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十五章 真相

    我被云琛这话问的,顿时一愣,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啊?”

    可云琛却没在说话,脸色竟然还有些尴尬,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连一个字都没吐出来,直接跑到厨房去做饭了!

    见到云琛去做饭,我发现我的肚子也有些饿了,想伸出手摸摸肚子,却发现自己的脸颊红的不行,摸上去火辣火辣的……

    坐在沙发上发呆了很久,直到云琛喊我过去吃饭,我这才反应过来,可一顿饭下来,却尴尬的不行,总感觉我和云琛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无声息的改变……

    整整好几天,我在云琛家里和云琛交流根本没超过十句,要么是我在刻意回避他,要么就是他在刻意回避我,而拜月教的人,还有简家,容家都没有人来找过我,过的格外平静,平静到我总感觉自己是不是被人遗忘了似得。

    可直到某一天下午,我猛然想起了自己在下车之前,答应过容寻说要是有空,回容家看看容齐!

    而这几天,我因为云琛的那个吻乱了分寸,现在才想起来……

    不由得,我把自己收拾了一遍,这才跑到了客厅,和云琛说起这件事,想不到的是,云琛这次竟然没有说要陪我去,而是给了我一把车钥匙,让我自己过去,还让我在路上小心点。

    我被云琛这举动弄的有些发懵,难道云琛不陪我去吗?万一我在容家遇到上次那事怎么办?

    许是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了我的疑惑,云琛抬眼,轻声道了句:“只要你不在半路把油门当刹车踩,就死不了。”

    虽然他话没说很明白,但却给了我不少安全感,傻傻的对云琛笑了笑,之后拿着这钥匙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云琛的车是奔驰大G,非常的契阔,要不是我身高够高,估计连油门都踩不到,可在路上开着开着,我心里却有点犹豫,甚至都想调头回云琛家里了,毕竟我对容家人没什么好感,也不是太想见到容齐。

    思来想去想了好久,想给容寻打个电话,但我却没他的电话,最后只得给简希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自己该怎么办,可他刚一接电话,就问我:“你要来容家了吗?”

    我被他这话问的,顿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咽了咽口水,正想说些什么,简希这死胖子却自己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我压根儿插不上话,最后还没等我说,他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我气的差点把手机砸了,却明白,容家是非去不可了!

    也不知道是我刚才打的电话让他们有了预警还是怎么的,我的车才开到容家门口,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容寻还有简希。

    容寻的脸色很冷,整个人就像只冰棍似得,冻人与千里之外,而简希站在容寻边上,简直就像一只好大的狗腿,各种对容寻卖萌,看的我无语的不行。

    这简希该不会是GAY吧?

    把车停好之后,我刚一下车,简希便迎了上来,却没立刻开口说话,而是四处望了望之后,这才问我:“云琛没和你一起来吗?”

    我摇首,没说话,越过简希走到了容寻身旁,容寻却只对我点了点头,之后带着我进了容家。

    这次容家的大厅很空,也不知道上次那老头子,还有老头子后面的一大群人去了哪里,我顺利的被容寻带到了容齐的房间之后,他带着简希退了出去,还帮我关好了门。

    容齐还是和上次一样,坐在椅子上,一见我来,激动的就想要站起,浑身更是颤抖的不行,我见了,顿时叹了一口气,搬了把椅子坐在他的身旁,开门见山的问他:“为什么想见我?”

    “桃之……我是你爸。”容齐见我这么生冷的态度,有些失落,说出来的话,都颤抖不已,可我看的,却觉得极度讽刺。

    我妈还被葬在陈家村里,连个墓碑都没立,他只字没提过我妈,两次见面,都反复提及他是我爸,想让我认祖归宗?

    虽然心里十分窝火,可我却硬生生把这口气给压了下去,毕竟我来容家也不能白来,既然来了,和容齐单独见面,那就所幸把当年的事情问个一清二楚,不是么?

    不由得,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了容齐一眼,直接问他:“先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聊聊沈遇凝吧。”

    容齐一听我提起我妈的名字,眉间一颤,带着几分苦楚,似乎特别不想提及,却又叹了一口气,道:“是我对不起遇凝。”

    “所以呢?”我问。

    “我想补偿她,但她已经不在了,所以我才想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你的身上,好好拟补我曾经犯下的错误。”

    容齐的语气十分颤抖,整个人更是激动的有些苍白,可他这些话听在我耳朵里,却像废话似得,有些好笑。

    “拟补过错,不如说说,你到底犯了什么错。”

    我讥讽的回了容齐一句,可容齐一听,却有些傻了眼,反问我:“你妈难道没和你说过,当年的事情吗?”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容齐却是又叹了一口气,闭了闭眼,似乎在回忆曾经的痛苦,过了好久之后,这才说起了当年的事情。

    容齐告诉我,他和我妈的相识是一场发生在西藏无人区的意外,他年轻的时候因为家里的关系,大学学的是考古,跟着当时的一批考古队,进入了阿里札达布让区象泉河畔的古格王朝遗址做调查,却意外陷入了一个沙坑,发现这沙坑竟然是一个盗洞,而这沙子的下面!

    竟然是古格王朝某位皇室的墓穴,由于家里的关系,他对于这些倒不害怕,反倒觉得有些惊喜,而且当时掉下来的人不止他一个人,还有考古队里的几个人,所幸打着手电,在这座墓穴里搜寻了起来。

    这墓穴建造的空间很大,墙壁上的雕刻及壁画更是神秘而诡异,让人浮想连连,而且这墓穴的每个门边上,都建造着一尊巨大的造像,看上去是个女人,却长着一堆凤凰的翅膀,眼睛细长不说,头顶上还有一只凤眼,就连她的四肢背部,都各印一只凤眼。

    这凤眼容齐和他的伙伴们并不是第一次见,可不就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拜月教图腾吗?

    虽然拜月教的起源在藏区,可谁都无法将拜月教与这个古老的超度联系到一块,更有人因为拜月教的盛名害怕的想要离开这墓穴,却被容齐拽住,一路探了下去。

    容齐做这些是有私心的,因为包括容家在内的四大家族,与这古格王朝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只是这些关系埋得很深,除了四大家族的嫡系传人之外,知道的人少之又少罢了。

    而且,容家的祠堂里藏着的那盏引魂灯的来源地,就是这神秘莫测的古格王朝。

    可容齐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们一群人前脚刚踏入一间巨大的耳室,后脚这耳室里的棺材却自动打开了……

    所有人都以为是这棺材诈尸了,却没想到,一位体瘦纤盈,亭亭玉立,肤白如玉的女子从棺材里站了起来,穿着一袭古格王朝王室的袍子,一步步的朝着容齐他们走来。

    在场的人就算见过诈尸的,也不过是那种被风干的和老牛肉似得尸体,哪见过这样的?顿时就被吓的不轻,甚至有人当场被吓尿了。

    而这具女尸,不但没腐烂,和刚葬下去的一样,身上的三盏代表阳火的灯还全亮,半点不像死人的样子。

    说到这,容齐顿了顿,随后感叹的说了句:“你知道吗?你妈就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