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七章 软剑无心

    我听后,连忙将这小箱子给打了开来,打开的刹那,却发现,箱子里面,竟有两个一大一小的木盒子,我轻轻的打开其中一个盒子,发现里面竟然放着一柄软剑,剑身锋利透亮,我轻轻将这柄软剑取出,剑身光亮的都能当面镜子里,

    而这柄软件手柄的底色是银色,上面还有浅蓝色的漆,搭配在一起,蓝天白云的特别好看,手柄的最顶部更镶嵌了一枚红宝石,那颜色艳的就像有血在里面缓缓流动似得,特别惹眼,

    我诧异的看了一眼云琛,问他:“这是哪来的,”

    云琛并没回答我,而是一脸得瑟的看着我,眼底的意思相当明显,是想让我打开另外一个小盒子,

    我连忙放下软剑,打开了另外一个小盒子,却在打开的刹那,发现,这里面放着的,竟是一套非常精致的首饰,耳钉很简单的镶嵌了一枚蓝宝石,旁边还有些雕花,项链很细,颜色也很亮,中间却镶嵌了一枚水滴状的蓝宝石,与耳钉有些呼应,

    而这套首饰里的镯子,却有点像是少数民族那种风格的镯子,一样是蓝色材质的,所有的纹路都精心雕刻般,看不出任何瑕疵,恰到好处,

    可这套首饰里,却没有戒指,倒是让我有些诧异,这戒指难道是被云琛给吃了吗,

    “喜欢吗,”就在这时,云琛忽然开口问我,我顿时抬头,看了他一眼,问他:“你哪来的,”

    要知道,这么古老的工艺,在现代已经是少之又少啊,

    “家传给儿媳妇的,”云琛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口,我听了之后,脸却瞬间红了一圈,给儿媳妇的东西给我……

    他这是要闹哪样,

    就在这时,云琛将这柄软剑拿起,放在我眼前戏耍了一番,更是轻轻拿了张纸,放在了软剑的上面,纸张瞬间化为两半,

    “蓝天白云,代表着我们云家,这柄软剑名唤无心是云家的传家宝,削铁为泥,剑身及软,伸缩自然,可以当长剑,也可以当匕首,”

    说完这些,云琛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你手脚那么笨,拿着这柄剑小心点别伤到自己,”

    我一听云琛这话,顿时就像被泼了一盆凉水似得,狠狠的白了云琛一眼:“我哪有那么笨,”

    可话虽这么说,心里却洋溢的不行,虽然引魂灯也能幻化长剑,可这软剑,名唤无心,听着就比引魂灯幻化出来的长剑牛逼啊,

    毕竟,引魂灯主要的作用,又不是当剑使,

    不过,云琛把这些东西给我……是代表他……真心喜欢上我了么,

    我没傻到去问云琛这个问题,正打算将这套首饰和无心收好,目光一闪,猛地看到了上次被我打翻的那本书,我指着这本书问云琛:“你记不记得,我上次把这本书打翻了,里面掉出一张很模糊的照片,你为此还和我吵了一架,”

    云琛像看傻逼似得看了我一眼,反问我:“我有和你吵架么,”

    我一听这话顿时气的不行,当时可不就因为他和我吵架,害得我被拜月教给抓了吗,

    可云琛却回我说,他那次根本没生我气,只是一向孤独习惯了,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所以一时有些不太开心,还反问我记不记得,那次我被拜月教抓了他没去救我,是容寻,简希,洛十五救下的我,他回来的时候还喝了闷酒,

    我点了点头,说记得,还无比鄙视了云琛一句:“要不是你一声不响的离开家里,我又找不到你人,会被拜月教的人抓么,”

    云琛听后,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记得我去书房找你的时候,和你说拜月教的人来了,我是出去会他们了,却被帝纯拖住了脚,回家的时候发现你已经被人带走了,可当时的我和帝纯有约定,他让我少管你的事情,所以那次我没有出现,通知容寻和简希去救你了,”

    我还真没想到,那次容寻他们来救我,竟然是云琛授的意,看来,云琛之前背地里干过不少坏事啊,不过那次我回来的时候,云琛喝醉成那样,该不会是因为后悔自己没有去救我,又怕容寻他们救不出我,所以喝的闷酒吧,

    还记得那次喝完酒的时候,云琛还故意强吻了我呢,看不出来,云琛早就盯上了我呀,

    想到这,我得瑟的看了一眼云琛,“啧啧”了两声,嘲讽不已,他被我看的莫名其妙,可我越看他,却越发觉得顺眼了不少,他还真是嘴上喊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小妖精嘛,

    过了一会儿,云琛的脸色猛地一沉,似乎是发现了我为什么嘲讽的他,不由得对我道了句:“在这样看我,我就……”

    “就什么,”我巧笑着,云琛嘴角轻轻一勾,没在说话,我被他这样子吓得不轻,连忙抱着这俩盒子跑出了他的书房里,随后小心翼翼的把这套首饰给放好,随后把这柄无心放在手中玩把了一下,发现上面这颗红宝石竟然是个按钮,轻轻一按,便能化为匕首,再一按,又变回长剑,方便的不行,

    而且无心很软,还能别在腰间,要是有危险的时候,随便一抽,便能先发制人,

    可我把无心别在了腰间之后,却猛地想起,自己之所以问云琛那本书的事情,是想问他和顾倾城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有报纸那样报道他和顾倾城,

    想到这,我连忙又跑出了房间,正打算去找云琛,却在出门的一刹那,猛地撞上一堵人墙,疼的我猛地揉了揉脑袋,抬起头,发现来人是云琛,

    “你站在这干嘛,”我皱着眉,问道,云琛却告诉我说,容齐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想要见我,让云琛帮忙转告,

    我一听这话,猛地深吸一口气,问云琛:“约了什么时候见面,”

    “现在,”云琛答道,

    我连忙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竟然是饭点,不由得对云琛点了点头,说那就去吧,随后和云琛下了楼,直到车子缓缓行驶了大半,这才幽幽的问云琛:“你把你和顾倾城的合影保存的那么好夹在书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云琛听后,眉头轻佻,饶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轻声问我:“吃醋了,”

    被他这话一问,我这才发现,自己刚刚说话的时候,竟然满是醋意,不由得白了云琛一眼,没在说话,可云琛却告诉我说,他合影的那女的,根本不是顾倾城,

    我一听这话,猛地一愣,顿时不解,问他:“不是顾倾城,那是谁,”

    可云琛却问我,谁告诉我,和他合影的人是顾倾城的,

    问完之后,还没等我回答,脸上便带着浓浓的戏谑,再问:“是不是帝纯,”

    我点头,云琛接着又笑了好久,我在一旁看了,只感觉自己一头雾水,问云琛:“你笑什么啊,”

    我的话刚一问完,云琛却回答我:“和我合影的那女的,是云家人,好像叫什么云柔来着,已经死了很久了,”

    “不对啊,帝纯给我看了一张报纸,报纸上挂的,就是你和顾倾城的合影,而且下面配的文字,还是你把引魂灯送给了顾倾城呢,”我皱着眉头,说道,云琛一听,却更是笑了,一边笑着,一边问道:“你说,报纸上写我把引魂灯送给了顾倾城,”

    我点头,可云琛却在下一秒,鄙视了我一句:“你用点脑子啊,引魂灯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容家手里,我拿什么送顾倾城,而且……”

    “而且什么,”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