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十六章 獠牙面

    就在这时,洛十五眯着眼,揉着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爬起,嘴里还一边抱怨:“桃之,你这睡相怎么比我还差,一直踢我干嘛,”

    我被她这话气的,心里那叫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要是现在我面前有刀,我真想拿一把去砍她了,

    见我没说话,周围的气息又有点不太对劲,洛十五伸了个拦腰,睁开了眼睛,却在睁眼的刹那,吓的直接骂娘,猛地就从床上跳了起来,随后飞快的抽出自己的续命灯握在手里,还对我骂道:“桃之,你咋不叫我起床,”

    我猛地对洛十五翻了个白眼,随后将引魂灯握在左手上,右手猛地抽出那柄无心,和洛十五一起,站在床上与镜子里即将爬出的东西,还有窗外那一张张人脸对持……

    “我也想叫你啊,但我敢开口喊你吗,”

    站起来的瞬间,我幽幽的回了一句,洛十五听后,没在说话,只是一直把我护在身后,并没有轻举妄动,

    眼看着镜子里,已经爬出了一位披头散发的女子,我的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正想问洛十五接下来该怎么办,她却瞬间将自己腰间别着的那个小竹筒截下,打开的刹那猛地朝着那个女子一丢,空气里顿时发出“嘶嘶嘶嘶”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腐蚀了一样,

    而那名女子的动作,也因为洛十五,而滞停了几分,可窗外那几个人脸,却蠢蠢欲动的开始直击窗子,发出一阵阵“砰砰砰”的声音,就在我疑惑的刹那,洛十五竟然一脚把我踹了过去:“这人脸好对付,你上,女鬼交给我,”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我就这样被她踹下了床,脚下更是一个没站稳,险些摔了下去,

    我正打算回头骂洛十五一句,那只女鬼却像吃错药了似得,猛地发力,半个身子都从镜子里钻了出来,模样相当吓人,周围的空气更是降低了不少,站在房间里,只赶紧空气冷的都能把我冻成冰棍了,

    窗外趴着的那三张人脸,也因为女鬼的发力,而更加蠢蠢欲动,我狠狠一咬牙,直接上前把窗户打了开来,窗户被我打开的瞬间,这三张人脸直接从窗外钻了进来,瞬间落在我的脸上,恶心的腐臭味和血腥味顿时弥漫在了我的鼻腔周围,恶心的我差点就要吐了出来,

    狠狠一咬牙,我凭着赶紧,按动了无心上的按钮,它瞬间化为一柄匕首,我拿着它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脸上刺去,这些个人脸吃痛,这才离开了我的脸,可我的脸,却满是污秽的黑血,味道浓的自己都快要晕了过去,

    调整好了呼吸,从一旁找了块毛巾我把脸上的污秽狠狠一擦,这才将无心幻为长剑,剑指三张人脸的眉心,却没直接行动,而是开口问他们:“你们不是死了吗,是怎么复活的,又是为什么死的,”

    可这三张人脸也不知道根本没了自己的意识,还是早就被幕后的人彻底化为了武器,除了用那阴狠的表情对着我冷笑之外,根本做不出其他表情,我气的狠狠一咬牙,猛地动身,想用这柄无心把他们给斩了,可洛十五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把他们收了,千万别斩,”

    我顿时一愣,就在我愣神的功夫,门外猛地响起一阵阵脚步声和敲门声,估计是云琛他们听到动静,过来了,

    而那个女鬼,已经被洛十五给制服,一听到这声音,自知无法逃脱,竟然在我们两人面前自爆了,那三张人脸更是夸张,趁我一晃神,直接溜了,

    等云琛他们一脚踹破门,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屋子里除了一片狼藉之外,已经没了任何东西,

    云琛的脸色本就十分严肃,绷得很紧,进来一见到我满脸是血,还以为我受了重伤似得,猛地跑到了我跟前,正想说些什么,这才发现,我脸上的血不是我自己的,松了一口气之后,才开口问我和洛十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太善于表达,把话语权给了洛十五,可洛十五她丫的竟然能说成是我不叫她起床,所以才差点被偷袭了,我气的直接翻了个白眼,正打算说话,简希却直接开口,嘲讽了洛十五:“你确定不是你自己睡的太熟,桃之根本叫起你吗,”

    洛十五听后,脸上猛地一僵,打死不承认的坐在一旁,没在说话,可简希被她拆了多少次台,怎么会放过这次损她的机会,直到把洛十五的脸损的一会儿黑,一会儿红的时候,这才罢休,

    女鬼自爆,空气里除了些阴气之外,再也找寻不到任何痕迹,而我之前对付的那三张人脸又逃了,正当大家以为所有的线索都在这里断了的时候,云琛忽然开口,说镜中鬼,獠牙面,都是萨满教非常出名,而且非常难以炼就的邪术,此时两种邪术炼就出来的鬼物同时出现,很有可能,那些人会有大动作,

    我一听大动作三个字,吓的脸色都青了,连忙开口问云琛:“那……这大动作是针对我的吗,”

    云琛摇了摇头,没立即回答我,而是忽然走进厕所,拧了把干净的毛巾,帮我脸上的血迹擦去,之后把这毛巾交给了容寻,问他:“你们正一派寻人寻物本事一流,用这些血,能不能定位到人脸的行踪,”

    容寻听后,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太敢确定的接过云琛手里的毛巾,道了句:“邪术培育出的獠牙面阴气非常重,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定位得到不过可以试试,”

    说着这话,容寻便拿着这条毛巾跑回了自己房间,随后带了一个很大的背包过来,从背包里拿了三支香,两只蜡烛,红绳,朱砂,黄符,还有一些奇奇怪怪,我看不懂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里,最正经的东西,就是那张西藏的地图了,我还真是想不通,容寻在这个时候拿地图出来有什么用,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都聚精会神的盯在了容寻的身上,只见他先是将地图放在地上铺平,随后点燃了三只香,摆了摆天地之后,直接插在了地图之上,随后又将两只蜡烛点燃,分别固定在了地图的东北角,

    接着,容寻用红绳把底图圈了一圈,之后又把朱砂轻轻洒在了红绳圈的外面,随后才把那条毛巾拿起,轻轻一拧,拧下了一滴鲜红的血迹,之后他拿黄符轻轻在这滴血迹上一沾,手里猛地掐出一道法印,口中快速的念起了咒语,眉头拧的很紧,脸色肃穆,周围的空气顿时随着他的咒语所沸腾,狂风四溢在房间里,

    只是瞬间,那滴滴在底图上的血迹忽然动了,像有灵性一样,在地图上缓缓的转了一大圈,随着容寻口中咒语念的越来越快,他转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竟然缓缓停在了地图的一个角落里,可这还没完,那两只固定在地图东北角的蜡烛,忽然快速的闪烁了起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吹灭它,

    我一见这情形,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整个人紧张的不行,手脚都跟着蜡烛闪烁在那发抖,洛十五在一旁见了,直接把自己手里的续命灯稳稳的放入了地图之上,只是瞬间,蜡烛的光亮定了下来,周围的狂风,也停了下来,

    而那滴血迹,竟缓缓的流在了地图上的一角,随后被地图吸了进去,再不见踪影,而吸入那滴血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枚小小的红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