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十三章 洛十五

    女子话音落下,我直接愣在了原地,而她却在这时越过了我,走到侍女的身旁,从她的耳朵里揪出了一只墨绿色的虫子,放在了自己腰间别着的小竹筒内。

    这只虫子被取出侍女体内的瞬间,侍女的脸色顿时好了起来,难道说,刚才侍女那么吓人全是这名女子搞的鬼?

    许是见我面露疑色,女子直接把手里的灯摆在了我的面前,问我:“认识这盏灯么?”

    我轻轻点了点头:“引魂灯?”

    女子听后,直接白了我一眼:“这是续命灯。”

    这时候我才发现,这盏灯的灯座上,用非常古老的汉语写了续命二字,而这盏灯手柄处的字是用藏语写的,我没认出是什么意思。

    我还没来得及问她续命灯是什么意思,女子直接把这名侍女给剥了,让我套上侍女的衣服跟她走,还说她绝对不会害我。

    也不知道是因为女子手里的续命灯,还是怎么的,我下意识的就接过侍女身上的衣服换了起来,换好衣服后,女子马不停蹄的拉着我就朝着外面跑去。

    这里是拜月教的基地,里面自然有许多教徒在来回巡视,大大局限了我和女子的行动,每走一段路,都得悄悄躲在暗处观察。

    也不知道这拜月教到底有多大,我和女子走了好久,都没走出这儿,我手上缠着的灵铛反倒不断在耳边响起,吓的我腿都软了。

    女子见了,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我一眼,小声骂了句:“胆儿那么小?”

    我咽了咽口水,没说话,此时的前方已经没有巡逻的教众,女子趁机带我跑到了另一边,隐进了暗处之后,女子靠在墙上不断喘气,想来也是非常紧张,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可看着她这样子,却根本问不出口。

    直到她把气顺过来之后,这才和我道了句:“一会要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你就自己先走。”

    “那你怎么办?”我一听她这话,连忙问道,可女子竟然回了句让我不要管她,还告诉我,容寻在外面等我。

    我真是千想万想都想不到,这女子竟然是容寻找来救我的?

    还没等我回答,女子再次拉紧我的手,带着我在这暗道上奔,可跑着跑着,耳旁却响起一道道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响起了一阵阵叫喊声:“有人闯进来带走大人的犯人了,大家快封锁各个出口,别让犯人逃了!”

    不仅仅是我,就连这名女子一听这话,脸色都是猛地一变,还小声的嘀咕了句:“想不到这帝蠢也没想象中的那么蠢嘛,这么快就发现了?”

    听女子这语气,好像和帝纯很熟的样子,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忽然被人重重一抛,丢到了暗处的一个死角之内,等我从地上爬起的时候,却发现,帝纯已经来了……

    而那名女子站在原地,见到帝纯非但不害怕,还笑盈盈的对着帝纯打了个招呼:“哟,这不是帝蠢嘛,好久不见。”

    帝纯一听女子喊他帝蠢,气的脸都青了,一字一句的从嘴里蹦出一句:“你再说一遍?”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女子闻声,笑了笑,丝毫没因为这里是帝纯的地盘而有什么害怕,可我在暗处听了,却是心惊胆颤……

    “洛十五,你是打算留在这与我作伴?”

    帝纯气的咬牙,恶狠狠的吐出一句,我听后,顿时一愣,原来这女的叫洛十五啊?名字还真是有点奇怪……

    洛十五见着帝纯这幅模样,笑的更加灿烂了,甚至还挑衅的对帝纯勾了勾手指:“你能留下我再说!”

    话音刚落,便猛地对帝纯攻击了起来,招招致命,招招阴狠,出招快的我都险些有点看不清了!

    而她手里盘着的那只小青蛇更是在她动身的瞬间,逼退了拜月教不少人。

    帝纯并没有使出全力,似乎是想快点摆脱洛十五来找我,一边躲闪,一边问她:“你到底把沈桃之藏哪去了?”

    我在暗处一听他提到我的名字,吓的脸都白了,咽了咽口水,正想隐匿的在深一点,却猛地被一道精光扫到:“原来你在这里!”

    声音……好像是帝纯的。

    我被吓的浑身一抖,撒腿就想跑,身后却猛地伸出一只手拽住了我,我还没来得及喊,容寻的脸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猛地就拉着我出了这地儿,帝纯一见,急的连忙追上,却被洛十五缠的死死,丝毫别不开身子。

    也不知道这帝纯和洛十五到底是什么关系,明明被人缠的这样了,却还是没下死手,帝纯气的狠狠对着早已逃之夭夭的我骂了句:“沈桃之我好心和你谈条件,你别给脸不要脸!”

    我一听他这话,正想回头回他一句,却被容寻带上了车子,早早侯在车里的简希轻轻看了我一眼,随后狠踩油门,扬长而去,我一个没坐稳,脑袋差点撞上了前方的椅子,狠狠的调整了坐姿,深吸一口气,这才问他:“洛十五怎么办?”

    容寻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前方,简希却不嫌事大的回了我句:“放心,死不了。”

    就在简希话音落下的刹那,车内的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容寻性子冷,本就不爱说话,简希专注的开车,我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谢谢他们救我呢?还是让他们带我去云琛家里?

    毕竟……

    我挺怕落在了他们手里,是从一个深坑落进另一个大坑。

    直到车子缓缓驶入市区,简希这才主动问我:“你想去哪?”

    他问我这话,我倒是有些意外,毕竟简建国可是特别想从我手里夺走引魂灯和那本书,而且容家人也对我虎视眈眈,他们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把我送走?

    “送他去云琛那里吧。”还没等我说话,容寻忽然开口为我做了答,我顿时一愣,压根儿想不明白,他们俩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车里忍了很久,我是再也忍不住,直接开口问他俩:“为什么救我?”

    简希回头看了我一眼,肥肥的脸上露出几丝浅笑,容寻只淡淡回我几个字:“没有为什么。”

    车内的气氛再次因为容寻的话冷了下来,我也再找不到话题能开口,只得安安静静的坐在车内,盯着车外的光景。

    时间一久,简希那多话的性子是再也坐不住了,恶狠狠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主动开口问了句:“你就不好奇洛十五是谁,她手里的灯是怎么回事?”

    我被他这话一问,眉头一挑,反问:“我要是问了,你会和我说吗?”

    “说啊,为什么不说。”

    简希笑着回了我这句,眼底猛地闪过几分算计,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顿时就冒了起来,这简希果然不是善茬,和简建国一样不做赔本买卖。

    见状,我没在多问,可他却主动和我说了,说之前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容寻的表情,见容寻没什么表示,这才开口:“灯有三盏,一盏引魂灯,一盏续命灯,一盏震魂灯,洛十五手里的续命灯是唯一现世的灯,而她的身份除了是苗疆圣女之外,还是续命灯的掌灯人,从小在苗疆被人当成巫神供奉,性子傲的跟头牛似得,只有容寻能治得了她。”

    说着这话的时候,简希还撅了撅嘴,冷哼了声,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轻声笑了笑:“对了,她和你命格挺像的,只不过她是生在七月十五中元节,阴气较重,命犯大凶,和你稍有不同,而她取名十五,也是为震阴气。”

    我一听简希这话,顿时一愣,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而在这时,简希已经将车子开到了云琛家楼下停了下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