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九章 云琛的诅咒

    我听着云琛这话,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容?的脸上却在这时一僵,咽了咽口水之后,开口解释道:“她妈就是从那墓穴里走出来的人,她的女儿怎么可能会中诅咒,”

    “所以,你一直都觉得沈遇凝不会死,特别是知道了沈遇凝的棺材是空的,以为她又回到了墓穴之内,她曾经应该叮嘱过你,让你无论如何都别再进那墓穴,所以,你就想让桃之进去看看,是吗,”

    云琛毫不留情面的开口,面色很冷,有些吓人,容?听后,却没在多言,我能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他对我妈的着迷,更能看出,他被云琛直戳心事,

    说真的,那个墓穴就是容?不告诉我,有朝一日我自己都会进去一次,不为别的,就想看看,传说中只进一次,就能中下诅咒的墓穴,究竟为何物,

    “其实父亲他……也是很挂念她,”

    忽然,站在一旁的容寻插了句嘴,语气虽然很淡,却依旧能够听出,他对于容?和沈遇凝的感情很深,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更不知道,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母亲,该是用什么词汇来提起,最后,只用了一个她字,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容寻,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他是想进那个墓穴的,随后又看了一眼云琛,见云琛并没有什么异色,我猛地开口,对容?说道:“那个墓穴,我可以去,”

    容?一听,顿时有些惊讶,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你,……”

    我闭了闭眼,对他说道:“我说,那个墓穴我可以去,但你以后要是想让我做什么,可以直接和我说,不用采取这种方式,”

    容?的脸色猛地一红,可我却理解,他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不仅仅是害怕我不答应,更是觉得,自己亏欠了我太多,不好意思开口,

    随后,容?狠狠的对我点了点头,对我说了句:“谢谢,”

    “你是我父亲,”我回了他一句这个,后面的话却没说,但我知道,他能够明白,

    他是我父亲,我为他做一些事情是应该的,可我却讨厌这种方式,

    离开容家前,容寻忽然开口,叫住了我,问我说,要是我去了的话,他可以跟我一起去吗,

    我点了点头,说当然可以,末了还告诉他,可以一起带上洛十五,毕竟洛十五的实力还是杠杠的,而且她是续命灯的掌灯人,进那墓穴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

    回去的路上,云琛忽然问我:“你知道决定好,你想进那个墓穴了吗,”

    我点头说对啊,还问他:“难道不可以吗,”

    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却敢肯定,只要我说要去,云琛一定会陪我去,

    毕竟,以我那三脚猫的功夫,自己去了,岂不是送死吗,

    而且容?之所以会想让我进那墓穴,不就是因为云琛在我身边,随时可以保证我的安全吗,而云琛会那么不爽的直戳容?,自然也是看出了这个,

    云琛狠狠的白了我一眼,并没有什么异议,只说让我别那么着急去,先把我妈留给我的那本书给看了,

    我因为云琛的这句话,在家里抱着那本书足足看了一个多星期,却发现自己压根就看不懂书上的内容,也不知道是这书里的内容太过深奥,还是涵盖了太多,我只感觉自己在看无字天书,几乎是每天都拉着云琛陪我盯着这本书,让他帮我翻译书里的意思,

    不过有一点倒是特别奇怪,我记得我妈留给我的那封信里说过,这书是个宝贝,人人都想得到,可我看云琛这副模样,却压根儿对书不感兴趣,

    而且帝纯啊,简家,容家人,不仅仅想得到书,还想得到引魂灯,可云琛对引魂灯的态度,更是没多大兴趣,我不是没问过云琛,他为什么不想要这两样东西,云琛只回答我说,这些都是身外之物,

    我听后不由得感叹,云琛看的开,而且这几天里,我也和云琛聊了很多关于引魂灯,还有凤眼诅咒的事情,但引魂灯的事情,云琛了解的也不是太多,诅咒的事情,倒是挺多的,

    他告诉我,这三盏灯,代表着古格王朝的兴衰,灯灭,朝灭,若是灯亮,这古格王朝灭亡了一两千年,自然是不可能复兴的,可却有很多麻烦,就比如,三盏灯一亮,曾经进过墓穴,那七大家族的后人,都会触发掩埋在血脉里的诅咒,但这件事情,因为七大家族的没落,许多七大家族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简家和容家就是特别好的一个例子,简家老爷子简建国,和容青云都想把引魂灯占为己有,认为自己是那七位能人异士的后人,能够使用引魂灯,可压根儿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当时一听到云琛告诉我这个,不由得反问他:“既然连七大家族里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云琛摇了摇头,说他也忘记了,他有很多记忆残缺的模糊不清,甚至还有自己死过,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记忆,最早,他还能想起,自己是怎么中的诅咒,到最后,只记得自己叫云琛,只要点亮三盏灯之后,便能有办法破解诅咒,

    所以,云琛的意思是,只要这三盏灯不亮,他的诅咒就永远无法破解,

    可要是三盏灯亮了,七大家族所有的后人,都会触发血脉里的诅咒,

    这也难怪之前云琛为什么那么想点亮引魂灯,原来是因为这个,可要是这样的话,他和我站的方向,不是对立了吗,

    见我疑狐的望着他,云琛自嘲的笑了笑,说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不老不死的,早就习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提醒我可以和洛十五一起去找到最后一盏灯的下落,阻止这盏灯的亮起,她知道的东西,会比简家和容家人知道的多,

    虽然云琛把这话说的风轻云淡,可我却知道,他是为我放下自己多年活着的信念,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我忽然对着云琛绽了一抹笑容,问他:“那要是最后一盏灯也被点了,我是不是可以和你一起去破解诅咒,”

    云琛像看傻逼似得看了我一眼,直接骂我说诅咒哪有那么容易破解的,还说只要触发了诅咒,一到月中,会非常疼,他不想我受他受过的苦,

    可我也不想云琛为我放弃了那么多,并且这诅咒一日不破解,就像定时炸弹一样,埋在我的身上,总有一天会显露出来的,不是吗,

    但只要我一和云琛说我想点亮最后一盏灯,云琛都会马上冷下一张脸,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

    到了约定好的那天,我和云琛到机场和洛十五还有容寻碰了个面,却猛地发现,队伍中竟然多了一个人,可不就是那傻胖子简希吗,

    见到简希的一刹那,他似乎是害怕我赶他走,连忙把自己的发丘印给拿了出来,说什么他好歹是发丘天官的后人,找墓穴,打粽子是他的拿手活,绝对帮得上忙,不推后腿,

    我一听他这话,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之前和简希被陈贵娇绑架的那一幕,他好像也是吹嘘自己是发丘天官的后人,一印在手,百鬼不侵,最后却被扎了一屁股的玻璃渣子,

    顿时,我看着简希的目光,就带着浓浓的鄙视,

    可简希不引以为耻,反倒引以为傲的仰起了头的吹起了牛逼:“你知道外面的人,称我们简家人为什么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