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五十六章 苗疆行

    云琛听后,很是一愣,眉头一紧,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问我:“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这话了,”

    “啊,没有吗,”我疑狐的问道,可云琛却对我点了点头,没在说话,甚至和我结婚这件事都只字不提,

    我心中那叫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啊,云琛真的没有说过吗,难道是我胡思乱想梦见的,

    想到这,我没在说话,可心跳却跳的很快,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在我心中蔓延,至于是什么预感,我自己又说不上来,

    到家之后,我和云琛整理完行李,正打算各自回房间,云琛却忽然走到我面前,拦住了我,

    “你干嘛,”我不解道,

    云琛却猛地开口,问我要不要住他房间,我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白了他一眼:“我不是有房间么,”

    话音落下的刹那,云琛的脸色一沉,幽幽对我留下一句:“嗯,你别后悔,”

    说完这话,云琛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发愣,莫名的有些后怕,云琛大人说的这话……

    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在多想,我把行李整理进房间之后,洗了个澡,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接连好几天,都风平浪静的,别说是李二丫身后那神秘人来找我麻烦了,就连一向与我过不去的帝纯,还有那顾倾城,都没在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仿佛这些人在一夜间,全都消失了一般,了无音讯,

    所以,我这几天过的,倒是有些浑浑噩噩的,没事做,云琛也没出去,和我俩人成天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视无所事事,感情却“增长”了不少……

    先前我一只觉得云琛是一个非常正经的男子,可自从他在来生续的那晚说过要娶我之后,虽然没了下文,可他在我面前却越来越骚,简直是骚的不行……

    好几次,入了夜,云琛洗完澡,都只在下身裹个浴巾,赤裸着精壮的上身在家里走来走去,简直把我撩的欲罢不能,可我又不能做什么,毕竟上次在来生续里,我可直接坐在他身上了,他却只亲了我之外,却没了下文,,

    有的时候我正想把云琛的脑子敲开看看,他到底是X功能障碍,还是性冷淡,

    说好了要娶我,却一边撩的我不要不要的,一边和我玩起了欲擒故纵,

    想到这,我的心里莫名的有些蠢蠢欲动,看着云琛的目光,更是带着几分暧昧,坐在沙发上电视看的好好的,我直接扑到了他的身边,他却,一把撇开了我,

    “你干嘛呢,”云琛眉头一皱,诧异的望着我,好不容易卯足的勇气,顿时被云琛这句话全数熄灭,就像被浇了冷水似得,我直接傻在了原地,

    云琛见状,问我是不是饿了,要是饿了的话,可以下面给我吃,我的脸色一僵,连忙摇了摇头,灰头灰脸的跑回了房间里,才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洛十五却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还记不记得顾倾城之前把她子母蛊破解了的那事,

    我听后,反问洛十五:“你不是说,你那子母蛊不是被解蛊,而是被人弄死的吗,”

    “是啊,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我却觉得好像哪里还有些纰漏,所以我就让我奶奶打听了顾倾城这个人,没打听到什么,但我和我奶奶说起,子母蛊被人弄死这件事,我奶奶却被震惊了,让我赶紧回苗疆,我挂完电话立马就跑了回去,结果你猜怎么着,”

    洛十五不紧不慢的说着,顿时吊足了我的胃口,我顺着她的话,问了下去:“怎么着,”

    “你拉上云琛,容寻简希他们来苗疆自然就知道了,”

    我一听洛十五这话,顿时把她骂了一顿,让她有话就在电话里说,干嘛非要我们大老远的跑一趟,

    可洛十五却对我嘿嘿的笑了好久,就是不告诉我实情,还说什么这事她一个人解决不了,我们来了就知道,而且还千叮呤万嘱咐让我记得带上简希一块儿过来,

    要知道,洛十五可是嫌弃简希嫌弃到没谁的地步了,这次竟然会主动开口让我带上简希,倒是让我意外的不行,可我又问不出什么,只能在挂断电话之后,给容寻和简希打了个电话,说起这件事情,

    容寻听后,倒没说什么,问我什么时候去苗疆,我说明天吧,他直接应下,说他去准备准备,

    而我给简希打电话的时候,这才猛地想起,他们简家的发丘印还在我的手上忘记给他们了呢,不过我倒是有些奇怪,那简建国和简希把这发丘印都当成了命根子,怎么现在就不着急了,

    之后的我,这才有了答案,有些东西固然珍贵,可却是死物,人是活的,千万别被这些东西所牵绊,

    简希一听,我竟然主动拉他去苗疆,顿时激动的不行,再三确认了好几次,问我是不是真的愿意带上他,我正想回答,电话却被简建国抢过了,

    他在电话里问我:“你们带简希去,能保证他的安全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带着几分沧桑,我没回答,毕竟有的时候,我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又怎么能答应别人,

    简建国听后,没在说话,我这才开口告诉他说发丘印在我的手上,他听后,并没多少意外,而是十分陈恳的和我道了好几声谢谢,随后说了一句让我出乎意料的话,

    “简家几代人都为求自保,活的畏畏缩缩的,表面风光,实则狼狈不堪,甚至都忘了自己是七大家族的后人,忘了遗留下来的组训,传到我这代,也仅仅只知道,自己的祖上曾经进过古格王墓,从里面取下了三盏灯,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

    这句话,简建国说的很慢,似乎在忏悔,似乎……话里还有别的意思,

    我听后,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嗯”了一声,简建国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这才继续道,

    “不过,我知道,七大家族的人,从那墓穴里取走了三盏灯之后,便永无宁日,简家人不愿搀和这些事,是害怕,想远离,可却造就了如今这个场面,正如父亲死时说的那样,逃不掉,谁都逃不掉,简希这个孩子一直活在简家的羽翼之下,无忧无虑的活了二十几年,没见过什么市面,更没经历过勾心斗角,看上去市侩,实则单纯的不行,他有你们这几个朋友,是他修来的福气,竟然你们愿意带他一起,那就请你们……好好照顾好他,”

    简建国口中这话,说出的刹那,我直接愣住了,根本没想过,简建国会和我说这些,顿时我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他这话了,而他却在这时,忽然喊了声我的名字:“桃之,”

    “嗯,”我诧异的问道,

    “之前是我对不起你,对你有很大的偏见,但你真是我见过最好的一个孩子,真的不愧是沈遇凝的女儿,”

    简建国忽然将话题扯到了我的身上,好似话里有话,我乐呵呵的对他笑了两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却在下一秒,再次对我吐出一句:“其实你父亲觉得你妈没死,也在情理之中,因为……”

    这句话的音调,简建国忽然拖得很长,吊起了我的好奇心,却没往下说,而是忽然吸了一口气,告诉我说,等我从苗疆回来,他在告诉我,这件事情,

    我被简建国弄的莫名有些无语,直接开口问他:“为什么不能现在和我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