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四十四章 挖祖坟

    帝纯听后,显然是不信,却没有拆穿我,而是把这报纸一折,收回了口袋,随后问我:“你猜我调查云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儿?”

    “什么?”我被帝纯这表情吓了一条,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

    可帝纯却没直接回答我,而是在那笑了好久,之后对我勾了勾手指,示意我坐近一点,随后俯下身子,在我耳旁小声的说了一句:“我查到云琛和这名妓顾倾城结过婚,可惜那女的英年早逝,二十五岁就死了。”

    我听完帝纯这话,心里猛地一颤,可帝纯却在这时笑的非常肆意:“要不是查到这消息,我真会以为云琛是和尚,不喜欢女人呢。”

    他话语中的讥讽非常浓,听的我心里相当不是滋味,我很想反驳,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反驳他的理由,抬起头,和帝纯对视的刹那,他眼底的笑意更浓了:“听说在顾倾城死后,云琛疯了一段时间,四处寻找能够让死人复活的办法,你说……云琛费尽心机接近你,会不会有什么目的?”

    我没说话,只是紧抿着唇和帝纯对视,可帝纯笑的却更加灿烂了,还对我“嘘”了一声,随后将车窗摇下,任由窗子外面的冷风不断吹进,吹的我浑身都快发毛了,他这才开口。

    “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引魂灯手柄里刻着的藏语:手持引魂灯,一眼穿阴阳,按理说持有他的人是能够贯穿阴阳两界的,云琛却需要四处寻找让死人复活的办法,会不会是他无法使用引魂灯,所以接近的你呢?”

    “你什么意思?”

    我紧眯着眼,问道。

    可帝纯却摇了摇头,说他没什么意思,只是无聊,猜测猜测试试,随后还看似随意的叹了口气,对着我道了句:“哎,有些人呐,被人卖了,还一心为别人着想。”

    我被帝纯这话绕的死死的,很想问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此时的我,脑子已经清醒了不少,我要是再表现出任何冲动,估计我就不只是主动权被他握在手中那么简单了。

    见我没说话,帝纯也没在多说,而是哼着小曲儿,一脸吊儿郎当的靠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光景,时不时和我来一句:“你们闽北还挺不错的,靠着大山,空气真好。”

    我听后冷笑了一声,没说话,心里却被顾倾城三个字给打乱。

    这三个字在我脑子里思来想去转了很久,我挺想问帝纯,他有没去查顾倾城的资料,话到嘴边却忽然问了帝纯一个问题:“民国1917年的时候,云琛长得年轻俊朗,他现在还是这个样子,你说他是人是鬼?”

    帝纯听后,呵呵笑了一声,说了句:“谁知道呢?说不定呀,是个古墓里爬出来的千年大粽子!”

    我被他这猜测吓的心里猛地一颤,帝纯却不当回事,而是继续望着窗外,也不搭理我,直到车子开着开着,外面的天已经彻底亮了,太阳的光线洒入车里,他这才把窗子摇了回去,看了我一眼,见我靠在窗户边上想事情,他在我眼前挥了挥手:“发呆呢?”

    我猛地回头,却发现帝纯现在和我坐的挺近的,感觉还有些乖乖的,可帝纯却在这时,把手机掏了出来,从相册里翻出了一张女人的照片,随后把屏幕一锁,手机交到我的面前:“我记得你刚才说,你挺想看顾倾城照片的?”

    我点头,没说话,帝纯再次开口:“我可以给你看她的照片,但你必须答应我,在我拿到引魂灯之后,你给我一滴你的心头血和眼泪。”

    “为什么?”我顿时有些诧异,可帝纯却回了我几个字:“别管那么多,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我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手机握着的手机,狠狠一咬牙,应了下来,可帝纯却让我对着腾格里发誓,要是我违背约定,将会受到天神降罪。

    萨满教拜火拜天,拜日月星辰,崇拜自然,所以他们以“苍天”为永恒最高神,所谓“长生天”,而这“长生天”三个字,在蒙古读作腾格里,是天神的意思。

    帝纯竟然让我对着腾格里发誓,倒是让我有些诧异,不由得开口问他:“你信萨满教啊?”

    帝纯听后,却回了我一句:“我说我信佛教,你信吗?”

    我顿时一愣,傻傻的摇了摇头,可帝纯却绽了抹苦笑,回我说他没有信仰。

    他说他没有信仰,比他信佛教还让我不敢相信,要知道拜月教起源可就是萨满啊!教里的人都信奉萨满不说,就连他们的行动作风,甚至连教袍上的那枚图腾凤眼,就是萨满教里的银眼。

    他说他没有信仰,这开的是什么玩笑?

    见我不信,帝纯也没多说什么,车子翻到在这时,停了下来,我将目光一转,发现已经到了陈家村口。

    我顿时有些紧张,又特别想知道顾倾城长得什么样,狠狠一咬牙,对着腾格里发了誓。

    发完了誓,帝纯这才告诉我他手机的密码,让我自己输密码打开自己看,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帝纯的手机密码,竟然就是1917?

    他这是和民国扛上了,还是在民国的这段时间里,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没在多想,我把目光转到了手机上,当我看到顾倾城照片的刹那,心底猛地一颤,猛地吐出两个字:“好美……”

    真的很难想像,在这么动荡的时局里,竟然会出现如此长相的美人,照片里的她,穿着一身暗色丝绸做的旗袍,上面掠过大的黑影,满蓄的风雷。闪着木纹、水纹。每隔一段路,水上漂着两朵茶碗大的梅花,铁划银钩。

    旗袍开叉开到了大腿根部,身材极好,纤腰细腿,哪怕是一张黑白老照片,却还是能看出她生前的气质。

    面容更是生的端庄优雅,惊为天人,一撇一捺都骚动人心,若说要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她的眉毛,或许只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能够形容她的美。

    若不是先前知道她是青楼名妓,真的很难让人把她和妓女二字联系到一块儿。

    而且,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和洛十五长得有八分相似!

    要不是洛十五性格大大咧咧,成天一身黑,和个男人婆似得,身上还挂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走起路来就哐当响,我真会把照片上的女人,认成洛十五!

    看完照片,我抖着手,把手机还给了帝纯,问他:“这顾倾城怎么和洛十五长得一样?”

    帝纯把手机收回,笑着回了我一句:“谁知道呢?”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下了车,我立马跟着他跑了下去。

    下车的瞬间,我闻到家乡熟悉的味道,鼻子猛地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知道是想我妈了,还是觉得自己不孝,这么多年都没回来过一次。

    帝纯见我这副样子,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给我递了一张纸巾站在一旁,我把眼泪擦干,正打算带着帝纯等人进村的刹那,脑子却猛地一嗡!想起了之前洛十五给我发的那条短信,她让我务必拖住帝纯,拖到十六号,也就是今天的最后一秒。

    可我和帝纯现在已经在陈家村里了,挖个坟最多也就是一个小时的事情,让我拿什么去拖住他?

    一想到这,我脚下的步伐顿时慢了不少,甚至故意带着帝纯绕原路,没去我妈葬下的那座山头,而是带着他往我家里走。

    帝纯静静跟在我的身后,没有说话,可他看着我的目光,却让我有一种自己早就被他看穿了,他却不拆穿的感觉……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