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五十章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

    就在我愣神的刹那,李二丫这才从井里爬了出来,爬起来的瞬间,看到王婆婆的尸体吓的直接“啊!”了一声大叫了起来。

    李二丫吓的面色苍白,紧紧的抱住了我:“王婆婆她……怎……怎么会?”

    我紧抿着唇,没说话,盯着王婆婆的尸体看了好久,发现她的尸体脸色铁青,连尸斑都出来了,十分吓人,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死了估计有好几个小时了吧?

    不由得,我低下头问李二丫:“王婆婆什么时候让你去救我的?”

    李二丫咽了咽口水,颤颤的吐出一句:“昨……昨天。”

    我听完李二丫的话,正准备上前将王婆婆的尸体放下,她却吓的直接哭了起来:“桃之……你说王婆婆这么开朗的人,怎么可能会自杀?”

    她一边哭着,一边朝着抬起头问我,我伸手将李二丫脸上的眼泪擦干,对她摇了摇头:“王婆婆应该不是自杀,是他杀。”

    李二丫一听,吓的脸色瞬间一僵,长大着嘴迟迟没有反应过来,我指了指王婆婆尸体下面的地板,对她接着道:“没有椅子垫着,也没桌子撑着,王婆婆一米五多的人,可能爬上这么告吗?”

    “那……那会是谁杀的?”李二丫被吓的连说话都在打哆嗦,害怕的问了问我,我对她“嘘”了一声,说了句:“我去把王婆婆的尸体先放下来看看……”

    李二丫却猛地对我摇头,死死的拽着我,似乎是不想让我去,可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几声动静,吓的我和李二丫腿都软了,正想找个地方藏,却发现王婆婆家里整洁的不行,根本没一个地方能藏身的,所幸我拉着李二丫直接跳下窗户,躲在了房后的窗户底下。

    我和李二丫才翻过窗子刚落地,大气还没喘,门外的人便已经走到了王婆婆的家中,随后一声声翻箱倒柜的声音响入我的耳旁,我吓的头皮都麻了,拉着李二丫死死贴着窗户底下,不敢动弹。

    来人翻了很久,一直没有翻到东西,这才响起了一道男声,竟然是帝纯的声音?

    “沈桃之,我已经算到你就在这里了,你要是不出来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云琛的命在我手里会不会保住。”

    我一听帝纯这话,莫名的有些躁动,可却生生忍在了原地,没说话,几秒后,帝纯再次开口,故意扬声道:“沈桃之,这死老太婆应该是你的谁吧?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她烧了。”

    我是再也忍不住,连忙就想起身,却被李二丫死死按在了原地,她对我摇了摇头,面色冷峻,显然是想让我冷静。

    我深吸好几口气,一咬牙,继续躲在这儿没出声,可帝纯却忽然笑了,笑的非常刺耳,猖狂,等他笑了许久之后,他这才再次开口:“对了,不然这样,你现身,我告诉你两个秘密怎么样?”

    帝纯这话,落下许久都无人回应,他忽然冷笑了声,道了句:“沈桃之啊,我要是你,就不会那么容易相信一个连底细都不清楚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帝纯的音调故意拉的很长,勾起了我的好奇,可我却不会傻到这个时候接他的话。

    就在这时,帝纯嘴里“啧啧”了两声之后,问我:“你知道我们是怎么发现你是沈遇凝女儿的吗?”

    这话刚一问完,帝纯便回答了自己的话:“我说是云琛发现的,然后来和我说,让我去设计抓你的,你信吗?不过呀,这云琛还真是心机婊,把坏人给我做了,自己演好人去了。”

    我听到帝纯这话的刹那,呼吸都慢了半拍,整个人呆滞在了原地,第一反应是根本不相信!

    可这还不够,帝纯说完这话,继续又道了句:“而且你觉得像云琛这样的人,可能被我抓到,又被我当成筹码来逼你吗?”

    我口里一句:“你什么意思?”差点脱口而出,却被李二丫死死捂住了嘴,她被吓的浑身早就冰凉不已,不断对我摇头。

    可我听到帝纯这话的刹那,一颗心彻底乱了!

    就是打死我,我都无法相信,会是云琛在背后设计的我,更无法相信,云琛是这样的人。

    而帝纯这话,却忽然点醒了我,我忽然想起,云琛在离去前对我做的那些,还有对我说的那些话,怎么看都像是离别的话。

    难道说,帝纯说的话是真的?

    可要是真的话,云琛浑身是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没必要把戏做的这么真吧?

    就在这时,一旁忽然传入一道男声,对着帝纯喊道:“大人,不好了,云琛被人劫了!”

    我一听这话,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而帝纯更是直接撤出了这里,随着他们的脚步越来越远,我正想要爬起身,却害怕是帝纯耍的诈,直到我继续蹲在这窗户底下好一会了,确定他真的走远了,这才站起身,拉跟着李二丫爬回了屋里,可就在我和李二丫爬回无力的刹那,却猛地发现王婆婆的尸体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和李二丫,把我俩人吓得不断后退……

    可王婆婆却在这时,一步步紧逼了过来,李二丫吓的几乎是带着哭腔开口:“王婆婆……你干嘛?”

    王婆婆并没有理我们两个人,而是僵硬着身躯绕过了我俩,走到了我俩身后,伸手敲了敲墙壁上的砖,把砖块取下的刹那,瞬间到底。

    就在王婆婆到底的瞬间,我猛地发现,这墙壁里藏着的竟然是我妈留下的黑匣子和那本奇门易数的古书?

    这是怎么回事?这书不是葬在我妈的墓里吗?

    我妈的尸体不见了,东西怎么会在王婆婆这里?

    没的多想,我狠狠一咬牙,将这两样东西抱入怀中,却发现黑匣子的体积有些大,不太方便携带,索性我直接打开了这黑匣子。

    可就在打开黑匣子的瞬间,我猛地看见了里面放着的引魂灯,和我妈留给我的信,也就是她临终前交代我的第三件事。

    我将引魂灯还有那本书随意的塞在衣服里藏好,正打算打开这封信,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来电人是洛十五,电话刚一接起,她便连说了好几句不好了不好了,随后问我是不是脱了身,说她和容寻已经到了陈家村里。

    我一听她这话,正想要回答,她却告诉我云琛有危险,让我赶紧过来,随后报了个地址给我。

    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给我报的地址,竟然是我妈下葬的那座山头,深吸一口气,我让李二丫和我一起把王婆婆的尸体搬上了床,盖好被子,随后让李二丫先回家,自己撒开了腿直奔那座山头。

    我奔跑的速度很快,不知道是想弄明白云琛的事情,还是想快点跑到容寻他们的身旁,可我才跑到后山脚下,耳旁便猛地响起巨大的爆破声,震耳欲聋的十分骇人!

    我小心翼翼匍匐的爬上了闪,却看见帝纯和一名女子打斗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周围站了好多人,穿的全是拜月教的衣服,看上去很像是内斗,云琛被人绑在了一旁,整个人蜷缩在了一团,像个捂住的孩子一样,死死的抱着自己,浑身是血,非常狼狈,眼睛禁闭,像是还在昏迷。

    我看着这样的云琛非常心疼,放在暗中的手死死攥在了一起。

    可女子手里的灵铛却在这时响了起来,只是瞬间,她和帝纯停止了打斗,猛地将目光四处一扫,对着空气吼到:“铃响灯现,引魂灯就在这周围!肯定是沈桃之拿到引魂灯来这里了!”

    女子话音落下的刹那,在场的拜月教众人纷纷行动在林子里找起了人,就连帝纯都暂时和女子站在了一块,可以看出,虽然他俩不对盘,但他俩肯定是一伙的!

    我被女子这道声音吓的不轻,正想要逃,却被人捂住了嘴,回头一看,竟然是洛十五和容寻,简希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容寻的刹那,我那本来十分晃动的心,顿时定了下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我一直以为我身后空无一人,无人可以依靠,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亲人。

    他对着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并没说话,随后他们三个将我拉到了一旁的死角躲避了起来。

    女子手中的灵铛还在不断响起,而她灵铛响起的刹那,我别在腰间的引魂灯更是晃动了起来,洛十五见了,直接把引魂灯拔了出来,让我握在手里。

    说来也奇怪,就在引魂灯被我握在手中的刹那,竟然停止了晃动,怪怪的躺在我的手中,随后便是一股冰凉的触感传入掌心,虽然很凉,却不渗人,反倒有些“温暖”。

    女子在周围找了我很久,却一直没有找到我的人,气的直接大骂,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见我没反应,气的直接骂了句:“听说你妈沈遇凝是个婊子,看来,她生的女儿也还是婊子?”

    我被她这话说气的不行,却被洛十五他们死死的按住,让我别轻举妄动。

    女子一见骂我妈竟然不管用,又骂了我爸,甚至到最后把我全家都骂了一遍,见还是不行,直接笑我是废物,只敢躲在暗处,拖后腿的东西,还说我要是敢出来和她一较高下,一定会被打的连妈都不知道是谁。

    不得不说,女子这激将法用的真好,所有的话都直戳在我的痛处,把我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杀了她,可我却深知自己此时无能,出去也不过是送死。

    几个呼吸之后,女子环顾四周,摇了摇手中的灵铛,忽然发出一声冷笑,握着手里的鞭,狠狠的就抽打在云琛的身上,疼的云琛浑身发抖。

    也不知道云琛是怎么了,浑身发抖,却依旧紧闭着眼,眉头紧皱,像是沉寂在梦里!

    我望着这样的云琛,心疼不已,狠狠咬着牙,握着引魂灯的手不断发抖,可女子抽完这鞭,还没完,狠狠的又抽了几鞭,一边抽,还一边骂:“老婊子生的小婊子,见着喜欢的人被我打了,还当缩头乌龟,哈哈哈!”

    我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翻滚,呼吸不断紧促了起来,眼底猛地奔出一股杀意,想冲上去杀她,可她却在这时,又是狠狠几鞭,打在了云琛的身上,接着骂道:“活该你妈被人抛弃,死在这村里没人管,活该你被人算计,什么样的人生出什么样的孩子。”

    骂我可以!

    但骂我妈绝对不行!

    打我可以,但凭什么因为我,牵连到云琛?

    只是瞬间,我再也站不住,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沸腾的快要炸了开来,引魂灯更是在我手中不断颤抖了起来,洛十五和容寻等人见我这副模样,想要阻拦我,却被我一把推了开来。

    他们被推开的瞬间,震惊的不行,似乎无法相信,我哪来的那么大力,就连我自己,都想象不到,可此时的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眼前这个女人!

    我妈这辈子已经够惨了,她凭什么骂她,凭什么?

    还有,什么样的人,生出什么样的孩子,像我妈这样的女人,生出的女儿怎么可能弱!

    忽然,一声怒吼,从我的口中发出,我直接冲到了她的面前,握着引魂灯挡着她的面,咬牙切齿的骂了句:“婊子,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站在她身旁的帝纯,见我出现,眼底猛地闪过几分震惊,可这名女子,见到引魂灯的刹那,眼睛都直了,猛地就朝着我冲来,嘴里还畅快的笑了起来:“哈哈,说就说,不就是婊子生出的女儿吗?你手里的引魂灯,是我的拉!”

    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力气,一听到女子这话,在她冲到我面前之前,直接迎了上去,一巴掌直接甩在她的脸上:“你给我再说一遍?”

    女子猛地瞪大双眼,似乎不敢相信,在她眼里如同蝼蚁般的我,竟然敢伸手打她?

    只是瞬间,她的眼中猛地溢出蛇蝎怨毒的狠色,直接与我扭打在了一起,我没接触过玄学,更不会武功,三两下的,便被这名女子打的遍体鳞伤,可我心中的怒火却越少越狠,在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的刹那,直接爆发了出来,仰天猛地吼了一声。

    再次睁眼,眼前的一切已经成为了血色,我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有源源不断的怨气在燃烧,引魂灯在我手中发烫的厉害,我想杀了眼前这名女子,它竟在下一秒化为了一并透剔透明的长剑,供我驱使。

    女子见状,眼底猛地闪过几分害怕,脸色一白,似乎是想逃,我的呼吸一紧,瞬间追了上去,追上去的刹那,耳旁忽然响起了一声闹铃的声音,好像是我之前设的十二点响起的闹钟响了,而云琛的眼睛,竟在这时睁了开来……

    就在云琛睁眼的瞬间,我的动作一慢,耳旁忽然传来一声:“小心!”

    好像是容寻的声音?

    只是瞬间,云琛一脸阴沉的扑到了我的面前,一句话,从他的口中轻声脱出:“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披荆斩棘,只身踏血,为我而来。”

    就在云琛话音落下的刹那,忽然响起“扑哧”一声,像是皮肤被利器刺破的声音。

    下一秒,腥红的血液,却溅了我一脸……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