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三十章 云琛的怒意

    我被云琛这道声音吓得不轻,小手一抖,手里捏着的照片顿时落在了地板上,云琛迅速上前,拾起这张照片,轻轻拍去上面的灰尘,我见状,暗自深吸一口气,这才开口想要解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这照片是自己从书里掉出来的。”

    可云琛却没理我,只是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拿着这张照片离开了书房,我被云琛离去时的这个目光刺的浑身一颤,只感觉自己好像无形中被人判了死刑,这种感觉很难受,可我已经解释了,云琛却好像根本不信我。

    也不知道云琛是宝贵这种照片,还是照片上的佳人,事情好像越来越神秘了。

    我站在书房里站了好一会,等我想出去找云琛再解释一次的时候,云琛已经不在家里了,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微信没人回就算了,就连电话都打不通。

    越是这样,我的心越是有些空洞,脸上的失落更加明显了,可我在家里都等到了深夜,云琛却还是没有回来,再一联想到之前云琛对我说的,拜月教的人来了,我更有些担心,连忙换了身衣服握着手机就跑下了楼。

    而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云琛住的小区属于北京的高档小区,住的人本来就不多,除了亮着的路灯在夜幕下闪烁之外,几乎可以说是了无人烟。

    可我一转身却猛地发现,云琛的车竟然停在小区楼下,并没有开走,难道说,云琛根本不是生我气离开的,而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急到他连拿车钥匙的功夫都没有?

    一想到这,我吓的头皮一麻,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声,望了望四周,深吸一口气猛地就想往云琛家里的方向跑,可我前脚才刚走到电梯边上,衣服的领子却被人狠狠一拽,我被勒的差点喘不过气来,猛地回头,却见到了陈贵娇……

    见到陈贵娇的刹那,我吓的腿都软了,要知道,她可是在我面前死的,就连魂魄都被云琛给撕了……

    只见陈贵娇的脸煞白不已,双眼更是僵硬的瞪着我,没有一丝神色,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而她和我对视的刹那,双眼更是流出了鲜红的血液,把我吓的头皮都麻了。

    “你……你不是死了?”我望着陈贵娇,颤抖的吐出一句话,可她却没有回答我,而是用那苍白又狰狞的脸对着我无声发笑,笑的我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随后猛地拽着我朝外走,无论我怎么防抗,都奈何不过她……

    也不知道是我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我只感觉小区里两旁立着的那路灯,就像一盏盏幽魂点亮的灯似得,阴森又诡异,而就在我被陈贵娇拉出来的刹那,云琛系在我手上的那只灵铛,像疯了似得响了起来,越被陈贵娇拉着朝前方走去,响的声音便越大,越清脆,而这清脆里,还夹杂着几分空旷,听的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断的反抗,不断的挣扎,都没逃出陈贵娇的魔抓,而她更不像之前那样的她对着我各种辱骂,只是淡淡阴森的对着我发笑……

    她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是没低,越感觉自己是不是悄无声息的落入了他人的圈套?

    直到我被拽上了一辆黑车,陈贵娇这才用那嘶哑又粗糙的声音阴邪的吐出一句:“你逃不掉了……哈哈哈。”

    她的笑声非常恐怖,像极了电影里的鬼叫,可这样的她却让我觉得好陌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已经死去的陈贵娇,竟然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还不等我多想,我的双手忽然被人握上,随后被绑在了车里,可这还不够,就连我的嘴都迅速的被封上一张胶布,让我再也无法说话。

    而在这时,我才发现,这辆车的空间很大,车里坐了三名裹着一身从头到脚的黑袍,黑袍上还挂着奇奇怪怪的装饰品,而这袍子上的印记更是一只硕大的凤眼,可不就是拜月教惯用的腾图吗?

    就在我抬起头的刹那,我发现驾驶室里竟然也坐了一位这样的人,而杨铭更是穿着和他们一模一样的服饰坐在了副驾驶位上,用那愧疚又心疼的眼神死死盯着我,看的我恶心的不行,而他张了好几次嘴,似乎是想和我说话,最后却连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可就在车子缓缓行驶的刹那,我竟然见到了云琛从前方走了过来,见到云琛的瞬间,我心中一样喜,想要呼救,嘴里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我想要挣扎,却被坐在一旁的黑袍人狠狠的压了下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琛一脸专注的盯着手里的照片与我擦肩而过。

    就在云琛和我擦肩而过的瞬间,我的眼泪是再也忍不住,直接落了下来,心里更是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

    此时的我好恨自己到处乱跑,没在家里多等云琛一会,更恨自己整理书房的时候一不小心,把那张照片掉了出来,要是没有那张照片,或许就不会有这件事了吧?

    我被绑在车里不断落泪,杨铭就坐在车头轻轻回头盯着我的眼睛看的出神,而陈贵娇则像个死人一样坐在一边,双眼无神……

    许久后,车子缓缓的停在了杨铭尸体所葬的那座山头,我猛地被那三名黑袍人拽下了车,带上了山。

    全程都没有人说一句话,直到我被压到了山顶上的那个山洞边上,杨铭这才小声的问了我一句:“你害怕吗?”

    绑我的人是他,想关心我是人是他,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么?不由得,我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没搭理他。

    而他见了我这副模样,叹了一口气,竟然语重心长的对我道了句:“桃之,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了解你的性子,倔的跟头牛似得,永远只相信自己做的决定,但我还是想劝你一句,呆会下去之后,要是有人问你什么,你最好如实回答,否则……”

    我一听杨铭这话,猛地一个轻笑抬起了头,杨铭见了,以为我是被他说通了,连忙撕下我嘴上的胶布,可我却狠狠的呸了他一脸,随后绽了一抹极为讽刺的笑容,并没有和他说话。

    杨铭不可思议的瞪了我一眼,伸手擦了自己脸上的口水,气的大怒一句:“孺子不可教也!”

    可他这话,我听了,却觉得相当好笑,要是我真说实话了,估计连命都不在了吧?

    就在这时,押送我来的四位黑袍人相继从这洞口跳了下去,随后我被杨铭一把给推了下去,推下去的时候一个没站稳,脚下一崴,以至于落地的时候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可却没人扶我起来,所有人,都是冷眼旁观的看着我,直到我咬着牙从地上站起,他们这才压着我朝着一旁的一条暗道上走去。

    这个大洞,就是先前云琛放火,进入过的洞口,本以为会是拜月教里,某个重量级BOSS的墓穴,却没想到,竟然是他们的一处地下基地。

    洞穴下面的空间很大,有六条通道,分别通往不同的地方,而这周围的墙壁上,还有烧焦的痕迹,不过却被人冲洗了一遍,已经很淡了。

    这个洞穴底下很潮湿,黑暗,每个五米左右,墙上都点着一盏油灯,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点起来很像,我仔细一盯着它看,却被吓了一大跳,这灯芯里,怎么有张人脸?

    猛地,我深吸一口气,收回了目光,可收回目光的刹那,我却发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