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五章 云琛告白

    云琛一听我这话,忽然将目光一转,幽幽的问了我一句:“沈桃之,你最不能容忍的是什么,”

    我有些好奇,云琛问这个干嘛,不过却没任何考虑,嘴里直接蹦出“欺骗”二字,

    云琛的脸色猛地一变,忽然有些牵强的问我:“要是你身边的人,欺骗了你,你会怎么样,”

    我顿时一愣,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摇了摇头,反问云琛:“那如果你被身边的人欺骗了,你会怎么样,”

    云琛摇头,说他不知道,我回:“我也一样,”

    之后云琛没在说话,过了几秒之后,他忽然又对我说了句:“对不起,”

    我这个时候,要是在听不出云琛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那就是傻了,不过我并没有拆穿,而是皱了皱眉头,反问云琛:“你和我说对不起干嘛,”

    “桃之,你要是知道,我有事情瞒着你,你会恨我吗,”

    云琛试探性的问了我一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无论是谁,都讨厌被人算计,更何况是自己身边的人,

    见我没回答,云琛笑了笑,有些自嘲,又有些嘲讽,忽然又和我说了句对不起,我诧异的抬眼看着他,他却告诉我说,拜月教的人之所以会找我,是他告诉的拜月教,引魂灯很有可能在我手里,

    这件事,之前帝纯告诉过我,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以为帝纯是在骗我,可此时从云琛的口中说出,我顿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可真正难以接受的东西,却是在后头,

    纵使之前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大概的知道了云琛被绑来要挟我这件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可当云琛告诉我说,竟然是他,主动的和拜月教合作,目的就是为了点亮引魂灯,我根本无法接受,

    猛地,我想推开云琛,可伸出手即将推开他的刹那,我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了云琛为我挡剑的那一幕,我心一软,伸出去的手,顿时收了回来,自嘲着笑的十分难堪,问云琛:“然后呢,”

    莫名的,我的?子有些发酸,眼睛却很干,干到看着云琛的目光都有些疼,可云琛却忽然闭了闭眼,整个人像一瞬间失了力气,嘲弄的笑了笑,缓缓吐出一句:“在你为了我,只身一人去和帝纯谈判,想要救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后悔了,”

    我静静的在一旁盯着,没有错过云琛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可云琛却对说了很多,

    他说,他在背地里关注了我很久,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在我妈死的前几个晚上,他感应到,引魂灯在这个村子里,前来寻找,从我身上闻到了关于引魂灯的气息,也感应到了,有什么东西在阻碍着这份气息的挥发,要不是因为他身上有凤眼诅咒,根本感应不到,

    他见到我的时候,我还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也并没有觉得我有什么特别的,更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毕竟,当时引魂灯之所以会在我妈的手上,是从容家偷来的,而且引魂灯对于云琛并不重要,他最想要的,是将这盏灯点亮,

    所以,当时只不过在暗处观察了我几天,觉得我这个女孩子有些坚强,在碰到了这么大的事,竟然还能自己咬着牙,离开陈家村生存,

    直到几年后,苗疆洛家的续命灯被洛十五点亮,引魂灯的契机这才来了,他一向喜欢在暗处操控一切,不喜欢暴露在台前,所以这才告诉了拜月教的人,引魂灯在我手上,想借刀杀人,

    却没想到,在拜月教的人想要对我采取行动的时候,忽然有些后悔了,怕拜月教的人抢了我的灯,还要夺了我的命,这才有了他陪我去见杨铭的那一幕,

    可即便是这样,云琛也没多大救我的心,毕竟他是一个孤独习惯了,怕麻烦的人,却没想到,越和我接触,越觉得我有些不一样,

    明明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一个女孩子,却有自己的勇敢,遇见事的时候,会害怕,会彷徨,可却比任何人都坚强,咬咬牙,似乎并没有什么事情是闯不过去的,

    而且,他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孩子,心肠会这么软的,明明很不想做一件事情,却怕自己拒绝,伤害到了别人,竟然能硬着头皮去了,更没见过这么傻的一个女孩子,别人说什么她都信,哪怕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谎言,她还是傻呵呵的进了,

    他更没见过一个人,遭受过人生的不幸,但仍期待幸福,受过别人的背叛,但仍敢付出,看见过世间的险恶,但仍付出善意,

    那一刻,他忽然发现,这世上最强大的,并不是无畏赴死,也不是破坏,而是从黑暗和似地中坚信自己生命的向上,为此不断攀爬,是经历过所有险恶,却还是笑对人生,

    越是这样,他越是有些愧疚,甚至都有些后悔让我卷进了这件事情之内,可他却必须将引魂灯开启,所以才有了他在咒发之时,魔咒缠身还被拜月教的人,拘禁的那一幕,

    他当时想过很多,觉得我可能不会去救他,或者去会以别的方式去救他,并不会拿引魂灯来换他,毕竟他知道,引魂灯对于我的意义非常重大,可他却没想到,我不但去了,还一个人去了,那么勇敢的去了,

    哪怕帝纯那么明显的给我挖坑,可我当时为了救他,还是硬着头皮跳了,甚至帝纯随便说个关于他的事情来威胁我,我都于心不忍,

    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后悔了,很后悔,想要直接从里面冲出来,告诉我,一切的真相,想直接带我走,可诅咒已经触发了,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甚至疼的连睁眼看我,都是奢望,

    而且,他根本没有想到,帝纯和顾倾城竟然有关系,而且顾倾城还准备了尾枯草让他伤上加伤,令他连睁眼看我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在黑暗里,颤抖着身子,听着我被帝纯一步步挖坑,推下去,却不能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云琛和顾倾城到底是什么关系,在提到顾倾城的时候,云琛的语气非常平淡,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一笔带过了,

    而他当时好不容易,睁开眼,想看我一眼的时候,我却已经不在了,随后,他便陷入了昏迷,在梦境中,不断出现一个身影,披荆斩棘,为他拔刀,只身踏血,为他而来,

    很纯粹的只是为他,没有夹杂任何东西,更没有利益的牵扯,也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为他,

    他忽然很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那么的执着,可诅咒一旦触发,不到发作完,根本不会停下,他只能在那干等,只能祈祷,祈祷在他诅咒破解之前,我能安然无恙,只要活着,就好,

    他从未有那么一刻,觉得活着是那么的重要,他说,他活了很久,很久,久到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久到,他都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他不是没想过死,他很想死,和他却死不了,甚至试了很多办法,却不老,不死,不生,不灭,所以,他好想破解凤眼的诅咒,好想逃脱这一切,

    而他根本没想到,自己昏迷了那么久,在睁开眼的一刹那,竟然看见了我只身一人,为他而来,浑身是血,却傲然挺立,毫不畏惧,

    哪怕我是以卵击石,哪怕我是去送死,可我还是去了,

    他当时有好多话想对我说,却来不及了,因为他在看到我的下一秒,便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气息,猛地朝着我刺去,他的心里,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即便是他死,也不能看着我死,

    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作一句:“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披荆斩棘,只身踏血,为我而来,”

    而后,他忽然十分认真的看着我,缓缓吐出一句:“可现在,我现在,我想在这句话的后面加一句,我想告诉她,你愿为我只身踏血,我想为你挡下一切,”

    我听到云琛这句话,猛地愣住了,抬起头,与云琛对视,久久吐不出一句话,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