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四十八章 逃

    我躺在这棺材里想要反抗,可这棺材已经被人钉上了钉子,我根本就打开不了,我只感觉棺材里的空气在一点一点变少,狭小的空间压抑的不行,一股股难闻的腐臭味充斥着我的鼻腔,我想要嘶吼,想要呼救,却发现自己的身下一沉,好像真的被帝纯丢进了泥土里……

    随后,便是一声声铲土声,随着铲土声响起,我只感觉自己的一颗心,都随着铲土的声音在颤抖,我的手不断在敲着棺材盖子,和棺材的两壁,想把这棺材打开,敲着敲着却发现,这棺材盖子和两壁怎么有些奇怪?

    猛地,我深吸一口气,镇下了心,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照在了这棺材两壁和盖子上,却猛地发现,这上面竟然布满了指甲抓痕,难道说,我妈下葬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死,却被活埋了,被埋了之后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埋了,不断的挠棺材想呼救?

    可我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屏着呼吸,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发现现在是晚上九点钟,距离洛十五说的十六号最后一秒,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我不知道三个小时之后,是不是真的像她所说的那样会有奇迹,但我知道,我在这棺材里,根本撑不过三个小时,随着铲土的声音越来越小,这里面的空气也越来越稀薄,我的脑袋却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对帝纯求饶是没有用的,这种时候想找人来救我,也是不可能的,我要是能有办法离开这棺材,逃脱帝纯的掌控,跑到王婆婆家里,兴许还能留下一条活路。

    忽然,我手里握着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我猛地点开手机一看,发现是洛十五给我发的短信,在这之前,她还给我发了很多条,无非是在询问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有没办法能逃脱,要是没办法,就想办法拖到十二点过后,千万别那么早把引魂灯给帝纯。

    我看到这条短信,嘴角轻轻一扯,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别把引魂灯给帝纯?我自己都不知道引魂灯到底去了哪里!

    而且,我更觉得奇怪的是,我妈的尸体是我亲手葬下去的,这棺材也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为什么我妈的尸体和棺材里的东西都不翼而飞了?

    难道说,是我妈有先见之明,还是说……

    有人捷足先登?

    一想到这,我心里乱的不行,正想着给洛十五回短信,却发现容寻和简希也给我发了不少,简希问的问题和洛十五差不多,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三个此时应该呆在一块儿。

    而容寻,给我发的短信,竟然只有一条:“姐,你怕吗?”

    简单的四个字,我顿时流下了眼泪,像个傻子一样蜷缩在这棺材之中哭泣了起来,在我妈死后,我一直觉得,我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只有自己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此时,在我这么无助,甚至一度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我一直视为陌生人的亲弟弟,竟然给我发了这样一条短信。

    我浑身不断发抖,嘴里轻轻吐出一句:“我怕,很怕,我怕我要死了,可我却不能害怕。”

    棺材里很冷,可这冷意,却无法透过血肉,直击我的内心了,因为我知道,此时的我,根本不是自己一个人。

    或许,在容寻那冷冰冰的外表内,一直藏着一颗温暖的心,只是因为身处幻境的因素,他没有学会如何表达罢了。

    忽然,我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竟然是容寻再次给我发来的短信:“姐,等我来救你。”

    血浓于水,莫过如此。

    别人说的再多安慰,关切的话,都比不上容寻的这一句,“姐,等我来救你”让我感到温暖。

    我擦干泪,深吸一口气,颤颤的给容寻回了一个:好。

    可就在我这条短信刚发出去的刹那,棺材顶上再次传出铲土的声音,我吓的双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在了脸上,随后我小心翼翼的把手机调为静音,放入口袋里,静静的躺在这儿等,等了好久,只感觉铲土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到最后这棺材被人拎回了地面,我的心彻底冷静了下来,嘴角更是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看来,帝纯还不敢杀我。

    既然如此,那即便我的命再贱,也有筹码在身,不是吗?

    棺材盖子被打开的刹那,我躺在棺材里,对着帝纯绽了一抹十分璀璨的笑容,帝纯那本来十分猖狂的脸色猛地聚变,似乎没有想到,我当时被吓成了这样,又被他活埋之后,竟然还能笑容依旧。

    我没说话,也没有动,就这样躺在棺材里注视着他,最后还是帝纯先破了功,伸手将我从棺材里拉了出来,死死的盯着我看了好久,这才吐出一句:“你不怕死么?”

    帝纯只字没提我妈尸体和引魂灯的事情,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我看了他一眼,摇首道:“怕。”

    话音落下的刹那,帝纯脸色猛地一变,我这才接着道:“但我还有更怕的。”

    “怕云琛死在我的手上?”帝纯讥讽的开口,我并没有回答他,强绷着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神经,站在原地。

    帝纯将我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之后,忽然对我赔了个笑脸,和我道了歉,说他刚刚是太冲动了,做了很多不对的地方,问我能不能原谅他。

    我没说话,目光却一直盯在他的脸上,他见状,连忙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电话打完之后,走到了我面前,对着我友好的笑了笑,又道了声歉,随后告诉我说,他让人把云琛带过来了,让我带他去找引魂灯,灯一到手,云琛马上给我。

    可我还是没有动,不是和帝纯较劲儿,而是根本没想到帝纯变脸竟然会变的这么快,更知道,自己此刻是在与虎谋皮,一步错,步步错,能不能活下去,每一步都十分关键。

    而帝纯见我这副模样,更加站不住了,问我是不是还不满意?

    我见着帝纯这样子,顿时觉得他好可怕,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阴晴不定,软硬皆吃,不按理出牌,又城府极深的人。

    可也不傻,帝纯现在给我好脸色,是想给我吃颗糖,要是我不接,那等待我的,估计就是来硬的了吧?

    毕竟,帝纯让人把云琛带来陈家村,我可不认为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更像是用云琛来要挟我,不是吗?

    不由得,我对帝纯笑了笑,哎呀了一声,说了句:“都怪我,连我妈坟葬在哪,都不知道,还是你找到的,好像我妈临死前告诉过我,引魂灯在村里什么位置来着……”

    帝纯一见我上道,眼底猛地闪过一道精光,问我:“引魂灯在哪?”

    我低下头,指了指帝纯死死掐着我的那只手,随后对他笑了笑,他连忙放开我的手,眼底满是焦急,随后我闭了闭眼,想了想,这才告诉帝纯:“我妈说的好像是……她把引魂灯藏在了村口的小树林,还是村里那庙里,我也给忘了。”

    由于是撒谎,我这话说的极快,生怕自己出了任何纰漏,可帝纯哪是那么好糊弄的,一听我这话,眉头猛地一紧,一脸凶狠的瞪着我许久,见我脸上没出现异常,这才挥了挥手,让人把这棺材丢回坑里,填上了土,随后问我:“那到底是在村口的小树林,还是村里的庙里?”

    我正想回答其中一个,却顿时心生妙计,对帝纯道了句:“我不然去林子和庙里都看看?”

    说这话的时候,我特别的紧张,藏在暗处的手心里不断冒汗,可冥冥中我心里却有一个预感,只要我能顺利在拖着帝纯一会……

    我就能逃脱他的掌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