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十七章 引魂灯来历

    “容家作孽,自有天收。”

    当时的容青云,一见到信上写的这八个字,气的直接住进ICU里差点醒不过来,醒来的第一件事却是让所有人,加快速度,去把沈遇凝找回来。

    所有人都以为容青云之所以会这么着急的找沈遇凝是因为沈遇凝这赤裸裸的挑衅,或者是那个被沈遇凝抱走的女娃娃。

    可只有容青云和容齐知道,容青云之所以会这么着急,是那盏被沈遇凝带走的引魂灯,还有那本书。

    说到这儿,容齐猛地抬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我:“桃之,你知道吗,我想了大半辈子,都想不明白你妈偷那盏灯和那本书到底为了什么!”

    我听着容齐的话,并没有回答,我心里总感觉,容齐和我说的这些事儿里蹊跷太多,特别是我妈为什么第一眼就认识容齐,为什么要让容齐带她离开阿里札达布让区象泉河畔下的墓穴……

    而且,我冥冥中总有一个预感,所有一切的真相,都在我妈留下的那个黑匣子里……

    之后容齐说的话,无非就是这些年来,有多么思念我妈和我,有多么对不起我们娘俩,他却一直找不到我们,在我妈命牌破碎的那天,直接被吓晕了之类的话,我听到最后耳朵都有些长茧了,心里却感觉好笑的不行。

    这么想我妈,却没提过想去给我妈扫坟,去看看我妈?

    想不到的是,这念头刚从我心尖儿冒起,容齐竟直接开口问我:“桃之,你可以告诉爸,你妈葬在哪里吗?”

    我一听他这话,差点就把我妈的坟址道了出来,却在张口的刹那,把这句话吞了回去,一脸警惕的问他:“你想干嘛?”

    容齐一脸愧疚和悔恨的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这才开口:“我……我想见见遇凝。”

    还记得小时候在村子里,许多孩子都是自己的父亲母亲伴在身旁,我都羡慕的不行,不是没渴望过“父爱”,可现在自己的亲生父亲在我面前,我看他却像看陌生人似的,没有半点亲情。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毕竟我妈到死,都没提过这个男人,我也不好违逆我妈私自把他带到我妈的坟前。

    谁都没说话,场面忽然就这么安静了下来,容齐望着我好几次欲言又止,似乎非常痛苦,我见状,不由得主动问他一句:“我记得你刚刚说过,容青云之所以不让我妈进容家,是因为我妈是不明不白的女人,可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我妈是从阿里札达布让区象泉河畔爬出来的女人?”

    容齐听后,目光一颤,似乎没有想到我竟然还会记得这件事,不过却没隐瞒我,顿了顿之后,长叹一口气,这才道出事情。

    容齐说,西藏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里面流传着许多神秘而诡异的传说,特别是西藏的无人区,更是阴森恐怖,而阿里札达布让区的象泉河畔更是如此,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古格王朝的遗址就在这里。

    古格王朝是曾经拥有百万之众的金戈铁马的吐蕃王室后裔所建,传承20余代古格王,距今有1300年的历史最强盛之时,在历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有人说,古格王朝是因为藏传佛教的势力扩大,古格王和佛教首领之间的矛盾日愈尖锐,导致战争,最终灭亡。也有人说,古格王朝之所以灭亡,是因为与同宗的西部邻族拉达克人发动了入侵战争。

    至今,古格王朝因何灭亡,依旧是个迷。

    而这古格王朝最神秘的东西,却是他们祖上流下的那三盏神灯,有人说,这三盏灯是用诸葛亮死前用来续命的那盏七星灯炼化而成,也有人说,这三盏灯是集天下至阴至邪之气凝聚而成,可到最后,却还是没有一个说法能够证实这三盏灯究竟从何而来。

    有传说指出,只要有人同时点亮这三盏灯,便能贯穿阴阳,一震万鬼,白骨化肌,可谓无所不能,一时间更是掀起了全天下的烽火狼烟,几乎人人都想得到。

    直到明朝末年,战乱四起,有七位能人异士进入了西藏阿里札达布让区的象泉河畔想找寻古格王朝的遗址,却无意坠入了末代古格王的墓穴之中,在墓穴里找到了那三盏分别名为:引魂灯、震魂灯、续命灯的神灯。

    奇怪的是,这七位能人异士非但没有因为灯只有三盏而发生争抢,反倒在离开墓穴之后,结成一派,扩展成了七大家族,威风一时。

    直到清朝末年,七大家族逐步解体开始凋零,到建国初期,七大家族仅剩四大家族还屹立至今,而这四大家族,是由容家,简家,包括之前见过的那位名为洛十五的洛家,和我还没接触的的陈家组成。

    从容齐的口中得知,我妈拿走的那盏引魂灯,还有那本奇门易数的书,都是容家祖上从墓穴里拿出来,一直藏到现在的,所以当时的容齐把我妈带回容家的时候,容青云会那么反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害怕吧?

    毕竟,三盏神灯就已经有许多传说在那围绕了,虽然因为年代久远许多东西被人逐渐忘记,可一位从古格王朝墓穴的棺材中爬出来的女人,怎么看,怎么都有些惊悚。

    要不是沈遇凝长得一副中原人的长相,而不是藏区女人那样,估计都会被容青云当成是古格王朝后裔出来报复的吧?

    听完了这些,我的心里顿时有些五味杂陈的,更有一种想要回陈家村里,去把那盏引魂灯还有那本书给拿出来的冲动了,可我却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就在这时,容齐忽然问我:“你小时候,你妈有告诉过你灯的事情吗?”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

    随后容齐又问:“那你妈有拿过那盏灯做什么吗?”

    我还是摇头,撒了个小谎说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引魂灯还有那本书是什么东西,从小到大就没见过我妈拿出来过。

    容齐一听,显然是不信,却没有多问,而是叹了一口气,说什么灯有三盏,一盏灯在洛家手中,一盏被我妈拿走了,还有一盏还没现世,洛家的灯已经被点亮了,只希望接下来的两盏灯能够安稳。

    我听着他这话,总感觉他是故意说给我听的,而且心里更是有一种感觉,这容齐是不是没把故事说完,话只说一半啊?

    不过我倒是没问他,毕竟他要是会说的话早就说了,不会说的话我去问,岂不是显得自己非常好奇么?

    随后,和容齐寒暄了几句,我便找了个借口想要离开容家,出乎意料的是容齐没有拦我,也没再说那种让我认祖归宗的话,更没有提过我妈,而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目送我离去,在我快要踏出门的一刹那,轻声对我道了句:“要是你好奇这些事……或者闲着无聊,可以来看看我吗?”

    他这话说的语气有些发酸,我顿时一愣,侧了侧脸,轻轻对容齐点了点头,随后快步下了楼,想不到的是,就在我下楼的一刹那,竟然和上次刁难的我老者,也就是容齐的父亲,容青云撞了个正脸,吓的我差点踩空了楼梯。

    而他见到我的那一刹那,更是冷哼了一声,骂了我句:“孽种。”

    骂完这话,他反常的没有阻止我离开,也不知道是因为云琛上次的威慑,还是他欺软怕硬的本性,我听着他骂我却不爽了,在他离开的刹那,猛地回头,一脸讥笑的道了句:“等等。”

    容青云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冷哼挑眉,“你刚才说,谁是孽种?”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