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引魂灯 >

第二十九章 民国1917

    想不到的是,老者一听云琛这话,竟然阴森的笑了笑:“都有。”

    老者话音落下的刹那,我心里猛地一惊,要知道,我妈是个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想受累他人的人,怎么可能会偷东西?

    而云琛听了,嘴角轻轻一扯,轻声吐出四个字:“真不要脸。”

    难道说,云琛他……知道内幕?

    可就在云琛话音落下的刹那,老者脸色一变,周围的气氛更是变的有些古怪,总让我有一种感觉,老者他是要亲自动手了吗?

    而就在老者握着拐杖,真打算动手的刹那,云琛忽然笑了:“沈桃之我先带走了,要是你有什么不满,可以来找我,我叫云琛。”

    云琛的一句话,瞬间让老者听的愣在了原地,止住了手里的动作,不可思议的看了云琛一眼,就连老者身旁站着的那些人,一听到云琛这二字,面色纷纷带着几分忌惮……

    “阁下竟然是云琛?”

    而老者下一秒吐出的话,竟然都带着几分敬畏,足以可见云琛二字的威严。

    一见这场面,还真是打死我都想不到,云琛竟然能不费吹灰之力,便免去一场恶战……

    云琛并没有因为老者的声色大变而搭理他,反倒是在老者话音落下的刹那,连个眼神都没给,转身拉着我就往门外走。

    老者见了,连忙开口,似乎想叫住云琛,可他才刚吐出一个云字,云琛便猛地一个回头,厉色的看了他一眼,老者见状,闭了嘴,竟然就这样放我和云琛离开了容家!

    可我想不到的是,我才刚下楼,前脚还没踏进客厅的地砖上,容齐便整个人迎了上来,张了好几次嘴,似乎是想和我说话,却久久吐不出一个字。

    我看了他一眼,想拉着云琛换个方向离开,容齐直接挡住了我俩的去路,却还是和刚才一样,说不出一句话来,我被他弄的有些生气,不由得皱了皱眉,问他:“你到底想怎样?”

    话音落下的刹那,容齐嘴里吐出一个我……之后,便没了下文,就在我正打算在换个方向走的刹那,他这才缓缓舒出一口气:“桃之,你可以原谅我吗?”

    容齐的脸色非常苍白,身上更是瘦弱的不行,完全不像是出生在这么显赫的容家的长子。

    可我都没弄清楚我妈到底是为什么带着我躲起来的,他上来就求我原谅,我要怎么原谅?

    而且,就凭我妈活着的时候命贱如狗,死了还无法安生的下葬这两件事上,我根本就无法原谅容齐!

    我冷着眼,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声音高亢:“让开!”

    容齐还是没有动,就在我快要发怒的刹那,云琛拉了拉我的手,对着我摇了摇头,随后看了一眼容齐:“让她冷静冷静,你先让开吧。”

    我听着云琛这话,顿时傻了眼,要知道这话表面上听的,是为我说话,可实际上却是帮着容齐啊!

    容齐一听,似乎还想拦着我的去路,却只能狠狠一咬牙,给我让开了一条路。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加快脚步的离开了容家大厅,走的时候,身后已经响起了老者的声音,我不知道他是在和谁说话,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心里乱的不行,好想找一个地方发泄。

    直到坐上了云琛的车,我这才忍不住想哭,可眼睛却很干,一点眼泪都落不下来。

    云琛淡淡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忽然对我伸出了右手,我顿时一愣,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云琛的声音骤然响起:“想哭就哭吧。”

    本来还两眼发干的我,一听云琛这话,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有的时候坚强是因为你的身后空无一人,没有人会分担你的痛苦。

    可我真的想不到,云琛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出来温暖我,靠在云琛的肩膀上哭了很久,我不知道是为自己那十多年没有父爱的生活叫屈,还是为了我那含冤而死的母亲难过。

    我只知道,我心里那枚想要弄清楚真相的种子在慢慢发芽……

    我把眼泪擦干之后,云琛带着我回到了他家,没像之前那样赶我走,而是无声无息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我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莫名的感觉他的身上,涌现出许多孤寂。

    我和他相处了这么久,不但没见过他任何一个亲人,就连他的一个朋友,都没见过,所以,云琛他……

    该是很寂寞吧?

    经历完容家这件事,我安稳的在云琛家里睡了好几天,这几天里,除了杨铭和拜月教的人三番四次的找云琛协商想救出陈贵娇之外,容家的人,倒是没有一个联系过我。

    可云琛却在回容家第二天用他之前说的那方式,杀了陈贵娇,只是云琛没说,拜月教的人不知道罢了。

    云琛杀死陈贵娇的时候我在一旁看的心惊肉颤,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平日里待我还算客气的云琛,竟然会有这么血腥的一面,而我生平更是没见过有人在杀人的时候能一脸笑意的。

    陈贵娇在死之前,不断对着我和云琛求饶,几乎是什么好话,什么办法,能用的都用上了,到最后快死的时候发现没用,竟然以一种无比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我,留下一句:“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当时的我听到陈贵娇这话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先不说是她招惹的我吧,就说她三番四次的找我麻烦,而且杀她的人是云琛不是我,她却和我来这套。

    而云琛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更是一手掐起了她的脖子,阴森的回敬了句:“就怕你连鬼都做不了。”

    陈贵娇一听云琛这话,吓的浑身发抖,可却在下一秒被云琛剥开了头皮,灌入了水银,没过一会,就从那土坑里跳出了个光溜溜的血人,而那个土坑里则留下了一张血腥的人皮……

    陈贵娇从这土坑里跳出来之后,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猛地一个抽出就死了,死的时候双眼瞪的老大,吓人的不行,可云琛却直接上前,从她的天灵盖里把她的亡魂救出,捏了个粉碎,让陈贵娇连最后一声冤屈都喊不出来。

    这还不算完,在云琛杀死陈贵娇之后的第三天,也就是陈贵娇的尸体开始腐烂,连把她养成粽子的可能都没有的时候,直接给拜月教送了过去,还把陈贵娇的人皮晒成了人干送给我,我差点被他吓死,最后我在陈贵娇的脸上写了“婊子”俩字之后,托云琛一起,给拜月教送了过去。

    就在拜月教收到陈贵娇尸体的当天,直接炸毛了!

    从之前客客气气的联系云琛,到最后直接给云琛下了最后通牒,可云琛却依旧不痛不痒的呆在自己家里看报纸,看的都还是带着一股霉味,像是上个世纪的报纸了。

    而我在云琛家里自然不能白住,各种扫地的活全揽了不说,还顺带洗碗……

    可我想不到的是,就在我整理云琛书房的时候,他桌子上摆着的一本书忽然滑了下来,一张老旧的照片,从书里掉了下来,我吓的连忙捡起,可却在捡起的刹那直接愣住了……

    这张照片已经泛黄,照片上的字迹,更是有些模糊不清了,可照片上的人,我却看的一清二楚!

    可不是云琛吗?只见照片上的云琛,穿着一身民国时期的袍子,菱角分明,十分俊朗,可身旁却站了个女子,只不过这个女子的脸已经十分模糊,我根本看不清是谁,而这照片上的字迹虽然也已经看不清了,可照片背后,却写了一串数字。

    1917.4.6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张照片是1917年,四月六号拍的,可要是照片上的人真是云琛……

    他到底几岁?

    就在我打算拿着这张照片去找云琛的刹那,云琛的声音忽然从门外响起:“拜月教的人来了。”

    我闻声,猛地回头,云琛却在我回头的刹那,看见了我手里的照片,猛地一个怒斥:“你动我的东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