一眼云琛,没说话,脸色绷的很紧,许久,才对云琛摇了摇头,说:“有你在的地方,我就不怕,”

    云琛听后,握着我的手,更紧了,却没在说话,

    走到了帝纯的身旁,几个人商量了接下来的路程该怎么走之后,这才继续前行,

    来之前,洛十五带了手电,却没打开,而是在商量了接下来的路程之后,这才把手电打开,走在了最前方,帝纯跟在洛十五的身后,一脸平静,

    这条隧道不长,几分钟我们就从这儿走了出去,走出隧道的一刹那,映入眼帘的东西,却把我震惊的不行,

    长这么大,去过的地方数不胜数,我却真是没有见过什么地方,能有这么美不胜收的一副景观,

    周围的花草长得十分茂盛,五彩斑斓的,好看的不行,一旁的树木足足有二三十米高,早就长成了苍天大树,有的树上挂着果实,有的树上攀着一些动物,前方更有一处清澈无比的湖泊,站在湖边,都能清晰的看见湖泊里游荡者的虾蟹和乌龟,

    “这个地方,真的是禁地,”

    越朝着深处走,我越不禁感叹我们几个是不是进错了地方,而洛十五闻声,更是回头白了我一眼道:“你小时候没人告诉过你,越没的地方越有毒吗,”

    “可这里和想象中的禁地差别未免也有些太大了吧,”

    我咽了咽口水,小声的回答道,

    洛十五听后,叹了一口气:“哎,这禁地长什么样我也只是听说,自己没有来过,却没想到和传闻中的一模一样,”

    话音落下的刹那,我没在说话,大家瞬间都安静了不少,耳旁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便是周围同伴的脚步声,和有什么东西,在丛林里穿梭的声音,

    仔细一听,这穿梭的声音有些快,好像是……蛇,

    想到这的刹那,我的头皮瞬间一麻,我最怕的就是这滑溜溜长长的东西了,哪怕我是在这儿遇见个大粽子,或者千年女鬼都没关系,可千万别把这祖宗整来,

    就在我这念头刚在脑海中闪过的刹那,草丛里忽然传来“咻”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猛地从草中腾起,我抬头一看,发现竟是一只黑色又带着一对儿小翅膀的蛇,朝着我们的方向扑来,

    云琛和帝纯的反应最快,只是瞬间,便将这只蛇给分尸了,

    这蛇我认得,小时候在山里见过几次,在我们那儿叫他过山峰,俗称眼镜王蛇,这蛇的体内有抗毒血清,所以当其他毒蛇对眼镜王蛇施咬时,眼镜王蛇通常会安然无恙,

    不但吃?类,还在食物不足时吃同类,因此,眼镜王蛇又被称之为“蛇类煞星”,毒的不行,被咬上的人半个小时内如果没有及时治疗必定死亡,所以小时候村子里的人见着他就跑,却没想到竟然在这儿,也遇上了他,

    “你们这里生态真好,”云琛忽然开口,望着洛十五不紧不慢的道了句,声音很轻,让人听不出是褒是贬,

    我正诧异云琛这话是什么意思,抬起头正想问,却猛地发现,我们竟然被蛇群给包围了,

    这群蛇的种类繁多,五颜六色的,我能认得出的蛇也只有少数几种,还都毒的不行,站在原地头皮发麻的厉害,止不住的朝着云琛靠了过去,

    云琛伸出手,搀扶了我一把,给了我一个别害怕的表情,我狠狠一咬牙,从腰间将那柄无心给抽了出来,发现大家已经纷纷拿出武器,却没谁轻举妄动,

    可耳旁杂乱的声音却越来越多,我顿时猛地转过头,发现周围的草丛里更是源源不断的探出一只只小脑袋,望着我们,蛇群的数量多的惊人,我的脑子猛地一嗡,忽然想起了先前在古格王墓里洛十五露的那手,连忙让洛十五吹个笛子把这些蛇弄走,

    可我这话刚一说完,洛十五的眼底流露出几丝慌乱,只在瞬间,便被她隐了回去,随后她开口道:“那个……这蛇的数量太多了,我控制不了,”

    我听后,顿时有些诧异,却没再说话,而是紧张的环视周围的蛇群,生怕有什么蛇,突然冲出,给我猛烈一击,

    就在这时,帝纯的身影猛地一晃,朝前一扑,竟是追上了其中一只身材娇小,却在空中飞行的小蛇,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有蛇能飞在空中,不由得直接愣在了原地,而先前那些包围着我们的蛇,更在顷刻间追着帝纯去了,显然是为了保护那只被帝纯所追逐的小蛇,

    见状,我们几个连忙跟了上去,耳旁却猛地响起洛十五的一阵惊呼:“天啊,麟蛇,传说竟然是真的,”

    我闻声,连忙回头问洛十五:“什么传说,”

    洛十五说,她自由在苗疆,便不断听闻着一个传说,

    蛇在属相里称为小龙,具有灵性,传说蛇五百年化蛟,蛟千年化龙,龙再五百年长角,再过千年长翅,便成神龙,

    而苗疆的祖上曾经救下过一只触犯天条的神龙,作为回报,这只神龙从此便在苗疆区域内福泽一方,守护疆土,

    苗疆以蛊闻名,最厉害的蛊,便为苗疆神蛊,金蚕蛊,据说金蚕蛊百毒不侵,为万蛊之王,天下所有蛊毒在它面前,只能称臣,千百年来,却只有区区几人在苗疆深处,将金蚕蛊养成,

    明朝末年,守护在苗疆的神龙忽然失踪,留下一颗巨蛋,震惊苗疆上下,

    想不到的是,几年后,巨蛋孵化,从里面孵出一只似龙,似蛇的东西,当时的苗疆巫神直接将巨蛋里孵出来的东西,放入了苗疆禁地,

    那时的苗疆禁地,还不叫禁地,是苗寨疆土开辟以来,风水灵气最盛的一处圣地,用来培育金蚕蛊的地方,所以在巫神将巨蛋里的东西放入圣地的时候,寨子里不少人都提出反对,却被巫神给压了下去,

    至此,这块圣地被封千年,苗疆再无金蚕蛊出世,只留下了一处被封禁的苗疆禁地,

    久而久之,苗疆里的传说越来越多,甚至其中有一个传言,编的最真,说巫神当年将神龙之子放入禁地是发现了苗疆在逐渐走入衰败,所以将神龙之子放入苗疆禁地之内,日夜看护那只存放已久的金蚕蛊,等待有缘人的降临,

    可那神龙之子虽是神龙所生,却似龙非蛇,所以苗疆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为麟蛇,

    只不过在这千百年来,能进入禁地里的人少之又少,更别说有人能够在禁地里遇见传说中的麟蛇而找到被掩藏在禁地深处的金蚕蛊了,

    听到这,我顿时一愣,带着几分怀疑的看着洛十五问道:“所以你进这禁地,该不会是为了金蚕蛊而来吧,“

    洛十五的面色一僵,双眸带着几分躲闪,对我打着哈哈笑了两声,道:“哈哈,哪会啊,刚才说的那些都是传说,就算刚才那只蛇特别奇怪,能飞在空中,也不见得是传说中的麟蛇啊,”

    洛十五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缓慢,生怕自己说错任何一个字似得,我听后,没在说话,却发现之前追上麟蛇的帝纯忽然原路反了回来,而之前出现的那一大批蛇,包括那只麟蛇都不见了踪影,

    一见帝纯回来,洛十五连忙开口问他:“怎么样,你见到那只会飞的蛇了吗,长得什么样,”

    帝纯闻声,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洛十五,不屑的回了她一句:“见到了,一只鸡冠子罢了,”

    洛十五一听,脸色猛地一紧,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帝纯的话,连忙问道:“什么鸡冠子,那不是麟蛇吗,”

    从洛十五的口中可以听出她特别在意那条蛇到底是何方神圣,可帝纯接下来的话,却听的洛十五脸上裂痕不断,

    “麟蛇,噢,你说你们苗疆那传说啊,传说一般都是编的,你竟然也信这个,鸡冠子你竟然不知道,蛇头像雄鸡头长火红鸡冠,体色各异,身长一尺多,粗大约几寸,身材娇小剧毒无比,到了一定年份,还能飞,”

    帝纯不紧不慢的说着,我一听他这描述,顿时想起了我妈小时候和我说过的一种蛇,只不过这蛇在我妈嘴里称为野鸡脖子,

    据说这野鸡脖子智商极高,团队性强,还能控制蛇群,俗称蛇中之王,哪怕是之前那只攻击了我们剧毒无比的眼镜王蛇在他面前也只能俯首称臣,

    “不过蛇的传说可能是假的,但是金蚕蛊却是真的有,”

    就在这时,帝纯忽然将话题扯到了金蚕蛊上,我听后顿时一愣,诧异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帝纯,

    洛十五听后,却激动的不行,连忙问帝纯:“你怎么知道金蚕蛊和麟蛇的事情,”

    帝纯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鱼儿似乎,上钩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