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十七章 沈家秘闻

    可顾倾城这话里却没有害怕,反倒是战意十足,难道说,顾倾城也是苗疆人,

    想不到的是,下一秒,顾倾城的手下猛地甩出一颗烟雾弹,和帝纯一起逃了……

    站在一旁一直不为所动的容寻,正打算追,洛十五却拦下了他,把手里的骨笛重新别回了腰间,对他摇了摇头道:“别追了,她跑之前,我已经给她下蛊了,她要是苗疆人,就能解得开,要不是的话……”

    “不是的话,会怎么样,”我一听洛十五这话,连忙问道,可洛十五却笑的相当阴险,许久后,才幽幽的回了一句:“解不开啊……那她会,欲、火、焚、身,”

    我顿时一愣,看着洛十五这一脸暧昧的目光,不由得给她甩了个白眼,云琛却在这时忽然开口,问洛十五:“你觉得顾倾城是苗疆人的几率有多大,”

    洛十五摇头,说她也不知道,刚才顾倾城耍的那手,不能算很厉害,毕竟一开始她吹笛子的时候,也没放大招的,不过……

    “不过什么,”云琛眼底含笑,仿佛他的心里,早有较量,

    “她好像对苗疆很熟悉,就算不是苗疆人,也绝对在苗疆生活过一段时间,可我在苗疆里呆了二十几年,就没见过这号人,也没人和我提过,竟然有人和我长得这么像,”

    洛十五一边说着,脸色变的有些凝重,末了还说了句,过段时间,她回苗疆打探打探情况,

    云琛听后没在说话,而是带着我们,走进了一旁的墓道里,

    在我们身后有三条墓道,云琛选的是最右边的一条,而洛十五在进这墓道之前,放了一只像毛毛虫一样的东西在我手上,差点把我吓个半死,

    我吓的小手一抖,想把这虫子从我手上抖落,洛十五却摁住了我,说刚才她给顾倾城下的是子母蛊,放在我手里的是母蛊,可千万别抖掉了,要是把这虫子弄死了,她的蛊就解了,

    我一听这话,这才忍着恶心,让这虫子在我手上呆着,

    在墓道里,走了好一会,终于走到了我们想来的地方,可才一进来,我却被这墓室壁画上的图案吓得不轻……

    壁画上的女的,竟然是我妈,

    不仅仅是我,就连容寻,也有些愣神,不可思议的在墓室里走了好几圈,甚至还伸手去触摸那个壁画,可却没摸出什么东西,

    这墓室很大,却不是这古格王墓的主墓穴,但可以肯定,已经在这墓穴的内围了,墓室的中央,有一副已经被打开的棺椁,周围还有些被打碎的陪葬品,可以看出,这里已经被人走过了,

    只不过这棺椁上已经落了一层灰,看样子,是许多年前被人打开的,并没有最近有人进入过的痕迹,

    难道说,这个墓室,就是之前容齐遇见我妈时,我妈呆的那个墓室,

    不仅仅是我,好像所有人都想到了这点,大家看着我的目光都各有不同,我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朝着那个棺椁走,看了好几眼,莫名的,心头一颤,双眼一红……

    这棺椁里,竟也有许多指甲挠过的痕迹,几乎与我妈之前那个大红棺材如出一辙,

    如果这棺椁真是我妈的,那她在棺材里呆了那么多年,究竟是怎么渡过的,

    特别是,在这么大,又危险的一个墓穴,不但处处都是危机,还处处都是死气,毫无生机,我只在这墓穴里呆了这么不长不短的时间,就感觉到特别压抑,更何况是她呢,

    就在这时,容寻忽然开口道:“进古格王墓这么久,我们什么都没找到,还往里走吗,”

    云琛摇头,说不了,现在的你们进去太危险了,要是哪天镇魂灯被人点亮,它的主人出现之后,可以一起进去,

    说完这话,云琛还沉默了一会,随后接着又道:“不过,我们进这墓穴,也不是什么懂没发现,不是吗,”

    所有人一听云琛这话,眼底猛地闪过几分疑惑,云琛嘴角一勾,带着我们走到了一旁的壁画前,轻轻一撕,瞬间将这墓壁上的壁画给扯了下来……

    想不到的是,就在云琛撤下壁画的刹那,这壁画内,竟出现一副栩栩如生新的壁画……

    “这是什么,”洛十五见到的刹那,不由得惊呼了一声,随后直接跑到了这壁画面前,伸手就想摸,却被容寻一把给撇了开来:“小心点,越好看的东西,越有毒,”

    洛十五被容寻一撇,脸顿时皱了皱,似乎有些不太开心,可脸上又带着几分笑意,像极了恋爱中的姑娘,

    随后,她还小声的嘀咕了句:“你刚才不是都摸了,”

    “我摸的是被云琛撤下的那幅,”容寻淡淡开口,随后拿着自己的桃木剑,在这壁画上撇了撇,撇出了一层有点像是胶水,又有点像是蜡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落在桃木剑上的刹那,瞬间将容寻的桃木剑腐蚀了个大洞,

    “还真有毒,”我惊讶的开口,容寻点头,将桃木剑往旁边一插,问云琛:“这画说的是什么,”

    云琛撕下壁画之后,露出的壁画十分精美,也非常深奥,看上去,是一个女孩呆在棺椁里,逐渐成长的记载,可又好像,在诉说着什么,再深入的东西,我没太看懂,

    就在这时,云琛忽然转过头,喊了我一声:“桃之,”

    “嗯,”我抬眼,

    “你妈小时候,真的什么话都没和你说过吗,”云琛轻声问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问云琛:“怎么了,”

    “这幅画上画的是一个女孩从出生起,就背负家族使命,被人送进这墓穴里,以这墓穴里万汇百川的阴气,供养她长大,将她养成不人不鬼阴人的故事,”

    说完这话,云琛走到壁画的中央,指了其中一个画面,继续说道:“而且还画了这个女孩从一个普通的孩子,逐渐锐变成阴人的过程,还有……引魂灯的事情,”

    我听话,猛地一颤,皱了皱眉头,问云琛:“引魂灯,”

    云琛点头,问了我一句:“挺奇怪的,引魂灯一直被容家占,是之后才被你妈偷走的,为什么你妈锐变的壁画里,会有引魂灯的描述,”

    我妈和引魂灯有关这件事,只有我自己知道,毕竟我妈之前留给我的信,只有我自己看过,

    而我虽然早就知道引魂灯和我妈,还有容家的牵扯不简单,可被云琛这么一问,我才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我妈和我说过,她之所以接近容家,是因为引魂灯在容家,可她也说过,引魂灯是她们沈家的,既然是沈家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容家,

    当我想到这个问题的刹那,云琛也问了我这个问题,我紧抿着唇,没说话,容寻却在这时,忽然插嘴,问道:“我记得,我爷爷和我说过,最早进入过古格王墓的是七位能人异士,组成了七大家族,随着时代的变迁,只剩下了四个家族……”

    后面的话,容寻没说太明白,可谁都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

    而我,也在差异,难道沈家,是没落了的七大家族,其中的一个家族吗,

    忽然,洛十五的眼底猛地一亮,问容寻:“你说会不会这引魂灯本来就是沈家的东西,却被容家强取豪夺,弄的陨落了,所以你妈才会被养在棺材里,想要复兴沈家,找容家报仇啊,”

    洛十五是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的这话,可所有人一听她这话,脸色都难看的不行,

    如果真是洛十五说的那样,那我妈生下我和容寻,岂不是给仇人生了孩子,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