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章 诅咒

    我顿时没听懂容寻的话,连忙开口问他:“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容寻的脸色非常难看,简希像是和我一样不知道这些事情似得,一脸好奇的看着容寻,容寻忽然叹了一口气,闭了闭眼,问我说,我之前见到父亲容?的时候,容?有没告诉过我,关于古格王朝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说:“有啊,容?之前告诉我说他之前和他的朋友掉进了古格王朝的墓穴里,在里面认识了我妈之后,就没有了,”

    容寻一听,诧异的问了我句:“难道父亲没有告诉过你,之前和他一起进入过古格王朝墓穴的人,都受到了凤眼诅咒,最后全都被蛊虫折磨的穿肠破肚死了吗,活下来的,只剩下父亲,”

    “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活下来的只剩下父亲,”我急忙问到,

    容寻苦笑了声,随后说道:“因为沈遇凝,”

    他话音落下的刹那,我这才幡然醒悟,

    对啊,我妈可是从那墓穴的棺材里爬出来的人,她既然选择和容?在一起,又怎么会看着容?去死,

    随后,我问容寻,既然容?没有死,那他有受诅咒吗,

    容寻点了点头,说诅咒是在的,但是不知道沈遇凝用了什么方法,将这诅咒最大程度的限制住了,几年间里,难得控制不住发作一次,

    我听完这话,正打算回答,容寻的脸色猛地一变,开口说道:“对了,进入古格王朝之后,受诅咒的人,一般都在每个月中旬,也就是十五号诅咒会被触发,所以云琛很有可能,是在诅咒缠身的时候,被拜月教的人抓到……

    后面容寻还有话,却没说,可我看他的脸色,却清楚他接下来想和我说的,应该是,像云琛这么谨慎的人,诅咒发作的时候,肯定是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被拜月教的人抓到,

    这个问题,我也有想过,可我却忽然不想知道答案了,

    可我却想知道,别人的诅咒是穿肠破肚而死,云琛的诅咒怎么会和别人相差这么大,

    或许,这所有的一切,只有云琛能够回答了吧,

    安然无恙的在家里渡过了这最难熬的一晚,第二天云琛和洛十五的脸色都恢复了大半,我也找了个空档,跑到王婆婆的家里,想看看她的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发现王婆婆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房子还像被人特地整理过一样,整洁的不行,我顿时有些愣住了,连忙跑到了李二丫的家里,想去问问李二丫,

    可李二丫却告诉我说,她也不知道,最后只能作罢,

    之后,我和容寻还有简希在陈家村里呆了两三天左右,洛十五便苏醒了,苏醒的第一件事,竟是问我的安慰,让我有些惊讶,却暗自将洛十五这个朋友记在了心里,

    这些天里,容寻和简希对顾倾城都只字不提,反倒在洛十五苏醒之后,问洛十五关于顾倾城的事情,可我却发现,洛十五和简希,容寻三人,对顾倾城这个人不但毫不知情,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而且见到帝纯对顾倾城那副恭谨的态度,都相当吃惊,毕竟,像帝纯这么傲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女子低头,

    要么,是有把柄在这顾倾城手上,或者是有什么约定,合作之类的,要么便是被顾倾城给收服了,

    不过让大家最吃惊的,并不是这个,而是顾倾城的脸,

    要不是她和洛十五不是一条路子的,就凭那张七八分相似的脸,都能让人认错人了,

    可洛十五说她是独生女,父母又死的早,根本没有兄妹,而且就凭云琛家的那张照片上,就能说明,顾倾城很有可能,和云琛一样,是个已经活了很久很久的已死之人,

    只是因为年代久远,想要调查起她的真实身份简直是难上加难,

    离开陈家村的那天,我特地带着容寻,简希,还有洛十五去我妈的坟上,好好的上了三炷香,磕了几个头,哪怕这里已经没有了我妈的尸体,可对于我来说,却是个寄托思念的存在,

    我上香磕头的时候,容寻一直表现的十分淡定,直到转身下山的刹那,脸色这才有了微妙的变化,

    或许,在他那单薄冷漠的外表里,有一颗渴望亲情的内心吧,

    回到北京,我既不敢住容家,也不敢去简家,又把云琛家里的要是给弄丢了,最后住在了洛十五的家里,

    可我在她家一住,就是半个月,云琛连呼吸都恢复了过来,却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倒是让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只得每天对着云琛发呆,而洛十五又是个野性子,和个女霸王似得,难得在家,所以我住在她家里的这段时间里,几乎只有我和云琛二人,

    这些天里,我好几次想询问洛十五关于引魂灯的事情,她都来无影去无踪的没时间告诉我,而随着时间一天天的增长,我却发现,我对引魂灯的控制越来越薄弱,甚至都没办法用它引出怨气了,

    直到我整理自己行李的时候,从包裹着的衣物里掉出那本我妈留给我的奇门易数这本书,还有那封最后的信,我这才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的,将这封信拆了开来,

    这封信,很长,足足有七八页之多,字迹清秀,非常整洁,我看到我妈字迹的刹那,再也忍不住思念,哭了起来,

    特别是看到,我妈这封信里,最开头的两个字,桃桃,

    这两个字是我妈给我取的小名,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这样叫过我,我已经不记得了,可我几乎是含着泪,看完我妈给我写的这封信,

    不知道我妈是害怕这封信落入他人之手,还是想我在破解谜团的途中一步步成长,并没有将前因后果说的非常详细,却为我解惑了不少,

    桃桃,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是有人发现了你的存在,让你卷进了这场无法逃脱的宿命之中,

    灯有三盏,分别为引魂,续命和震魂,是明代的时候,有七位能人,进入了古格王朝的墓穴之中取出而来的,而后成立了七大家族,

    随着时间的流失,七大家族渐渐瓦解,掩埋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引魂灯是我们江南沈家世代传承,续命灯在苗疆洛家,震魂灯不知所踪,而曾经的七大家族有过那几大家族,也被岁月所掩埋,

    我是被养在棺材里长大的,从出生起,便有了记忆,可这记忆却十分的模糊,残缺,我也只能靠着记忆,将本来属于我们沈家的引魂灯夺回,可引魂灯夺回之后,我却发现,引魂灯是至宝,虽然人人都想要,却不是人人都能继承的,

    继承引魂灯的条件,必须是天生阴命阴骨,浑身属阴,百阳不侵,还必须是我们沈家的血脉,这样的人,千年难得出现一个,一旦出现,要么是为祸一方的妖孽,要么便是宏图一世的枭雄,

    我不想你成为为祸一方的妖孽,也不想你当宏图一世的枭雄,我只想你能和正常的孩子一样,过完这段安详的人生,所以我自私的偷偷把你带到了陈家村里,隐姓埋名的生活了起来,本以为,能够以我的方式,为你替天改命,让你逃脱这次劫难,可最后我却发现,想逆天改命,根本是痴心妄想,

    所以我只能自私的将所有一切的事情隐瞒着你,要是你能不被牵扯进这件事情,或许还能安然无恙的渡过此生,

    我的这辈子,算是无法逃脱一切的牵绊,我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