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三章 鬼门关里走一遭

    我听到无虚这话的一刹那,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云琛,却发现云琛也是一脸疑惑,似乎根本不记得无虚口中的这件事了,

    无虚见了,轻眯着眼,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浅笑,

    “没关系,施主不记得,但这个承诺,老衲和老衲的师父,却一直铭记在心,”

    说真的,我一听无虚这么说,特别想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那个承诺到底是什么,但我也清楚,就算是我问了,无虚也不一定会告诉我,

    这顿饭,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眼瞧着已经没有什么理由继续下去的时候,洛十五忽然开口喊了无虚一声:“大师,”

    无虚抬头,看了一眼洛十五,眼底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却在洛十五开口之前,问她是不是想要知道,她和顾倾城之间的关系,

    洛十五一听,猛地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无虚竟然会猜到她想问出的问题,随后对无虚点了点头,没在说话,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施主与那顾倾城之间的恩怨,日后她自然会与你说,”

    无虚看似轻描淡写的说了这样一番话,虽然没有表露的太过明显,可字里行间,却在告诉洛十五,她和顾倾城之间,有着某种联系,

    洛十五不傻,自然听得懂无虚这番话,紧皱着眉想了很久,这才有些不太确定的问无虚:“大师,你的意思是,顾倾城与我是本家吗,”

    无虚没有回答洛十五的话,洛十五一急,连忙又道了句:“且不说苗寨内围的人,都姓洛,就说整个苗寨里,我就没见过姓顾的人,”

    从洛十五那焦急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特别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个答复,可无虚却还是与之前一样,并没作答,反倒是让她等,等到哪天顾倾城露面的时候,自己去问她,

    洛十五性子本来就着急,一见无虚把话只说一半,还让她等下去,顿时气的拍案而起,差点就把桌子给掀了,却在掀桌的刹那,被容寻拉了拉衣角,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说真的,我之前一直觉得简希特别不靠谱,可现在觉得,洛十五也差不多,毕竟就洛十五这急脾气,能不惹事,就算不错了,

    而这无虚倒也大度,并没有因为洛十五拍案而起,而有什么不悦,反倒再次将手里的地图,放入了云琛的手里,这次,他并没等云琛的答复,而是把地图放下的刹那,就转身走了,

    一边走,嘴里还留下一句:“引魂灯一盏,生魂归彼岸,若灯照分离,问你提不提,”

    我没有听懂,无虚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更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这地图拿给云琛,可云琛却在这时,将地图收好,带着我们,带着我们离开了这间寺庙,

    在走出殿宇的时候,我在门前遇到了之前那个小和尚,一见我们从殿宇里出来,一边抱着个比他人还要高的扫帚,一边对着我们冷哼了一声,显然,还是把洛十五当成了顾倾城,

    不过这次,洛十五却没有生气,而是对着那小和尚笑了笑,面色冷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至离开了这间寺庙,我都没遇见到无虚,和之前带我们进来的那位青灯和尚,

    眼瞧着我们已经走到了寺庙的外围,在朝前走一段路,便能走到云琛之前埋下五帝钱的地方,云琛却忽然加快脚步,走到了那个地方停了下来,随后伸手,将我腰间的无心取下,按了按机关,把它幻成了匕首之后,猛地就朝着埋着五帝钱的那块地刺了下去,

    云琛刺的很深,深到整只匕首的刀面都陷入了土中,可就在这时,周围的泥土里,竟猛地溢出了红色的血液,腥臭的不行,而这股腥臭味里,还带着一股像是铜锈的味道,难闻的不行,

    站在一旁的洛十五和容寻见了,两人脸色纷纷大变,洛十五的嘴里,更是吐出一句:“这怎么可能,”

    我在一旁看的云里雾里,云琛却在这时,将无心从地上拔出,

    无心和刚插下去一样,完好无损,光洁的刀面上甚至连泥土都没有粘到,可它之前刺入的地方,却出现了一块块碎了的五帝钱,还镶嵌在土里,

    我见状,连忙问道:“你把五帝钱给刺碎了,”

    云琛抬起头,像看傻逼一样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将无心重新弄回了软剑的样子,缠在我腰间之后,对我摇了摇头,说不是他,

    不是云琛,那这五帝钱,……

    我还想问,洛十五却紧拉着我的手,快马加鞭的带着我离开了这里,直到我们一行四人重新回到了云琛的车上,外面的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洛十五这才告诉我,五帝钱的事情,

    她先是问我,记不记得,她之前与我说过,五帝钱能够镇宅,化煞,

    我点了点头,随后她说道:“玉温养多年能够通灵挡灾,五帝钱也是如此,云琛把它埋在了地底下,要是没出事,说明寺庙里的人,对我们是友善的,并没有害我们的心思,可要是五帝钱碎了,那就说明……”

    “说明,他为我们挡了灾,”我听见,连忙插嘴,洛十五点了点头,这才继续道:“五帝钱碎了,那还没什么,可刚才埋五帝钱的土都出血了,说明寺庙里的人,不但想害我们,更想杀了我们,”

    我听后,吓的浑身一颤,想了想,又觉得有些不对,随后问她:“你说的,是那老和尚无虚吗,我看着怎么感觉不像啊,在他的地盘上,他要想对我们动什么手脚应该是轻而易举的才对,可他连古格王墓的地图都给我们了,”

    而且,还是莫名其妙的,把他守护一生的东西,直接交予在了我们的手中,

    也不知道我这问题是把她问到了,还是怎么的,她听完我这话,并没回答,而是将目光一转,看向了云琛,

    云琛察觉到了我俩的目光,轻轻的摇了摇首,淡淡吐出一句:“不是无虚,”

    不是无虚,那会是谁,

    这下,我听的更是一头雾水了,可云琛却在这时,反问我,记不记得在进寺庙之前,特别是看着寺庙上金顶的时候,有种被人监视了的感觉,

    我正想回答,洛十五却一把把我摁到了身后,激动的不行:“记得记得,我当时还开口问桃之了,”

    随后,云琛笑了笑,没在说话,我猛地恍然大悟,

    想害我们的人,不是无虚,是金顶上的“人”,可金顶是佛菩萨的净土,是周围本尊和眷属的法座,和居所,神圣的不行,怎么可能会有人呆在那上面,而且还想害我们,

    猛地,我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只感觉自己手脚冰凉的不行,进那白玉寺的时候,看似无害,安全,可实则危机重重,就像是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就在这时,云琛从口袋里,把之前无虚给他的地图摊了开来,似乎是想和我们研究,洛十五见了,连忙开口问了句:“云琛,这地图是真是假,”

    “应该是真的吧,”云琛有些不太确定的回了一句,洛十五听了,诧异的看了云琛一眼:“你不太确定,是真是假吗,”

    云琛摇头,苦笑了声:“要是无虚和他说的一样,遵守了我和他师父的约定,那么这张地图就是真的,要是没遵守的话,这张地图就是个幌子,”

    从云琛的话中,明显可以听出,他刚才和无虚说,他不记得约定这事是假的,

    可既然云琛记得,他为什么要装作自己不记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