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十九章 道歉还是告白

    我被这浓浓的黑气吓得不轻,可洛十五却嘿嘿一笑:“嘿嘿,这是怨气。”

    随后,又摇了摇手里的灯,那些流出来的怨气顿时被吸了回去:“觉得好玩吗?”

    我摇了摇头,被洛十五搞的有些懵逼了,可莫名的,却又觉得洛十五这人该是不会害我的,毕竟灯只有三盏,每个人也只能掌控一盏,她是续命灯的掌灯人,该是和我一伙儿的吧?

    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她手里这续命灯,名为续命,该不会真能逆天改命吧?

    这个问题刚在我脑海中回旋着,我便忍不住的开口问了洛十五,洛十五却像看傻子的看了我一眼,淡淡回了我一句:“等你哪天要是把引魂灯点亮了,你就知道这三盏灯到底是拿来干嘛的,不过……”

    后面的话,洛十五没说,还故意拉长了尾音,顿时把我的好奇心都勾了起来:“不过什么?”

    她笑盈盈的回了我一句:“不过,这灯最好还是别点亮的好。”

    我听后,诧异的又问了句:“为什么?”

    也不知道这洛十五是故意吊我胃口还是怎么的,摇了摇头,对我说了声下次告诉你之后,直接打开了车门跳了下去,末了还留下一句:“自己小心点,拜月教的人正在撒网准备抓你呢,下次我可没那么好心去救你了。”

    我望着洛十五离去的身影顿时有些发愣,总感觉她就像一阵风似得,来无影,去无踪。

    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我面前,我这才一踩油门,回了云琛家里,回到云琛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傍晚,到了饭点,才打开门,我便看到云琛黑着一张脸,坐在客厅里,我前脚刚踏进来,他的脸猛地就转了过来:“这么晚回来?”

    我被他这语气问的顿时有些懵逼,尴尬的“啊”了一声,云琛的脸更黑了,直接转了回去,转回去的刹那,还对我淡淡吐出一句:“还不滚去做饭?”

    “哦……”

    我连忙将门关上,屁颠屁颠的跑到厨房,可到了厨房却感觉云琛今天好奇怪,虽然之前的他,因为上次喝醉了强吻我之后,和我相处的气氛有些尴尬,可每天到了饭点他也会做饭啊啥的,今天怎么一脸反常?

    该不会……是我回来的晚了吧?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便被我打消了,毕竟云琛和我没啥关系,硬要说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流浪女和收养人的关系吧。

    所以,要是我把云琛惹急了,估计下一秒就被他扫地出门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接连好几天,云琛都没有和我讲过一句话,我也被洛十五那句:“拜月教的人最近在撒网准备抓你”而吓的不敢出门,每天在家里和云琛大眼瞪小眼,互相看来看去。

    直到一天夜里,我在睡梦中被一股凉气逼醒,睁开眼的刹那,发现云琛竟然压在我的身上,吸允着我的唇瓣,把我吓了一跳,张开嘴,正想要惊呼,云琛却借着这个空档滑进了自己的舌头,顿时席卷了我口中的空气……

    时间似乎一下子静止了,我瞪大着眼,望着云琛,他的脸近在咫尺,却尽显朦胧,短短几秒间的功夫,带走了我所有呼吸,甚至撩起了几分躁动,我想要推开云琛,却被他死死摁住,毫无反抗之力。

    而他身上那好闻的气息更是顿时传入了我的鼻尖,让我只轻轻一闻,便沉醉在其中。

    良久,云琛放开了我,我躺在他的怀里大口喘气,面色羞愧红的不行,可他却像没事人似得,躺在我的床上静静的抱着我。

    奇怪的是,这次云琛竟然没像之前那般对我说他之所以亲我,是为了阳气,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而我又不好意思问,只得别开目光,僵硬的躺在他怀中。

    许久后,云琛的声音忽然响起,喊了我声:“沈桃之。”

    他似乎,特别喜欢喊我的全名。

    “嗯?”我问道。

    “你……”他张口,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最后却只吐出一个你字,便没了音序,我猛地抬起头,看了云琛一眼,发现被月光所笼罩的他,整张菱角分明的脸,宛如带着光般耀眼夺目,让人别不开眼。

    “你想说什么?”我问。

    云琛忽然长叹,像是有些无可奈何的吐出一句:“马上月中了……”

    我瞪着眼,望着他,没说话,想从他的眼里看出多余的情绪,却发现,他的眼睛一如之前那般,深沉的宛若一汪冰潭,深不见底。

    云琛和我对视了许久,这才幽幽的吐出一句,“我要离开几天,你在家里乖乖等我,千万不要离开。”

    “去哪?”我顿时有些好奇,可云琛却没告诉我,而是闭了闭眼,从我床上直接爬了起来,走出了我的房间。

    云琛越是这样,我越觉得云琛有些奇怪,可他的性子我知道,想说的事情不用我问,他都会告诉我,不想说的事情,就是我问破头,他半个字都不会和我说。

    寂静的夜,被云琛一个吻,缭乱了我的心弦,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浑身有些难受,直至天亮,我都还是没有睡下,在第一股阳光照进屋子里的刹那,所幸直接从床上爬起,打开手机却发现,里面竟然有一条云琛给我发的微信。

    发微信的时间,是他离开我房间的时候,微信内容是:“我吻了你,是该道歉,还是告白?”

    我见到这条短信的瞬间,整个人直接傻在了原地,手机猛地掉在地上,我直接跑出了房间,想去找云琛,却发现云琛已经离开了……

    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在离开前要和我说那一番话?

    我深吸一口气,跑回房间,给云琛回了无数条微信,他却没回我一条,甚至连他的电话,我都打不通,越是这样,我的心就越是有些慌乱,翻开日历,发现今天是十四号,难道说,明天十五会发生什么,他不得已要离开吗?

    整整一天,我在云琛家里都有些魂不守舍的,想给别人打电话问问云琛的情况,却发现,自己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最后,手机界面停留在容寻的号码上,可打通了电话,我却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

    而容寻也没有开口问我,只是接着电话,似乎在无声的告诉我,他在。

    我深吸了好几口气,卯足了力气,这才问容寻:“你知道云琛去了哪里吗?”

    容寻一听我这问题,似乎有些意外,对我回了句不知道,随后问我:“他离开前有和你说过什么吗?”

    我回,他让我在家里好好呆着,容寻听完之后,竟然回了一句和云琛一样的话,还安慰了我一句,说全世界的人都会死,就云琛不会死。

    我听后,猛地倒吸一口凉气,问容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容寻却笑了笑,没回答我,之后我和容寻寒暄了几句,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眼瞧着第二天,也就是十五号这天入了夜,云琛还是没联系上人,我更是有些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我的一颗心跳的非常厉害,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毕竟,云琛这走的未免有些太过匆忙。

    就在晚上十一点刚过,我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人是杨铭,我看到这个来电的刹那,右眼皮更是跳的厉害,深吸一口气,接通电话杨铭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想见云琛吗?”

    “你什么意思?”我问。

    杨铭不紧不慢的回了我一句,“你微信把我从黑名单里先拉出来,我给你发个东西。”

    我听后,更是有些心慌了,可才把杨铭从黑名单里拉出来,杨铭却给我发了一个小视频,小视频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云琛……

    视频里的云琛,躺在一片血泊之中,整个人狼狈的不行,不断在地上打滚,就连脸上的表情,似乎都十分痛苦,而他的手里,死死攥着一根小红绳。

    这根小红绳我可不陌生,就是云琛之前挂在我手腕上的,我有次洗澡怕弄湿了,就把它取下了,事后想起再去找的时候,却发现不见了,只以为是云琛给扔了,却没想到,被云琛带在了身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