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四十章 蛊

    只见孟荫穿着一身酒红色旗袍,挽了一个十分贵气的头发,不急不躁的从一旁走了出来,见洛十五与这服务员的对持,非但没生气,还笑吟吟的开口骂了服务员:“来者是客,这么能说人间是来砸场子的呢,”

    由此可见,孟荫是在暗处偷听了许久,一直在等待机会出现,

    孟荫这话,响起的刹那,洛十五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斜了她一眼,

    可这孟荫见了,笑的却更加灿烂了,一摇一摆的走到了洛十五和那位服务员的面前,恶狠狠的剜了服务员一眼,竟对洛十五鞠了个躬,说了句道歉,他们这儿的人不太会做事儿,

    话音才刚落,洛十五淡淡的:“嗯”了一声,可这孟荫却忽然让那服务员跑到洛十五面前道谢,

    说什么,让这服务员谢谢洛十五大人有大量,不计较,还帮她解蛊,

    她这话响起的刹那,不仅是洛十五,就连我也懵了,洛十五什么时候答应要给这女的解蛊了,

    可这服务员却在这时,心领神会的看了一眼孟荫,随后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对洛十五说话特别和气,还不断的道歉,说都是她的错,是她鱼目混珠,不识泰山,让洛十五千万别和她这种小人计较,还感谢洛十五愿意帮她解蛊,

    她这话,说的相当巧妙,要是洛十五,不愿意帮她解蛊,要和她这种小人计较,那洛十五也是小人,

    果然,洛十五在听完这句话,气的脸都紫了,放在暗处的手,紧紧攥在一起,只差没一拳打在这服务员脸上了,

    最后,洛十五的脸色忽然一松,对着这服务员还有孟荫笑了笑,从口袋里拿了个小瓶子,瓶子里道了一颗黑不溜秋,又臭的不行的药丸出来,直接丢进了服务员的嘴里,

    也不知道她给服务员吃的是什么东西,服务员刚吃进最中的刹那,脸色猛地一变,就像吃了憋似得,难看的不行,就连呼出的气,都带着一股臭味,

    我被恶心的顿时后退了一步,就连容寻都在这时,摸了摸?子,似乎也特别反感这股气味,

    “算你慧眼识金,我是大人有打量,不屑啊,和你这种小人计较,”

    洛十五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了句,脸上带着浓浓的讽刺,死死的盯着孟荫的双眼,

    可孟荫的眼睛,却至始至终都带着一股暖暖的笑容,仿佛此时摆在她眼前的是刀山火海,她都能笑着走过,

    最可怕的女人,莫过于笑里藏刀,心深似海,根本捉摸不透的这种,而孟荫,恰巧就是如此,甚至更甚,

    就在这时,孟荫正打算笑着对着我们开口说话,站在前台上的服务员,却忽然“呕”了一声,随后猛地从胃里吐出了一大堆恶心的虫子和虫卵,臭味熏天,恶心的不行,

    最恶心的是,这些虫子从她的胃里吐出之后,还都没死,不断在那团污秽物里攀爬,而且还不断有虫卵在那孵化,一只只恶心的虫子,从里面爬出,

    “哎呀,不好意思,我好像给错药了,”

    洛十五见状,惊讶的大叫了一声,嘴角那抹笑意,却出卖了她,

    孟荫就是再傻,都能看出,洛十五是故意想要找茬的,可她却又装出一副十分大量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洛十五在墓穴里被顾倾城弄的一肚子火,没地撒,还是怎么的,竟在这时,从竹筒里弄了只小虫子,放在了服务员的嘴里,说什么,她好像忘了,给服务员下的是什么蛊,用只蛊虫看看,能不能以毒攻毒帮忙解蛊,

    孟荫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可又不好发作,站在原地气息冷的吓人,要不是我们这群人对她有用,估计都能直接对我们下手了,

    方才盛世凌人的服务员,此刻已经被吓的一头冷汗,浑身发抖,看着洛十五的目光,就像看见了鬼似得,恨不得直接逃离这里,可她刚才又被洛十五下了蛊,此时不解,说不定转眼就能死在这儿,

    眼瞧着洛十五放进服务员嘴里的蛊虫,缓缓爬进了她的嘴里,云琛这才忽然叫住洛十五,让她别在玩了,来这儿,是谈正事的,

    这话虽然简单,可从云琛的嘴里说出,却相当的有气势,简直无法让人忽视,

    孟荫更是在云琛话音响起的刹那,脸色稍稍好看了点,估计要是在让洛十五这样玩下去,她都能绷不住直接和我们打起来了,

    毕竟,一个服务员的命是小,可来生续的名气那么大,敢动这儿的人,不就是打她们的脸吗,

    她会做到这么忍让,软硬兼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所以,云琛也不会让场面失控在太过火,见好就收,

    云琛话音落下的刹那,洛十五这才冷哼一声,对着服务员骂了句:“算你走运,”

    随后从另一个小瓶子里,弄了一枚红彤彤的小药丸,塞进她嘴里,她恶心的跑到了门外,大吐一通之后,再回来时,脸色虽然苍白的毫无血色,可却没了之前那中蛊的铁青样儿,

    “你就是孟荫,是吧,来生续的掌事人,”

    云琛忽然开口,抬眼,看了一眼孟荫,

    孟荫听后,笑着点了点头,还十分友好的走到了我们的面前,伸出手,想和我们握手,

    也不知道是对来生续的印象不好还是怎么的,我不是太想和她握手,可云琛和容寻,却出乎反常的伸出了手,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我一见他们都握了手,要是不伸出手的话,岂不是驳了面子,随即也和孟荫握了握手,

    握手的刹那,我只感觉孟荫的手心很湿,出了非常多汗,也不知道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还是方才被洛十五给吓到了,

    而她握上我的刹那,更是紧紧的捏了一把,疼的我眉头一紧,脸色差点就放了下来,可最后却忍了回去,

    毕竟我不傻,知道现在根本不是较劲儿的时候,她要是真想动我,在云琛和容寻,洛十五的面前,也根本没那本事,

    “请问你们到来生续,是想住店,还是,”

    孟荫明明认得我们,此刻却装出一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客气的不行,

    特别是她脸上那张假的就像定格般的笑容,更是让人想一把撕下她的面具,看看她本来的面目,

    “噢,你不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吗,”云琛听后,嘴角一扯,轻声笑道,

    在他话音响起的刹那,孟荫眉眼一挑,摇了摇头,露了个相当妩媚的笑容:“你可真风趣,我还真是不知道呢,”

    云琛没接她的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她,眼底闪过的冰霜,都足以将人冻死了,可这孟荫也不知道什么来头,被云琛这目光一扫,非但不害怕,还依旧笑脸相迎,

    活了二十几年,见过的人也不少,却真是没见过像孟荫这种类型的,心里的警惕,顿时紧绷了不少,

    许久,云琛正想要说话,容寻的手机却响了,我就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个电话是简建国打来的,

    不过还是有些意外,简建国在几千公里开外的北京,竟然这么快就到了拉萨么,他这该不会做的是火箭吧,

    可容寻接完这电话,脸色却难看的不行,像是电话那头,传来了特别不好的消息似得,

    我见状,正想要问些什么,却忽然感觉自己的手心粘乎乎的,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之前洛十五放在我手心里的子母蛊被我捏死了,

    “洛十五……你快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被吓的不轻,连忙开口道,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