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八章 墓穴

    “而且你不觉得我挺讨厌顾倾城的吗,”淡淡吐出一句,我听后顿时一愣,随即反问他:“那照片里的如果不是顾倾城,照片和报纸难不成是作假,”

    云琛摇头,说那他就不知道了,我又问:“那如果不是顾倾城,是你口中的云柔,你干嘛把和别的女的合影保存的那么好,”

    云琛一听,眯着眼无比欠揍的问了我句:“又吃醋了,”

    我被云琛这话逗的顿时气的不行,云琛反应极快,连忙说道:“云家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瓦解了,我难得碰到个云家的后辈,就合影了一下,”

    “我问的是你干嘛保存的那么好……”我这话刚一说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一直逼问,是不是有点小肚鸡肠了,

    不过云琛倒没往心里去,只说他一直把那照片夹在书里,没有刻意的保存,要是刻意的保存了,照片可能会那么模糊吗,

    我听后,感觉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便没在说什么了,却感觉帝纯是故意引导我,特地凸出了1917年,而且还把顾倾城和云琛写的那么暧昧,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并且,顾倾城和洛十五长得那么像,根本不可能没有联系,

    目光一转,发现我此时我和云琛已经到了容家的门口,这好像是我第三次来到容家了,每一次来,给我的感觉都特别不一样,

    第一次,是带着浓浓的愤怒,第二次,特别的牵强,第三次,却有种愧疚,还是心疼,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可却不得不感叹这世上还真没有绝对的事情,你没活到自己死的那天,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你认为的真相,会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才下车,正打算和云琛走进容家,却发现容?已经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脸色比之前两次红润许多,也没那么瘦弱了,容寻静静的站在一旁,气息全无,就像一具尸体似得,

    我看着这样的容寻挺心疼的,也不知道他生活在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氏族之内,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似乎是听到我和云琛进来的脚步声,容?猛地回头,对我绽了一个笑容,笑的非常灿烂,脸上却布满了岁月的风霜,莫名的让我看的有些心疼,

    “你来了,”容?的声音响起,语气依然有些颤抖,激动的不行,我淡淡对他点头,却莫名的有些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方式对待他了,随后尴尬的和云琛坐在他对面,对他笑了笑,

    容?一见我竟然对他笑,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问我:“你……你是原谅爸了吗,”

    我的脸色僵了僵,点了点头,可他却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眼底更是蓄满了泪花,浑身颤抖,容寻见了,从一旁递了一张手帕给容?,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直到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之后,这才直勾勾的看着我,口中好似有很多话想对我说,一时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我看着他这样子,感慨万分,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力,才主动对容?,喊了一句:“爸,”

    容?猛地一愣,颤颤的抬起头看着我,眼底满是期待:“你……你刚才喊我什么,”

    “爸,”我又喊了一声,

    若说刚才容?是像孩子一样笑起来,那现在容?却是像孩子般哭了起来,很难想像,一个年过五十的男人,竟然会因为一个爸字,哭成这样,

    我看的有些心疼,想要安慰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紧紧的捏了捏手,对容?缓缓说道:“我这次过来是想告诉你,我妈她……”

    容?一听我说起沈遇凝,连忙打断我:“你妈她怎么了,”

    “我妈说她原谅你了,”我淡淡吐出一句,可我想说的,却是我妈她从未恨过你,但我还是遵循了我妈里给我的那封信里说的那样告诉了容?,

    容?似乎不信,连忙摇头,眼底满是伤痕:“怎……怎么可能,她就是因为容家待她刻薄这才带着你逃离的容家,”

    我望着容?,好想告诉他真相,却生生忍在了口中,

    “你妈她在容家受了那么多苦,糟了那么多罪和骂名,怎么可能会原谅我,”

    我一听容?这话,再看着他那被岁月侵蚀的两鬓,和瘦弱的身子,心口疼的不行,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说话,

    容?见我这样,只以为我是在说笑,自嘲笑的眼底再次蒙上了一层泪花,我顿时都有些不敢看向容?,别开了眼后,淡淡转移了话题,问容?:“你这次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有……有大事,”容?连忙吸了吸鼻子,对我说道,随后让容寻拿了几张照片放在桌子之上,拿给了我看,说国家派了一队考古队进入了古格王朝遗址考察,却在遗址的城中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照片里拍摄的东西,就是考古队在黑洞底下看到的,还说,这黑洞很有可能就是他认识我妈的那个墓穴,

    我一听,连忙将这几张照片拿到眼前细细的看了几眼,发现照片里的墓穴非常华丽,哪怕是墓穴里的随便一块砖瓦,都是经过精心雕琢而成的,

    照片有三张,一张拍摄了一个巨大的墓室,墓室里存放了一个铁棺材,棺材上缠满了铁链,还被贴了几张黄符,只是距离太远,这铁棺材具体是什么样子,我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一张拍摄了这墓穴里的一处墓道,墓道有些昏暗,仅仅是张照片,就处处透露着诡异,

    还有一张拍摄的是他们下去的这个黑洞,我看完之后,随即问容?:“他们打开了这副铁棺材了吗,”

    容?摇头,说:“本来是要打开的,但是这次和考古队一起进去的,有一个非常知名的风水大师,他阻止了他们,说这棺材里面有粽子,打开之后谁都逃不了,”

    “后来呢,”我又问,

    容?说,后来因为这位风水大师的指引,他们在这墓里能去的地方,都逛了一圈之后,原路返回了回来,可回来之后,这些去考古的专家都离奇的死了,死后尸体的肩上全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一个凤眼印记,

    说着说着,容?还感叹了句,说他之前也进过一次这个墓穴,可和他一起进墓穴的人,死前都有预兆,这次死的这些人,却是毫无预兆的直接死在了家中,而且与之前死亡的人死法还不同,是被活生生吓死的,

    听到这,我顿时有些毛骨悚然,随后问他:“那这大师呢,死了没,”

    容?摇头,说不知道,那位大师是个女子,非常神秘,也是上头的人请过去的,在离开那墓穴之后,就人间蒸发了,

    我一听是女子,顿时有些敏感,可容?却告诉我,那黑洞在这群专家死后也离奇的消失了,哪怕有人尝试着把出现黑洞的地方,埋了个炸药,想炸个隧道出来,却只能炸一个大坑,和一堆沙子,下面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些沙子,在第二天的时候,还会自己填回去,

    听到这,我回头看了一眼云琛,见云琛的表情很平静,眼底沉如冰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正想问问他的意见,他却在这时开口问容?:“你这次叫沈桃之来,把这些照片给她看,是有私心的吧,”

    容?一听云琛这话,顿时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云琛竟然会这么直戳的拆穿了他的话中话,随即尴尬的点了点头,

    云琛见了,眉头一挑,反问容?:“你明知道,凡是进了那墓穴的人,都会中诅咒,为什么还想让桃之过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