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八章 猪狗之辈

    我紧张的深吸一口气,蹲下身子,将掉落在地的无心捡起,一手握着无心,一手拿着引魂灯,小心翼翼的在这条墓道内走了起来,

    墓道很长,周围的灯火都被人点亮,沿途布满了灰尘,灰尘上有些脚印,看上去,有些小巧,不像是男人的脚印,

    难道说,把我设计进这墓穴,一直在背后监视我的人,是一名女子吗,

    可我思来想去,还是想不出,要是监视我的人,是女子的话,她到底会是谁,毕竟,我身边卷进这件事的女子不多,熟悉点的,也就洛十五和顾倾城,

    洛十五和我一样都是掌灯人,不可能害我,也不可能是顾倾城,毕竟以顾倾城那么讨厌我的程度就能知道,她都恨不得把我杀了,怎么可能会埋下这么一盘大棋,

    我在这条墓道上走了很久,沿途出现过一些墓门,我都没有进去,不是不敢进去,而是知道,沿途的墓室里根本不会有出口,要是我进去了,一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机关,指不定得惹上一身骚,

    可走着走着,我却猛地发现,我又走回了原点……

    此时我在的地方,可不就是先前与那两具尸体打斗的墓道吗,

    一想到这,我连忙转身,换了一个方向,想反着走试试看,却发现,即便是反着走,也同之前一样,走回到了这里,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是遇见了鬼打墙,或者是一不小心,走进了幻境,可我这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顿时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得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打量周围的一切,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突破点,可想不到的是,就在这时,一旁猛地传来一声打斗,我被吓了一跳,猛地就想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却发现,这打斗声距离我似乎有些远,是从别的地方传过来的,

    我顿时一愣,蹑手蹑脚的寻声探了过去,却发现,在这墓道的边上,还有一条小道儿,而这小道的一旁,有一扇开了五分之一,只留个缝隙的墓门,打斗声就是从那儿传来的,

    我紧张的把引魂灯塞在背包里,随后把那柄软剑缠上了腰间,正想探个眼睛瞄过去看看,究竟是谁在打斗,耳旁却响起了帝纯的声音……

    帝纯声音响起的刹那,伴随而来的,竟然是李二丫的声音,

    一听到这,我心中猛地一颤,暗道一句:“他俩难道是一伙的,”

    可接下来帝纯的话,却让我松了一口气,他直接对着李二丫吼了声:“我知道你是沈桃之的朋友,我今天不想杀人,你快滚,别挡着道,”

    帝纯的话音才刚落,李二丫冷笑了两声:“呵,好像是你挡着我的道了吧,”

    帝纯听后,正打算回答,李二丫却在这时,忽然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们想要的东西是一样的,可以考虑合作合作,”

    “哦,”帝纯轻笑,李二丫连忙开口:“你们想杀了沈桃之,哪怕她手里的引魂灯被点了,你们也想得到,不是吗,还有……她手里的那本书,”

    说真的,我躲在这墓门后面,听到李二丫口中脱出的这话,整颗心都凉了,她已经害了我一次,还杀了王婆婆,这次是又打算害我了吗,

    不过帝纯听完李二丫这话,却没着急回答她,而是反问一句:“你不是沈桃之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朋友吗,你说你想杀她,我要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说这话的时候,帝纯的语气带着几分好笑,听在我的耳朵里,刺耳的不行,李二丫听了,竟直接把自己杀了王婆婆的那些事情,告诉了帝纯,这还真是让我想不到的,

    难道在她眼里,把王婆婆杀了这件事,特别只得炫耀吗,

    刚才那个宁死不从,不愿再做坏事的她,去了哪里,

    此时的我,小心翼翼的喵了个眼睛,躲在暗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之见帝纯听完李二丫这话,一脸的不可置信,随后竟没答应李二丫的合作,而是反骂一句:“虽然我们拜月教做事向来歹毒,但也是光明磊落的人,不屑与小人为伍,”

    说完这话,帝纯手中的长剑一收,转身就打算离开,李二丫见了,却一把拉住了帝纯的衣袖,口中吐出一句:“等等,”

    帝纯一听,诧异的回头看了她一眼,眼底带着几分厌恶和厌烦,可李二丫就像看不见似得,接着又道:“我们合作,想要的东西,都能轻而易举得到,”

    帝纯听后,猛地一个甩手,推开了李二丫:“你听不懂人话吗,我不屑与小人威武,特别是你这种奸诈恶毒的小人,”

    就在帝纯话音落下的刹那,我正一位李二丫会就此放弃,可李二丫就像铁了心想和帝纯合作似得,再次扑了上去,这次更狠,撂下了句狠话:“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想杀沈桃之,我背后的主子是谁吗,”

    帝纯回头,轻轻挑了挑眉毛,将李二丫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眼底的讽刺毫不掩饰,而他的这抹讽刺之中,还带着几分浓浓的厌烦,

    可李二丫却真的像瞎了一样,之见到帝纯回头,全然无视了他眼底的表情,眼底满是欣喜的望着帝纯,帝纯笑着与她对视了一眼,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道:“不想知道,”

    这话刚一说完,李二丫的脸色瞬间一僵,就像吃了憋似得,难看的不行,手中再次发力,直接朝着帝纯打了过去,帝纯一个侧身,躲过了她的攻击,脸上却带着薄薄的微怒,看样子,是被李二丫这一而再再而三不要脸的举动所激到了,

    只见帝纯手中的招式凌烈,快,准,狠,三两下的,便将李二丫给制服,剑指眉心的指着李二丫,却没刺入,而是恶狠狠的留下一句:“无论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我想杀你,就是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你,但我说过,我今天不想杀人,你要是再逼我,那这便是你的下场,”

    话音落下的刹那,帝纯猛地收回了长剑,收回的瞬间,朝着一旁打出一道起浪,震的李二丫双腿一软,再也不敢去拦帝纯的去路,

    我在一旁见了,心里对李二丫失望的不行,深吸一口气,正想转身,离开这里,却在转身的刹那,一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一块石头,石头瞬间发出一道声响,惊的李二丫猛地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是谁,”

    我听到声音的刹那,吓的头皮一麻,正想转身就跑,帝纯的声音,也在这时顺势响起:“原来还有躲在暗处偷听的猪狗之辈,”

    我一听帝纯这话,气的都快要吐血了,是我想偷听的吗,

    明明是你们打斗声太大,把我引了过来,而且……你特么才是猪狗之辈,

    不过,我虽然被气的不行,可还是懂些分寸,知道自己现在不能粗心大意,必须小心谨慎,否则一个不留神,估计都能跌入万劫不复,

    想到这,我顿时停下了想要逃跑的脚步,整个人贴在了这扇只开了五分之一的墓门之上,我在赌……

    几乎是用命在赌,他们打不开这个墓门,

    毕竟,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富贵险中求,

    既然此刻我的处境已经那么惊险了,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只是瞬间,帝纯和李二丫都朝着这扇墓门走了过来,两人前一秒还在兵刃相见,下一秒虽说没有化干戈为玉帛,但也暂时的放下芥蒂,找起了打开墓门的开关,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