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十二章 妖尸

    我一见云琛这笑,连忙开口问他:“你笑什么,”

    “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个答案,觉得会是谁在背后吗,”云琛回头,反问道,

    随后,云琛竟然骂了我一句:“笨,你想想,安排你看这么一出戏,又不伤害你,反而还在背后帮你的人,除了你身边的人,还会是谁,”

    我听后,顿时有些诧异,身边的人,

    我身边的人,好像只有云琛,洛十五,简希,容寻,容?这些人,而且这么多人里,只有洛十五是女的,其他的全是难的啊,

    要知道,那个把我拉进墓穴里的人,留下的脚印十分小巧,根本不可能是男人留下的,

    而且,从小到大,近我身的女性不多,只有我妈,王婆婆,李二丫,还有洛十五,洛十五一直跟着云琛他们,根本没可能,难道说……

    拉我进来的人,是我妈,或者王婆婆,

    想到这,我猛地瞪大栓眼,转过头,问云琛:“不可能,我妈和王婆婆都死了啊,”

    可云琛却只淡淡的笑了笑,并没多说,留下一句:“时间到了,她自然会出现”之后,便拉着我的手,快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此时的我们,已经走进了一个大的出奇的墓室里,也不知道这墓室是拿来干嘛用的,墓壁上挂满了牛头,羊骨之类的东西,旁边还有个格子,是专门摆放羊角的,一眼望去,简直就像一个博物馆,

    而这墓室的地板上,更是放满了奇奇怪怪小罐子,而这些小罐子的后面,还放了几个大缸,罐子和缸上全都封了一层蜜蜡,也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包的特别严实,

    墓室的最中间特地设了一条司马道,司马道非常旷阔,道路的边上,还浇了一层像是水泥做的假花,逼真的不行,

    整个墓室十分紧致,墙壁上还有些壁画若隐若现,一边记载了萨满教祭祀的场景,一边记载了藏传佛教一群和尚在那念经的画面,

    墓室的最中央,还悬浮了一具青铜棺,青铜棺的四个角上,分别用四条手臂粗的铁链,悬挂着,而着四条手臂粗的铁链上,还分别镶嵌了一具看上去非常娇小的棺材,

    虽说我是第一次下墓穴,可这场景,倒真是和我想象中的墓穴相差甚远,毕竟人的信仰只有一个,哪有人的墓穴里,记载了萨满教,又记载了藏传佛教,

    而且棺材,还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见到这具棺材的刹那,所有人??抬起了头,凝望着他,云琛更是拿起了手中的地图,轻轻一对比,随后叹了一口气:“无虚给我的地图,是真的,”

    我一听云琛这话,猛地一愣,问云琛:“所以他和他师父,遵守了和你的诺言吗,”

    云琛没回答我,却在这时开口,让我们小心点,走在司马道上的那些泥塑花上,别踩在司马道,洛十五一听,皱了皱眉头,没说话,云琛却忽然一把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他公主抱在了手中,踏在了泥塑花上,

    说来也奇怪,这一朵朵泥塑花看似十分脆弱,云琛踩在上面,却像蜻蜓点水似得,快速的走了一遍,花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洛十五和容寻见了,纷纷深吸一口气,几乎是踮着脚尖儿,在这上面走着的,

    云琛抱着我,在走到了那尊悬浮在空中的棺材底下,稍稍停顿了一会儿,抬起头,看了一眼,这才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我顺着他的目光,抬起头一看,顿时被吓的脸色一白……

    这棺材的底部,竟钉着一具女尸,脸色苍白的看不清面容,长发直直的垂下,穿着一身血红色的嫁衣,十分吓人,

    眼瞧着就要走完这条司马道,我的身后,忽然传出“咔嚓”一声,像是泥塑花被人踩碎了的声音,我猛地回头,却见摆在道路两旁的小罐子里,竟伸出了一只婴儿大小的手,拉住了洛十五的小腿,她的腿直接踩空,踩到了地面之上……

    只是瞬间,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周围猛地传出一阵阵“喀嚓,喀嚓”的声音,所有的罐子,竟然在这一瞬间,全都碎了……

    就连一旁摆着的大缸,都有破碎的迹象,云琛的声音,在这时骤然响起:“跑,”

    话音落下的刹那,容寻猛地回头,一把拽住了洛十五,在她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把她抗在了身上,跟着云琛就朝着前方跑去,

    所有人的气息顿时发紧,似乎都紧张的不行,而被钉在棺材底下的那具女尸,竟在这时,从棺材上跳了下来,跳下来的时候,头颅滚到了一边,她的身体直接爬了过去,捡起头颅,安在了自己的身上,

    整个过程血腥的不行,让人见了,顿时有些不寒而栗……

    “嘿嘿嘿嘿嘿……”女尸忽然发出一阵笑声,抬起头,嘴巴笑的都裂到了耳后,一张嘴黑洞洞的,诡异的不行,

    此时的我们,已经跑到了这个墓室的尽头,云琛放下我,正想去触碰机关打开墓门,却猛地发现,墓门竟然被人锁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顿时诧异的抬起头,看了云琛一眼,云琛没回答我,可洛十五却在这时,颤颤的开口问了句:“是不是我刚才……一不小心碰了机关……”

    “不怪你,”云琛的声音淡淡响起,随后猛地将我们所有人护在身后,转身的刹那,将我腰间别着的长剑拔出,直接朝着前方的那具女尸冲了过去,

    冲过去的瞬间,云琛留下一句:“我去对付那具妖尸,你们自己小心,找到出口先走,别等我,”

    “那竟然是妖尸……”

    云琛话音落下的刹那,洛十五猛地感叹一句,脸色难看的不行,之后的我,才知道为什么云琛和洛十五都这么忌惮妖尸,

    妖尸,仅一个妖字,就诡异至极,必须将以为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天生阴阳眼,纯阴体的婴孩自出生起,放入血池之中圈养,每日以血为浴,以血为食,直至养大成人,成为彻底的阴人,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每日血池里的鲜血,都是用纯阳命的人血灌溉而成,把一个婴孩,放在血池中圈养数年,不知道该用多少纯阳命的人命才能养成,

    这招养尸之术叫以阳制阴,纯阳命的人,被残忍的巫术杀死,本就怨气极重,被这种怨气极深的血,养出来的尸体,就算没变成妖尸,也难以对付,轻则重伤,重则丧命,

    况且,先别说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天生阴阳眼,纯阴体的婴孩有多么难得,就算是找到了这样的婴儿,也不见得个个都能在血池之中,养成妖尸,

    洛十五只是感叹片刻,便让容寻丢了一把桃木剑给我,拉着我直接加入了战场,

    妖尸有云琛在那克制,算是控制了战斗现场,可这数以万计的小罐子里爬出来的婴儿残魂,还有那不断晃动,仿佛下一秒,就能破碎的大罐子里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好对付,

    我之前没用过别的剑,只用过无心,无心上自带力量加持,用起来相当方便,

    可这桃木剑就这么光秃秃的一把剑,操作起来极其费劲,我对奇门易数上的咒语记的又不是太清,差点被这些小鬼给弄个半死,

    站在一旁的洛十五见了,狠狠的白了我一眼,骂了我句:“我没学过玄术的人,都用的来桃木剑,你妈之前就没教过你这些吗,”

    还没等我回答,洛十五接着开口,大喊一句:“现在我教你一招,双手掐诀,脚踏罡布,口中默念: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

    “这是什么,”我连忙问道,

    “冤结咒,”洛十五恨铁不成钢的吐了三个字给我,

    我听后,猛地一咬牙,按照洛十五说的那般,双手掐诀,脚踏罡布,口中默念冤结咒,想不到的是,就在咒起的瞬间,我念出的咒语竟然见效了,

    一股力量,自我手中腾起,只在瞬间,便灌入了我手中的桃木剑之中,一股金光,在桃木剑上闪耀,抬起的刹那,直接斩散一只小鬼,我顿时有些傻了眼,一见竟然有效果,手里的动作更加卖力了起来,

    眼瞧着我们三人,就要将这些从小罐子里爬出的小鬼全数斩灭,周围满是阴森的怨气,浓重的仿佛下一秒,就能凝结成冰……

    摆放在墓壁附近的大缸竟在这时,纷纷发出“砰砰砰”的破碎声,把我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竟看见从大缸里,爬出一只只像人又像狗的东西,

    这特么的是什么,

    我脸色一白,正想要问,却发现洛十五和容寻的脸色都非常不好看,两人双双把我护在身后,竟说出了和云琛之前说的一样的话:“一会要是能找到出口,你赶紧先跑,”

    “为什么,”

    “这东西,不好对付,”

    明明是一句对我好的话,可听在我心里,我却觉得相当不是滋味,

    为什么,

    为什么每一次遇到困难,大家第一个想的都是保护我,而不是让我保护大家,

    难道就因为大家觉得我弱吗,

    我不要,我才不要永远活在大家的羽翼之下,

    只是瞬间,我狠狠一咬牙,直接站在了洛十五的身边,洛十五一见我到来,顿时瞪大双眼,直接骂了我一句:“你疯了,”

    我并没回复,只是狠狠一咬牙,紧握着手中的桃木剑,随后问洛十五一句:“还有更厉害的咒语吗,”

    “你想和我们一起,”洛十五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没说话,可脸上的表情,却无疑在告诉大家,我铁了心,要和大家共进退,

    洛十五和容寻见状,还想说些什么,云琛却在这时,出现在了我的身旁,手里握着的无心不断渗血,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损,看上去稍稍有些狼狈,却不影响美观,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让她一起吧,”

    云琛的声音响起,这时候我才发现,之前那具妖尸,竟然被云琛斩在剑下,而此时的云琛面色肃穆,死死的盯着那些破碎大纲里爬出似人非狗的东西,看样子,是想一次性把这些东西解决了,在想办法出去,

    只是瞬间,这些东西直接朝着我们扑来,洛十五吓的大骂一句:“我草,这么快,我还没教桃之咒语呢,”

    就在洛十五这话响起的刹那,云琛直接迎了上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