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四章 牵绊

    我希望你能去苗疆找到续命灯的掌灯人,和她一起去找到镇魂灯,要是镇魂灯还没有被点亮,那或许还有最后一线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因为三灯一旦亮起,便会打破许多禁忌,出现许多不该出现的东西,也会彻底的将七大家族的命运重新牵扯在一起,我真的不想你过这样的生活,

    我不知道你在读这封信的时候,容家有没有找过你,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七大家族中,仅存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容家嫡长子容?,是你的亲生父亲,你还有个弟弟,该是叫容连之吧,

    不过,以你父亲的性子,应该会把这名字改成容寻,意喻是找到我们母女二人,

    我这辈子,对得起沈家亡魂千万,更对得起天下人,却对不起你父亲容?,他是真心待我的,为我舍去了很多东西,可我却不能和他在一起,甚至连一开始接近他,都是有有意而为,却没想到,有意接近的人,却成了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我常常抱着那盏引魂灯,还有奇门易数的书,坐在家门口,望着山那头,就是想狠狠一咬牙,抛下一切,离开陈家村,回到他的身边,

    可我却不能,甚至我都不能表现出我爱他,

    我害怕,他会因此受到牵扯,我已经把他利用的体无完肤了,我不想他在因为我,下半辈子过的有多不堪,

    要是你有见到他,你就告诉他,我并没有怪过他,千万别把我和你说的事情告诉他,我想让他放下,哪怕他是怨我,恨我的也好,我只想他能够好好的,这样让我的心里也能好受点,

    告诉你亲生父亲是谁,这是不允许的,可我为了沈家付出了一辈子,我也累了,怕了,所以我才这么的自私了一次,告诉了你这些,

    要是可以,我真想用我的生生世世,换取你这世的安稳,

    我不知道容寻是一个怎么样的孩子,也不知道他恨不恨我,要是你能有机会与他接触,能不能帮我告诉他,其实我很爱他,

    可我已经将你从容?的手中带走了,不能在将他唯一的儿子也一并带走了,否则,他在容家那样一个冰冷的氏族之中,根本难以立足,

    还有就是,你看到了这封信,一定是有了非常大的困难,但你千万别害怕,也千万别懦弱,虽然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但你是我的女儿,你一定是最棒的,

    引魂灯的事情,我就不和你细说了,既然你已经注定要被卷入这件事情,那你就靠你自己的实力,破解这些谜团吧,等到你真能靠着自己的实力,破解这些谜团的时候,你已经能强大到让我骄傲了,

    那本奇门易数的书,是一本天下奇书,人人都想得到,你必须小心谨慎的将这本书保管好,千万别落入他人之手,最后,要是可以的话,保护好容?和容寻吧,为我做一次,我自己这辈子最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好吗,

    去吧孩子,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很差,

    外面的天很美,很蓝,也十分的宽阔,你一定可以在外面闯出属于你的一片天地,

    落款,是沈遇凝,

    我读完这封信的刹那,整个人已经哭成了泪人,蜷缩在了沙发之上,无声的抱着自己的双腿哭泣,

    我曾经一直以为,是容?对不起我妈的,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而我看完这封信,更是心疼容寻,

    虽然我从小便没了父爱,小心翼翼的和我妈相依为命的躲在这陈家村里苟活,可至少,我还有母爱,还有个把自己所有一切都给了我的母亲,

    可我的弟弟容寻,生活在那样一个冰冷的家里,一个只注重利益,并没有亲情的家庭,这才有了他现在这淡漠,冰冷的性子,

    这世上最让人心痛的就是骨肉分离,特别是因为一些不可抗拒的原因,要是可以,我多想我们一家四口可以团聚,可我妈她已经……不在了,

    甚至连她死,都不得安宁,

    而她在这封信里,只字没提自己尸体究竟去了何处,也没提及过任何关于王婆婆的事情,这是为什么,

    我妈尸体失踪,和王婆婆上吊而死,尸体失踪,到底是自己安排的,还是另有其人,并没有出现,在暗地里策划这一切,

    要是如此,那这个人,还真是可怕至极,而且还在背地里掌控了所有,甚至是我的一切吧,我的处境,岂不是相当危险,

    一想到这,我狠狠一咬牙,擦干了眼泪,跑到浴室里洗了一把脸,恶狠狠的盯着镜子里,这看似懦弱,内心却波涛汹涌的自己,

    我是个怕死的人,可我现在怕的,却不是死了,我更怕的,是我在这世上仅有的两个亲人,会因为我,而出现什么变故,

    只有让自己强大,强大到让我妈,让所有爱我的人骄傲,我才能不枉此生,才能不让他们失望,也……不让自己失望,

    不过,一直让我想不通的一点,是我妈为什么不告诉我,她是为什么接近的容?,引魂灯和奇门易数这本书,既然是沈家的东西,为什么会在容家,

    而且,为什么她要带我离开容家,不能呆在容家里面,

    谜团太多,我全都想知道,可又偏偏是现在的我,根本无法触及的,我深知现在自己再如何关心这些事情都没有用,我从浴室里冲出来的一刹那,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给容寻打电话,去趟容家,见见……容?,

    可我却在冲出浴室的一刹那,整个人愣在了原地,躺在客厅竹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云琛,怎么在我进入浴室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不见了,

    猛地,我像是脑子发热似得,迅速的跑到了其他房间里,几乎将整个洛十五的家都给翻了个遍,却依旧没看到云琛的半毛钱影子,

    忽然,我的身后一暖,像是有人从我的身后伸出了双手,环抱住了我,我的鼻尖飘散着熟悉的香味,很好闻,闻的我刹那间潸然泪下,我猛地回头,看到了云琛那张熟悉的俊脸,紧绷了这么久的神经,终于在这一刻,放了下来,

    无论如何,没事就好,

    可云琛却在这时,把我抱的发紧,整张脸埋进了我的发尖里,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道他干嘛这么做,可他却忽然在这时,轻声的在我耳边,对我说了六个字:“沈桃之,对不起,”

    我听到这句话的刹那,浑身猛地一颤,云琛他为我挡剑,该是我谢谢他才对,他对我说对不起干嘛,

    而他说完这句话,便直接松开了抱住我的手,将我整个身子转了一圈,正对着他,那炯炯有神,无比认真的眼睛望着我,

    我看着这样的云琛,咽了咽口水,小声的问了他一句:“你什么时候醒的啊,”

    云琛没理我,依旧是这样望着我,

    我被他这样望的浑身不自在,可莫名的,心中却洋溢了一抹重逢的喜悦,我和云琛对视了一眼,是再也忍不住,两人约好了似得,??笑了出来,

    笑完之后,我狠狠打了一下云琛肩膀,骂了他一句:“醒了就醒了,还要躲起来玩神秘,”

    云琛没回我,而是忽然,叫了一下我的名字:“沈桃之,”

    “干嘛,”我问,

    “沈桃之,”

    “你到底要干嘛,,”

    “没有,我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云琛那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最后像是感叹般的吐出一句:“活着,真好,”

    我顿时白了他一眼,问他:“活着不好,难不成去死么,”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