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六十七章 死亡禁区

    我们人多,帝纯也没敢计较什么,只得狠狠的将这口气咽下,随后开口问道:“现在怎么办,我们是把这树桩子给拔了,还是在旁边挖个洞看看,”

    “我觉得,可以试试把这树桩子挖开,看看下面是什么,”

    洛十五连忙插嘴道,我闻声,诧异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在我印象里洛十五一向特别讨厌帝纯的,怎么今儿个还附和起他的话来了,

    此时的我就是不想多想,也难了,可洛十五说完这话,却直接开挖了起来,帝纯更是上前,帮起了忙,

    见状,大家也没闲着,一起上前挖起了这颗树桩子,

    这树桩子很大,估计得两人环抱才能抱得起,裸露出的树轮已经有些异色,可以看出,这颗树并不是近几年被砍伐的,而是在很早的时候,就被人坎成了树桩子,

    树的边缘还长了不少苔藓,弄的这颗树桩子有些滑,好几次我们几个想试着把它抬起,都被滑伤了手,最后大家只得咬着牙,继续在这儿挖掘,眼瞧着越挖越深,我们几个站在泥里都够不着地面了,还是没挖出这颗树的树根,

    也不知道是这树的树根被人一并的坎了,只留下了树桩重新埋回了这儿还是怎么的,挖着挖着,这颗树倒是越来越长了,要不是见着上面被人坎成了树桩,我真能以为,眼前的这颗是不是一颗几百上千年历史光秃秃的老树了,

    就在这时,耳旁忽然传来“锵”的一声,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响彻了我的耳边,我顿时一愣,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身旁的云琛,云琛却在这时开口让容寻和帝纯和他一起上去,试试能不能把这颗树桩子抬起来,

    云琛话音响起的刹那,帝纯连忙附和,直接和云琛容寻回了地面,随后把树桩边上的苔藓弄掉之后,缠了根儿绳索,和云琛,容寻一起猛地将这颗巨大的树桩拽离了坑里,

    这颗树桩少说也有几千斤,却在刹那间被他们三人轻松拽起,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而就在他们把这颗树桩拽起的刹那,树桩底下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碑,石碑只露出了一小部分,是被简希一铲子铲出来的,其余的还都埋在土里,暂时看不出,这石碑到底有多大,

    我和容寻,洛十五连忙奋力开挖,将石碑上的泥土撇去之后,整个石碑这才显现了出来,

    想不到的是,这个出现在我们脚下的石碑竟然有一人高,半人宽,上面用一种我看着有些熟悉,又不认得的字体写了几个字,中间还有个圆圆的痕迹,是先前被树桩子压了多年留下的,

    不过这石碑倒是坚硬,被这么大一树桩子压着,竟然只有稍稍一圈被压过的痕迹,连半点断裂的痕迹都没有,

    “石碑下,会是苗疆禁地吗,”

    就在这时,洛十五一脸紧张的看着我问道,我对她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她听后,没在说话,一脸的凝重,简希却在这时插嘴,嘲讽了洛十五一句:“一个破地方罢了,那么着急干嘛呢,”

    洛十五听后,顿时对简希翻了个白眼,出乎意料的没和简希拌嘴,

    就在这时,云琛他们已经处理完了树桩子,从上面跳了下来,跳下来之后,见到了这么大一石碑,他们三人的脸色都各有不同,其中云琛和帝纯的脸色,更是难看,

    可以肯定,这上面写的字不是苗语,毕竟苗语洛十五认得,这里写的要是苗语的话,她刚才根本不会问出那一句,

    可……

    既然不是苗语的话,那会是什么字,

    “这个地方,你真的想去吗,”

    就在这时,云琛忽然开口,抬起头,一脸凝重的看着洛十五,洛十五听后,连忙点头,并未表态,帝纯的目光倒是恢复了平静,在我们几个的脸上不断转换着,

    “我建议你,最好别去,”

    云琛叹了一口气,不紧不慢的对洛十五说道,洛十五一听,顿时愣住了,连忙问云琛:“为什么啊,”

    “你知道上面写的字是什么字体吗,”云琛开口问她,洛十五摇头,说不知道,

    云琛却说,这是古格王朝遗留下的吐番语,已经失传,所以之前我们在古格王墓里见到的东西,全用的藏语,而这些吐番语,我上一次见到,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洛十五听后,非但没害怕,反倒诧异的问了云琛一句:“上一次见到,是在哪里,”

    “我也忘了,这石碑上写的几个大字的意思是,死亡禁区,下面几个小字写的才是,苗疆禁地,”

    云琛说着话的时候,眼神死死盯在洛十五的脸上,仿佛想将她看穿,面上到是平静的不行,要不是我和云琛生活了这么久,我真看不出来,他看着洛十五眼底的这更深一层意思,

    他说这话……

    是在故意试探洛十五,

    而洛十五并没因为云琛说的这话,而有什么动摇,反倒是开口问我们,愿不愿意陪她下去,还说什么,她回苗疆之后查到了,她和顾倾城是什么关系只有在这禁地里能够揭晓,她奶奶之所以会对她摆脸色,完全就是不想她进入禁地,害怕她受伤什么的,

    还记得小时候,我妈教过我一个成语:“言多必失,”

    意思是指,话说多了,总会露出一些破绽,特别是谎话的意思,而我妈当时和我说这成语的时候,还告诉过我,一般撒谎的人,因为已经说出了一个谎言,她会想用更多的谎言,来掩盖这一个,就会把一个坑越挖越大,生怕被人发现,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还告诉我,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怎么都是活,有些话宁愿不说,也别撒谎,否则以后会变成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而现在的洛十五,便是如此,

    就是傻子都能看的出来,她奶奶之所以不让她进禁地,根本不是因为这个,可她却不得不将话题扯到这里,来掩盖她之前撒的谎,

    这样的洛十五,让我觉得很陌生,我印象里的她,是一个敢爱敢恨,有什么就是什么,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女孩子,为什么不过分离这么小小的一段时间,她整个人就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她这话一说完,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继续在一旁挖了一块儿位置给大家站着,随后云琛,帝纯,两人分别抬着这块石碑的一个角,狠狠一咬牙,直接把这块大石碑给抬了起来,

    抬起来之后,把云琛横放到了一旁的土壁上,露出了石碑下一个嘿哟哟的大坑,这个大坑很黑,就像个无底洞似得,我只一见,便有些手脚发冷,连忙后退了几步……

    只有我自己知道,最让我害怕的,并不是因为这大坑有多黑,而是这大坑深不见底的漆黑,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让我难免有些恐慌……

    要是之前的我,一见到这场景,估计都能吓的直接跑了,可奇怪的是,现在的我虽然很害怕,可心里却有几分跃跃欲试想要下去的冲动,

    “下面应该就是苗疆禁地了,”

    云琛在把石碑抬起之后,不紧不慢的说着,目光却死死盯在帝纯的身上,只见帝纯的面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意,毫不遮掩,

    我见到帝纯这笑意的刹那,脑子猛地一嗡,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打了一拳似得,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我们找了那么久的禁地压根儿找不到,帝纯“巧合”的和我们碰了面之后,不但把引魂灯还给我示好,还加入了我们,顺便带我们找到了禁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