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十六章 沈遇凝

    我一听容齐说那具女尸就是我妈,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他这开的国际玩笑吧?我从小在我妈身旁长大,她是人是鬼我还会分不清楚吗?

    许是见我脸色不善,容齐长叹一口气,摇首闭眼,继续诉说了起来。

    容齐说,当时的情况非常诡异,因为这具女尸,也就是我妈沈遇凝,一从棺材里爬起来,就走到容齐的身旁并且喊出了他的名字。

    她这话一出,原先害怕的人更加害怕了,生怕沈遇凝喊到他们的名字似得,瞬间后退了好几步,独留容齐一个人站在原地,容齐当时自然也被吓得不轻,可沈遇凝长得太祸国倾城,而且她除了装束怪异,又是从棺材里爬起来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地方像鬼,或者是死人。

    而且,沈遇凝喊完他的名字之后,就站在他的面前不动了,和他对视了好久之后,这才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他:“你可以带我走吗?”

    容齐不是一个见色忘义的人,可这沈遇凝天生就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她的魅力,容齐望着她眼睛竟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答应了沈遇凝,跟在容齐下墓的人一见容齐这样全都傻了眼,都觉得容齐这是疯了!

    可容齐却深知自己没疯,甚至看着眼前沈遇凝这一副如同孩子般灿烂的笑容慌了神。

    或许,在这一刻钟,容齐的心已经沦陷,只是他自己都没想到,从小被容青云,也就是容齐的父亲,那位上次刁难的我老者,从小以帝王之道教育的他,竟然会因为儿女情长而忘了自己的宏图壮志,忘了自己的身份处境。

    这个墓穴沈遇凝非常熟悉,三两下的便带着他们避过了所有机关阵法离开了这里,可却只字没提这个墓穴的主人到底是谁,她又是怎么出现在这个墓穴里的。

    从墓穴里出来之后,他们一行人直接回了北京,回去的这几天里,容齐与他们的伙伴们和沈遇凝一接触,顿时都忘了她是一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女人,甚至因为她的知性,大方而好感连连,甚至还有个男子想要追求沈遇凝却被拒绝了。

    沈遇凝出来之后,一直住在容家,一开始,容青云以为自己的儿子是随便带个女人回来,也没多过问,直到容齐与沈遇凝的感情越来越好,甚至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容青云这才意识到不好,一查才知道,沈遇凝的底细不但白纸一张!还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女人,顿时是又气又愣,直接找上了容齐,想让他解决了这个女人。

    可当时的容齐早就和沈遇凝坠入了爱河,他哪舍得与沈遇凝分开,又害怕自己的父亲会对沈遇凝不利,只得先和沈遇凝商量。

    想不到的是,沈遇凝竟然在这时失踪了!

    沈遇凝一失踪,容齐自然被吓的不行,可他找遍了全北京,甚至连藏区的阿里札达布让区象泉河畔,他和沈遇凝相遇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却还是没寻到她的踪迹,而且就连他之前进入过的那个墓穴也被埋没在了茫茫沙海之中,要不是脑海中有着与沈遇凝相处的一点一滴,或许,他都会觉得这只是一场梦境。

    沈遇凝离开,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容青云了,毕竟沈遇凝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根本入不了他们容家的眼。

    而且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沈遇凝是从阿里札达布让区象泉河畔爬出来的人。

    听到这,我顿时傻了眼,直接打断了容齐的话,问他,阿里札达布让区象泉河畔有什么问题吗?

    可容齐却对我摇了摇头,让我先别打断他,等他说完在告诉我。

    既然他想卖关子,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而容齐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无比震惊!

    因为九个月后,沈遇凝回来了,而且还是挺着一个大肚子回来的……

    虽然沈遇凝三盏阳火全亮,身上也有人的气息,可在众人的眼里终归都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女人,此次回来,竟然大着肚子,而且这肚子还大的出奇,大家自然是感到奇怪,又有些害怕,生怕从她的肚子里,会跑出什么个妖怪来。

    可沈遇凝却异常淡定,非但只字不提自己这九个月里去了哪里,一回来竟然直接找上了容青云,告诉他,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容家的种,问他是不是要他打了?

    沈遇凝失踪的这几个月里,容齐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容青云本就生气,根本就没想到沈遇凝竟然又回来了,而且还挺着个大肚子,这岂不是逼宫吗?

    所以,容青云一听沈遇凝这话,就告诉她,她就算是把孩子生了,也绝对进不了他们容家的大门,如果这孩子是男孩,他们容家就留下,要是女孩,就直接弄死。

    容青云的话难听的不行,站在一旁的容齐听了,正想开口反驳什么,却被沈遇凝抢了先,她说话的时候笑的非常阴森诡异,与她这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身份符合的不行,只回了容青云一句:“放心好了,我会给你们容家一份厚礼的。”

    沈遇凝这话十分讥讽,听的容青云差点气死,可沈遇凝说完这话却没在和他废话,直接上了楼,回到原先属于她的房间里。

    据容齐所说,沈遇凝回来的那一个月,是他人生中过的最开心的一个月,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能够爱一个人超过自己的生命,会想抛开所有的一切,只和她在一起。

    可容齐也说,他好恨自己,恨自己没用,生性懦弱,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让她在容家受了非常多苦楚,可每次沈遇凝都是笑着对他说没事,在自己受委屈的时候还反倒安抚他。

    说着说着,容齐竟然哭了起来,我坐在一旁,看着两鬓斑白的容齐,心里莫名有些发酸,却还是忍了悸动,安静的坐在原处。

    直到容齐把眼泪擦干,这才继续说起了关于我妈的事情。

    他说,那一个月里,虽然她和容青云的争端还很激烈,可沈遇凝却没表现出任何异常,所有的一切都和反常一样。

    不过,却有一点非常奇怪,那就是沈遇凝在生产之前给了容齐一块她的命牌,和他说了很多看似道别在交代后事的话。

    可当时的容齐早就沉浸在自己日后妻儿美满的日子里,哪能注意到这些?

    一个星期后,沈遇凝顺产剩下一对龙凤胎,整个容家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就连一像铁面冷血的容青云,都难得露出几丝笑容。

    不过,他的这笑容是面对容寻才有的,面对沈遇凝剩下的那个女娃娃,也就是我,根本就是嫌弃至极,要不是看在容齐的面上没立刻弄死我,估计现在的我根本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可谁都想不到的是,就在沈遇凝剩下一对龙飞胎的当天晚上,她竟然抱着刚生下的女儿,还偷了容家祠堂里放着的那柄引魂灯和奇门易数这两样东西不翼而飞了!

    不过刚开始,容青云并没有多着急,毕竟,女人刚刚生完孩子,可是虚弱的不行,这样的她能跑到哪儿去?

    可他想不到的是,他找遍了全北京,都找不到沈遇凝的半个身影,就如同她之前那般,出现的诡异,离开的莫测。

    不过,在沈遇凝离开容家之前,倒有留下一封书信,是在沈遇凝离开约莫一个多星期左右从她的床底下找到的。

    信上,是这样写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