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九章 幻觉?

    我贴在墓门上的每分每秒,都感觉是一种煎熬,可偏偏他俩还时不时发出点动静,把我吓的一惊一乍,眼瞧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打开墓门的机关他俩还是没有找到,正以为他俩会放弃,我能暗自松上一口气,李二丫却忽然喊了声:“帝纯,你看看这是机关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不太肯定,可音调却是放的极大,把我吓的不轻,我紧张的闭着眼睛,耳旁响起了帝纯走路的声音,随后只听帝纯回了她一句:“可能就是这个”的时候,我的一颗心,犹如坠入了申冤,吓的手脚都麻了,

    随后,之听一声按动机关的声音,我身后的这扇墓门,竟真的打开了,

    墓门被打开的刹那,我吓的腿都软了,几乎是死死的咬着牙,躲在了这墓门的后面,眼瞧着墓门由内而外被打了开来,恰巧能挡住我的身子,我正打算松上一口气,李二丫和帝纯从墓门后面走出的脚步声,顿时响了起来……

    “你说,刚刚偷听我们说话的人会是谁,”李二丫的声音顿时响起,帝纯却没有答复,而是反问了她一句:“人不见了,你觉得会躲在哪里,”

    我一听他这话,顿时连气都有些不敢呼出去了,冷着脸,紧张的俯在这墓门之上,却瞧见了他俩从门后走出的身影,心里不断在祈祷他俩千万不要回头……

    李二丫站着的位置,距离我比较近,是在右边,帝纯站在左边,她听完帝纯这话,竟笑着回了一句:“说不定躲在了门后呢,”

    我听到这话是时候,头皮都麻了,李二丫却在这时回头,恰巧与我对视了一眼,我被吓的心跳几乎都要静止,李二丫却像没看见我似得,不但故意挡住了帝纯的视线,还把话题一带,带到了别处:“哎,门后竟然没人,你说这里就一条路,偷听我们的那个人,应该跑不了多远吧,”

    由于之前李二丫表现出一副对我恨之入骨的模样,帝纯自然不会怀疑她的话,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吐出一句:“我好像和你不熟,说话请你别带们这个字,我嫌脏,”

    李二丫一听,脸都气青了,冷眉怒目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绽了一抹浅笑,对帝纯好声好气的道了句:“不管你和不和我合作,我俩之间的对话被人听到了,总归是被绑在了一条船上,”

    一句话,瞬间将帝纯与她绑在了一起,帝纯听了,怒斥一句:“你,”

    本以为帝纯动怒,已经生气,却不曾想,他竟然在下一秒,扯着嘴角,笑了笑,刻意的与李二丫保持了距离之后,朝前走去,从他俩那架势上不难看出,是想找那位“偷听者”,

    直到他俩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确定了,他俩不会再回来的时候,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迅速的从门后挪了出来,随后跑到了他俩之前打斗的地方,找了一个暗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紧绷的神经,顿时舒缓了不少,

    喘过气来之后,我的眉头这才猛地一紧,想起了之前李二丫明明看见了我,却假装没看见,还故意把帝纯支开这场景,顿时有些不解,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李二丫口口声声要杀我,还一副恨我要死的模样,拉着别人入她的阵营,怎么转眼就帮起我来了,

    站在原地,想了很久,还是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我将这个问题放入了心底,没在多想,毕竟现在的我,自身性命都难保,哪有时间去管那么多,

    猛地,我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在这条墓道内摸索了起来,

    这条墓道虽然与之前的没多大差别,但还是有些陌生,而且这条道上有人走过的痕迹,比我之前走过的那条道还多,不难看出,这里应该距离入口比较近,

    可要是离入口比较近的话,我容易从这里逃出去,也特别容易在这里遇险,毕竟从帝纯和李二丫的对话中,就不难听出,几乎人人都想抓到我,更想杀了我,

    手拿引魂灯,奇门易数那本古书的我,在他们眼里,简直就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香饽饽,谁一旦遇到,就捡了大便宜似得,

    不知不觉,在这条墓道上走了好一会儿,前方却忽然出现了一座白玉做的石桥,通体发亮,好看的不行,可这石桥却很奇怪,因为这桥,竟然是建造在地面上的,就像是凭空出现的石桥一样,既好看,又诡异的不行,

    我紧抿着唇,小心翼翼的靠近了这座石桥,却没那胆子踏上去,而是在一旁摸索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座石桥不可能凭空出现这里,既然出现了,一定是有他的意义,不是吗,

    想到这,我狠狠一咬牙,卯足了勇气,一脚直接踩了上去,踩上去的时候,我的心绷得很紧,生怕会出现什么意外似得,却没想到,踩上去之后,不但没出现意外周围还隐隐有灵气,飘散在四周,

    这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一颤,随即又抬了一只脚,放在了上面,确定这座桥没有危险,我正打算从这桥上走到桥对岸,却在走到桥顶上的刹那,被前方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之前还没上桥的时候,我看桥对岸的一切,是与我所处的地方没有什么两样,可现在一见,却发现,桥对岸竟然是一片绿草茵茵的草地,这怎么可能,,

    只是瞬间,我的心里便打起了退堂鼓,正打算后退离开这座桥,却猛地发现,自己的身后已经没有路了,这座桥,就像是一个建造在天上的天梯,只有去路,没有归途,

    我站在桥上凝望的想了很久,随后狠狠一皱眉,正想朝着前方走去,却发现眼前的场景又是一变,先前绿油油的草地,顿时全都枯萎,土地里猛地发出一声声破土的声音,随后,一只只长满尸斑的手,从泥土里伸了出来……

    伸出来之后,一具具尸体,从泥土里爬了出来,双眼直勾勾的瞪着我,一步步的朝着我走来,我被这场面吓的脸色铁青,却在这时,发现身后不但已经没了退路,我要是在不往前走,脚下的白玉桥就要断了,

    两种选择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选择跳下桥,与下面的尸体搏一搏,即便是死,也是站着死,

    想到这,我随即抽出缠绕在腰间的那柄无心,直接冲下了桥,做好了一决生死的准备,却在下桥的刹那,猛地发现,桥下什么都没有,之前我看到的,就像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猛地回头,想看看之前那座桥,却发现,先前出现白玉桥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而我再想回到之前站着的地方,更是无法回去了,一道透明的屏障,凭空出现挡在了中间,我只轻轻一碰,便被弹飞了好远,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松了一口气,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不上桥,就过不来这里,上了桥,没做好放手一搏的准备,就能被幻境吓死在桥上,

    我不知道,我走的这条路,有没人走过,更不知道,云琛他们此时在哪里,可我心里却明白,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接下来的路,我只能靠自己,

    想到这,我一个转身,推开了身后的一道石门,正打算一脚踏进去,身后却传来了一阵阵声音,我猛地一回头,发现洛十五和云琛,容?,竟出现在了我过来之前所站着的地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